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逃离了三次,才找到职场上的“荣耀时刻”

每日人物 2021-03-03 11:00



他们都想逃离现在的生活,但问题是,该逃往何处?





文 | 临安

编辑 | 金匝

运营 | 林塔

 



1


你一定不认识25岁的王柔尊,这个年轻人一直在幕后,做着一份看似重复的工作。但你可能听过他的声音,浑厚,带点儿磁性,那是他身上最有辨识度的部分,作为一名58同城的客服,这个声音处理过不少诉求,也安抚过许多人心,那些都是他职场上的“荣耀时刻”。用他自己的话说,“成为电话客服在很多人心里也许是件枯燥的事,但对我来说,这份工作是光荣的,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就在几年前,王柔尊还不是现在的状态。那时他是一个迷茫的年轻人,一个人在出租屋的时候,因为找不到人生的方向,经常抽闷烟。

那是2018年的北京,他能找到的租金最便宜的房间。在靠近北六环的北七家镇,这座三层的临建小楼挤了几十户租户。一个月只要700块,没有窗。每次推开一楼的铁门走进房间,就像是走进一个盒子里。偏偏他身高1米87,这下房间更显得逼仄了。空气中,漂浮着终日不散的湿气,四周邻居的吵嚷声,轻易穿过不到两根手指厚的墙,钻入他的耳朵。

这楼和他的生活一样有种摇摇欲坠之感。他当时在一个外送平台已经做了半年的实习客服,每个月2000元,除去房租、吃饭、交通,剩下的只有寂寞。

22岁,本该是初入社会、意气风发的年纪,但对于16岁就出来打工的他来说,已经忘了这是第几份工作了。是了,从他的家乡齐齐哈尔,到1392公里外的北京,他用了6年时间在两座城市间寻找自己的位置,如今找到了吗?好像找到了,但又好像仍在飘着。

在潮湿昏暗的房间里,他用力吸一口烟,把烟气吸进肺里。

“我想逃离这儿。”他说。

逃离的愿望,通常源自于对现状的不满,推动着人们自我改变。但要真正迈出这一步并不容易。王柔尊16岁就进入社会,如今想改变,但却发现学历不够。刚来北京时,路边有人发传单,让他去一家小的互联网公司面试。他以前都是做的收银员、配菜员一类的工作,这次想改变一下。一个戴眼镜的面试官问他,会不会软件开发?不会的话,可以用工资抵扣学软件开发的钱——基本等于白干。

那时他还不知道58同城的存在,不知道如何通过更好的渠道去寻找一份未来,后来他打听才知道,这种路边发传单招人的公司不靠谱。“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上学。”

困惑、后悔、想要改变……这样的情绪不只王柔尊有,在很多人的经历中都会出现。也是在2018年,一个叫李九的年轻人从美国留学回来,做起了电商工作,朝九晚五,每天要做的无非就是跟各种商品打交道。时间不断流逝,改变的只有手中的商品,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可能性之门正在渐渐关闭。“再过几十年我可能都还是每天做类似的事,我受不了。”

那时的李九,和“王者荣耀最受欢迎解说”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再早些时候,安徽合肥也有个叫王飞的青年,那时他还不是在抖音有340万粉丝的“飞飞舰长”,也还没有放弃工作一心搞发明。他当时在做广告销售,卖户外广告。也一样,他不喜欢自己的这份工作,但迫于生计又不得不做。 

他们都想逃离现在的生活,但问题是,该逃往何处?

▲ 图 / 视觉中国


2


这已经不是王柔尊第一次逃离了。准确来说,是第三次。

最早的时候,他想逃离的是家。从小到大,家这个概念在他这里一直很模糊。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他跟父亲生活,自那时起,他再也没有见过母亲几次。但父亲忙于生意,脾气也大,管教他的方式就是骂和打。他最不喜欢参加的就是家庭春游活动,“别人带着父母一起来,我自卑,别人穿着新买的运动鞋,我羡慕”。

真正让他能感受到“爱”的人是他的奶奶。他的生日是除夕,初中的时候,有一回吃年夜饭,饭桌上是他、父亲、奶奶三个人。王柔尊吃面的声音有些大,父亲说别这么吃,过了一会,他又吃出了声音。父亲抓过碗,连面带碗一把摔到了墙上。

“别吃了!上那站着去!”父亲吼道。

奶奶站起来,挡在他和父亲中间,“孩子过生日你为什么要这样?”

