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最让人担忧的,是没人去

功夫财经 2021-02-25 06:30

给老师打 call

在农村空心化、大量农民已经进城的现实情况下,对宅基地的处分、收益还要施加诸多限制,合理吗?农民会因此受益吗?

再不承认“农民”的土地权益,岂不是赶着进城农民净身出户吗?
解决农村空心化的办法无非两种,一种是农村留住人,另一种是城里人进村。

2月21日,国新办就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会上提出了严格禁止城里人下乡利用农村宅基地建设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等,也不能以各种名义强制农民退出宅基地和强迫农民“上楼”,要确保改革始终朝着正确的方向向前推进。

反对强迫的部分没有任何争议,这确实是保护农民宅基地权利的应有之义。措辞严厉的禁令部分却颇有争议。

在农村空心化、大量农民已经进城的现实情况下,对宅基地的处分、收益还要施加诸多限制,合理吗?农民会因此受益吗?

01

何谓“农民”?

农民应该是职业,而不是身份。如果时至今日还在坚持农村户口捆绑农民身份的陈旧理念,恐怕是不合时宜的。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首先是扫清历史遗留观念的束缚。没有人应该生下来就被规定做什么职业,城市户口也没有细分什么工人户口、商人户口、IT业户口,为什么农村户口就被“默认设置”为农业人口呢?市民享有的基本权益,农民也应该同等享有。现实中存在的差别化,要尽量填平,这应该是保护农民的政策出发点。既然是保护,那就应该多给农民一些权益,而不是限制他们的权益。

在城镇化进程、人口大规模迁徙已经既成事实的情况下,城乡二元制的身份限制肯定是不可继续的,城镇落户的门槛也已经一再放宽,主政这对此是有清醒的认识的。
再不承认“农民”的土地权益,岂不是赶着进城农民净身出户吗?既然人的身份限制打破了,那么对“农村土地”的权益属性也应该有相应的调整。户随人走,土地权益就不跟人走吗?
当然受到农业政策的限制,“农村土地”中有碰不得的农业用地红线,这和粮食安全等诸多敏感问题深度捆绑,这部分农业用地不妨放一放。同属“农村土地”,但是不涉及红线、与农民切身利益最直接、居住属性没有争议的宅基地,应该还权于人。
市民拥用有住宅的房屋所有权和相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相应的权益机制已经成熟。同样是住宅和住宅用地,农民却没有这样完整的权益,交易处处受限,这是保护农民,还是歧视农民?

02

确权之后更要行权

2018年宅基地管理权统一移交给农村农业部后,加快了宅基地确权登记的节奏,多地试点也取得了效果。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登记确权的下一步应该是保障行权。

农村宅基地在完成确权登记后,农村户籍者应该参照城市户籍者在住宅及住宅用地上的权益,享有相同的待遇,这应该是宅基地政策的改革方向。土地公有制性质和国民土地权益之间理顺关系方面,城市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分离,保证了市民拥有房产的权利边界,是农村宅基地改革可以参考的,2016年起的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中实际上也有性质类似的安排。使用权也好、经营权也罢,还权于民、为民兴利的方向应该是明确的。
因此,宅基地确权登记到户的工作完成后,允许农民合法行权不应该有什么障碍。这不应该是什么抽象的、宏大的概念之争,和农民被耽误多年的权益相比,任何概念之争都是烦人的文字游戏,徒增纷扰罢了。
无论以什么理由限制行权,都会让确权的意义打了折扣。

03

鼓励城里人进村,才是繁荣农村经济的正解

发展农村地区经济的角度看,城里人进村买地建房是大别墅还是会所都不是问题,吸引城里人进村才是问题。

解决农村空心化的办法无非两种,一种是农村留住人,另一种是城里人进村。从长期以来的经验看,过去很多政策的重点是放在了农村留住人,然而效果显然不佳。城乡差距那么大,不牺牲农民的权益为前提的留住人是很难的。巨大的城乡差距靠政府财政倾斜去填平,是不现实的。
是该换个思路,把政策重心调整为吸引城里人进村。空心化的农村地区留不住人也留不住钱的,是“人财两空”的“空”,失去了造血机制。区域经济重整,无非是激活消费和投资,政府不可能包办。鼓励城乡之间的交流,让城里人到农村投资、在农村消费,才能带动农村地区的经济。
但是,农村拿什么吸引城里人进村呢?政府投资搞基建,修路造桥、提升环境,城乡交通便利了,解决了“能来”,却不能解决“愿意来”。要让城里人进村,村里就要有提供城市里稀缺的资源供给。大别墅、会所有什么不好呢?空间更大、更接近自然的第二居所、不同于城里娱乐会所灯红酒绿的消费体验,这确实是农村的“卖点”。这才是真正鼓励城里人进村,带动农村经济。
一处别墅、会所,带来的投资和消费是有限的,但这是有长期效应的,是有成长性的,是会带来长期就业机会的。更重要的是,这创造了更多的城乡交流机会,为农村地区带来更多城市观念,从观念上打破城乡界限。这对解决城乡差距问题有益无害。
宅基地的城乡流转,变成了城里人的大别墅和会所。一方面满足了进城的农村户籍人口需要启动资金,另一方面资金转化来的资产和附带的经济效应促进了农村经济。资金和资产的转化,还能成为城乡经济循环的启动。
所以说,不要看不得城里人买了村里的宅基地、住上大别墅呢。听任宅基地上的空宅颓掉、让农村人口两手空空地进城,是保护农民还是促进农村经济呢?
繁荣富庶的农村地区如苏南地区、浙江的杭嘉湖平原等等,哪一个不是城乡交流紧密、城里人经常进村的?凋敝的乡村无一不是闭塞而寂寞的。
在宅基地政策改革的方向上,还权于农民、放开流转限制是正确的方向。这是一把打开中农村振兴之路的钥匙,而且也没有多少风险。真能吸引城里人来买地建别墅、办会所的农村地区其实是有限的,要么有优秀的自然风光吸引人,要么在大城市郊区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即便在政策调整过程中即便出现一些偏差——这是不可避免的,影响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但是,这把钥匙打开了城乡经济循环、资产增值的缺口,意义是很重大的。
因此,在已经完成宅基地登记确权的试点地区,完全可以逐步推进改革的深化。更何况,中国农村的现实情况最该担忧的是在空心化和经济凋敝中越陷越深,而不是患得患失地担心政策改革带来的变化。

功夫财经视频号上线!


了解最新、最全的财经热点新闻,
看懂事件背后的关键信息。
财经大咖汇聚,
把最有价值的内容讲给你听!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功夫财经视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