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陈松伶上综艺遭婆婆“花式刁难”,我却看到了讨好背后可怕的控制

璃语职美人 2021-02-25 15:05

文|赵晓璃

微信公众号|璃语职美人(crystal_words)



01

几天前,综艺节目《婆婆与妈妈》里陈松伶和婆婆的相处方式,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与讨论。

 

从节目呈现出的情况来看,陈松伶的婆婆对儿媳妇似乎瞧不上,而陈松伶更是谨小慎微、放低姿态刻意讨好......有网友称,节目中的一些画面代入感实在太强了,让人觉得这个老太太实在是“面目可憎”。

 

听说婆婆要从老家来到北京时,陈松伶表现出明显的紧张,她主动接过电话向婆婆问好,结果全程被老太太无视;陈松伶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并按照婆婆的要求,将欢迎话术从“欢迎来我们家”改成了“欢迎你到你的家来”。

 


但尽管如此,并没有换来老太太的欢心。

 

婆婆进入儿子家的时候,直接奔向儿子给了个大大的拥抱,一旁的陈松伶也想张开双臂拥抱她,甚至还撒娇说:“妈,我在这”。

 


老太太看到她瞬间变脸,避开了她的拥抱,给了她一袋蒜,让人不免联想到三个字:“算了吧~”

 


过来之后,婆婆满口都是对自己儿子的夸奖,眼里丝毫没有这个儿媳的存在,更是毫不掩饰对于陈松伶的嫌弃。

 

有网友联想到,之前陈松伶老公张铎在节目中说过“让我们把过去不愉快都埋葬了”这句话,纷纷揣测陈松伶与婆婆的过结由来已久。

 


有文章分析说,这可能和陈松伶结婚多年没能生儿育女有关。

 

  • 陈松伶的经历较为坎坷:在最红的时候被好友骗了钱,身无分文流浪街头,还患上了抑郁症,是老公张铎帮她重新振作起来,两个人的感情自不必说,但遗憾的是,由于陈松伶患过卵巢瘤手术不当导致无法生育,夫妻二人只能“被迫丁克”。

 

这个节目播出后,我的一个闺蜜和我说了她的看法,大意如下:

 

“虽然舆论都在指责老太太,但我觉得如果我是这个老太太,我可能还不如这个老太太这么有涵养......自己的儿子那么优秀,估计也不乏很多不错的追求者,怎么偏偏看上了一个大自己快9岁、经历坎坷又无法生育的女人呢?换做是我,我的心里怎么可能接受?但儿子一意孤行,我这个老太太又能怎样?我无法干涉你们的婚姻,但你们也得允许我表达我的不喜欢和不接受吧......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既然一直看不上,你现在一味讨好我,难道我会因为你的讨好就改变态度吗?......我反而能理解老太太,觉得她的做法没毛病。”

 

陈松伶和她婆婆之间的事情我不好做判断与评论,但闺蜜的这番话倒是激发了我。


今天,我就想探讨下“讨好”这个话题。



02

按照之前的惯例,我会写一个案例,然后进行相应的分析与解读,但我今天不想这么写。

 

我想起过年期间,我带过的一个学生张媛(化名)来我家看望我时,和我说起的这么一件事情。

 

  • 张媛是5年前我带过的一名学生,当时我是他们班财务管理这门课的授课老师,当时张媛是他们班的班长,这孩子天资聪颖、上课一点就通,加上性格开朗活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学毕业后,张媛通过校招来到了一家公司上班,因头脑灵活、积极肯干,外加性格和人缘都不错,没几年的功夫,张媛就被公司领导提拔为一个新项目的负责人,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新的任务和挑战,比如带新人及选拔部门人才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张媛所负责的项目组来了4名实习生,按照公司领导的安排,这4名实习生将通过试用期的表现与考核,最后留下1-2名,而张媛作为该项目组的负责人,她的建议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实习生的去留。

 

这4名实习生中,有一个叫瑶瑶(化名)的,按照张媛的说法,瑶瑶缺乏主见,但有较强的执行力;在对接工作的时候,言语之中让张媛感到有迎合讨好的意味。

 

其他三名实习生中,有个男孩儿表现非常突出与优异:做事麻利不说,不论对外沟通还是对内处理各种事务,都能完成的非常出色,如果不出意外,这名男生顺利转正不在话下。

 

  • 除了瑶瑶和这个男生之外,另外两个实习生中有个叫小小(化名)的和瑶瑶情况差不多,属于做事总让人感觉“差一点”的那种;还有个叫玲玲(化名)的,性格过于内向,做事总是“慢半拍”。

 

根据张媛的观察,这个叫玲玲的不太能胜任这个岗位,很有可能被淘汰;而小小和瑶瑶之间,是留一个还是一个都不留,如果留一个人到底留谁,这让张媛很是纠结。



03

就在张媛举棋不定之际,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有一天下午,张媛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多了一盒坚果礼盒,她很是纳闷,就打开看了一下;巧合的是,张媛的直属领导马总(化名)此时正好来她的办公室问个事情,临走前,马总看了看张媛翻开的礼盒,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这让张媛一下子慌了神。

 

  • “晓璃老师,你知道吗?我们的马总可是公司里出了名的硬派领导,作风刚正、为人正直,平日里最讨厌送礼这一套了......”张媛说。

 

