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头”巴菲特的唱空

政事堂2019 2021-02-28 23:12


今天,“股神”巴菲特按照惯例,发布每年一度的致股东信。


今年的信中,“股神”痛斥了股市的泡沫,并表达了对美股的看空:


这种盛世幻象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华尔街喜欢从这些交易中赚到的佣金,媒体也喜欢公司讲得这些五彩斑斓的故事。一只被吹大的股票的价格飙升就是幻象变成现实的证明。


当潮水最终褪去,我们会发现许多商业“皇帝”在裸泳。金融史上有着太多的商业大佬被奉为商业天才,但他们创造出来的东西最终却成了商业垃圾。


跟他信中说的一样,巴菲特本人也践行了他的判断,去年花了近250亿美元回购了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超过了全部流通股的5%。


其回购行为创出公司创立以来的最高纪录,再加上手握千亿现金也不进行股票的购入,其对美国资本市场的看空不言而喻。


甚至今天的文章就差点名马斯克了。


只不过,巴菲特看空美股也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2020年伯克希尔利润腰斩,每股市值的增幅仅2.4%,而标普500指数的增幅高达18.4%,股神跑输了整整16个百分点。


记得去年有朋友问我美股怎么走的时候,我说大概要锚定掌握更多信息的巴菲特们。可没想到这大半年过去了,结果竟是造出一番“盛世幻象”的新钱马斯克们,狠狠的打了老钱巴菲特们的脸。


不过时过境迁,如今巴菲特近乎于点名式攻击“商业天才”也是有恃无恐。


因为与巴菲特一条绳上的民主党,如今不仅把特朗普赶下了台,还同时拿下了参众两院,押注成功的民主党资本家们可以按照自身的利益推动美国的政策。


相比于专注于美国国内的特朗普喜欢硬拉资本市场,主张全球化的民主党大佬们更喜欢的是把全球资本市场搅乱之后,自己来浑水摸鱼。


譬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盖特纳主导的财政部不顾北约盟友的友谊,不断降低欧洲主权评级、银行级别甚至企业的信用等级,引爆了欧债危机;


同样,对于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们,希拉里主导的国务院掀起了一波阿拉伯之春,把中东搞得战火连天,整个中东地区资产雪崩。


就像一战二战时期,欧洲资本和人才大规模的逃至美国,推动了美国的崛起。


随着2010年开始,欧洲和中东资本和精英们慌忙逃离到美国,美联储既可以逐步退出次贷危机时的放水,之前早已手握大量美元的资本家们也可以在欧洲和中东扫货,收割廉价的资产。


通过一波对盟友们剪羊毛,既完美从经济危机中走出来,也确保了盟友们不会做大做强到对自身有威胁。


所以,如果民主党还拿老剧本玩的话,巴菲特甚至蛰伏已久的索罗斯们,在需要的时候,就会成为冲在前面的旗手,凭借其强大的号召力,对准备薅羊毛的国际资本市场唱空和做空。


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一轮的唱空我们可能会被直面冲突。


因为巴菲特为代表的民主党资本家选择的突破口,有概率就是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


如果,马斯克步了另一个马的后尘,那么在新能源领域投资巨大的我们,接下来面临的局面就会变得极为复杂。


当然,只要我们自己不玩砸撑了过去,机会也就来了。


就像上一轮08年的次贷危机中,我们通过在危机时刻伸出援手,获得了欧盟各国与中东王爷们的友谊,以及随后大规模的产业合作与石油军火订单。


这份12年一轮的剧本,我们完全可以作为黄金配角,再次拿着剧本重演“软饭硬吃”。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国资们在救援华西村,救援苏宁。


只要这一轮我们自己撑住,撑到其他国家都爆了,那时,就是我们收获的好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