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新天花板?打扰了

南都全娱乐 2021-02-24 21:27

哪吒IP又双叒叕有新作品了。


《新神榜:哪吒重生》承继《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热度,无奈碰上春节档神仙打架的局面,票房很不理想。


排片量太低?竞争对手太强?运气不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先简单盘一下剧情。


故事发生在封神大战三千年后,民国年间的东海市。


东海市由四大家族,即几千年前的四海龙王分区治理,东海龙王敖广化身为现代商业大腕德老板,管理其中一个片区。


这一世,哪吒的一缕元神投胎到一个叫李云祥的青年身上,而李云祥正好就住在德老板的地盘。

 

当神的能量和精神,附到了具有现代感的青年身上,神话人物的既定形象被打破重塑。


哪吒不再是扎着丸子头的小屁孩,而是八块腹肌,骑着改装机车的大帅哥。



敖丙不再是满身鳞片的龙太子,而是西装笔挺、邪魅跋扈的富二代。



龙王也不再是暴躁的络腮胡老头,而是一身精英气质的大老板。



导演赵霁在访谈中提到,他想要呈现的是一个“东方朋克”的哪吒故事。


在这个世界里,国风与工业风共存,落后与先进共存,魔法与科学共存、人与神共存,过去与未来共存。


时间的流逝参照的是贫富程度。


连接平民区和富人区的大桥


底层民众生活的平民区,停留在民国时代,一派落后与混乱的景象。



而上层阶级生活的地方,高楼大厦犹如置身纽约曼哈顿,龙王一家居住的宫殿,还有大理石和现代浴缸,设计上充满未来感。



敖丙父子甚至已经面临“人被机器异化”这种超出时代的议题。曾经在哪吒那里受的伤,现在可以用现代科技手段弥补,敖广拥有了机械臂,敖丙拥有了钢铁打造的龙筋。



掌握资源的有钱人远远走在时代前面,而那些被时代抛下的普通人呢?


淡水资源被龙王一家垄断,基本生活都成问题。


主角李云祥,本来也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个,结果某天意外和龙太子敖丙起了冲突,危急关头体内的哪吒元神觉醒,武力值开挂。



龙王一家慌了,新仇旧恨算在一起,为了给家族永除后患,龙王父子煞费苦心想灭了李云祥。


三千年过去了,神仙拥有了凡人的肉身,不变的是,威权依然是威权,被压迫者仍然是被压迫者。



而这一世的哪吒,不再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反叛者。


李云祥从头到尾,几乎所有的行为动机,都是亲人朋友被伤害。

 

第一次,是朋友受伤,第二次,是亲哥受伤,第三次,是同事受伤,第四次,是父亲去世……

 

一个“亲友被害——伤心愤怒——报仇”模式,重复了四次。


这四次除了递增的愤怒,李云祥这个人物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长。


反叛皆是源于外因,没有内在驱动力的参与。


这就导致这部电影本来的重头戏“从人到神的内心冲突”被简单化处理了。

 

想做无脑爽片倒也罢了,偏偏导演的野心不止于此。


《哪吒重生》的内核和《魔童降世》一样,追问的是“我是谁”这个问题。



导演赵霁创作的初衷,是对1979版《哪吒闹海》中哪吒自刎表现出的那种对恶势力不服输不妥协精神的欣赏,希望能把哪吒的人物精神传承下来。


电影为致敬1979版《哪吒脑海》创作的闪回片段


而李云祥身上并没有体现出这种“不服输不妥协”,他缺乏主观能动性,更像是一个被逼无奈走上复仇之路的普通人,哪吒的元神仅仅是增加了他的武力值,那种自觉要“逆天改命”的反叛精神不见了。


连他自己都对着元神吐槽:“你就只在我愤怒的时候出现”。

 

男二号敖丙,人物个性就更单薄了,长得是挺帅,东海吴亦凡,妆容也够邪魅,但自始至终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复仇机器,实在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精彩的反派。



在他和李云祥的交锋中,看不到这个人物除了坏和蠢以外的品质和个性,都2021年了,对人性的刻画还停留在非黑即白的境界。


不过敖丙的复仇动机还算站得住脚,毕竟上辈子被哪吒抽了龙筋,龙王敖广的复仇动机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如果说他是心疼儿子,替儿子报仇,没问题,但问题是片子里他几乎没有对儿子流露出任何温情。



他整天挂在嘴边的都是让龙族重登封神榜,这和弄死哪吒之间的必然联系是什么呢?


对凡人李云祥来说,他早就没了哪吒的记忆,如果龙王父子不招惹他,按照他在剧本中“被逼复仇”这个设定,李云祥根本不会主动上门找麻烦



只能理解为,龙王父子这种脸谱化的恶人,就像游戏中的反派,是主角打怪升级过程中必然牺牲的工具人。

 

说到工具人,不得不提的还有这部电影的女性角色。


 

要说男性角色,不论好坏,至少人物形象设计上花了心思。

 

但到了女性角色这一块,不仅人设是十足的刻板印象,审美也落入了男性凝视的圈套。

 

两个女主角,一个是俏皮可爱、单恋男主角的“妹妹”,另一个是又飒又美、温柔成熟的“女神”。


 

头发一短一长,性格一活泼一温柔,都是锥子脸美女,都对李云祥充满“崇拜”,且始终不离不弃。

 

在一部电影中实现了一个晋江爽文男主的终身梦想,左拥右抱,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占了呢?

 

女性角色的着装和出场更是一场可怕的意淫。要么超短裙,要么就是低胸装,或者极致修身包臀的设计,出场大多从腿部由下往上拍,生怕无法三百六十度展示女性角色完美的身材曲线。


水母都逃脱不了低胸装

 

戏份方面,除了一直陪伴鼓励男主角,两个女主角基本就是两个“花瓶”背景板,没有什么自己的故事,也对剧情发展没有什么帮助。


换成两个男性角色一样能成立,人物存在的基础只能理解为“美人是英雄的标配”。

 

影片最有趣的角色反而是神秘面具人孙悟空,从西天取经回来,他发现真经解决不了世间的问题,遂伪装成六耳猕猴在人间放逐自己,表面放荡不羁胆小怕事,还经常为钱给龙王办事,但关键时刻面对大是大非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种潇洒自在,比起男主角这个哪吒更像“哪吒”。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个角色到了李云祥决战龙王的场面,忽然就消失神隐了,也没交代去干嘛了,李云祥打怪成功后忽然又出现了,能两个人打为什么非要一个人打呢?只能理解为这是在给男主角“独自帅气”创造机会。


在这样一种全员皆工具人的电影里,“将古典文化传承当中创新融入现代元素”的理念变成了别致的包装,炸裂的动作戏场景以及特效变成了包装上好看的花纹,剥开这层外衣,内核却是一个自嗨的故事。


动画水平吹得再高,请再多的大佬和大V背书,故事没讲好,都白干。



最后真的如预告片里所说,只剩一个空洞的视觉感官的“爽”。



如此看来,真的不必纠结排片量。


毕竟院线经理不是做慈善的,排片都是哪个赚钱排哪个,春节档电影这么多,片子质量一般,热度又不如竞争者,《新神榜:哪吒重生》的票房扑街,不冤。


撰文:Miss moon

微信编辑: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