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舆论外交的毒辣:土耳其为何突然反华?

陶太郎 2021-04-08 22:31

摘要:舆论战就是外交战中的重要部分,在三百年的争霸战争中,英美尤其善于利用舆论战分化瓦解离间各国,进而服务于自己的外交。当前的中土冲突,本质上是英美反华舆论外交战的一部分,对此,我们必须警惕。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日前,原来良好互动的中国与土耳其之间突然出现了不小的波折,因为土耳其反对党领袖公然鼓吹疆独,中国外交官被迫反击,然后出现了土耳其网民猛烈攻击中国的重大政治舆情事件,土耳其外交部乃传召中国大使抗议,中土之间进行了激烈的外交争锋,进而对原本良好的双方关系蒙上了阴影。
事实上,尽管中国舆论对土耳其政府的两面手法极为愤慨(因为土耳其外交部刚刚承诺不会追随英美反华),但需要意识到的是,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确实是不想与中国出现矛盾,这是其真实的想法——这一方面是因为土耳其经济目前需要中国的投资,其疫情所需的疫苗也是由中国供应;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土耳其现政府与西方的关系较为糟糕,土耳其不想再开罪中国。
然而,作为善于制造、扩大、利用各国矛盾的外交玩家,英美实际上一直试图在中国与土耳其之间离间彼此,并一直推动这种事态。
以此次中土外交风波为例,实际上乃是英美一直以来系列离间策略推动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英美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制造对华偏见,煽动全球反华仇恨。
从2020年中开始,英美不断地在脸书、推特、YouTube等自媒体平台,以及纽约时报、BBC、彭博社、CNN等全球媒体平台推送中国在新疆“种族灭绝”的讯息,同时制造大量颇有冲击力的镜头,在各国公众的手机中大量反复发送,尤其针对德国、日本、法国、土耳其、阿拉伯地区集中轰炸。正所谓众口铄金,积羽沉船,英美针对中国的强大宣传,某种程度上已在这些国家的相当多民众心中造成了巨大的波澜和基于误解的敌视。
其中尤以土耳其为甚,土耳其国内对中国的误会目前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大的阈值,很多突厥人和穆斯林打开推特,其自动推送的时政热点经常是中国在新疆“种族灭绝”的假新闻,这种反复洗脑的力度实际上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而这种对中国的误解只需要一个点爆发而已。
第二件,利用各国傀儡政客或名流刺激中国,制造热点冲突。
此次鼓吹疆独言论、挑衅中国的两位政治人物,一位是土耳其共和党领袖、安卡拉市长Mansur Yavas,另一位是土耳其好党领袖Meral Aksene,这两个政客不仅仅是埃尔多安的反对派兼政敌,而且与英美关系不错,具有很深的西方背景。
从英美情报部门运作的手法来看,他们借新疆议题猛烈攻击中国,很难摆脱是英美唆使的嫌疑,这不仅仅是针对中国,也是为了让埃尔多安难堪,更重要的是,通过制造中国与这两位土耳其政客的冲突,容易形成有利于英美的热点。而此次事件之所以迅速成为土耳其国内最火爆的新闻,这其中必然有英美情报部门的操纵,大批流量的引导很容易达成这一目标,这在各国舆论控制中是非常普遍的操作,英美更善于此,尤其是国际热点话题。
因此,一旦激发了整个土耳其国内对中国的愤怒,那么中土之间的外交冲突就不可避免了。如果这种事件不断反复在伊斯兰国家发生,则足以恶化中国与土耳其尤其是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进而便于英美唆使蛊惑伊斯兰世界发起对中国圣战(Jihad)——就像里根、比尔凯西当年对苏联所做的那样。
说起来,在此之前的(链接:新冷战的毒计:英美挑唆穆斯林对中国的仇恨一文中,我就尤其警惕英美可能挑唆穆斯林对中国的敌视,特别是针对土耳其的宣传,目前看来,英美的策略确实是基于此。
“总统经常询问比尔凯西,中情局有什么好办法让那些穆斯林对苏联刻骨仇恨,并让那些家伙发起对俄国人的圣战呢?总统认为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将会让俄国人痛不欲生……为此,凯西获得了大量针对性宣传经费”
——《冷战回忆录》美国前中情局局长、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回忆里根与比尔凯西琢磨如何挑唆穆斯林攻击苏联
实际上,今天中国与欧盟的关系之所以出现恶化,同样离不开英美对欧盟的宣传战,从2020年中开始,英美就大量在欧盟、日本宣传中国的“种族灭绝”,并制造了大量的舆情事件,使得整个欧盟对中国的认知极为负面,进而促使欧盟发起对中国的无理攻击。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必须警惕英美这种恶性宣传战,并设法对冲。
而当前英美针对土耳其、阿拉伯各国的反华宣传战,实际上是此前对欧宣传战的复制,值得注意的是,英美同样在东南亚、非洲地区实行反华宣传战。
在东南亚,英美借助牛轭礁事件,反复宣传中国在南海的扩张,鼓吹中国威胁论,其宣传目标主要针对印尼、菲律宾、越南等国,牛轭礁事件之所以发展成今天中菲之间广泛关注的议题,最重要的是英美媒体的不断狂轰滥炸,使得菲律宾国内聚焦于此,而忽略了中国对菲律宾的宝贵援助——同时,值得警惕的是英美在印尼广泛宣传中国对穆斯林的“种族灭绝”,已经在该国有很大蛊惑性。
在非洲,英美媒体不断宣传中国对黑人的歧视,利用非洲人的自尊心,宣传中国对黑人的敌视,并将中国网络上的少数反黑人话语复制成当地语言,在当地舆论平台上集中反复轰炸传播,酝酿当地的反华情绪,激发他们对当地中国企业和华人的敌意。
这些都是英美宣传战的着力点,我们必须警惕这种趋势。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期间,英美通过无处不在的宣传,将德国、日本、苏联描述成恶魔一般邪恶的国家,对全世界进行舆论动员,最终在三场大国争霸斗争中激发了全世界对德国、日本和苏联的偏见、敌意,最终形成了世界范围内的英美联盟,并借此达成了自己支配世界的野心。
今天,美国针对中国的宣传战,同样也是如此,近期,无论是中土之间的风波,还是中菲之间的牛轭礁事件,都是英美舆论战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充分把握其险恶用心,并作出强有力的反击。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美将德国人描述成无恶不作的魔鬼,借此动员全世界反对德国,黄色是德国及其盟友,绿色是英美及其盟友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美将德日描述成种族灭绝的杀人狂魔,借此动员全世界反对德国日本,蓝色是德国及其盟友,绿色是英美及其盟友
冷战期间,英美将苏联描述成试图征服并掠夺世界的恶魔,借此动员世界反对苏联,红色是苏联及其盟友,蓝色是英美及其盟友,其中中国冷战后期是英美盟
英美最奸诈的地方,就在于他从来都是打着拯救人类、诛杀邪恶义,推动残酷无情的外交战略,服务于自己的国家利益,相比之下,德国、日本、俄罗斯、法国都是孩子一般单纯质朴的国家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