奶奶是退休中学教师,退休金一个月有几百块钱,那时他喜欢吃零食,奶奶总是拿出些钱来给他买。就连上课不会的内容,奶奶也负责辅导。“奶奶对我来说就跟妈妈一样。”王柔尊说。他的成绩,有几次都排到了班上前列。

但到了中学,他开始结交一些社会上的朋友,逐渐学不进去。那时候他在学校受欺负,从来不跟父亲和奶奶讲,都是找自己一帮朋友去解决。“我周围的朋友就没什么人好好学的,都是想早点出去打工赚钱。”即便是当时,奶奶让他不要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一起玩,他也听不进去了。

16岁那年,他第一次逃离了自己的家,去餐馆当了厨师。第一个月,他拿到了700块钱工资。“我当时特别高兴,觉得其他同学还在学校里念书,我已经能出来赚钱了,我赶超了他们。”

他拿着刚发的工资,看到什么都想买,但最终还是只吃了一顿加肉的牛肉面,留下200块钱,剩下的500块转账给了奶奶。“奶,我开工资了,你自己拿这钱去买点好吃的。”他给奶奶打电话说。

但不久后,奶奶身患肺癌的消息传了过来。他连辞职就没有就直接回了家。接下来就是往返北京看病的过程。看完病,他也决定上个技校,学一门技术。奶奶走的那天,他正在技校学习,很少跟他联系的父亲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等他赶到医院,奶奶已经不在了。

那段时间,王柔尊学会了抽烟,嗓子都抽哑了。他的天塌了,某些珍贵的最渴望拥有的东西永远地逝去了。

▲ 58同城客服王柔尊


3


从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时间里,王柔尊开始频繁地更换工作,这已经和逃离无关,纯粹是为了活着。在厨师之后,他开始做麦当劳的兼职,接着回到家里,当了一个月的超市理货员,这之后又去一个外卖平台找了一个派单的工作,然后又连续换了好几份销售的活儿——没有一份工作超过一年。

那段时间,他就“像一摊死肉一样活着”。他找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觉得他不上进,说他“每天挣那点破工资,自己还不够自己吃饭的。”分手的那天他竟然也没有多么难过。他甚至都有些习惯了,“这一路走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也没人帮我分担,所以我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在王柔尊还身处泥潭中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开始为了改变做出了选择。

觉得一眼把未来的生活望到了头的李九,决定奋不顾身一次,在23岁那年放弃电商行业。他真正想要做的职业,是当一名电竞职业选手。但很遗憾,23岁这个年龄,已经是电竞圈的“高龄”了,这意味着体力、反应力可能比不上更年轻的选手。但接着,他又发现腾讯开始招王者荣耀的解说。

现在回看,报名当游戏解说可能是他做过的最好的选择之一,也是最任性的选择。他放弃了稳定的收入和朋友嘴里靠谱的工作,成了一名没有工资的C级解说。一开始只有两个观众,但对着这两个观众,他解说了4个小时。直到第三个月,他才赚到了第一笔工资收入——这就跟王柔尊做实习客服的工资一样,2000块。

他没觉得钱少,反而觉得“血变热了”。每天花十多个小时在学习解说上,哪怕代价是生活质量的下降——为了省钱,他每天下楼只吃碗白米饭。他依然在路上,通过这个职业,他接触到了更多的人和一个更大的世界。他的梦想是成为电子竞技手游解说的标杆,希望将解说这件事情做到第一。“做可以承担的,勇敢的选择,成为独一无二的,向顶尖冲刺的人,享受工作带来的荣誉和自我实现,再把自己学到的东西传递给刚入行的人。”对他来说,这就是他职场上的“荣耀时刻”。

同样在新兴的电竞行业,还有另一名年轻人徐必成,正在选择新的人生。他的另一个名字可能更为人所知,是如今王者荣耀的职业选手“一诺”。但在当时,他只是一名刚报名的青训队员,只有熬过了青训选拔,才有可能成为职业选手。放弃上大学的机会,选择当电竞选手也是需要勇气的,人们的偏见是一座大山,只有翻过了这座山,人们才有可能听到你的故事。“如果想练好5个英雄,那么你只需要付出5倍的努力。”一诺说。

▲ 王者荣耀职业选手“一诺”

奶奶去世之后,王柔尊也做好了新的逃离的准备。这是他的第二次逃离,他要逃离的是自暴自弃的自己。“那天我坐在家里,把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全都梳理了一下,把正能量的事情挑出来,当成自己的激励。奶奶经常在这些美好的回忆里出现。她说,为人处世要懂礼仪,一定要好好学习,要有对未来的规划。”他发现,以前没能听进去的那些道理,如今回想起来是让人受益的。奶奶还说,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

当一个人真的想振作起来,就算是一根在小的绳索都能将他拉起来。机会来了。一个以前常常帮助王柔尊的同事就在58同城做客服,他习惯叫她老师。老师希望王柔尊能也一起来做客服,而他也紧紧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4


或许和之前抽烟抽多了有关系,王柔尊的嗓子才有了一种磁性的沙哑,听起来,有一种温柔,那段世界崩塌的时光,成为留在他声音里的痕迹,反倒成了他作为58同城客服的一种优势。

他并不同情自己,开始向前看。“我觉得自己的经历很正常。”他说。因为58同城对客服团队的高要求,所以王柔尊不光要做跟用户沟通的工作,还要进行数据的分析和整理,用到一些软件,这是他以前做过的那些机械性的体力劳动里没有过的。

