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30块雇人围观自己学习一小时,他们为何愿意这样做?

科研圈 2021-02-27 12:17

有的人上网划水摸鱼,有的人上网直播学习,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花钱请人围观自己学习——提供线上学习监督的美国初创公司 Caveday 向用户收取每课时 20 美元(约合人民币 130 元)的“监督”费用,还在今年迎来了 8 倍的用户增长;而在中国,2018 年 bilibili 的学习直播次数就已经达到了 103 万次。


图片来源:Unsplash


撰文  李姗珊

编辑  魏潇


当 Chloe Tomalin 沉浸在工作中时,时常不由自主地唱歌、捻弄自己的头发。她总是忘记屏幕对面还坐着一群国际观众。


“有时我会担心,要是我不小心点下某个按钮,会有 30 多个人看见我在他们的屏幕角落唱歌,”她说道。


自由市场经理人 Tomalin 是美国初创公司“穴居生活”(Caveday)的用户。这家公司声称他们提供的“深度专注”服务能提升人们的工作效率。注册 1-3 个课时的服务,穴居生活将把你拉进一个多人 Zoom 小组。你将向组内的陌生成员分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计划完成什么任务,随后进入工作:摄像头保持开启状态,麦克风静音。


在 50 分钟的“高效”工作后,你的“穴居向导”将提醒你回到 Zoom 小组中分享进度、休息放松。在工作过程中,你可以将 Zoom 页面最小化——仅仅意识到陌生人正通过电脑摄像头进行“监督”就能让你对自己的工作效率产生责任感。许多“穴居生活”的用户都表示,在“穴居”工作中,他们的工作效率能达到平时的 2~3 倍。为了这种效率提升,他们情愿支付每课时 20 美元的“监督费”。


近年来,互联网世界涌现出一众批与“穴居生活”类似的初创公司,他们通过线上视频平台为用户搭建自习室,协助他们进行远程工作——Focusmate、The Work Gym 以及 Order in Club 等都是其中的代表。在疫情隔离政策的助推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加入这样的线上工作空间。穴居生活表示,在 2020 年的一年间,其用户量上涨了 8 倍。




“Study with me”产业

线上学习还扩散到了我们更为熟悉的线上平台中——很多视频博主会进行学习直播或发布学习视频,这种“和我一起学” (study with me)的模式也逐渐迎来了高人气。线上学习视频与普通的线上授课极为不同:这类视频时长大多 3-4 小时,内容单一,画面中往往是主播坐在书桌前安静自习的场景。在直播间中,观众也可以上传自己的学习视频。有些主播还会和自己的粉丝互动,根据他们的“出勤情况”给送出咖啡贺卡或者书。


b 站直播间。图片来源:RUC 新闻坊《“学生党”的主播路 | 深度报道作品系列》


把自己长达几个小时的普通学习场景上传到互联网中供大家观看,听起来非常符合人们对 Z 世代年轻人的刻板印象。但表达内容较少、获得收入的几率也较低的学习类视频与其他的直播类型或许仍存在界限。一些视频博主们认为,学习类视频的走红可能迎合的是一些文化中对群体学习(group study)氛围的偏好。短视频博主 Anuj Pachhel 表示,冗长的学习视频在印度的人气远不如其他国家,他认为这与印度文化中对于群体学习的倾向性不高。


这类视频的内容听起来无趣,却在全球各地视频网站上获得了极高的人气。以视频网站 bilibili 为例:2018 年,b 站播出的学习类直播达到 103 万次,直播学习的时长达 146 万小时。海外的视频平台(YouTube)则在疫情的影响下出现了直播学习的小高潮:2020 年上半年,进行学习直播的人数上涨了 45%。




线上学习图什么

人们加入线上学习队伍的动机各有不同,但最终目的多是通过他人监督的方式提高学习的动力。用户名为 SN 的印度学习视频博主在一次考试不及格后决定走上这条道路,她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自我监督。SN 表示,“我是一个非常懒惰的人。在成为学习视频博主之前,每天学习 10 个小时对我而言是非常艰难的事情。”而如今,她能坚持每天发布 10 个小时的学习视频。


无论是采取直播还是企业服务的形式,线上监督者似乎都能有效提高部分用户的工作效率。线上学习的用户 Mahak Malviya 表示,有旁观者在场时,自己的工作效率变得极高。“当摄像机开启的时候,你很难再继续拖延。”


此外,参与线上自习,还能排解用户的孤独感,让他们产生共鸣,在陪伴中获得学习动力。韩国高人气视频主播“与我一同学习的人”(The man sitting next to me [study with me])是在备考过程中决定进行直播学习的,他想以这种方式缓解自学的寂寞。“与他人一同学习的满足感能有效缓解人们的孤独。” 他认为通过这些视频,他与自己的观众建立起了一个相互支持的社群。


多数人参与线上学习都是为了短期备考或解决疫情期间远程工作效率低下的问题,线上学习更像是达成短期目的手段。但穴居生活表示,这种在几个小时内专注于一项工作的训练可能帮助用户挣脱现代生活中多线程任务(multi-tasking)的习惯,对用户带来积极的长期影响。




另一种打工人文化?

尽管学习直播传递的是一种积极进取的形象,但这些视频博主也收到了不少批评的声音。许多人认为他们试图传播将高强度的学习作为常态的生活理念,从而制造了紧张氛围。Shweta Mahajan 是一名博士研究生,她曾在 YouTube 上发布了记录她连续学习 15 小时的视频,获得了 30 万次的观看。Mahajan 表示,发布这个视频后,不少人对她提出了指责。“在我发布视频的留言中,有些人认为我夸大了研究生的学习负荷,这可能劝退不少有志加入研究领域的年轻学生。一天的学习时间超出 15 小时确实算是特殊情况,但我认为学习的重点不在于时间程度,而是完成后你学到的知识与获得的感受。”


SN 则指出,指责他们为这类紧张氛围推波助澜是不公平的,他也不过只是洪流中渺小的一份子。“创造这种竞争氛围的是考试,以及根据学习、工作的组织来定义个体价值的社会氛围。我只不过是一个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成功的普通人而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研圈”。如需转载,请在“科研圈”后台回复“转载”,或通过公众号菜单与我们取得联系。相关内容禁止用于营销宣传。

参考链接:

[1]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productivity-nanny-work-smarter?utm

[2]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youtubers-study-video-gongbang-studying-focus-youtube-trend-2019-2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xCW2YzSVAQ&ab_channel=Insider

[4] https://mp.weixin.qq.com/s/Yc1JTtGPcJrQLzwj0HjsLA

[5] http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india/why-watching-people-study-on-youtube-is-a-thing/articleshow/80421148.cms

▽精彩回顾▽


点个“在看”,分享给更多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