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辆三蹦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跳海大院 2021-02-24 11:35

现在好像没什么人会尊重三蹦(bēng)子了。
 
相传在旧时代,老北京街头上的每一位车夫手中都有一本《创世纪》,头一页就写着:
 
“神说:要有三蹦子,就有了三蹦子。”
 
 
然而,时代更易,风云交替,车夫们手上的宝典相继失传,知道三蹦子的人也越来越少,关于它的记忆也逐渐在流失。
 
院办不服。三蹦子作为人类在交通界的文化遗产,是应该传承的,是应该给予尊重的,而不是被贬斥为“垃圾土味三轮车”。
 
院办握紧了拳头,势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三蹦子,才是交通工具里永远的神。
 


中国的三蹦子,是深入到中国人民群众当中去的。
 
点解?
 
首先,如果没有三蹦子,那么一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现代民间故事和志怪小说将活不下去。
 
 
其次,三蹦子的民间影响力还反映在各地群众为其取的各种昵称上。
 
在南方,有的地方叫它“三脚鸡”或者“噗噗车”。还有的地方和泰国人一样管它叫“嘟嘟车”,因为它像极了这边靓女噘嘴自拍的两片粉红嘟嘟唇。
 
嘟嘟和嘟嘟,现实里碰一碰
 
在天津,人们则叫它“狗骑兔子”,原因是生殖隔离的约束在这里不管用,每有一只狗骑在兔子身上,那就会诞生一部三蹦子;
 
 
 
于是还有人叫它“啪啪车”,毕竟听到三蹦子发动时的声音,也容易让人想起昨夜的春宵。
 
 
但在京门,这种由人力车与摩托车杂交后的产物,则被称作“汽油动力带棚三轮车”,简称“3Bangz”“三蹦子”,只因其发动机在工作时会发出巨大的“嘣嘣嘣”声响,并同时产生剧烈的震动。
 
在北京团结湖地铁站周边,总有那么几台救世主一般的三蹦子,能在拥挤的车流中穿针引线,把焦急打卡的社畜准时送到富丽堂皇的写字楼。
 
以至于前同事小李曾跟我说:“堵车的时候,三蹦子就是北京城里的诺亚方舟。”
 
近年来,汽车市场风起云涌。特斯拉逼王加冕,五菱宏光神车出世,但三蹦子仍稳坐江山,甚至在喜新厌旧的互联网上也保持着不可撼动的影响力。
 
从当时全民狂热的吃鸡,到你日常使用的emoji🛺,都少不了三蹦子的形象。

2018年9月7日,《绝地求生》更新载具——三蹦子
 
三蹦子的Unicode代码:U+1F6FA 来源:https://emojipedia.org/auto-rickshaw/
 
游戏和表情其实是生活的折射,毕竟你的衣食住行,很可能只用一架房车三蹦子就可以搞定。
 
印度小伙改装的三轮房车
 
然而并不是所有三蹦子都能撑起一个庞然大物,因为院办相信你可能更容易碰到以下情况:
 
 
很显然,司机过分高估了自己爱车的潜力,也让路人见识到三蹦子的威力。为了保证运输的稳定,他们决定对三蹦子进行硬件升级。
 
来源:卡车之家
 
前一后八,交警看了直呼顶呱呱
 
没人知道三蹦子的运输上限是多少,但是下限我们早已知道,起码可以运猪和屏幕前的你。
 
来源:大连晚报
 
载客的时候,一辆和你家床差不多大的三蹦子,都可以拉十几个人。
 
港真,在十几年前那会儿,三蹦子还挺常见。在清晨,可能你打算刚进平遥古都,迎面就来了一辆能载十多人的小车车,他们都是要去市中心工作的。作者:Luo Shaoyang 来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91127@N00/652749822/
 
同样是这个时间节点,往北走一点,到辽宁沈阳的街头,你能看到稍微正常一点的三蹦子们正在等待客人上车,分分钟上演《三蹦子总动员》。
 
作者:Kounosu 拍摄日期:2007年5月5日
 
在广东阳江,三蹦子则被用来搞民俗活动。一辆辆串联成的车队,一边对着路人嘟嘟嘟,另一边在风中彩旗招展。
 

 

三蹦子的踪迹无处不在,就连西藏也不能幸免。众所周知,川藏线在车友们心目中不亚于爬珠穆朗玛峰,无数跑车越野折戟于此。开着三蹦子进藏,不亚于穿着裤衩拖鞋,向珠峰顶发起挑战。
 
 
在网上,就有up主挑战用三蹦子穿越西藏,还碰到想用牦牛换车的藏族大叔。
 
图源@流浪哥旅行
 
有人觉得三蹦子老是出现在街头,上面装的不是货物就是人,看起来low爆了,一点也不酷。但事实上,三蹦子还可以用来打比赛,不然“民间赛车”这个称号怎么来的?
 
