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不了台面,她们想活下去真的太难了...

乌鸦电影 2021-02-25 12:13





韩国,首尔,阴暗低沉的小旅馆。


今天, 来了几位奇怪的客人:一对年过半百的老年人,拖着一名木讷的小男孩。


老爷爷在远处,自顾自地玩着手机。


老奶奶对着前台,脸色谄媚:我马上就出来,他会乖乖待着的。



将小男孩塞进前台休息室后,老奶奶领着老爷爷,步履蹒跚上了楼。


进了房,老奶奶从包里掏出一瓶清酒,又燃起香薰蜡烛,房间顿时笼罩在暧昧的气息下。


期间,老爷爷已经迫不及待地脱下了外衣…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警察,查房了。


老爷爷惊慌失措,急急穿上衣服:怎么办?我可不能出事啊...


老奶奶见怪不怪:只要没有收钱的证据就行,我不能再被抓了,先走一步了哈。



她拢了拢衣服,淡定走出房间,身后是一对被现场抓包的倒霉蛋。


但她也没有好运到哪里去,毕竟:今天,又白干了。







老奶奶名叫素英,是一位老年性工作者。


尽管美人迟暮,但慕名而来的顾客,依然络绎不绝。



最近,她多了一个甜蜜的负担:一个叫民浩的韩菲混血男孩,是她从大街上捡来的孩子。


遇见民浩那天,是她被确诊“淋病”的日子。但有人,比她更不幸。



一个菲律宾女人,带着儿子漂洋过海,寻找负心汉,却被激怒伤人,被保安抓进了监狱。


慌乱之中,落单的小男孩,按照妈妈的指示,仓惶逃去。


那个被生父遗弃的小男孩,就是民浩。



擅自领养民浩后,素英的生活压力急剧加大,她只能更加努力地招揽生意。


可谋生不易,她特意向旧友打听一位出手大方的客人,“宋局长”。


没想到,这一打听,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从此她被卷进黑暗的漩涡...







2016年,《酒神小姐》在韩国上映,将韩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赤裸裸地摆在大众面前。豆瓣开分8.1,如今已经涨到了8.3分。


同年,该电影获得加拿大国际奇幻电影节最佳剧本奖,导演李在容也因此被提名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



网友评论道:导演用平静的镜头,讲述着这个外表平静、内里杂陈的故事,看得人只能一声长叹,默默感慨:也许这就是生活,无论你行走在边缘,还是主流。


路遥曾在《平凡的世界》里写道: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普通人尚且被迫裹挟前行,边缘人的处境更加举步维艰。



因此,你会在电影里面看见,许多,日常被隐匿在阳光之下的暗潮汹涌。


比如,素英的房东,一位身材妖娆、长相妩媚的长腿女子,其实是个变性人。


职业是在特殊酒吧卖唱,终日跟日本黑帮厮混。



比如,楼下的租客,一位身材高大、乐观开朗的小伙子,其实是个残疾人。


没有正经工作,每天窝在房里做成人手办,连租金都交不上。



这些边缘群体,各有各的心酸和无奈,单拎任何一个出来,都是无比沉重的话题。


不过,导演显然意不在此,他的镜头,投射在一片更宽广的天地。


而这些生存空间极为狭窄的边缘人,反而成为了映衬更深层次的痛苦的存在。







在猎奇之外,这世上,还有一个更大的边缘群体,活跃在我们身边。


他们很普通又很常见,但却仿佛,被整个社会,选择性忽略。


他们好像离我们很近,又好像离我们很远。


他们就是,老年人。



至今,全球已经有超半数国家,迈入老龄化社会。


空巢老人数量急剧增加,也成为了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可是,对大部分子女而言,“给口饭吃”,已经是莫大的孝顺。




而老年人情感需求,早已被忽视。


没有办法去苛刻任何人,毕竟,在竞争激烈的现代,年轻人何其辛苦:上有老、下有小,不敢病、不敢死。


在这种情况下,老年人的情感需求,显得如此渺小。



于是,导演借女主人公素英的视角,向我们一点一点挖掘、剖析、展现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比如,素英心心念念的老顾客,“宋局长”。


年轻时,有着体面的工作,退休后,有大量退休金。


即使生病了,也能住着高档医院、独立病房,有护工无微不至的照顾。


可是,这样一个老人,却哭着说:活着,真羞耻啊。好想死。



疾病剥夺了他的行动能力,就连排泄物都要靠别人处理。


家里人对他很冷漠,孙女更是当面说他臭。


唯一真心实意来探望自己的人,是一名老妓。



有钱的老人,尚且如此,那无妻无儿的老人,生存境遇又如何?