张媛感觉事情不妙,便把这件事和家人说了,家人的意见是:最好能找出是谁送的,把东西退回去。

 

张媛来到办公室,发现实习生瑶瑶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她,她把瑶瑶叫到了办公室,问瑶瑶:“你知道昨天我桌上的礼盒是谁放的吗?”瑶瑶说:“不瞒您说,是我送的。”

 

得知真相后,张媛把礼盒退给了瑶瑶。

 


很快,年终考核的时刻到了,就这几个实习生的去留问题,马总征求张媛的意见,张媛就把瑶瑶上次送自己礼盒后被退回的事情和马总说了。

 

考虑到公司年后要大力发展新项目,最终决定留下两名实习生:那个表现优异的男生被留下了,而另外一个被留下的则是小小。

 

  • “晓璃老师,你说我这事儿是不是做的不对啊?我感觉有些愧疚,如果我不把礼盒这件事说出来,估计留下来的会是瑶瑶吧~”张媛说。

 

我告诉张媛,从瑶瑶送东西的举动来看,分明是有些“讨好”的意味在里面;而“讨好”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试图通过送东西拉拢和主管的关系,从而加大自己转正的筹码——只是让瑶瑶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反而“弄巧成拙”,增加了自己被淘汰的概率。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有些人采取“讨好”行为呢?

 

从我的咨询经验来看,有些人在事情中无法获得掌控感,同时他们又没有耐心慢慢积累,但却幻想速成或者贪图捷径,于是,他们会用各种方法讨好权利人,从而使对方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



04

讨好的背后,是隐隐的控制欲。

 

  • 一旦他人发现,自己的讨好行为能够让你开心乃至控制你的情绪时,TA就能通过控制你从而操控背后的事情,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才是讨好背后可怕的真相。

 

至于张媛这件事处理的是否妥当,我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和她分享了我自己的一段经历。

 


若干年前,我还是一家会计培训机构的培训师,当时培训机构在一所县城开设了新的校区,而新招募的老师还在接受培训无法上岗,总部就派我前去支援,挑起授课的担子。

 

差不多过了小半年的时间,新校区的教学工作渐渐能够顺利开展了;总部领导征询我的意见,让我评估下新老师的表现情况,便于总部对新老师的情况做个全面了解。

 

在这些新老师中,有个年纪较大的老师让我印象深刻。

 

这个老师原本是在事业单位供职,出于种种考虑,他决定转行教培行业。

 

  • 得知我是总部派来临时主抓教学工作的消息后,这个老师做出了一个让我不太舒服的举动,那就是,非要尽地主之谊,请我吃当地的特色美食——当时我极力拒绝,但他依然坚持,同时他还把校区校长等一干人都叫上了。

 

我至今还记得,那次吃饭的体验糟糕透了:上的都是特别贵的菜,但实话说,我实在没有胃口,因为那个老师席间也透露出了自己的动机,就是希望我们能够网开一面,让他这个老师留下来。

 

饭后,我和校区的同事们就这件事情进行了讨论,在我看来,这位老师明显是把自己在之前单位的那一套作风搬到企业里来了,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企业里,我们给候选人选进行考评的时候,更多是把能力排在第一位的。

 

在我的建议下,校区做了一份匿名的学员反馈表,让学员们对授课老师进行打分及考评,而这个请客吃饭的老师因为口音重、逻辑不清等种种原因被学员一顿吐槽,自然就没有通过考评留下来。



05

在我看来,面对他人讨好的时候,我们务必要保持警惕:


  • 因为但凡想通过讨好对方走捷径的人,多半是能力有问题;

  • 即便能力没问题,起码心态或道德上存在问题,就更需要我们仔细甄别了。

 

而对于那些想要通过讨好试图速成的朋友,我的告诫是——

 

  • 费尽心思拉拢关系,将自己命运交由他人,无疑是一种对自己极为不负责的做法,且不利于自身的长远发展;

  • 唯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将眼前的事情做好,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在事情中找到掌控感,切实提升自己的能力,方能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才能走的踏实而长远。

 

以上。

 

参考文献:

1、50岁陈松伶家庭地位低?因生病无法怀孕,被曝婆婆连正眼都不给.猫眼娱乐

2、婆婆和妈妈:张萌一句话道破婆媳矛盾产生的根源.黑土陌

3、不能生育就要遭受婆婆的漠视?低姿态讨全家欢心的陈松伶,太心酸.娱小北

-关于作者-

赵晓璃,资深职业生涯规划师,国家心理咨询师,职场作家。著有以职业咨询案例分析为素材的职场畅销书《停止盲目努力:你的人生需要再设计》、《从极简到极致:在擅长的领域做一个厉害的人》等。微信公众号“璃语职美人”(crystal_words),新浪微博@赵晓璃,抖音@职场作家赵晓璃。



近期文章回顾(点击标题即可跳转至原文阅读)


《浪姐2》安又琪被淘汰,称“生活开了个16年的玩笑”:废掉一个人最隐蔽的方式,就是让他一直做自己擅长的事


《正青春》开播,“魏璎珞”成“演技儿童”:眼前的不适和未来的沦落,你总得选一样


考上985研究生的第二年,我想退学:有些苦,你吃的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