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养了别人的孩子28年,更魔幻的现实,还在后面……

凤凰WEEKLY 2021-02-25 21:11
生活就是一出奇异的戏剧,混杂着善与恶、美与丑、高尚与卑劣。这句名言,正是江西许敏女士一家最近一年生活的现实写照。
这一年,他们的生活实在是太戏剧化了:
先是独生子姚策在28岁这一年罹患肝癌,正当许敏决心“割肝救子”时,却发现孩子根本不是亲生。当年,他们在生产时的医院抱错了孩子。
为了救姚策,也为了见一见自己被抱错的亲生孩子,他们必须要找到另外的那家人。几经辗转,他们终于找到了现在河南生活的郭威一家。
两家人碰面后,将医院告上了法庭。
错换人生28年后,两方阔别已久的儿子终于回家,孩子多了一对爱自己的父母,爸妈也找到了亲生的孩子。
即使几经波折,这已经算是一个相对完美大结局了。

 姚策28岁生日的时候,和交换人生的郭威,以及双方父母都在上海团聚,集体庆生。大家唱着生日快乐歌,姚母、郭母手里都抱着鲜花,看起来其乐融融。
但最近,这件事的讨论延伸到了另一个方向。
28年后,
被肝癌撬起的“换子疑云”
姚策两岁半时,在幼儿园入园体检的时候检查出了乙肝。
母亲许敏当时就很疑惑:自己和丈夫没病,家里都没有乙肝病史,乙肝病毒传播条件很有限,孩子究竟是怎么得上乙肝的?
姚策是1992年6月15日出生的。凌晨时分,许敏感到阵痛,她便自己去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一直到下午五点多,她终于被送进了产房。
许敏的丈夫是军人,生产时他还在军队里,而她的父母看到许敏进了产房,便回家给她做饭去了。进了产房不久,许敏生下了一个男婴,7斤重,哇哇大哭,声音洪亮。

许敏说:“她(护士)把孩子给我看,我想拉但是没拉住,我想摸一下没摸到,因为我确实没劲……后来护士就把他抱走了。”
第二次再见孩子,已经是隔了一天的17号,护士抱着婴儿进来,这时候孩子脸上有红点,许敏夫妇就抱着脸上有红点的孩子回家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一直在家里倍受宠爱。尤其是知道儿子有乙肝疾病以后,许敏心中一直怀着深深的愧疚,她觉得是自己的错,没有把孩子照顾周全。
许敏的家庭状况不错,丈夫是军人,她自己是医生,父亲也是军队出身,离休工资很高,除了许敏夫妻俩的收入,许敏父亲的工资也给了她,一家人精心呵护着有病的姚策。
他们跑遍了各大城市寻找最好的专家,在工资几百元的时候,给姚策用着几千块的药。
20年来,姚策没住过院,他的乙肝病毒已经从大三阳转为了小三阳乙肝携带者,他和普通人一样上学、工作、结婚生子。毕业以后,姚策的工作被家里安排在了医保局,后来他自己辞职创业,失败赔了钱之后,姚策小家庭的三口开支也来源于许敏夫妇。
直到去年2月,姚策忽然背痛难忍,去医院检查以后才发现已经是肝癌晚期,如果不治疗,只剩下三个月时间。一直为了儿子奉献的许敏当机立断,准备割肝救子。
事情的走向原本应该是一则感人故事:母亲付出,儿子康复,感动哭泣,相互扶持,完美大团圆。
然而命运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换肝手术前,医院发现,许敏及其丈夫都是A型血,而姚策的血型却是AB型。后来,经DNA验证确认姚策并不是许敏生物学意义上的儿子
许敏大受震惊,养了28年的儿子,怎么就不是自己的了呢?
但如果要救孩子,还是必须找到他真正的父母,许敏在数据库里比对,最终发现河南一家姓郭、姓杜的夫妇可能和姚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而许敏第一次打电话给对方,电话那头姓杜的女士很快就挂掉了电话,他们的孩子郭威也显示1995年出生,和自己孩子原本的年龄差了三岁。
虽然情况有很多疑点,但是为了救姚策,许敏的丈夫很快报了案。巧的是,他们的亲生儿子郭威现在正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

