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传》这一集太精彩,甄嬛每句话都在找死

槽值 2021-02-28 12:45
▣公号:宛央女子(ID:Apple1990-kun )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看《甄嬛传》竟然没有留意到第35集。

如今回过头看,发现这一集的精彩之处不输给“华妃之死”“眉庄难产”以及“甄嬛误穿纯元故衣”。
 
这一集释放了两个很重要的信息:
 
一是甄嬛对后宫众人再无怜悯,只有利用;

二是皇上对甄嬛已经不敢再宠,甚至有了杀机。
 
关于第一点,我回头会细写,简而言之,就是在处置富察贵人这件事上,甄嬛已经完全立起了腹黑人设,再无从前半分模样,令崔槿汐也觉得心惊,不忍深思。
 
今天我会详细写第二点。
 
那就是从这一集开始,四郎和甄嬛的关系也已经开始彻底转变——
 
从前甄嬛在四郎心里,不过是一个“莞莞类卿”的宠妃,他自认为甄嬛完全在他的操控之中,甄嬛也和其他女人一样,对他的宠和爱,带着一点祈求,带着一点奢望。
 
所以,当甄嬛因为华妃以及流产这些事儿,和四郎较劲的时候,四郎嘴上说有点烦,但心里反而更放不下甄嬛。
 
为什么呢?
 
因为他很享受甄嬛肯在他身上花心思,这和普通男人喜欢看到女人为自己吃醋是一个道理,未必是真的多爱那个女人,爱的不过是男人与生俱来的虚荣心罢了。
 
也因此,明明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甄嬛用蝴蝶吸引皇上是使了手段。


皇上还非要深情款款地说出那一句:“蝴蝶亦为你倾倒。”
 

这一句话我每次看,每次都要笑得绝倒。
 
甄嬛和四郎在这场戏里,一个是真矫情,一个是真能演。
 
弹幕里竟然还有人问,皇上到底知不知道甄嬛身上这些蝴蝶是从哪里来的,他就没想过甄嬛这是在骗他吗?
 
真的别问了。
 
问,就是不重要。
 
因为四郎根本不关心这些蝴蝶从哪里来,甚至,甄嬛的手段越拙劣,行为越矫情,四郎就越喜欢。
 
后来,四郎也和果郡王说了,蝴蝶怎么来的,不想知道,朕只要她肯对朕用心就是了。
 

所以,蝴蝶也好,满身的香味也好,都不过是个台阶,甄嬛走了下来,释放了对四郎的讨好,四郎get到了这种讨好,他俩的戏,就一来一回唱得圆满了。
 
对甄嬛而言,她就是要把这种讨好做得简单,让人一看就明白,所以必须得矫情和做作。
 
讨好嘛,润物细无声,让人难以察觉还有什么意思,琉璃世界里的蝴蝶,才够夸张,那几乎等同于甄嬛在对四郎说——我输了,我被你拿捏的死死的。
 
一向最喜欢拿捏人的四郎,可不就开开心心地接着了。
 
如果大家看剧够认真,应该就能发现,剧中每个女性打赢翻身仗,靠的其实都是献媚——或真情实意,或虚与委蛇,总之,一定得让四郎相信,他拿捏住了你。
 
帝王心最复杂也最寂寞,他不敢给真心,又那么渴望可以操控别人的心。
 
甄嬛流产后复宠,就是因为她无意中触碰到了帝王的这种心理。
 
虽然甄嬛自己把她的复宠理解为用美貌撬动了男人的心,她也一再拿倾国倾城的李夫人自比,来反复证明自己的判断,但其实这件事里,美貌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崔槿汐因为久居宫中,倒是看得比甄嬛更清楚。
 
所以她才会提醒甄嬛:“所谓欲擒故纵呢,最终还是在那个擒字上,纵不过是手段而已,所以擒也要擒得得当。”


这个提醒其实是在告诉甄嬛,差不多可以收手了,千万别让帝王意识到她的讨好里,有操控的意味。
 
但甄嬛其实并没有真的听进去这句话。
 
甄嬛生命中有过两次很飘的阶段。
 
一次是流产前盛宠时期,一次是流产后复宠时期。
 
但两次的飘,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飘,是因为四郎的盛宠让甄嬛误以为自己是后宫最特别最有福气的人,所以她很难不骄傲,被偏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
 
第二次飘,和爱无关。
 
那个阶段,甄嬛在复宠、处置富察贵人、拉拢曹贵人、打压了齐妃和华妃等等一系列事件中,都是靠手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让她有一点得意,以为自己是一个极度聪明,可以操控后宫的人。
 