他再次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利用空余的时间,他开始学习专升本课程,决定把本科学完。聊天里,他用的最多的一个词是“规划”,这是奶奶很早就教给他的。做事情要有规划,人生亦然。他把要做的事情分为轻重缓急,依次处理。生活里,早上6点半起床赶地铁,工作一天,晚上8点到家。他定了6个闹钟,从早上5点半开始响,每十分钟响一次,只是为了准时出现在公司。

与此同时,王柔尊也在58同城也接触到了更多和他经历相似的年轻人。他们可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可能是有跳槽需求的“打工人”,和他一样,他们都在积极追寻自己职业上的“荣耀时刻”。而58同城也在提供这样的机会,就算在疫情发生后的特殊时期里,求职的年轻人可以通过58同城的视频面试、企业VR、直播招聘等智能化招聘方式,零接触远程面试,和招聘的人“隔空对话”,实现面对面在线交流。


也会有挫折。有一次,一位58同城的用户打来客服电话,开口就把王柔尊骂了一顿,“骂得很难听”。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骂哭了,哭完之后还是要继续回访,帮客户解决问题。但客户骂完了,也打算放弃了。“那就这样吧,我不需要你们了,我也不要这损失了。”

“您不要说放弃。如果说您的这个问题确实存在,我们可以去为您去处理,哪怕处理不了我们也会尽力。”王柔尊说。

他自己有过颠沛流离找工作的生活,明白谁赚钱都不容易,尽管被骂了,但他依然能与用户共情。挽回损失的过程很漫长,身边的客服小伙伴们也自发加入进来,一起排查信息、商量解决方案,最后终于解决了,追回了损失。

意外的是,一面锦旗也送到58同城客服办公室,是这名用户送的,写着“能急人所急,会感人所感,望坚守使命,盼勇往直前”。

这是王柔尊人生中获得的最重要的认可之一。

不同的人,不同的选择,经历的职场上的“荣耀时刻”也有所不同。对于选择了成为一名王者荣耀职业解说的李九,和职业战队成员一诺来说,他们的故事也让人感叹,逃离原来的生活方式,拥抱新的生活,也是一种选择。


在那之后,李九成为第一届王者荣耀KPL职业联赛官方“最受欢迎男解说”,并解说了亚运会,“这不光是电竞首金,也是我的职场高光时刻”。而职业选手一诺,也在AG超玩会战队获得了2019年KPL秋季赛冠军。粉丝们将一诺的游戏精彩操作,称之为“一诺时刻”。

至于王飞,也蜕变成了网红发明家“飞飞舰长”。他辞去工作,立志做一个纯粹的科技博主。他做过“吃鸡”游戏中的碰碰车,做过金刚狼的骨爪,还做过一走进眼睛就能发光的“钢铁侠大门”,最新的发明,是在自己家挖了一个沼泽地,只是为了求证——人掉进沼泽里究竟能不能自己爬出来?他给百万粉丝带去了快乐,也给自己带来了快乐。

像他们一样,想要寻找新的选择,开启新的人生,自然离不开寻找新的工作计划。今年春节期间,国民招聘大平台58同城,围绕春节期间用工需求推了涨薪季活动,对于招聘需求较旺的超市零售、餐饮、快递物流、家政保洁等岗位,分别设置了对应的招聘专区,提供了导购店员、蔬果打包员、服务员、送餐员、仓储管理员、保安等千余个优质岗位,覆盖百万用户。

与此同时,电竞圈也正58同城热招,今年2月5日,58同城宣布与国民手游《王者荣耀》顶级赛事——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达成深度合作,58同城成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战略伙伴及战略合作招聘平台,双方围绕游戏、电竞赛事、俱乐部、明星选手、城市主场等展开战略合作,并在58同城的招聘、房产、汽车以及本地生活服务等业务上深度连接。线上集中短视频平台、网络视频热门资源进行全国高频曝光,迅速成为年轻求职者关注的焦点。线下通过覆盖重点城市写字楼、公交车、地标商圈大屏等渠道打造户外传播矩阵,地铁包站打造沉浸式品牌体验,有效触达年轻用户。高达2.5亿的资源投放,77亿人次的曝光传播,使58同城招聘+王者荣耀IP深入人心,引起了年轻求职者的广泛共鸣。


数据显示,58同城招聘业务在春节期间迎来了新一轮增长,3月2日,58同城App招聘日活跃用户阴历同比增长229%,远高于2020全年的单日峰值。

在58同城,选对职业,你就是王者,也能拥有自己职场上的“荣耀时刻”。王柔尊现在过得充实且快乐,他换了新的住处,终于不用再住在那个看不见光的水泥“盒子”里了。现在的新家,有厨房,墙壁是厚实的,很安静,阳光可以晒到人身上,周末的时候,还能邀请同事来家里做饭。

那种一个人前行的孤独感,也渐渐淡去。对王柔尊来说,这份工作给他的意义,“是找到了能让我稳定下来的一个希望”。




每人互动

你有勇气逃离现在的生活吗?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