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走穴天后的唱跳,看得人直不起腰

beebee公园 2021-02-24 14:36

看惯了电视里小姐姐卡点popping的舞台solo,以为唱跳表演就是团队精心编排的流水线工艺品,灯光、音效、3D视觉,每个细节都能影响个人综合表现力。

这位黑长直超A辣妹可不按套路走,最后一遍副歌猛一个高踢腿,滑动劈叉,狠狠指向正机位,没有任何一位观众抵挡得了这股冲击,啪的一下,就是一张S卡。


高手在民间。乡村大舞台给了每一位追梦赤子心施展抱负的机会。
这里没有绚烂的灯光,精美的服道化,下过雨的水泥地还带点田埂上踏来的土泥巴。也就是这纯天然的场地,激发了人的原始野性。
动如泼猴,静如淑女,黑衣妹把平生绝学来套freestyle,姿势不到位也不要紧,父老乡亲的喝彩就是最大的鼓励。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少在大城市做开盘表演的青年男女,早些年还是在乡镇走穴。算是实习,也是夯实基础,只因这里有着广袤的市场,更多的露脸机会,无论是婚葬嫁娶,生日贺礼,乔迁欣喜,喜爱热闹的本土人民一通电话就能叫来一个连的表演队伍。
各施所长,共放异彩。

我的同学阿星曾告诉我,大学那会儿勤工俭学,在校外办了张兼职卡,偶尔跟团队去楼盘和展会做暖场表演挣点生活费,然而一次遭遇让她终生难忘:
“那是严冬的一天傍晚,经理告诉我,第二天清晨仁寿县的X村有一场舞蹈表演,于是一行十来人凌晨4点挤进面跑车前往目的地,一下车,我哭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坟头蹦迪。”

在大城市呆惯了的阿星至今难忘那场景,穿着长靴短裙的她本以为即将登场婚庆宴席,这火盆大棚加个高挂的奠把人看懵了逼,想溜却无处可去,最后悲喜交加演完一曲舞女泪。

“接到什么活完全凭运气。”
阿星跟我说,一场表演50到300不等,白场子经理不会明说,但价格往往更高,她自己算是摸清了门路,但不讲究这些的俊男美女多了去,内卷严重,只要有钱赚,哪里都能演,越野越好,就当锻炼自己。

表演的内容也不做过多要求,只要在文艺社团混个半学期方可出师,重点得豁出去。
比如合唱队的黑鸭子组合偷师了两招twerking,一有机会就大显身手,再搭配一记下腰甩发,台下领导谁不叹一句后生可畏人杰地灵。

有绝活的台柱子自然出场费更高。劈最猛的叉,装最花哨的牛逼,文章开头的那位姐姐又出现在了街头商场的开业典礼。一技必杀走天下,紧绷的皮内裤不再是束缚,反而起到了保护作用,以致其在骤然坠地时纵享丝滑。
但没人看得到摔破了十几条皮裤的她,捂裆痛哭的那些夜晚。熬过了胯下火辣的刺激,才有今天的大力出奇迹。

劈叉对于一个灵魂舞者来说,是最酷的技能之一。但鲜少有人习得,更别说在文艺活动较为匮乏的乡镇地带,这就成了头牌明星的看家本领。
有铿锵玫瑰,就有婀娜白莲,差异化意味着竞争力。开业和婚礼的氛围不同,即便同一招式,也呈现了万般风情。

夜晚的肃穆场地,则更需炸裂武艺。
口叼麻辫的这姐们儿是团里最狠的角色,劈完叉就地托马斯回旋翻腾五周半,和着大屏上玖月奇迹的remix歌曲将气氛推向高潮,配以大气的ending pose,孝子们含泪鼓掌,念起那彪悍又仗义的老父亲。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
在这继往开来的隆重仪式,悲喜交加的情绪碰撞彰显生命力的永恒。一半是伤感,一半是性感,就像这段钢管舞的寓意,生死轮回,生生不息。

只要转得够快,眼泪就追不上我。
孝子贤孙只管过好自己的生活,好好享受这一刻,先人的灵魂永远在观者的心中激荡。

只要功夫深,啥场子不能镇。
铁血硬汉在人婚宴上胸口碎大石,大伯凑近了看,岳父亲自下锤,不玩虚的,今儿就为新人家庭贡献了金身。

走穴这行,男的没女的吃香。这要求男艺人另想别招,技术拼不过,行头拿来凑。
整一身济公套装,与小花情歌对唱。佛字头上顶,嘴里念着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跟随节奏摇摆,手里的烂蒲扇也颇具swag。

伴着济公先生的美妙歌声,孙大圣速速前来舞池中央。
豹纹短裙给了他做自己的机会,sexy的扭腰,活0活现的舞姿,跟着手里的大铁棍相映成趣,这是悟空走基层的双面人生。

野味cosplay常见于各家小皇帝的生日派对,只要装扮到位,随便你怎么玩,站那儿个把钟就是几十块钱。

稍微正式的场合就得敬业点,得投入了唱,扭动身子,激情互动。
淳朴的民众也都十分配合,闯荡江湖的老猪圆了把都市里难求的明星梦。

乡村走穴艺人条件艰苦,但他们十分享受。他们深知一夜成名只属于极少人的神话,得靠一次次练习,一场场的表演积累经验,勤劳致富,挣来的都是血汗钱。
不被镜头追击热搜哄抬的角落,走穴艺人一次次跌倒又爬起。
既然爱上了舞台便只顾风雨兼程,这是梦想,也是生活。
关注我,宝贝,比女朋友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