郭威说,自己其实也是1992年出生,身份证上写错了。他生活在河南驻马店,自己对“被抱错”的事情一无所知。
总之,历经波折以后,两家人终于见面并做了亲子鉴定,最终发现,姚策其实是杜金枝的儿子,健康的郭威才是许敏的亲骨肉。
事实上,在中国的另一端,郭威的生活过得也不那么如意。
郭威今年28岁,因为年龄改小,他晚上学了三年,没有受到非常良好的教育。大专毕业以后,他在派出所当辅警,家里除了刚刚做完肝癌手术的养母杜金枝,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
郭威家在农村,他前面有两个姐姐。杜金枝第一个女儿属于智力残疾,第二个女儿没活下来,好不容易生了儿子,杜金枝知道自己肝有问题、可能遗传给孩子,于是在儿子出生后,就为他接种了乙肝疫苗。
不过讽刺的是,这时候的孩子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携带乙肝病毒的姚策,而是健康的郭威。
所以,由于被抱错,有遗传性肝功能有问题的姚策没有接种乙肝疫苗,导致后来身患肝癌;
而原本身体健康、应该出生在富足家庭的郭威,拥有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和身患癌症的妈妈。
命运的无情铁手,就这样捣碎了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错换”人生还是“偷换”人生?
疑云重重
认亲之后,两家人特地给两个孩子办了28岁的生日宴,欢聚一堂,画面美好得仿佛大结局。
然而,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在双方认亲的一年后,今年2月24日,姚策养母许敏方代理律师在直播里,质疑错换人生事件,是人为的刻意偷换。
“非人为故意不可能换错”。
一时间,偷换孩子的新闻引发网友热议,姚策养母许敏也在今天的采访里说:“我个人认为,既然医院认为是人为的,非人为这个事情,这个小孩子是不能够换的,肯定是偷偷摸摸换的。”
自此,“错换28年人生”迎来了大反转,关于“人为偷换”的质疑,开始被陆续挖掘了出来。
疑点一:
郭威养父母接到“寻子电话”的反应和态度耐人寻味。
接到电话的郭威养母的回应是:“等我死了你再来联系我”,随后郭威养父更是以对方是诈骗,害怕对方定位,将电话卡卸载。

在郭威是当地辅警的情况,郭威养父母对于诈骗的态度,让网友和郭威的亲生母亲存疑。
疑点二:
许敏当初生产完,间隔了一天,才第二次见到孩子。
在郭威生母许敏微博自述里,有讲郭威1992年6月15号顺产出生,体重3500克,姚策则是16号刨腹产出生,3200克,脸上有红点。
但许敏生产完后隔一天17号才第二次见到孩子(这个时候的孩子,就已经是被抱错姚策),相隔一天才喂奶,这一天如今回顾并不合理。
疑点三:
郭威因为不明原因,被改小了3岁,出生地信息也被修改。
92年出生的郭威,官方的出生年龄被改成了95年,对此郭威养父母解释说,因为计划生育政策,二胎办不了相关证件,后来才补办。
但郭威的养父母不仅是农村户口,一胎的女儿还属于残疾人,中间间隔7年,并且在国家三甲医院生产。因此,改年龄一事,令不少网友质质疑。
而回到郭威伪造的出生证明,不仅出生年月日被换了,出生地点也换成了驻马店计生站。
(郭威被更改的信息,也曾给许敏夫妇寻子的过程带来了不小的误导和困扰。)

