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尼的调查团队如何揭秘普京的行宫?

全球深度报道网 2021-02-24 14:42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所成立的“反贪腐基金会”(FBK)的调查团队在上个月发布了一份有关黑海之滨一处奢华物业的调查报告,同时也在 YouTube 上传了一部约2小时的调查纪录片,截止目前,该视频已吸引了超过 1.1 亿次观看。在这篇文章中,FBK 调查部门的负责人向 GIJN 介绍了他们的调查方法。



调查纪录片《普京的行宫》截图


2020年10月,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y Navalny)的一名代表律师,正闲荡于俄罗斯度假城市索契的街头,他的口袋里藏着至少四部手机。与此同时,在北面250公里以外,这些手机的主人们乘坐着充气船沿黑海岸航行。他们的无人机已准备就绪,拍摄目标是俄罗斯最神秘的一组建筑群。


他们是纳瓦尼所成立之非营利组织“反贪腐基金会”(FBK,https://fbk.info/team)的雇员。此前,他们调查这个神秘区域的贪污活动期间曾受袭击,因此这次执行任务时,必须设法摆脱手机信号跟踪,甚至在前往海岸的行程中换乘多班火车,以躲避持续的监视。基金会的调查团队主管马利亚・佩夫奇克(Maria Pevchikh)对全球深度报道网介绍了这次任务的细节。


在“反贪腐基金会”成员格奥尔基・阿尔伯罗夫(Georgy Alburov)的操控下,无人机飞越格连吉克城镇区附近的一个森林半岛。他们发现那里有一个禁飞区域,还有一段长约两公里的海上禁区,是无人机能躲开国家安全人员耳目的唯一路径。


依靠航拍影像提供的线索,“反贪腐基金会”于今年1月发表调查纪录片《普京的行宫》(A Palace for Putin,收看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pAnwilMncI&t=4905s),揭露半岛上一组价值13.5亿美元的宫殿建筑群,及背后大规模的贪污腐败、滥用公款的行为,以至俄罗斯总统普京本人对宫殿的控制等。《纽约客》记者玛莎・格森(Masha Gessen)形容,这部长达两个小时的纪录片,曝光了一个“痴狂者的庞大乐高项目”。


短短一周之内,纪录片获得超过1.08亿次观看。就在同一周,早年曾经竞选总统、去年8月遭人投以神经性毒剂的纳瓦尼,被正式判囚三年半(扣除此前拘留时间,意味监禁两年半)。外界普遍认为,针对纳瓦尼的诸多指控,实际上是克里姆林宫的政治迫害。佩夫奇克提到,“反贪腐基金会”还有五名雇员身陷囹圄,阿尔伯罗夫也面临多项控罪。


“反贪腐基金会”的核心调查团队:格奥尔基・阿尔伯罗夫(Georgy Alburov)、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y Navalny)和马利亚・佩夫奇克(Maria Pevchikh)


“反贪腐基金会”的雇员大部份是律师,基金会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压制国家贪污腐败,推倒普京政权。因此,基金会并非新闻机构,它的调查可以称为反对派研究,而且往往以网络爆红影片的形式传播,偶尔还会配上嘻笑怒骂式的评论,任何专业的新闻机构都不会接纳这种报道方式。基金会的网站也罗列捐赠者名单,表明这些资金用于政治工作。


俄罗斯调查记者浑身是胆,追查和报道时甚为进取,但对他们来说,“反贪腐基金会”仍然颇有争议。去年接受“有组织犯罪与腐败报道项目”(OCCRP)的访问期间,俄罗斯非营利调查新闻网站 IStories 的总编辑罗曼・阿宁(Roman Anin)就曾警告,基金会的调查员“从不遵守新闻行业规范,从不寻求对立一方的回应”。


不过,阿宁也承认基金会“可能是全国最有效率的调查媒体”,其调查方法值得记者学习。


基金会在过去十年间发表的数十起调查案例,展现了它具创意和勇气的调查方法。对于身处独裁、或者新闻自由受限国家的专业记者来说,基金会的调查方法确实有参考价值。


佩夫奇克坦言:“我不至于愚蠢到否认我们带有政治立场。我们以调查报道作为工具,实践我们的政治目标。”


纳瓦尼选择于今年1月17日从德国返回俄罗斯,甫抵达便因违反保释条件而被捕,随后被判囚三年半。“阿列克谢的经历,为我们所有人展现了这个国家的真实面貌。”佩夫奇克续道:“他当然明了,在他返抵俄罗斯的那一秒钟,几乎百分之百会被拘捕。我们会尽一切所能,甚至一切所不能,协助他脱离监狱。”


