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跳车事件:“偏航”成营运司机惯性选择?

三联生活周刊 2021-02-24 12:45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2月23日,货拉拉跳车事件涉事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24日,货拉拉承认,在跟车订单行程录音问题上存在关键缺失。

在搬家的10公里路程中,司机曾多次偏离导航规划路线,拐入了偏僻的小路。跳车女孩家属质疑,在跳车前的最后六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偏航几乎成为货拉拉平台上营运司机的习惯选择?



记者|吴淑斌

实习记者|张宇琦





缺失的最后六分钟



被送到湖南航天医院时,医院对莎莎的入院诊断是“重度脑外伤、创伤性颅内血肿、颅底骨折”等,并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晚,莎莎做了两次开颅手术。急诊科主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情况真的很严重,耳朵在流血,两边瞳孔也不一样大。”

23岁的莎莎是湖南岳阳人,2019年大学毕业后,在长沙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人力资源工作。按照原本的计划,她会在2月6日晚上从原来租住的公寓搬到新住所,安顿后赶回老家,在农历廿八那天和家人一起庆祝爷爷的生日。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一切戛然而止。当天晚上9点半,莎莎在使用货拉拉搬家途中,突然从行驶的货车上跳下。2月10日,莎莎最终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莎莎与涉事车辆

莎莎原本租住在岳麓区的天一美庭公寓,这是一栋位于岳麓大道的五层独栋小楼,外观老旧。一位租户告诉本刊记者,小楼内部装修成了青年公寓模样,每个房间是三十几平米的独立一居室,租金从每月1000元到1500元不等。但天一美庭公寓“在城区里比较偏远的地方,周围像城乡结合部,公交线路也少,一般只会被作为中转的住所。”
监控录像显示,2月6日晚上,莎莎穿着粉色外套,戴着口罩,独自搬运行李进出。她最早运出装满小件物品的收纳盒、移动收纳架,有点艰难地打开大门。随后,又先后抱着棉被、拽着大狗笼、捧着一束装饰好的捧花送出门外。大约十次后,莎莎披上了一件蓝色厚外套,手里捏着一个小袋子,另一只手牵着自己雪白的宠物狗萨摩耶,打开门离开。

2月6日搬家视频监控画面

文婷也看到了这段监控。她是莎莎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虽然联系得不多,但画面里的莎莎和她记忆中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在她的描述里,莎莎是一个温柔、爱干净的“小甜妹”,“大学寝室里的桌子小,她总是把桌面上的小东西全都归置得很整齐。”文婷告诉本刊,莎莎喜欢狗,上学时莎莎就常常在群里邀请同学“一起去狗狗咖啡屋撸狗”。毕业后,莎莎终于养了自己的宠物狗,取名“雪球”。文婷通过两人共同的朋友才得知莎莎搬家途中出事的消息,她曾听莎莎抱怨过,天一美庭附近“遛狗不太方便”,想换一个离公司近、也适合养“雪球”的房子。
莎莎的叔叔车细强就在长沙工作,他告诉本刊,2月6日晚9点45分左右,自己收到莎莎跳车的通知后,马上赶到了医院。车细强事先知道莎莎要搬到距离大约10公里外的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还帮着侄女打扫了房子。搬家当天,莎莎曾给家人发来货拉拉上的手机订单截图,图片显示接单的司机是周师傅,会在8点30分达到莎莎的公寓,“司机已完成身份核验”。

“9点14分时,她给家里来了个电话,说装好了行李,接着就上了司机的车。9点24分,莎莎还在微信上和同事聊天。结果9点30分,司机就打了120和110,说莎莎因为车子偏航跳窗了。” 车细强的声音疲惫,这两天,他接待了几十家媒体,已经把侄女莎莎出事当晚的时间线反复说了许多次。莎莎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当晚9点24分,她往同事群里分享了一个特效,看起来是某个视频软件的评论特效或是动态桌面壁纸,“这个特效贼好看”,配着一个惊喜的小表情。仅六分钟后,莎莎就从车上跳下。