甄嬛第二次飘,是尝到了弄权的甜头。
 
就像一个人突然得到了巨大的财富,很容易HOLD不住一样,一个人,突然体会到了玩弄手段的快乐,也很容易收不住——她会忍不住显摆自己的能耐。
 
甄嬛在第35集里就是因为太爱显摆,太想操控一些东西,而让四郎不得不对她生出了忌惮之心。
 
第35集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敦亲王殴打文官,闹得沸沸沸扬扬,引起朝政不稳,文官们希望严惩敦亲王,四郎因此觉得焦头烂额。
 
事情本和甄嬛毫无关系,但甄嬛主动掺和了进来。
 
这,其实已经犯了帝王的忌讳,所以虽然四郎嘴上说无妨,就当闲话听,但脸早就耷拉下来了。
 

更要命的,甄嬛接下来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在找死。
 
我们一起来看看甄嬛都说了什么。
 
她先是给四郎出了个主意,说不要严惩敦亲王,要让敦亲王福晋劝敦亲王登门致歉。
 

这个主意好吗?
 
从平息事态的角度来说,是好的。
 
只是,甄嬛身居后宫都能想到的办法,朝堂上的人,包括四郎本人,怎么可能想不到。没迅速执行这个方法,只能说,从帝王的心理上讲,他不情愿。
 
剧中后来的种种,也证明了,其实四郎一直想解决掉敦亲王这个麻烦。
 
所以甄嬛一开口就提议不必处罚敦亲王,四郎很明显就已经觉得厌烦和生气了。
 
他还对甄嬛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说以为甄嬛会主张责罚敦亲王的。
 

其实,这已经是一种疯狂的暗示了,如果换成皇后这种脑子一直很清醒的人,恐怕会立即选择乖乖闭嘴,或者往死里骂敦亲王。
 
往死里骂敦亲王,或者一个劲儿让皇上严惩敦亲王,能真正解决事情吗?其实不能,但一定会让皇上觉得欣慰,因为皇上现在面对的局面就是——他想处置敦亲王,但不能。
 
所以已经憋了一口窝囊气了,需要身边的女人提供一些情绪价值,替他骂骂敦亲王,让他爽一下就够了。
 
这就好像你自己的老公在职场受了气,回家和你抱怨他的上司,然后你一开口就说,那你也不能违拗他。
 
这不是废话吗?他难道不知道吗?他不就是想和自己的女人撒个娇吗?你以为他真的是想让局外人帮他分析职场局势吗?
 
但甄嬛没有get到这一点。
 
因为现在的甄嬛过分飘了,太想展现自己的聪明。
 
一个人太想展现自己聪明的时候,往往容易把别人当傻子。
 
但四郎是那么聪明的人。
 
所以他瞬间敏锐地发现一个真相,那就是现在的甄嬛,野心太大,太喜欢操控人心,他突然意识到他曾经误判了甄嬛这个人,原来她不是金丝雀,而是一个有能力也有野心成就一番事业,不甘心被拿捏的人。
 
猜忌的火苗已经在燃烧。
 
甄嬛又添了两把火。
 
她接下来说了两句更危险的话。
 
一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另一句是:皇上的天意,臣妾还是能揣测几分的。
 

第一句话她虽然指的是敦亲王和福晋,但已经让皇上有一点警醒:原来过分宠爱一个女人,会让外人觉得,这个女人可以左右得了男人。
 
就这一句话,都足以让皇上从此不再那么宠爱甄嬛,因为四郎向来多疑,一定会把这句话理解为:哦,说不定别人,也存着让你甄嬛左右我的心思。

这还了得。
 
第二句话,更是不该说。
 
这句话一出口,弹幕里很多人在说:甄嬛,求求你了,快闭嘴吧,再揣测下去,你就要被杖毙了。
 
连我们看剧的人都知道,天威难测,才是帝王真正想要的结果。
 
而甄嬛现在竟然在说——我不仅揣测了,还揣测得明明白白的,看我多厉害?
 
话说到这种份上,甄嬛不被逐出宫都很难收场,因为她一举一动,都是在撩拨帝王的逆鳞。
 
后来误穿纯元故衣被撵,那真的就是一个借口,和她的冬日蝴蝶一样,不过是各有心思的人,尽量把戏唱得圆一点。
 
早在甄嬛过度展现她的聪明和操控手段时,她的人生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流产后的复宠,不过是一场平静的幻象,它哄着甄嬛,欺着甄嬛,悄悄地酝酿出一阵又一阵的风,直至最后,大风吹散镜花水月,甄嬛才能真正意识到,原来,宠爱是假的,自以为是的聪明也是虚的。
 
唯有帝王一直是清醒的。
 
从此之后,甄嬛才会明白,爱靠不住,小聪明也靠不住,唯有清醒,才能让一个女人如男人一样,走得更远。


本期作者:林宛央。公众号: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潇洒派生活者,畅销书作者,未来知名编剧。一个不走千篇一律的人生,却过得比谁都潇洒的姑娘。忌矫情,治拎不清,喜欢你的不盲从。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iuxiangji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