对话弗朗切斯科·博纳米:中国的经历极大地启发了我

artnet资讯 2021-02-24 10:48

 




“开年对话”是artnet新闻中文网在农历新春的传统对话专栏,我们期冀这些艺术圈和跨界人士,能够给予我们在不确定时代中一些灵感、启发和坚定。


2021年,中国艺术世界还有诸多事情值得期待,BY ART MATTERS 之馆绝对是其中一个。

 

坐落于浙江杭州OōEli天目里园区之中,由国际著名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工作室主持设计,BY ART MATTERS 之馆将于2021年冬季正式开幕,计划成为杭州首家专注于国内外当代艺术推广的美术馆。在2020年末,随着茑屋书店的率先开幕,这个以人、自然、建筑、工作、交流构成的实验场也成为了杭州新的“城市目的地”。



由伦佐·皮亚诺工作室主持设计的BY ART MATTERS 之馆效果图

 


从这个美术馆的名字开始,BY ART MATTERS 之馆就显示出了一种特立独行的意味。这家美术馆由收藏家、江南布衣集团联合创始人李琳女士创立,还邀请了著名意大利策展人弗朗切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出任馆长。博纳米曾于多个国际著名艺术机构策划展览、并曾担任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及第75届惠特尼双年展的策展人。



BY ART MATTERS 之馆馆长,来自意大利的策展人弗朗切斯科·博纳米



对于中国艺术界来讲,他也并不陌生:博纳米曾于2015至2018年间,于尚未落成的BY ART MATTERS 之馆的工地、一家沿街空间与江南布衣的北京店铺空间内分别策划了聚焦杭州本地艺术家的展览“N.0”、关注中国艺术家群体的展览“N.1”与将视野与讨论投向亚洲艺术家的展览“N.2”。与博纳米之前的工作有很大不同,这些“为美术馆和艺术驻留中心奠基”的实践并不遵循于某种行业规范或者价值判断,而是希望在不同的维度里,讨论艺术的更多可能。



2017年在杭州的一家沿街空间,“N.1”展览“午间俱乐部”(NOON CLUB)则将视野投向了中国艺术家


2018年于北京江南布衣店铺空间举行的“N.2”展览“一周八天”(How to Squeeze 8 days inside 1 week ?)关注亚洲当代艺术发展与变化,以及艺术如何适用于商业空间

 


这样的多元与包容性也将贯穿在BY ART MATTERS 之馆即将面世的更多项目中。作为艺术与生活的载体,BY ART MATTERS 之馆期冀向外不断伸展触角,让艺术走出美术馆、走向更为广泛的社群。除了美术馆主要展示空间以外,BY ART MATTERS 之馆还拥有大约2000平米的驻留空间BY ART MATTERS RESIDENCY 之驻。


而在OōEli天目里园区内,由著名美国艺术家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主持设计的买手百货B1OCK业已开业,这也是艺术家在中国的首个项目。由泰国艺术家里尔吉·迪拉瓦尼乍(Rirkrit Tiravannija)设计的茶屋与厨房空间也将于年内面世——由艺术构筑更多生活场景,启迪更多可能——BY ART MATTERS 之馆希望能够成为人们生活与劳作之外的“第三场所”,搭建创造力的“第一课堂”。

 

在2021开年之际,artnet新闻与弗朗切斯科·博纳米进行了一番对话,分享了对于BY ART MATTERS 之馆的一些想法,也谈及了在这一年的隔离状态中,作为艺术世界中一位资深的“观察者”,他对于紧急状况下艺术世界的一些看法。

 


artnet新闻

×

弗朗切斯科·博纳米



BY ART MATTERS 之馆馆长,来自意大利的策展人弗朗切斯科·博纳米


 

Q:在这家中国的美术馆担任馆长与你此前的经历有何不同?这其中是否有来自文化与地缘语境的挑战?你最初是如何接受任命的?

 

A:这一经历对我而言是空前的,它也极大地启发了我,因为我需要完全调整我的思路。我此前供职的都是西方的艺术机构,工作的重点集中在短期目标。而BY ART MATTERS 之馆则是一场开放的博弈。这种博弈在西方是有限定的,但在杭州没有那么多限制。我与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关系很好,有一天他在跟我通电话时向我介绍了他的新客户李琳。李琳邀请皮亚诺参与她在杭州的项目,而皮亚诺想让我与李琳在建筑的思路以及规划整个项目中艺术的部分上开展合作。我与李琳在瑞士巴塞尔的贝耶勒基金会(Beyeler Foundation)见面,具体的情节我记不清了,但是自那以后我们合作了很多年,所以当初的会面应该是很有成果的。

 

Q:BY ART MATTERS 之馆似乎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美术馆。从你个人经验来看,这种差异和颠覆性体现在哪里?如何将杭州本地的艺术现场带入国际语境?

 

A:BY ART MATTERS 之馆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有机的本质。它并不执迷于成为一个全球玩家,而正是这一点将使它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艺术中心。



2015年于尚未落成的BY ART MATTERS 之馆工地,由博纳米策划的展览“N.0: Be Yourself”对杭州本地当代艺术生态进行了关注


Q:在开馆前,天目里已经举办了一系列有本地艺术家参与的项目。美术馆的策展计划是如何安排的?开馆前的项目是否可被视为美术馆正式项目的预告?

 

A:整个过程始终是动态的,每一步都会影响下一步的项目策划。我们并不执迷于去做“正确的事”,我们想同时实验新的与旧的概念。我不想说大话,但是我们真的不在乎“艺术世界”的想法。这个项目之所以让人觉得有意思和激动,是因为我们得以进行差异化的思考。各种概念跳来跳去,有的会弹回来,有的会消失。艺术的意义就在于它是开放的、有趣的,不受权力策略的羁绊。

 

Q:你将如何与中方团队合作,尤其是在疫情期间?

 

A:我很想念去杭州的日子,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目前我们通过Zoom和微信这些科技产品合作得很愉快😀



著名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以博纳米为原型打造的雕塑作品《Francesco》



Q:你认为这次疫情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和艺术世界?你是否观察到或好或坏的一些变化?

 

A:一定的!疫情让我们看到只有当人们能聚在一起的时候艺术界才能有生命,忘了那些在线展厅吧。

 

Q:你的2020年过得如何?你如何应对疫情封锁下的生活?

 

A:要知道我已经65岁了,所以这场疫情隔离让我感觉自己提前退休了。最危险的是习惯于这种退休生活😀



博纳米分享了自己的书桌


 

Q:2020年值得记住的书、电影、展览?

 

A:我在Netflix上看的《深夜食堂》!!太棒了!!让我们想念东京和整个亚洲!


书有很多……其实有很多是有声书,它们陪我在米兰空荡荡的街头和广场上遛我的两只狗。



2020年在隔离期间博纳米在读的书


 

Q:对2021年有何期待?你现在最重视什么?

 

A:2021年会是缓慢的一年,世界经历创伤以后我们都要花时间走出退休状态。


最重视什么?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少了艺术界里虚构的部分,我们现在知道艺术界里77%都是胡扯。

 


文、采访丨artnet新闻中文网编辑总监Cathy Fan





大家还在读👇

光与颜色下的冷静:你到底了解战后“德系”吗?


知识变现、开发游戏……博物馆要想在线上赚钱难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