如果麦昆是活的,那么这个应该就是它的曾爷爷 来源: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W411T7Dx?from=search&seid=18044379742812696062

在热门赛车游戏《极限竞速:地平线4》里,改装后的三蹦子甚至可以力战迈凯伦和兰博基尼,让尊贵的超跑也吸吸街头神车的尾气。
 
图源:地平线4:迈凯伦挑战5辆三蹦子 @故人童心a
 
从赛道到街道,三蹦子无论在哪,都依旧英姿勃发,发动机随时在阿巴阿巴。
 
然而,一旦想要深入了解三蹦子,你会发现它可是嵌进了世界人们的交通运输史当中的,从中国,到亚洲,到非洲,再到全世界,你总能在一个国家的历史中找到三蹦子的身影。
 
 
不过,在国外,三蹦子就不叫三蹦子了,除了它的正式名称Auto rickshaw外,称呼它的小名还有这些:

auto
auto/auto rickshaw taxi
baby taxi
pigeon
bajaj
chand gari
lapa
tuk-tuk
Keke-napep
3wheel or tukxi

在我们的认知里,给一个东西起名字,就是想要记住它,或者把它的概念给抽离出来,让人形成快速的认知。
 
然而,极其吊诡的是,国外的三蹦子,却总是在打破我们的认知,你甚至会怀疑:三蹦子,真的是用来载客的吗?
 
2015年环球小姐总决赛上,泰国小姐阿尼蓬身穿“三蹦子装”亮相
 


你永远不知道人类能把三蹦子变成什么样子。对于他们来说,折腾三蹦子是没有边界的。
 
 
然而,出乎院办的意料,亚洲人对三蹦子的改造,总是在注重功能的同时又不忘装饰。
 
 
这无疑是三蹦子界的一场“适者生存”。
 
秉承实用主义的观念,他们信奉“没有最多,只有更多”的信条,并最终在印度得到了印证:
 

 
在装饰上,老外似乎总喜欢花花绿绿,看似土味。然而,要想在这种十八线乡村城市里拉客,恐怕只有吸引眼球才是王道。
 
一旦你在这种较为恶劣的环境里上车,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活人和死物已经没有区别了——因为接下来你的性命就要交给三蹦子来代理。
 
 
这也无怪乎他们好像独爱这些装饰,装扮得和灵车无疑。
 
巴铁的三蹦子设计
 
阿富汗赫拉特的三蹦子,装饰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
 
其实,它们在背后深谙一套道理,因为还得考虑事故发生后可能燃烧的经费。
 
 
常言道“富贵险中求”,回报总是伴随着风险的。当你在三蹦子上处于安全与危险的量子叠加状态时,你也很可能得到一次超乎常人的体验。
 
比如在巴基斯坦卡拉奇街头的三蹦子赶集。
 
 
与其说是赶集,倒不如说是大熔炉,仿佛有一个无形之手,把所有的三蹦子都放在锅里炖起来了。
 
然而,在非洲尼日利亚,“适者生存”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这个街头中,清一色的三蹦子没有高低,俨然形成了一股内卷大潮。
 
就像这样
 
在这样的环境里,三蹦子外观的好看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在乎你自己。
 
回到国内,三蹦子的发动机,在面对频发事故的时候,似乎也渐渐停止了震动。
 


相比起来,中国其实很少能看到这种三蹦子如潮水一样的景象。因为早在三蹦子势力鼎盛的时候,就有相关法律予以控制。
 
在一些政府门户网站上,你还能看到一些群众投诉三蹦子的记录:
 
标记:浑身鲜血
 
法律,早就考虑到三蹦子的危险性。




 
就连它的家族系列,三驴子、三马子、三驴蹦子也遭到波及。
 
 
当然三蹦子的残疾子孙——摩托车也无法逃过,在大部分一线城市中也一并成为禁摩令下的亡命魂。
 
不过,三蹦子的存在,其实在很多二三线县城里仍然常见。相比于一些交通工具,有市民认为三蹦子其实也有很多的优点,比如说载货能力强、使用柴油、成本低、容易驾驶等等。
 
但面对法律的管制,大家对三蹦子有再深的感情,也不顶用,于是它决定用另一种形式来把名字流传下来。当陆地法律限制三蹦子的手脚后,三蹦子,长出了翅膀。

或者说,这些本该不受地面束缚的天使,找回了它们折断的翅膀。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85925036
 
来源:https://www.sohu.com/a/420817174_637401
 
 
当三蹦子重返蓝天后,地面就再也没有人能抓到它了。
 
它似乎在飞向那位创造它的神——
 
“神说:要有三蹦子,就有了三蹦子。”
 
于是乎,三蹦子,就将这样带着人们新的尊敬,继续留存下来。

参考资料:

1.《中国三轮车究极进化史》
https://www.sohu.com/a/325767563_550955
2.《东南亚“三蹦子”简史【南天一霸,合法运营!】》
https://www.douban.com/note/707672379/
3.《南锣鼓巷:听骑三蹦子的北京侃爷讲讲文化历史
https://www.yuanzifan.com/7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