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同学”刷屏全网背后,这2.27亿人更该成为热搜顶流!

书单 2021-02-27 22:48



最近,一个叫“何同学”的22岁大学生彻底火了:

 

“Cool,年轻人”、“太强了”、“新生代无敌”……

 

一段他采访苹果CEO库克的视频在网上曝光后,引发了数万人惊叹。

 

视频里,何同学口语流利,逻辑清晰,姿态不卑不亢。

 

一个22岁的在读大学生,单枪匹马就让全世界耳闻其名,确实让人羡慕。

 


但在书单君看来,何同学身上最让我敬佩的不是他的年轻,而是他的清醒:认清了自己内心所向,并敢于追逐。

 

我称之为少年感”

 

媒体偏爱年少突围式的成功,但其实“少年感”这种特质,在年轻人身上从不少见。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这样一群创业青年的故事。


或许你会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并被重新点燃。



@阿威 |23岁,北京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霸领全国的牛肉面永远只有可怜的几小粒肉,为什么骨汤拉面的骨汤竟是冲兑出来的,为什么面里放的青菜都是半成品。


坚信全北京最好的面馆也是差的,所以我和两个朋友决定,要在北四环开一家最好的面馆。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985毕业,要放弃500强与20多万年薪,选择这份工作。

 

意思是985就应该做学术、进体制、或去大厂,而做面馆又不需要什么学历。

 

我对成为别人口中的“优秀”不感兴趣,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后者就是当时能让我兴奋的事。

 

做餐饮并不容易,好的食材不会自己跑上门找你,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郫县的豆瓣最好,就去成都;

四川的桂皮够香,那就跑四川。

 

7个月时间,我们二下重庆武汉,跑遍东北云南,8台机器、500斤面条、上百斤筒子骨,不计其数的调料,还有各种植物……搬来搬去。



然而,万事俱备就准备开店时,沟通了三个月的设计师却没如期做出图。

 

联系设计师无望,租金已开始计算,这时重换设计师则可能会延迟一个月甚至更久才能开业。

 

那是段看不见结果的日子,选择坚持做设计,除了增加困难与延长时间外看不到任何意义。就在这时,父母开始焦虑,所有人都在催你了。

 

因为时间太久,一起创业的伙伴也选择离开。

 

但就像维克多·弗兰克说的,无论境遇如何,至少我们还有选择姿态的自由,不是吗?

 

所以,在23岁生日的那天夜里,我坐上黑车跨省对接到了设计师。

 

之后就是死磕设计:

 

装修队看不懂图纸,做工不细,干脆自己成了包工头,直接从市场里找工人;

 

门头做工太复杂,找了三个施工队无人愿接,就盯着门头,熬了两个通宵……

 

是很难。但在我看来,不是只有半途而废才叫放弃,当你在做事时一点点降低标准,就已经在放弃了。所以必须极尽所有能力,无限制的好。

 

最终装修完毕:跟效果图一样。



那天出商场已经是晚上九点,我还没来得及吃晚饭,一个人走在街上,却没有任何心酸的感觉。

 

风吹散了雾霾,天亮得分外透彻,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真实。



@从一到一 |31岁,邯郸


过了30岁,日子一天比一天让我恐慌。


与此同时,想要辞职创业的念头越发强烈。


我最终决定结束北漂,回老家邯郸开一家独立书店。


其实在单向街书店做运营的一年半,曾让我一度打消了开书店的念头。


但我发现除了与书打交道外,我实在没有别的一技之长。


而比起工作本身,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换城市:必须离开北京。


因为我已经无法承受北京冷静而长久的沉默与驯化。



这不是什么文艺情怀,只是一个理性思考后要从事的营生。


首先是选址。


我分别在邯郸的市立图书馆、青少年文化宫、房价高出平均价的小区做了一场夜摊试验。


最终发现高房价的小区更合适。


然后是租商铺。


接待我的销售是许知远《十三邀》的观众,当他看到我们书店的构想方案后,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


经过几轮谈判,据他说为我们争取到了最为优惠的方案,可以减租金。条件是基础装修交由他们负责。


然而,承租合同签订完毕后,装修的报价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给我们定制书柜的小工厂主,面目和善,很难让人有戒心,我们交了一半定金,连收据也没有留。等到约定的工期到了,厂主却开始编造各种理由拖延。


