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33次,是因为我真的很想结婚。”

我要WhatYouNeed 2021-02-24 23:27



特别策划


看完《你好,李焕英》出来时,我其实并没有很共鸣。


48 岁的李焕英,因车祸重回 1981 。面临曾经的选择时,相信自己足够幸福的她依旧选择了同样的结婚对象。


而我的妈妈,却常常后悔自己的选择,老开玩笑说:「虽说现在也还行吧,但要是能回到过去,我百分百不选你爸。」


在现实里,我们无法重选,也看不见另一个选择背后的风景如何。
 
这些「看不见」,让我们多了一些后悔的情绪。
 
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实验,让「看不见」变成「看见」 —— 我们让 6 位在婚姻、就业、亲情上做出不同选择的朋友,坐下来和对方聊聊。
 
这是一次「当代青年后悔实录」。
 
 
如果你也进入到了相似的阶段
点开视频,也许能收获一些参考
 



 
现在
不妨挑选你所感兴趣的话题
详细了解他们都分享了什么
 



在现场,Crown 和我们分享的故事是最让人惊讶的。
 
他很坦然地说,自己相亲了 33 次。对婚姻,他有自己的规划和期待:
 
「20 岁结婚,我 40 岁就可以抱孙子了,60 岁儿孙满堂,搭着一群人去玩,就感觉很帅。」
 
事实上,他的愿望已经落空,因为今年他 31 岁。
 
Crown 的第一次相亲发生在大三。那时家人组局,他独自赴约,结果却在饭局进行一半时逃走,把相亲对象拉黑了。原因是,他觉得对不起那个自己还在喜欢着的女生。
 
只是从 20 至 30 岁,每一个自由恋爱时喜欢的女生,都拒绝了自己。


可相亲却成就了另一番景象:和善的性格,略有婴儿肥的脸庞,幸福的家庭,都让他成为宠儿。
 
但他也经历过奇葩的相亲,最过分的一次,是长辈们要求他演一场戏。
 
因为女生讨厌相亲,他被迫假装路过一个包厢,并被亲戚捕捉,最后寒暄坐下「意外地」加入饭局。
 
结果当然是没有谈成,只是每一次奇葩经历,都让他更加接近了相亲的本质——条件的罗列,以及双方家庭的交流。
 
现在他已接受,曾经不齿的方式,是他通往婚姻的唯一道路。
 
于是,他开始遗憾没有更早认真地对待相亲,以至于现在还未进入婚姻。


和 Crown 相反的,是一位离过婚的摄影师 Ivan。他后悔的是,过于轻率地进入婚姻。
 
促使他在 28 岁结婚的原因之一是,「我爸也是 28 岁结婚的。」
 
问起离婚的理由,其中之一是前任有处处查岗的习惯。他是跑突发新闻的,最忙的时候一天要跑 7 个地方,而且内容经常涉及天灾人祸,难免有负面情绪。
 
所以他面对随时的查岗,会压力很大,回到家中时脾气也变得暴躁。
 
好消息是,现在 Ivan 已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我 36 岁,我女朋友 37 岁,我们相爱,但我们不结婚。我们达成了共识:两个人把日子过好了,才是关系的本质。」
 
让我真正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两位随后的交流。
 
他们站到了同一阵线:因为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不一样,所以婚姻其实也并不是一种必需品。但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后,会更容易地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因为正是那些「浪费的时间」,让他们想清楚了自己所要,并靠近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们衷心地祝福了对方。





编辑 Acher 的工作,要 24 小时 online,突然的工作是常有的事。
 
他在镜头前分享的,是一个有点伤心的故事。
 
因为一个月没见,他答应爸妈,在一个周末陪他们去海岛玩上 2 天。
 
出发时,Acher 突然收到了紧急的工作信息。他只好一边回工作信息,一边陪爸妈买特产,直到爸妈兴致缺缺,决定回海边烧烤。
 
Acher 很无奈,「我真的不想敷衍他们,但是工作那边也在找我。」
 
晚上在海边烧烤,Acher 不得不拿出电脑。躲在凉亭下工作的他,听见了亲戚和妈妈的对话:
 
-儿子这么忙,一定赚很多钱吧?
-我不知道他赚多少钱,反正好像赚多少钱也没用。
 
转过头,身边是妈妈几个小时前端进来的鸡翅,他匆忙咬了一口,发现已经凉透了。
 
那一刻,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忙碌,非常想辞职。


在家乡做老师的小黄和 Acher 完全相反,她有多清闲呢?
 
