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缺注射器,是“天荒夜谈”?连拜登都要动用冷战《国防生产法》

正解局 2021-02-24 11:57

关系民生的物品供应,又哪有多余的呢?

原创

正解局出品

正解局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微信:zjjms2020
正解局ID:zhengjieclub

上周六,我发了一篇文章《好尴尬,日本没有注射器,2400万剂新冠疫苗要白白浪费》(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一些人觉得不可思议,特别是在某平台跟帖高达6.5万条。


最热门的是一条是下面这个,认为文章简直是“天荒夜谈”:



一些人还质疑,是不是为了博眼球,追求流量。


实际上,缺注射器的不光是日本,连美国都缺。


以至于连美国总统拜登都动用《国防生产法》,来加快生产。


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亲自视察注射器生产企业。


今天,我就开篇文章把这个问题再说说,从中间我们也能感受到现实世界的纷繁复杂,以及认知的局限。



塞尔维亚总统曾经说,“疫苗比核武器还难搞到!”


现在,全球只有9种疫苗被批准使用。


不过,西方普遍靠的是美国辉瑞、莫德纳2家,外加上英国的阿斯利康,一共3家公司的疫苗。


这其中,辉瑞的疫苗又最流行:目前已经有31个国家(地区)和世界卫生组织紧急授权使用,10个国家全面授权使用。


美国、欧盟、英国、日本、加拿大、秘鲁、新加坡、墨西哥很早就开始下了约30亿美元的订单。



就像我先前说的,辉瑞疫苗装在玻璃瓶里。


1瓶里的内容物用1.8毫升盐水溶液稀释,能得到2.25毫升可注射溶液。


从理论上讲,每剂0.3毫升。


所以,一瓶辉瑞疫苗大约有7剂。


可实际上,绝大部分医护人员人工来抽取,根本抽不到7剂。


这个也不难理解,比如,理论上说,只要路宽大于汽车左前轮到右后轮的距离,就能掉头,但实际上,很少有司机能做到。


类似的,注射器在针头前面都有一个小凸起的空间,造成一些疫苗残留在里面,一般医护人员也就能抽到5剂。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开始辉瑞标注的也是一瓶含5剂。




不过,后来,辉瑞发现的确有医护人员能抽到6剂。


而且,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辉瑞签的协议都是多少剂,而不是多少瓶。


比如,日本一共向辉瑞买了1.44亿剂疫苗,按照1瓶5剂那就是2880万瓶,如果按照6剂只要2333万瓶,一下少给将近550万瓶,还拿一样的钱。


多好的生意!


所以,辉瑞就决定,每瓶按照6剂算,但是其他国家政府也不傻啊,就是不同意。



这一下,买了疫苗的国家就急了:怎么能这样搞呢?


但辉瑞就说,自己也很无奈。


大家都要疫苗,现在大家都要疫苗,产量不得不从13亿剂提高到20亿剂,还是按照5剂算,等于要多生产1.4亿瓶。


实在是难。


但大家要靠辉瑞,也没办法,美国FDA、加拿大和欧盟等卫生部门只好同意:


还是那么一瓶疫苗,但是剂量却从5变成了6。




这下难题到了买了疫苗的国家手上。


要让医护人员练技术,显然不现实:你根本没法让世界各地受教育程度千差万别、技术基础各不相同的人都能抽出6剂。


这就像卖油翁千千万,不是每个卖油翁都能把油从铜钱的孔里滴下,还丝毫不沾的。


那有没有办法?


当然有,从人身上想不到办法,那就从技术上想办法。


这就要用一种特殊的注射器:低死角注射器(lowdead-space syringes)。


通过下面的图一比较,你就能看出来,和一般注射器相比,低死角注射器要节省很多药水。



不过,问题也出在这个低死角注射器上。


这种注射器,根本不常用。


据介绍,低死角注射器较多用于毒品安全注射屋和为吸毒者服务的其他场合。


比如,加拿大去年招标了1.45亿个注射器,其中9500万个属于较常见的3毫升或5毫升注射器,只有3750万个是低死角注射器。


所以,加拿大最近不得不又匆匆忙忙下订单,要先买6400万支低死角注射器。



比如,日本大阪的医疗器械公司接到日本政府的请求,希望赶紧生产这种低死角注射器,而且越快越好。


但是,这家公司生产工厂实际在泰国,要实现增产需要4-5个月时间。


所以,生产低死角注射器一下成了很多国家的“一把手工程”。


上周,韩国总统文在寅跑了几百公里,专门赶到全罗北道群山市看了家中小企业。


这家企业是医疗器械厂商PoonglimPharmatech,文在寅去,也是因为它能生产低死角注射器。


视察时,文在寅还专门带上了三星电子,帮助这家公司改造生产线,把月产能从400万支提高到1000万支。


但实际上,被韩国寄予厚望的这家企业,从下个月开始才能大批量生产。



美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美国政府先前和全球最大的针头和注射器制造商BectonDickinson and Co.签订合同,采购注射器。


因为,在辉瑞改变说法前,美国政府想到了要买注射器,但是没想到去买低死角注射器。


这家公司负责人也承认,对于低死角注射器“我们的生产能力有限”。


美国总统拜登就动用冷战时期推出的《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Production Act)来推动疫苗接种。


其中,就包括借助这个法案,以战时要求来调动更多资源,加大低死角注射器生产。



因为,全球紧缺,所以,低死角注射器也在不断涨价。


菲律宾卫生部副部长就承认,“有这样一个供应商,但是价格太高了,我们的预算负担不起。”


而实际上,从全球来看,目前注射器最大的生产国家是中国和印度。


其中,有媒体报道,世界上80%的医用注射器和针头来自中国。


在一个外贸电商平台上,目前低死角注射器几乎都是中国卖家在卖。


而实际上,中国很多注射器生产商,根本不缺订单,半年内的生产工期都排满了。



而回过头来看,过去,一些国家因为注射器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低,就不做或者把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


但谁曾想,疫苗搞出来了,但小小的注射器却成了“卡脖子”的问题。


实际上,关系民生的物品供应,又哪有多余的呢?


这也算是一个警示了。


Tip:

美国是正解局重点关注的国家之一。点击下方名片进入正解局公众号,回复【美国】,即可看到正解局的相关文章。


THE END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chenxia3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