车细强从警方处了解到的消息是,莎莎后脑勺着地摔下,且现场没有明显刹车痕迹。事发后,车细强曾在会面时提出,想查看车内录音录像,但货拉拉称,车里未安装录音录像设备。莎莎生前的最后六分钟成了无法还原的关键片段。2月24日,货拉拉对跳车事件致歉并发布整改公告,承认在跟车订单行程录音问题上存在关键缺失。


货拉拉致歉(滑动查看)
据报道,涉事的瑞驰新能源EC35汽车副驾驶座位无解锁按钮,若要在车行驶过程中强制开门,需反复拉门把手。普通女孩高度的乘客若要从副驾驶窗户跳窗而出,难度较大,需拼命蹬出才可实现。“跳车时司机为什么不做刹车处理?我们最想知道的就是,在跳车前的最后的六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车细强说。



三次偏航



莎莎去世后的第二天,车细强和其他家属才第一次见到了货拉拉公司的负责人。在派出所的见面会上车细强得知,司机在笔录里承认了行车中曾“三次偏航”。“他对第一次偏航的解释是导航错了,第二次偏航的解释是,他家就在附近,对路线熟悉。”而货拉拉公司则在见面会上坚持莎莎是自杀。

自称为当事人弟弟的微博用户“今夜的风格外喧嚣”发文
车细强完全不接受自杀的说法。在家人眼里,莎莎的工作能力强,和家人关系融洽,“孩子就是为了赶回家给爷爷过生日,才在晚上搬家。”文婷也无法理解,“一个想自杀的人怎么可能会惦记着给‘雪球’找个更好的住所?”文婷觉得,莎莎工作后状态不错,“她最开心就是有了自己的小屋子,可以养狗狗了。”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当天晚上7点,莎莎还在与好友讨论着给一只柯基犬取名,莎莎开玩笑地回复了“旺财”。她的微信头像是一个戴着红色蝴蝶结的小公主,朋友圈背景是带着星星的粉色图片,签名上写着“知足且上进,温柔且坚定”。

2月23日,涉事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当晚,司机家属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司机曾告诉家属,行车途中因偏航与莎莎产生争执,“在解释的时候语气不太好,可能导致女孩心里产生恐惧,跳窗可能是想逃离。”
按照导航规划的路线,当晚,司机应该开车走西二环南下,再向西拐入枫林路。但司机实际选择的路线是往西进入岳麓大道,拐入旺龙路、麓松路、佳园路、林语路、曲苑路。在曲苑路上,莎莎跳车。
事发后,车细强曾四次重走司机选择的路线。“想还原莎莎走过的地方,看看可能会发生什么。”22日晚上9点17分,车细强第五次从莎莎搬家的天一美庭公寓出发,重走莎莎经过的路线。

根据车细强记录的情况,车辆首先经过的岳麓大道是一条繁华双向六车道的主路,夜晚八九点时灯火通明,两旁的商铺众多。但拐入旺龙路后,车流量明显减少了许多,不同路段的照明情况不同,有部分路段昏暗,没有路灯。随后经过的林语路“情况更糟糕,几乎没有开灯,道路上一片漆黑。”在行驶中,导航曾发出“切换路线,慢一分钟”和“您已偏航”的提示。晚上9点30分,车细强到达曲苑路事发地点,这里“虽然有路灯,但比较暗,路上几乎没有车和人”,此时距离目的地还有大约2公里。
“我沿着那条路线走,发现司机几次偏航时选的都是偏僻小路,监控也很少。”车细强质疑,“为什么不直接按导航走大路?没有看出来小路会更快,导航还提醒了会慢几分钟。”本刊记者查看订单截图上的路线注意到,与导航设定路线的2次转向相比,司机选择的路线需要5次以上转向,切换5条道路才能到达目的地。
一位居住在曲苑路附近的居民陈强分析,从旺龙路到曲苑路的过程中,会路过一所小学和好几所工厂,白天车流、人流量很大,但晚上八点工厂下班后,路况畅通,红路灯和测速监控摄像头的数量少,对于司机而言“可能反而成了便捷通道”。“不过,路灯确实少,加上正在修地铁,晚上可以说是黑灯瞎火,人烟稀少。”