原来是承接了太多订单,无法按期交付。


最终我们找了另外一家重新定制了书柜。


2020年9月,书店开始试营业,一位读者好心告诫,“这里没人读书,你们撑不过半年”。


也许吧。

 

我很喜欢纪德在《人间食粮》里的一句话:“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

 

所以我给这家书店起名:人间食粮。




@ Sharon|27岁,慈溪

像我这样一毕业就毫不犹豫回到老家的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咸鱼”吧。
 
在舅舅的外贸公司上班,每天朝九晚五,想请假就请假,朋友都羡慕我工作轻松。
 
但个中烦恼只有我自己知道。
 
就这样工作了三年后,我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跟舅舅提辞职,开一家自己的花店。
 
不换城市,还是留在慈溪,这座浙江宁波的小城。
 
因为对我来说,家人永远是第一位。
 
开花店需要运输,我跟老爸征用了他那辆皮卡。

在家人朋友帮助下,花店很顺利地开了。
 
刚开张没什么人,来的都是熟客,但有几个朋友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照顾我生意,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花店到现在也没赚多少钱,只是刚好够维持着运营,但我想不是只有拼命赚钱才算成功。
 

我现在的生活就像这辆皮卡,除了能顾工作,还能兼顾生活。
 
这里就要提到我们慈溪一个特殊的风俗,那就是新人结婚,婚礼车队的头车必须是皮卡。
 
因为接亲要敲锣打鼓,而皮卡车才能装下这些大乐器。
 
我两个同学结婚,都是跑来找我帮的忙。
 
接上敲锣打鼓队,在副驾放上送她们的鲜花,就是一个移动音乐车队。
 
风风火火,是小地方才有的热闹。
 
除此之外,我外婆去山上挖笋挖番薯,也最喜欢我去接她,反而嫌弃舅舅的豪车。因为皮卡可以装一兜的东西,开起山路来也毫无压力。
 
在小城,实在才是硬道理。
 
出门有工作,身边有朋友和家人,摇下车窗是山间吹来的风,我想不到有什么必须去大城市的理由。
 


✎✎✎

 
到底什么是少年感?
 
在书单君看来,少年感不在于年龄、性别、职业,而在于敢要、敢于负责
 
少年感,是一种姿态。
 
“后浪”也是真的存在,只是他们不像b站视频里那样光鲜潇洒。
 
他们是普通的打工人,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他们也是认真的生活者,在认真感受着生活,热爱着生活。
 
何同学式的成功从来都不是唯一的答案。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都市青年总数是0.68亿,小镇青年有2.27亿人。
 
他们有些在北漂,有些回到了故乡。
 
这些人才是年轻人里的中流砥柱,是中国真正的底色。
 
他们折射了中国最为多数普通人的生存现状:不容易,但充满希望。
 


最近,书单君看到一支和奋斗有关的短纪录片,呈现了一群年轻人的故事。其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小虎的故事:

 

小虎是片场的普通美工,普通到任何人都可以无视他、指挥他,但他挺喜欢这份工作的。

 

哪怕每天走相同的路,进相同的剧组,连挨骂的方式都一样,但他从不生气。

 

因为背后是他平凡的英雄梦想。

 

哪怕做不成电影里的主角,也可以给自己拍一部生活大片。

 

虽然过程缺少喝彩和掌声,甚至更多的是孤独,但他依然乐观、坚韧、努力地在自己的征途上前行。

 

这过程,不也透露着了少年感吗?

 

就像视频里说的, 征途,不止星辰大海。

 


不是在北上广才算奋斗,也不是回到二三线就等于岁月静好。

 

像小虎这样,在目光所及的生活里,找到某种熟悉的节奏,通过不断努力,一点点获得对生活的掌控感,就是普通人的价值。



对于他们来说,征途不仅仅是辆皮卡车,还承载着所有年轻人梦想的起点。

 

当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直面生活,大海太远,就去往自己想去的天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征途就是他们最好的奋斗伴侣。

 

可进取,可开拓,多变能装,省油快跑可以尽兴拼搏。

 

我很喜欢项飚在《把自己作为方法》中的一句话,“真正的英雄主义,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改变自己生活的每一天。”

 

心存星辰大海,不负柴米油盐。

 

平凡的奋斗之路上,有五菱征途相伴,每一条路,都可以是闪闪发光的征途。




主笔 | 林猫贼    编辑 | 燕妮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征途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