疑点四:
郭威补办身份证,为何也要改生日?
事实上,郭威是92年6月15日被许妈妈顺产生下,姚策则是杜妈妈在是6月16日剖腹产生下的。
郭威后补的身份证号的出生年月日,是1995年5月18日:1995年阴历5月18的这天,阳历是6月15日。
若说完全不知情,杜妈妈一家为何不按自己产子的6月16日给孩子填报?
疑点五:
涉事淮河医院当年出生婴儿有没有戴手环?
依据原卫生部1982年发布的《医院工作制度》,这种写有母亲床号的手圈,是每名新生儿必须佩戴的。
而根据在开封当地多年工作经验的医生介绍,当时的普遍做法是,通常会给孩子两只手上都系上手圈,手圈上还会写好“某某之子,以及母亲床号、新生儿体重等标记”。
在新生儿佩戴手环的情况下,“非人为故意不可能换错”,这一点涉事医院也保留意见。
疑点六:
许敏生产当天的值班班护士身份成谜。
在澎湃新闻里公布的医院病历单上,可以明确看到,医院当班护士叫郭希志。
而被错换的郭威养父的名字叫郭希宽,在目前的质疑中,郭希志被当做了是郭希宽的堂妹。
这条也是目前舆论质疑的高频问题,大家倾向于认为,郭父杜母出于自身考虑,实在想要一个健康的胎儿,便利用在医院的人脉达成了换子目的。
不过这条指控比较严重,牵涉犯罪行为,目前还在调查取证中。
疑点七:
郭威养母杜妈妈前后说法多次矛盾,尤其是涉及乙肝和疫苗问题时。
根据网友整理的信息,郭威养母在接受采访时,有多处自相矛盾的地方。
例如在潇湘晨报采访中,养母说自己怀孕时不知道自己大三阳,但是她在防疫站工作的兄弟在庭审时作证说她知道,并且全家为此都打了疫苗。
除此之外,郭威的养母也一直以“本该打在我儿子身上的乙肝阻断疫苗,被打在养子身上”,控诉错换孩子的淮河医院。
然而,养子郭威出生后并没有在淮河医院接种疫苗。
而在腾讯采访中,杜妈妈的回答是“找村医给郭威打了疫苗,但疫苗本丢了。”
对此,网友的质疑则是“乙肝疫苗需要在婴儿出生24小时内打,而国家对疫苗管理严格,只有在妇幼保健院可以打,会建册,郭威3岁前没有户口,既打不了疫苗,打了也不会有疫苗本。”
除了上述的质疑以外,郭威养母提供的当年医院病历里,除了缺少一张当年乙肝两对半的检验单,其他材料都是全的。
而缺少的这张化验单,是证明当年她患有乙肝,孩子出生24小时也会在医院得到妥善阻断治疗的关键。
被偷走的人生,
没有人是赢家
这几天,网络上对于这起事件的讨论非常多。
错换人生,以前都只是在电视剧见到。《错爱一生》或是《爱在别离时》都写了类似的故事:富豪和平民,阴差阳错地换了孩子,两个孩子从此开始错位的人生……
在这个真实版的“错位人生”剧情里,谁更值得同情?
有人说是姚策。
他虽然享受了优渥的童年,和远超原生家庭的教育资源。然而,因为出生时没有及时注册疫苗,他年纪轻轻就罹患肝癌,亲生母亲同样有肝病,父亲原本答应移植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也无法实施。现在,姚策还要在病床上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
也有人觉得是郭威。虽然他拥有健康,但是他承担了太多原本不属于他的重担:成长在农村底层,家里还有癌症的妈妈和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虽然目前已经靠自己的努力当上了一名辅警,但已经和原本能成为一名军官的顺畅人生擦肩而过。
更多的人,把同情和悲悯都留给了郭威的生母许敏女士。
在“错换人生28年”揭晓之前,许敏一直因为养子姚策的乙肝,活在深深的自责和内疚里。
家人的指责令她无言以对。而她自己,也认为是自身的责任,导致孩子在外感染病毒。
因为愧疚,许敏一直尽心竭力地照顾着这个孩子:
“冬天怕冷了,夏天怕热了,秋天怕干燥上火,春天怕风大吹着了,20多年来姚策没有住过医院”;“认真培养学习习惯,对他的要求有求必应,他可能是同学中最早使用平板电脑、苹果手机的”;为了给姚策治病,“小康之家沦落为贫困家庭”。
而现在,姚策和她之间几多龃龉,从房产纠纷到治病后续,发生了数次摩擦。
在姚策最新的一条“坐等真相,反对诬陷”的抖音回复下,他是如此回应的:
“从有偷换概念开始,(我妈)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郭威,许敏也有许多心结。
第一次见到他时,许敏就哭成了泪人。

她不敢撒手,怕又失去这个儿子,也不敢抱太紧,怕儿子个高一直要低头难受。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她流泪倾诉了心中的诸多不舍:
本来按道理,这28年中间,他从小生下来应该是我天天抱着他,我哺育他,我牵着他手,我扶他走路,我送他上学,我陪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对不对?可是我都没有做到……
在这起“错换人生”的事件中,所有的当事人,都饱受折磨。
而目前真相未明,所有人都还会继续面临更多的撕扯,房产如何更名?下一代跟谁姓?一个不小心,便全员要面对舆论的审判与道德的指责。
整个事件里,到底有没有存心去错换的恶人?
血缘可以重新鉴定,那过去28年的付出与爱护,又要怎么算?
那些深夜都无法释怀的心结,要怎样才能取得看起来公平的结果?
无论怎样,痛和遗憾,都会注定存在了
作者丨杜都督 夏二   编辑 | 花木蓝
愿人间再也不要有“错位一生”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