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报矿难,就是与人民为敌,市级干部被刑拘

远方青木 2021-02-25 12:51

点击上方“远方青木”,关注后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栖霞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都被刑事拘留了,总共有45人被中央问责。

这一切,都是因为栖霞市的金矿事故。

有十名工人,在此事故中遇难。

1月10日下午1点13分,栖霞市笏山金矿在进行基建施工的时候,不小心点燃了回风井,造成爆炸,导致22人被困在井下。

这家金矿归属于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私人矿企。

负责金矿爆破作业并在此事故中负有混存爆炸物品责任的,是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

负责井下设备安装,在井口违规动火作业,直接导致金矿爆炸的,是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1月10日下午1点30分左右,五彩龙公司、浙江其峰工程公司、新东盛工程公司有关负责人先后到达事故现场组织救援。

但他们觉得,自己能把人救上来,所以决定不上报事故。

1月10日下午7点,西城镇党委的一位负责人,在笏山金矿附近左家村村民处了解到金矿发生了爆炸事故,并立即向栖霞市政府进行了报告。

栖霞市委书记姚秀霞、市长朱涛,立刻赶到事故现场了解情况。

但姚秀霞和朱涛认为救出人员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也做出了暂不上报的决定。

1月11日下午6点46分,烟台市应急管理局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了栖霞市金矿发生爆炸事故,要求栖霞市进行核实。

随后姚秀霞、朱涛决定上报,按1月11日下午8点5分为接报时间为准进行上报。

上级接到事故报告的时间,和真正发生爆炸的时间相比,迟了30个小时。

对于困在井下的矿工来说,这30个小时可是救命的黄金时间。

延迟上报这件事很快就被反应了上去,引发了中央的震怒。

1月12日下午7点,新华社发表文章,标题是《迟报矿难,就是与人民为敌》。 

从栖霞市真正向中央上报,到新华社发表措辞如此严厉,甚至动用了“与人民为敌”这种词汇的文章,仅仅一天时间。
你要知道,写文章是要时间的。。。
这说明中央对地方迟报矿难这种事是零容忍,给与其定性完全不需要考虑,也不需要开会商讨,新华社直接就可以准备文章了。 
在中国,如果谁被定性为“与人民为敌”,那和你在美国被整个资本家阶层所排斥的下场是差不多的。
共有45人,因此被国家处分。 
1月15日,栖霞市委书记姚秀霞被山东省委免职。
1月15日,栖霞市长朱涛被山东省委免职。
2月1日,姚秀霞及朱涛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
2月5日,姚秀霞及朱涛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除此之外,还对烟台市委、市政府等28名主要负责人进行了问责处理。
你没看错,高达28人,个个都是实权人物。
栖霞市委常委、副市长陈隽,被建议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栖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闫升波,被建议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栖霞副市长史大琛,被建议给予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
烟台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赵峰,被建议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烟台市长陈飞,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予以诫勉谈话,并被调离市委书记岗位,等候任用。
除此之外,所有和栖霞市矿难沾边的一把手都被处理了,轻则背处分,重则撤职
不管哪一个,未来的官途基本上是断了,除非出现奇迹。
另外,对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和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15名相关负责人,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换句话说,这些企业负责人都要去牢里蹲着了。
另外,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驻栖霞项目部1名负责人在事故中死亡,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1月24日,矿井被打通,11名矿工获救,另有10人死亡,1人失踪。 
在这起矿难的处理中,我们可以看到,栖霞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明知矿难发生,却拖延不报,被处理天经地义。
发现栖霞市延迟上报的,是烟台市相关机构。
但烟台市的副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统统都被处理了。
烟台市委书记犯了什么错?
探讨这个问题之前,先看看栖霞市委书记犯了什么错。
为什么栖霞市委书记要延迟上报,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
探讨这个问题之前,要先问问金矿主要负责人为什么要延迟上报。
因为按中国的法律法规,金矿一旦发生了事故,导致大量工人死亡,企业所在负责人是一律要担责的。
无条件担责,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心。
所以当企业负责人感觉自己有可能把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倾向于先不报,悄悄掩盖此事。
在这一刻,瞒报之罪就已经成立了。
自己属地内发生了矿难,相关企业负责人瞒报。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栖霞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管教无方啊,对此当然负有巨大领导责任。
无条件担责,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心。
所以当栖霞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感觉自己有可能把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倾向于先不报,悄悄掩盖此事。
自己下属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选择了瞒报矿难。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烟台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管教无方啊,对此当然负有巨大领导责任。
因此,对烟台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给与处分,理所应当。
如果烟台市也选择了瞒报,那现在烟台市的两位一把手,已经和栖霞市的两位一把手,一起去牢里聊天了。
中国有一个特殊的制度规定。
地方政府的一把手,对于自己属地内一切损害到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事故,都要担责。
你所管理的地区,矿井爆炸,工人死亡,你要担责,轻则处分重则丢官。
你所管理的地区,偶发重大车祸,老百姓死亡,你要担责,轻则处分重则丢官。
你所管理的地区,发生疫情,导致人民群众死亡,你要担责,轻则处分重则丢官。
这就形成了中国人命大于天的习惯和文化,这里的人命,特指人民群众的人命,越底层的人命引发的舆论震动越大。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在短短3个月内,湖北省处分干部高达3000多人,其中厅局级10多人,县处级100多人。
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发生了就必须有人担责,无非就是最后的严厉程度不同而已。 
这就是中国独特的一把手问责制度,可谓是全球独一无二,尤其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比,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可以穷搜欧美所有的矿难事故,无论多严重的矿难,都只会处罚企业,不可能有一个政府相关人员因为矿难被处罚。
而对企业负责人的处罚,也主要以罚金为主,极少有人会因此进监狱,除非你不愿意交罚金。
这就是欧美社会花钱可以买命这种说法的由来。
而在欧美爆发新冠疫情之后,仅美国,到今天就已经有50万人因此死亡,感染4000多万人。
《纽约时报》在2月21日的头版上,用一个小黑点来表示一条人命,以此来表示美国人民的死亡规模和死亡速度。 
美国人民的死伤,太惨重了。
湖北的新冠疫情,我们还可以争论一下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毕竟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整个人类都没有认知。
从事后看,当时湖北省的反应速度已经是全球之冠了,其他国家面对已知病毒的反应速度都没有湖北省面对未知病毒的反应速度快。
但中国依然直接处分了3000余政府干部,其中县处级和厅局级总共110多人。
这种行政处罚规模,冠绝全球。
为什么冠绝全球?
整个美国,在疫情爆发一年后的今天,在美国人已经死亡50万人,感染4000多万人的今天。
无一名美国政府官员因为抗疫不利的罪名被处罚。
一个都没有。
全球其他国家的态度也几乎是类似,都统统把新冠疫情定义为天灾。
既然是天灾而不是人祸,那凭什么政府官员要为此担责。
加州山火,政府无责。
德州暴雪,政府无责。
新冠疫情,政府当然也无责。
只有中国,一直对此严厉问责,带来的是中国人民面对新冠病毒的极度安全感。
为什么中美双方对官员的处罚力度差距如此之大,为什么在全世界中国都如此的与众不同。
最大的原因,是双方的宪法不同。
中国宪法的第一章第一条上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写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美国宪法的第一章第一条上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写的:
本宪法授予的全部立法权,属于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的合众国国会。
从中美两国宪法的表述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谁才是国家的统治阶级。
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一切都为了统治阶级服务,无论中美均是如此。
当统治阶级被损伤时,中美两国都会暴怒。
不过两国的统治阶级,有差异,而且差异很大。

欲看更多精华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远方青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