有多年调查报道经验、目前为“组织犯罪与腐败报道项目”(OCCRP)担任俄罗斯地区编辑的罗曼・希里诺夫(Roman Shleynov)认为,基金会的调查虽然用于包装政治信息,但调查的质量确实极高。异常精彩,是他对《普京的行宫》的评价。


“基金会和纳瓦尼干得很棒。”希里诺夫表示:“他们取得了从未曝光的建筑群相关文件,发现了普京亲戚、好友,以及支持建造宫殿的企业之间的资金流向明细,揭示了普京亲友如何通过与国营企业签订合约,赚取数以十亿元计的财富。这部纪录片也生动地解释了,普京如何回避在这些涉及巨额资金和资产转移的文件上签署自己的名字。”


基金会调查团队寻遍社交媒体,找到翻修工人所拍摄的宫殿内部照片,包括绘于天花板上的湿壁画。

事实上,“反贪腐基金会”只有两名全职的调查研究员及两名摄影机操作员,其中一人最近也被关进监狱。至于纳瓦尼,他经常亲自执导纪录片,以及为纪录片担当旁白。


佩夫奇克早年修读政治学,曾经投身金融专业。她表示,她的团队成员都没有接受过正式的调查训练,调查员因应每一项任务而发掘新的工具或技术,活学活用。她提到,阿尔伯罗夫就是一个编码的业余爱好者,还为纳瓦尼提供 Python 编程课程。


去年,基金会调查团队怀疑俄罗斯一家国营银行的董事长挪用千万美元公帑向情妇赠送游艇等礼物,因此展开调查。期间,团队以 Python 整合 Instagram 数据,并且应用了 MarineTraffic、FlightRadar 等工具,追查游艇的名字、价值等资料。佩夫奇克解释,团队通过这些程序,搜寻各大港口的游艇离岸时间,再比对该名情妇的私人飞机(同样由该银行董事长送赠)抵达日期。最终,程序锁定唯一一艘曾经停靠四个港口城市,而且离岸时间与情妇私人飞机抵达日期吻合的游艇。那是一艘价值6200万美元的“超级游艇”,其外貌特征与情妇在 Instagram 上载的度假照片所见完全一致。


基金会调查人员综合来自 Instagram 和开放源代码工具的数据,揭示俄罗斯国营根行董事长挪用公款,向情妇送赠这艘价值6200万美元的“超级游艇”。

这段影片吸引了约1200万次观看。影片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莫过于纳瓦尼坐在纽约中央公园的一张长櫈上,谈话间移开身躯,向观众展示钉在长櫈靠背上的一块黄铜铭牌。观众赫然发现,铭牌上刻有一句情话,上款是国营银行董事长的全名,下款则是那位情妇的名字。


“这才算是有趣的故事!”佩夫奇克说道:“坦白说,关于那座行宫的调查实在太沉闷了。我们曾经就不少调查用上非常先进的技术,‘普京行宫’却是我们所做过的最老套的调查故事,绝大部份时间花在反复翻阅土地注册记录,不断消耗耐力。不过,那个方法最有效。”


基金会团队的调查方法并不新奇,核心是坚持不懈和常识思维,而影响力建基于影片这种传播媒介。“调查报道通常以文字形式发表,即便是像 Bellingcat 那样先锋的媒体。”佩夫奇克表示:“不过,我鼓励从全球深度报道网读到这篇文章的任何一位读者,试试将您的故事制作成影片吧!”


“世界已经转变,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消费信息。如果你希望你的作品受到关注、甚至启发别人行动,把你的 iPhone 拿出来,开始拍摄吧。”她续道:“在 YouTube 上,你收获的阅读量可以比文字发布的高20倍、30倍、甚至100倍。即便是身在博茨瓦纳或乌干达,这种操作对任何地方的记者同样有效——假如你会写新闻故事,你一样会编讲稿,一样可以制作影片。”


“反贪腐基金会”如何揭示宫殿的贪污腐败?