比如,钟秀,年轻时幽默风趣,爱讲荤段子逗人。


临老,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孤身一人住在阴暗破烂的阁楼里。


推开门,乱七八糟的衣服、食物和杂物,拥堵堆积在一起。



疾病,虽然没有侵袭他的肉体,但却,剥削了他的灵魂。


大到,见过面的旧友;小到,刚吃完的药,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或许哪一天醒来,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他问好友: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们,怎么就这么老了呢?


谁又能给出答案呢?


好友只能回答:都是拿着号码纸,排队等死的人了。



岁月,无情地剥夺了他们的健康、亲人、朋友,以及,社会价值。


他们还活着,他们生不如死,他们的伤痛,无人知晓。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名老妓,女主素英同样面临着老无所依的痛苦。


她不愿失去体面,不想四处捡破烂,只能靠皮肉生意存活。



可她职业的特殊性,让她游走在社会边缘的老人之间,给他们提供陪伴、解决性欲、甚至完成寻死的愿望...


某种意义而言,她处于灰色地带,却为老人们晦涩的人生带来一丝阳光和安宁。


“酒神小姐”帮钟秀完成寻死的愿望


而她最后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在冰冷的监狱,孤独地度过晚年...



影片中,一位年轻记者不惜伪装成“嫖客”,试图探寻以素英为代表的“老妓”背后的故事。


素英却很坦然:因为这个是工作,能让我混口饭吃,所以我不会觉得羞耻。



我们与其去抨击“老妓”存在的现象,不如去思考一下:什么这个庞大却不被认知的群体,至今仍经久不衰?


老年人的情感和生理需求,为何就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除了花钱买爱、孤独寻死、郁郁而终,他们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事实上,这种可怕的事情,并不只存在于电影,更存在于,现实。


2012年,我国75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杀率在全球排名前三。



2014年,官方报道,老年人已成为我国自杀率最高人群,每年至少有10万名55岁以上老年人自杀死亡。




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承载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和背后无法言说的疼痛。


2021年2月12日,大年初一,本该是每家每户团圆喜庆的日子。


贵州一六旬老人,却用最决裂的方式,彻底地离开了这世界。


知情人士透露:该老人身患癌症,为了不拖累家人,决定上吊自杀。



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报》就推出过一个专版,名为《农村老人自杀的平静与惨烈》,揭露了农村老人们惨烈的生存困境。


大部分老人,都信奉“宁在世上挨,不往土里埋”的老话,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死去。


但在现实面前,无法不退步。




2011年年底,应城农村,一户照料瘫痪老人的人家。


子女们决定给老人断水、断粮,好让他能在年前死去。“免得过年家里来客人,屋里臭烘烘的”。


可是,这个倔强的老人,瘫在床上嗷嗷大叫、抓起粪便满屋乱扔,一直坚持到大年初一才断了气。




除了这种明晃晃的虐待,农村老人的自杀,还隐约存在“他杀”的影子。


山西,一对老夫妇,儿子不给饭吃,还屡遭儿媳打骂,直接头朝下扎进家里的水窖;


湖北,一位老人,跟儿媳吵架后,一边烧纸钱一边喝农药,生怕孩子连纸钱都不给他买。


还有一个外出打工的儿子,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后,请了7天假回家。


过了两三天,父亲还在苟延残喘,儿子却不耐烦了: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


听完,老人随后自杀,儿子在一周内办完丧事,如愿回城继续打工。


难怪这些垂暮之年的农村老人,暗自达成共识:我们这儿的老人都有三个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这三个儿子最可靠。




你看,现实,远比电影魔幻。


电影在2016年上映,但影片中,素英的死亡日期,却赫然写着:逝于2017年10月。


也就是说,在电影上映期间,素英的故事,正在发生。


或许,就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处,“酒神小姐”仍在边缘的缝隙里,陪伴着那些孤独的老人...





“在看”,让老人的生存困境,被更多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