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风靡小城,自己的人生“剧本”又是怎样?

中国经济周刊 2021-02-28 17:17


经济网 |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邓雅蔓 | 广东报道


生活在中国大陆最南端的海滨小城——湛江,黄捷家的除夕夜过得与其他人家并无太大的不同:屋内是春晚喜庆热闹的节目声,屋外是一阵又一阵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90后小城青年黄捷期待着往自己的春节“剧本”中添加一些新意。在闹腾腾的除夕夜话中,她和父母因春节的家庭娱乐安排陷入了一场小小的“拉锯战”。本来,按人均100元之内的消费标准,他们在当地有诸多选择:茶楼吃茶点到饱、去小岛一日游、观看一个春节档黄金时间段电影、玩一次由真人扮演的密室逃脱、体验一次家庭主题的剧本杀等。

在小城过春节,新春的娱乐充满家庭仪式感,一般以家庭为单位出行最为常见:茶楼吃茶很快被一家人全票通过;密室逃脱则毫无意外被否决,毕竟除了00后妹妹和堂弟,长辈们不太适应过于耗费体力的活动,玩过密室逃脱的90后哥哥姐姐们又嫌套路过于明显。

今年,黄捷力推的新选项是剧本杀。在此之前,她已经和同事及同学体验了3次剧本杀,每一次,剧本里面的人物扮演和故事反转都让她大呼“过瘾”,其中大量的交谈,也让她更加了解共同参与者的想法和性格。

“这是一次能让家人间敞开心扉、好好聊天的机会。”她说,为了促成这次活动,她专门挑了一个不那么“恐怖血腥”的剧本: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一位年迈的富商巨贾将全家人聚集在一处,决定先考验大家一番,最后宣读自己的遗嘱。巨额遗产让所有人蠢蠢欲动……

尽管做了不少准备,但黄捷的父母对此进行了“一票否决”。“大过年的,谈什么争遗产杀人呀,太不吉利了。”黄捷的妈妈似乎忽视了春节档电影《唐人街探案3》也有雷同的情节。

最终,一家人还是决定一同去观看春节档电影,皆大欢喜,剧本杀的体验则由黄捷和亲戚家的哥哥弟弟们另约时间进行。

春节期间营业的一家剧本杀推理馆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邓雅蔓

剧本杀的就业风口

“无论剧本杀的故事有多么精彩,父母都难舍传统年味。”黄捷说,虽然她的家庭剧本杀聚会计划在春节假期难以实现,但小城里的剧本杀推理馆数量正在不断增长是不争的事实。

据美团APP显示,广东湛江市的剧本杀推理馆约有22家,其中4家是连锁店,此外还有剧本杀推理馆和密室逃脱“二合一”的约4家。它们分布的地点大多是在市内各区的商业中心,比如步行街和各大商场人流量最密集的地方,价格从人均50元到人均120元不等。

“2018年的时候,密室逃脱在湛江已经大行其道,剧本杀推理馆还寥寥无几。”黄捷的表哥兼剧本杀启蒙人陈三感叹道,作为一名剧本杀爱好者和兼职编剧,今年一回湛江,他就忍不住约上几个好友去玩一场,毕竟深圳剧本杀的价格一般是人均200元起步,而不少剧本《纸妻》《二十二条军规》《百年好合》是重复出现的。

和很多剧本杀爱好者相似的一点是,在接触剧本杀之前,陈三热衷于玩“谁是卧底”和“狼人杀”等线下社交游戏,也会经常看推理小说,对于不断反转的故事有着一种天然的好感。

但他并未想到,这些爱好有朝一日可以与自己从事的职业结合起来。在成为一名剧本杀编剧前,陈三曾经是一名“失意”的网络电视剧编剧和网文作家。

2015年大学毕业后,陈三选择进入编剧行业,但很快发现原创剧本的受欢迎度远不如网络爽文IP,加上国内导演话语权普遍高于编剧的大环境,陈三的大部分工作变成了在网文基础上进行丰富和矫正,以及帮助导演进行想法和创意的实现,原创作品的空间很小。

为了提高收入和尽早能拥有自己的原创作品IP,他在2017年将工作转成了写网文,但后来随着起点中文网与网络作家新协议的推出,陈三发现网文作家的作品发行权和改编权被大幅削弱,与此同时网文愈发被要求“以量取胜”,于是对网文行业也打了退堂鼓,转做一名文案策划。

不过,剧本杀的出现重燃了他对文字的信心。“之前那两个行业,我进入得太晚了,现状就是如此,除非实力很强,否则很难突破行业瓶颈。”他说,而剧本杀作为新生事物,对于原创故事的渴求和市场价格,是新人编剧们可遇而不可求的。

2019年,陈三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为推理馆撰写剧本杀剧本,开始每本1500元,后面陆续提高至6000元不等。

“不仅是收入,相对于网文,剧本杀行业要求的原创度和人物描写功力要高很多,文字工作者更加容易有成就感。”陈三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剧本杀给了像自己这样的不知名编剧一条新出路。

你接受自己的人生“剧本”了吗?

事实上,剧本杀行业带来的新职业选择不只是专门编剧,还有剧本杀主持人、剧本杀演员和气氛担当等。

“目前不少岗位是兼职性质,店里的主持人就有一个本职是培训机构老师,剧本杀演员好几个都是之前的顾客,他们过来玩可以打折。”小城剧本杀推理馆的经营者陈晨说道,随着薪资的提高,会像广深的部分剧本杀推理馆一样,可以提供全职岗位。

黄捷就曾经想过成为一名剧本杀主持人,目前她也在寻觅日结的兼职。在她看来,剧本杀最大的魅力是,每一次沉浸于剧本杀的过程,就是每一次重新挑选人生的过程,无论是不同的角色,还是相同的角色搭上不同的队友,感受都不一样。

比如,在这次春节期间跟堂哥堂弟们搭伙的剧本杀中,明明是一个自己上次玩了晚上做噩梦的剧本,但他们的频频笑场和轻松的气氛将这本主打“恐怖凶杀案”的剧本杀活活弄成了大型欢乐喜剧现场。

“作为年轻人,我们可能很难像父母一样已经接受自己的人生剧本,总是想到更多的可能性,渴望去体验。”在她看来,剧本杀属于那些不满足自己人生“剧本”的人们。

曾经经营过桌游和奶茶店的陈晨,也发现了剧本杀的“与众不同”。他表示,这是一个“体验为首位”而并非打价格战可以奏效的行业,而且如果顾客在首次体验不佳,便很难再进行下一次。

“所以,我比较相信这个行业会长期存活,而不是一时风口。”陈三说,目前可以说,剧本杀是继密室逃脱和桌游后,小城年轻人同学聚会、相亲交友的一种时髦社交手段,但它可能存活得更长,因为顾客投入得更多,也就更容易产生真挚的感情。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编 | 姚坤

版式 | 孙珍兰

微信值班:周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