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全文抄袭斯蒂芬·金,为什么编辑会挨骂?

做書 2021-02-24 14:50
继刘慈欣和郝景芳之后,中国科幻时隔多年再次“出圈”,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因为抄袭事件。


近日,2021年2月《科幻世界》上的一篇银河奖征文《无主》(李卿之)被读者爆料系全文抄袭斯蒂芬·金的《重型卡车》。2月23日,《科幻世界》官微发表致歉声明,称取消该作品的稿费和评奖资格。



随着澎湃新闻、观察者网等媒体的跟进关注,这件事开始在微博上发酵。值得注意的是,评论者的关注重点并不在这位逮着一只羊使劲薅的“摸金校尉”(有读者扒出该作者有五篇作品都是抄袭自斯蒂芬·金同一本短篇小说集),而是评委和编辑的“失职”



澎湃新闻微博下面点赞最多的三条评论分别是:谁看了不说一声评委水平高;所以评委中居然没人看过原文;评委全体失明了……实际上,科幻圈的人都知道,银河奖在年底才会进行评选,这篇文章只是编辑审稿通过,年底将会参与评奖的一篇文章。


“看评论区那些八百年不看科幻小说的人指责并不存在的评委,要求不存在的查重系统,让编辑读不可能读完的作品,反正我感觉挺科幻的。”虽然科幻圈的人很多都像@二维太阳 一般无奈,但放过这条“漏网之鱼”的编辑应不应该“背锅”,却值得深入探讨一下。



首先,《无主》并非如很多网民以为的那样一字不差全文抄袭了《重型卡车》,《科幻世界》也在今天发布的《关于李卿之<无主>抄袭事件说明》中解释了所谓的“全文抄袭”:抄袭者虽然使用了原作主要设定和情节,却将故事背景改为中国,同时变换了角色性别和若干细节,对作品进行了二次翻译和改写,这也导致编辑未能第一时间发现原文系抄袭之作。

其次,如豆瓣用户@白衣卿相 所说,斯蒂芬·金虽然是全球最为知名的畅销小说作家,但在国内往往被贴上恐怖、惊悚等标签,并不以科幻作品著称,收录《重型卡车》的小说集《守夜》也被出版方称为“斯蒂芬·金首部恐怖短篇小说集”,所以《科幻世界》的编辑未曾涉猎再正常不过。而且,据豆瓣读书不完全统计,国内出版的斯蒂芬·金作品种类就多达118种,即使是重度粉丝也不太可能全都读过。



据了解,去年《科幻世界》收到的投稿数量在5000篇以上,单是审读完这些投稿就需要不少时间,编辑的阅读量不一定会比资深科幻迷更高。


知乎用户@永远滴大冰棍 也在《一枚科幻编辑分析“摸金校尉”事件》中表示:《科幻世界》的文刊编辑主要审核国内的原创稿件,译文版编辑则与图书部的外文编辑配合,负责引进国外优秀稿件。文刊的编辑不可能会在工作中接触到许多国外的科幻,要求一个中文科幻编辑去熟知并不以科幻作品见长的作者的作品,我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



最后,图书界至今还没有学术界那样的论文查重系统,一来还有海量的书籍尚未实现电子化,二来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数据库,即便2018年博集天卷版的《守夜》已经可以在得到App上全文搜索,也无法实现查重软件那样的全文对比分析。当作者对原文进行改写处理之后,要通过简单的搜索去查验抄袭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按照很多外行人的要求,编辑要修炼成为一个“人肉查重软件”才算称职,更不能奢望他们会理解编辑“以有涯随无涯”“校书犹扫落叶,随扫随有”的职业苦衷了。

当然,有认真的读者可能依然会揪住编辑不放,如微博用户@风雨星 的据理力争:我不接受评委没发现它是抄袭文,还是专业素养不过关,没看出来文字有翻译小说独有的”异国感”。的确,对于全盘“汉化”国外作品的抄袭之作,这种“异国感”确实可以作为一块试金石。可惜的是,这块试金石对于国内科幻作品多多少少是失效的。


这就涉及到国内原创科幻的一个常被诟病的软肋:翻译腔。这可能是因为国内科幻创作者大多是在西方科幻作品滋养下成长起来的,早期创作都很难摆脱模仿痕迹,而科幻设定、改编、术语等也很难摆脱翻译感。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何国内原创科幻很难出圈,近些年的“科幻热”带动的反而是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特德·姜等人的作品,而不是国内原创科幻作者。当然,陈楸帆等新一代科幻作者已经进行了“科幻本土化”的成功尝试,只是习惯了“黄金时代”风格的大众读者接受度依然有限。


因此,没能通过“异国感”的雷达检测出抄袭作品并非编辑的问题,而是受限于中国科幻目前的发展阶段。

最后,我们想说:作者抄袭,编辑挨骂并不公平,如@刘麦加 所言:几乎所有投稿说明都标明了“严禁抄袭”,所以所有来稿编辑都是默认原创,如果还要担心每一篇是否抄袭,那编辑要累死了。错误的追查永远都该重责犯错主体,而不是其他。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做書最新线上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