中午 12 点前,她就可以结束自己的工作。没有娱乐生活,一顿饭就 5 块钱,在老家这座小城里,连 2700 的工资甚至都没地方花。
 
下班回到家里,小黄会点开朋友圈的红点。
 
当她发现,有同学在草坪野餐,有人拍下了第一场雪,也有人在 CBD 加班通宵。无一例外,他们都让她萌生了一种「在活着」的羡慕。
 
她不敢面对这份羡慕,选择了关闭朋友圈的入口。


欣喜的是,当两人面对面讨论这道选择题时,都梳理出了一些好的改变。
 
Acher 反思了自己。他自嘲以前出去玩时,他总是预设自己会有空。但实际的问题是,他并未提前规划好自己的时间,给了同事可以随时找他的错觉。
 
在他尝试提早告知同事「我现在和爸妈散步,10 点准时上线」之后,效率提高不少。
 
而小黄辞去了安稳的编制工作,日程里也加入了新的事项。
 
4 个兼职的家教工作让小黄忙碌了起来。但为了挤出时间看 live,就算要加班也很开心,因为这是她向往的生活状态。
 
他们在交流中,发现了一个曾经被彼此忽略的道理。
 
Acher 说:「其实闲或者忙不是重点,没有目的才是重点。」
 
小黄点点头,「好像是这样。」
 



面对亲情陪伴与自我实现的矛盾时,我们总会变得容易敏感。


在现场,我也遇到了两位对此做出相反选择的朋友。


梦苏说,毕业时选择离家工作是她最后悔的决定。因为无法陪伴在父母身边,他们闹到离婚,自己都成了最后才知道的人。


「如果我能陪在他们身边调和矛盾,这件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其实,梦苏很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但因为「铁路工作」的特殊性,她平均 1 年半才能回家一次。
 
当时正是去年的疫情期,难得的陪伴里,梦苏却发现父亲变老了。
 
「去工作之前,他的身体还很好。但现在,却连提一桶水上楼都会腰酸背痛好几天了。」
 
可一直住在家里的阿柴后悔的却是,被爸妈保护得太好,以至于她似乎成了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儿。


「每天晚上爸妈都会在 10 点起床上厕所,然后把 Wi-Fi 关掉。朋友圈发穿吊带衫的照片不行,冬天穿夏天的衣服也不行。」
 
如果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都只是小孩,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说到这,向来文静的阿柴变得锋利了些。



每种选择,都意味着某种代价。
 
难理清的地方在于,我们到底能够承受到哪种程度。
 
但在对谈环节,她们互相帮助对方找到了那个能够承受起的边界。
 
看着因无法陪伴家人而落泪的梦苏,阿柴鼓励她不用太纠结,因为至少已经拥有了自我实现的能力,这很重要。
 
而面对希望通过离开家而获得独立能力的阿柴,梦苏说:
 
可以试着先去让自己的人生丰满起来,然后才有余力去保护父母的人生。
 
 
实验结语
 
 
采访结束后的两周,我们也和这些受访者聊了聊参与这次实验的感受。
 
亲情组的梦苏说,自己释怀了许多。通过阿柴故事里那些与父母紧密生活的琐碎矛盾,她发现,事实上她做不到与家人一直住在一起。
 
「我正在存一笔钱,用来为住在老家的父母买一套有电梯的房子。这样,我就能以另一种更实际的方式来陪伴他们了。」
 
阿柴的生活则依旧没有改变,但她那颗「出走」的心却没之前急切了。
 
「我开始尝试比父母起得更早,给他们做早餐,也对自己的生活习惯更加自律了。逐渐脱离管束的方法有很多,核心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做到让父母省心。」
 
听到这些后,我为她们的改变而感到开心。
 
虽然这样的改变很微小,但能够放下早已固化的思考方式,愿意往前踏出一步,已足够勇敢了。
 
这也是我们和今日头条发起这次征集的初衷。
 
我们希望让身处同样阶段的你不再感到孤独。因为,一定也有很多与你面临同样问题的人都在与之抗衡,并期待迈出改变的那一步。
 
在今年的返工季,借助「当代青年后悔实录」的实验,我们希望创造一个让大家见到另一种人生的机会,为你提供另一种样式的参考。
 
问题总会被解决。
 
关键是,我们能在日常生活中保持一种积极开放的态度。
 
最近,「今日头条」也联合「湖南卫视」一起打造了「 2021 开年演讲」,邀请了 17 位来自各行各业的行家一起分享他们的故事与经历。

左滑看见更大的世界
2 月 28 日晚 9 点起,这档开年演讲也会在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 + 湖南卫视、芒果 TV 同步播出。
 
演讲中,汪涵、大张伟、钱枫、王一博亦会作为主持人一同加入,为大家带来新的思考与建议。
 
或许只有看到更多的选择,我们才看得到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