低成本的“偏航共识”



一位曾经全职从事货拉拉接单工作的司机刘东称,“在货拉拉上,不按平台规划路线走在司机圈里几乎是共识。”刘东家在江西农村,家里有一辆小货车,用来帮着村民把采摘的脐橙往外运。2018年和妻子到南昌打工后,刘东缴纳了1000元保证金和399元的初级会员月费,注册成为了货拉拉司机。

刘东告诉本刊,货拉拉是按照用户下单的起点和终点,计算出最短里程收费,但不会考虑堵车、限高、货车禁行、是大路还是小路等问题,“平台计算出了最便宜的价格,吸引乘客。但实际跑起来时,可能会多出十几公里,这些钱只能算在司机头上。走最快的路对司机才是最划算的,不然就要和乘客商量加价。”
货拉拉平台采用会员制,分初级会员、高级会员和超级会员,“等级越高的会员接到的单更好。不好的单,要送的东西数量可能不大不小,乘客下单时会选更小型的车,或者路线七弯八拐需要加钱。司机到场后给的价格和平台不一样,很容易被退单。”退单率过高,司机有可能被平台封号,无法接单。跑车两个月后,刘东就给自己升级成了729元的超级会员,“一个月也接不了两个好单。”

图|视觉中国

除了会员等级,司机的行为分也会影响接单情况。如果乘客向平台投诉,司机的行为分可能会被扣罚。“如果偏航,乘客也可以向平台投诉。但这种情况少,因为跟车的乘客不多,而且司机也是为了更快更省钱,双方提前说好路线就行了。”刘东说,“偏航”对司机而言不算困扰,甚至是一种默认的选择,最容易被投诉的行为是随意加价和恐吓用户。
加入货拉拉时,工作人员告诉刘东,“每个月的收入能过万,单子多时一天可能就有七八百块。”但跑车一年多,刘东只有两个月的收入超过了一万元,大部分时候维持在五六千元。即使有司机退出了,也会源源不断有人进入,刘东觉得,货拉拉“对司机和乘客两头收钱,司机只要想加入几乎都可以”。而平台对于司机的车几乎没有安全检查,更谈不上录音、录像设备的检查。
本刊记者下载货拉拉司机版后发现,成为司机的过程简单快捷,只需要满足有车有驾照、年龄在20岁至60岁、无犯罪记录三项要求。选择无车加入后,货拉拉的工作人员会在两小时内打来电话,告知货拉拉平台可以为无车加盟者提供租车或买车服务,大约2-5个工作日就可以提车,提车当日参加一个15到20分钟的培训就可以开始接单。
当本刊记者向工作人员询问司机与平台是否签订合同时,工作人员解释,司机和货拉拉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这边说白了就是合作模式,您从平台拿车,跑平台的活儿,我们给您提供货源,但是每天跑多长时间、接多少单的话,都由您自行安排。” 另外,用户使用货拉拉下单前需要同意,“阁下及/或任何第三方在托运货物装卸过程中受到的任何人身伤害及/或财产损害,均与货拉拉无关,货拉拉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第一次见面会中,车细强就感觉到了货拉拉以此“推卸责任”,“一上来就强调,货拉拉与司机没什么关系,公司并不是当事方,把过错都推给司机。”回忆起那天的谈话,他不由地语气激动,“没有一句道歉。”无奈之下,2月21日晚上,莎莎的弟弟在微博发声质疑,“姐,你为什么要跳窗?这短短六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这六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到10公里的车程,成了你永远都搬不到的新家。”
 (文中文婷、陈强、刘东为化名)
END
本文作:吴淑斌 张宇琦
微信编辑:同同

监制:L.L.


大家都在看



本周新刊「再见,爱情

点击图片,一键拥有它!

▼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2021全年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