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花税打崩了抱团基金

政事堂2019 2021-02-24 21:25

给最近的巨头系列收个尾,也把春节期间跟朋友们聊天的内容做一个梳理。


今天上午,香港政府突如其来的加征印花税,一改过去三十年的下行趋势,一次性上浮30%,搞得无数人一脸懵逼,


此举更是将国内基金抱团的努力再次打崩,带动亚太股市大幅跳水。


虽然港交所表示不知情,但是最近几天富时A50的连续重挫,意味着有人应该是已经提前拿到了消息。


而国内不知情的金融精英们在闷杀之下也成为了段子手,让绿油油的今天变得分外欢喜。


今天就聊一聊征税的内核与后续的发展。


大部分投资者都喜欢关注货币政策,却很少去思考财政政策。


就像货币政策放出来的水未来是要收回去的,财政政策欠的负债未来也是要进行偿还的。


以香港为例,疫情期间政府持续为企业和市民提供大量的补贴,一方面,这些钱迟早都是要还的,另一方面,现在的情况还得继续借钱来补贴。


因此,香港政府必须展现出拥有足够的财政偿还能力,才能够从全球资本市场上融到更久、更多、更便宜的钱。


加增印花税只是一个信号,未来港府还可以继续灵活的增加各类税收以填补财政的巨大窟窿。


而港股汇聚的南下资金们,只不过是最肥最适合割的一波。


甚至随着疫苗的普及,发达国家的疫情逐步可控,香港模式会开始在全球进行复制,越来越多走出危机的国家将会加入其中,开始进行“加税”,填补财政的亏空。


不要觉得奇怪,在疫情中表现最好的大陆已经先走一步了。


就像去年年中,政事堂呼吁对互联网巨头立法征税,结果没想到年底监管直接祭出更狠的反垄断。


大家都需要补财政,只不过全球各个政府都是“我XX自有国情在此”,大陆最有钱的是互联网巨头,香港发达的是金融巨头。


只要疫情可控,有良心的“县长”们都会想到让最有钱的外来豪绅第一波出血。



只是我们要担心,各国国情的不同,在欧美的眼中,最有钱的豪绅不是科技巨头也不是股市韭菜,而是我们.......



接下来,再聊一下之后的走势。


香港可以抄大陆的作业,欧美可以抄香港的作业,那么我们能抄谁的作业呢?


大概率还是回头看历史。


就像去年的8月1日是一次重要的货币转财政的节点,随着政府通过特别国债开启投资,资金找到了出处之后,一度疯狂的资金抱团结束。


同样,今年的开春也是一个货币转财政的重要节点,政府一系列的财政投资将逐步取代货币投资,成为经济刺激的重要手段。


因此,近期连续五天的抱团股瓦解也并不奇怪。


毕竟,在疫情的冲击之下,经济增长的数字有着浓厚计划经济的味道,总数是不变的,财政政策加大了,货币政策必然会收缩,两者之间必然是此消彼长。


或者用通俗一点的话说,一波为了维持GDP而空转的资金,到了入实的时候。


但是问题也来了。


过去几年的专项债到去年的特别国债,地方政府把相对有效的投资领域,基本都投了一个遍,实在没有什么有新意的投资。


而近期的一系列会议又着重提出了新发展和高质量投资,更是让各地方政府心有余而力不足。


于是,以天津春节后高调迎接王健林为代表,很快,肩负新发展任务的各地方政府就会想起那些几年前曾经拥有巨大号召力的巨头们,给他们提供各种便捷。


毕竟,投资可以靠几个基金经理,但是建立产业链是需要实战磨砺出来的商业团队。只有阅尽千帆且有着全球视野的他们,才能够给地方政府提供符合中央要求的新发展的产业方向。


而更重要的是,就像香港需要加税来提升自身的融资能力,这些巨头们成为中国大量地方政府,尤其是北方政府重要的融资通道。


所以未来在需求的推动下,为了融到更久、更多、更便宜的钱,地方政府会推动一个个深闺中的巨头们逐步抛头露面,跟政府相互背书,开启商业互吹。


这种新式抱团,也即将出现,而我们也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