引起“反贪腐基金会”调查团队注意的这组建筑群,原本被规划作为儿童营地,现在却是一个占地68万平方米的庞大产业:包含一座1.77万平方米的宫殿式主建筑、数栋相邻豪华建筑、一个巨型温室、一个古典花园、一个地下隧道网络及众多设施。


团队取得的外泄图像及详细平面图,展示了宫殿内部的穷奢极侈——绘有湿壁画的天花板、两层电影院、赌场、充满异国风情的钢管舞厅兼水烟酒吧、铁路模型展览室、饱览悬崖景致的品酒室、影像舞蹈室、以大理石柱子包围的巨型按摩浴池等。


据纪录片报道,用于建造这座宫殿的资金,取自官方原定兴建医院及采购医疗设备的财政预算。


佩夫奇克指出,有确凿证据显示整个宫殿产业由一位“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Mikhail Ivanovich)所拥有,而那是普京在文件上使用的假名。


基金会团队在调查过程中,采用了哪些调查方法呢?佩夫奇克为我们总结出以下几项:


  • 资料搜集和归纳存档:围绕宫殿所在地块,团队搜集了过去逾十年间的土地注册文件,并且归纳成为资料库。团队审视和分析各项资料在这些年来出现的变化,基于研究所得又反复索取更多的土地记录。“他们有没有更改对房屋建筑的描述?建筑面积是多少?处理产权的律师是谁?由哪家公司在背后提出申请?”佩夫奇克解释:“我们比对文件和资料,希望找到答案。”

  • 雇用 3D 建模公司:团队委聘公司创建宫殿的 3D 虚拟导览模型,展示宫殿内部的奢华布局及庞大规模。佩夫奇克表示,这是团队首次将调查数据整合成为 3D 模型,而团队向来热衷于尝试新的技术,借此确保每一次调查都富有趣味,能够激励士气。

  • 部署无人机:去年有愈来愈多的蛛丝马迹,让团队直觉认为宫殿所在地块正有事情发生,因此动用无人机拍摄,果然发现宫殿正在进行所费不赀的翻修工程。团队意识到参与工程的工人可能多达数以百计,他们都是宫殿奢华装潢的知情人士,当中或许有人愿意配合调查、透露消息。航拍是团队的招牌调查手段,既可拓展视野,片段也能吸引观众。早在无人机问世之前,团队已曾雇用滑翔伞飞行员,委托他们从高空拍摄贪官污吏的豪华大宅。


基金会以宫殿地块周边的严厉通行限制作为证据,包括一般见于核设施周边的禁飞区措施,以证明宫殿资产属于普京。


  • 应用聊天机器人:尽管这次调查并不涉及太多高科技,团队还是应用了 getContact 一类聊天机器人,从而通过汽车登记号码、交通罚款记录等数据,获得了消息人士和目标人物的联系信息。“许多信息无法通过 Google 轻松搜寻得到,不少聊天机器人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佩夫奇克解释:“在俄罗斯,这种方法非常有用。”

  • 校准卫星照片:团队审视卫星图像,发现宫殿地块上的一个直升机停机坪,正被改建成为一个巨大土丘,而且有三个入口通往土丘地下。经测量及比对,团队估算土丘的面积约为56米乘以26米,跟一个标准大小的冰上曲棍球场吻合。团队后来获得承包商透露消息,印证了他们的推测。


尽管卫星图像无法透视宫殿建筑群的地下设施,但调查人员测量图像上的土丘尺寸,确定那是一个冰上曲棍球场。


  • 绘制社交媒体关系图:团队检视与宫殿项目相关的众多授权文件,聚焦于文件出现的每一个名字,进而通过社交媒体,调查他们的人脉和事业背景。

  • 隐匿踪迹:团队深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持续受到监控,因此采取了一些基本的反追踪策略,例如转换电话 SIM 卡等。

  • 线下调查:团队在宫殿平面图上发现一位意大利家具设计师的品牌标志。为了评估宫殿家具的价值,团队假扮成顾客,向该名设计师索取纸质产品目录,再比对宫殿翻修工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家具照片。由此,团队估算宫殿内的一套真皮沙发价值2.7万美元、一张饮料边桌价值5.4万美元。


团队花了好几个月,才完成整合上述的诸多调查成果,并且制作成纪录片。除了创建 3D 模型以外,所有制作都由团队一手包办。团队专家负责编辑影片和图像,佩夫奇克则挑选配乐。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部份——团队该怎样说明白宫殿跟普京的关系?普京的发言人曾经谴责纪录片内容“完全是胡说八道”,但随着纪录片的累积观看次数突破1.1亿,克里姆林宫似乎在这场争论中落于下风。


“我们在一块板上贴满纸张,两个多月以来不断写上能够说明宫殿属于普京的每一个理由,最终写出了一百多项。”佩夫奇克解释:“最终在纪录片里出现的,就是我们从这份清单精挑细选的二十五个主要论点。我们想方设法,务求在没有合理疑点之下,证明那就是‘普宫的行宫’。”




作者简介

Rowan Philp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记者。他曾是南非《周日时报》的首席记者。作为一名驻外特派员,他报道过全球20多国的新闻、政治、贪腐和冲突事件。


全球深度报道网

cn.gijn.org


工具 | 数据 | 调查 | 深度 | 可持续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