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面营业,谁是内娱CP天花板?

娱乐产业 2021-04-08 23:09


作者 / 莉莉安

编辑 / 阿笔


整个“嗑学圈”都是甜的。



不知道多少“嗑学家”们,上一秒还在反复咀嚼张哲瀚和龚俊在《快乐大本营》上的封神片段,下一秒就被告诉五感尽失演唱会真的要来了。本以为惊喜足够多了,今早双人再次合体代言,还共用一个商务链接,再度掀起“浪浪钉”热潮,山人们再次被“鲨”到。



老温and老周,(《山河令》中龚俊张哲瀚饰演的角色),内娱CP营业天花板提名你俩必须榜上有名。


另一边,《司藤》景甜&张彬彬积极售后,拥抱、摸头杀、比心等甜蜜互动轮番上演,在粉丝的呼声下,两人已有望二搭;《长歌行》的歌榫CP营业亦正酣,一出电梯相望,就够CP粉颅内高潮……



无论是BG 、BL剧的营业,因在细节上给足糖分,眼下正火的CP直接把营业阈值提高了不少。CP粉直接放言,以后CP营业要是没有他们甜,就不要出来营业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近几年,影剧综内容量产出来的CP,已然成为拉动商业的一面大旗。


往近了说,《山河令》《司藤》《长歌行》等热播剧中CP,成功炒热2021年Q1剧集市场。重点说一下《山河令》,这部耽改剧不仅给“十八线“艺人龚俊和张哲瀚带来巨大流量和热度,也给独播平台优酷在解锁加更、超前点播、付费花絮等付费活动带来实打实的真金白银,更是让其在Q1剧集市场“扬眉吐气”。


再往前一点,《陈情令》肖战王一博的火爆名场面自不必多说,《镇魂》使得朱一龙、白宇名气骤升,还有《传闻中的陈芊芊》赵露思&丁禹兮、《亲爱的热爱的》杨紫李现、黄景瑜许魏洲的《上瘾》等等,你仔细看,在一场场组、炒、嗑CP的狂欢中,及早布局、大方营业、躺赢收割三部曲已经成为粉丝、明星与平台默认的事实。与此同时,整个娱乐环境对CP营业的标准越来越高,娱sir认为,这显然是娱乐消费倒逼下,三方权力重心转移的结果。



大方营业,“嗑学圈”售后服务生意经

1+1大于2的威力,遍布“嗑学圈”。


爆剧宣传上,粉圈最为熟悉的一套“CP套餐”流程就是“先CP代言,之后去时尚芭莎,再去快本同框”,以此完成商业变现、时尚资源加持,上综艺冲热度一气呵成,成为粉丝们与各方达成的默契。


纵观Q1在这场CP粉收割上,娱sir观察到,品牌的营销动作节奏和速度越来越快,像龚俊和张哲瀚在走红后,娃哈哈、阿玛尼的双人合作快速跟进,官宣合作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一周。



不得不说,在CP越来越流行,CP的泛化集结的粉丝消散的节奏也正在加快,品牌方意识必须快速借助CP热度炒热话题、吸粉以及快速实现销售转化。


大量BL剧,直接就能变现至剧集宣发红利。《长歌行》中,赵露思和刘宇宁组成的皓嫣CP,被剧迷们自发磕到两人小白兔和大灰狼设定。随即,两人就在微博上互画漫画,平台快速反应,用两人这一设定做剧集引导文案,随着剧情推进,皓嫣CP已经抢占微博超话排行榜榜单前五。



而在售后上,也有新的服务体验。


张哲瀚和龚俊刚官宣的口红推广,竟然共用了同一个商务推广链接。这一小小的变化,直接表明两人不避嫌、大大方方合体营业接推广,对于CP粉和唯粉来说,不拼数据不拼销量不用疯狂氪金battle,避免了可能由此引发的粉圈大战,无论从粉丝视角还是路人视角来看,都赢得不少好感。《山河令》超点结局后,我们盘了盘张哲瀚龚俊到底红到什么程度了?|数据干货


《司藤》中景甜张彬彬亦然,即便剧集收官,在镜头面前,还是怎么甜怎么来,媒体采访也毫不避讳,令网友们直呼:这要不在一起,怕是很难收场了。



如此一来,直接导致结果就是CP粉太过上头,强烈要求再次合体。此前,蔡文静和彭冠英两人在《阳光之下》的CP感十足,但是故事结局be,让不少人感到意难平,粉丝都在呼吁二次搭档,结果,还真成了,两人在《不期而至》中不期而遇。不管是不是巧合,顺应“民意”,的确能让剧集未开播时就获得更多的关注。


这么说吧,纸片人上身到嗑真人,这场原本就有资本助力的游戏,在产业链越发清晰时,售后服务、大方营业等变现模式也正在快速调整。



CP营业,一场给粉丝的精神按摩


究其根本,于粉丝而言,嗑CP就是一场精神消费,只要售后服务到位,何乐而不为。


粉丝们上头的是CP间的眼神传情、花式互动,娱乐的是情绪得以释放后的精神慰藉。龚俊和张哲瀚合体的《快乐大本营》播出后,之所以被粉丝封神,就在于其在游戏设置上,充分挖掘了肢体互动、眼神交流、团队作战心理要素的暗流涌动,甚至在镜头展示上,单独给出龚俊舞蹈直拍,把浪浪钉用花字直接打在屏幕上。


谁看了不说一声,快本可太会了!



懂得如何撩拨粉丝,就如同掌握了财富密码。此前,因剧粉接受不了《山河令》两位主演结局是悲剧,片方直接在超前点播中设置了两版,正片中设置了悲剧向结局,需要点播的彩蛋设置了观众呼声更好的He结局。好家伙,口碑和营利双丰收。


进而,在情感反馈上,激发的是CP粉丝们超强的创作能力。相较单纯地追星,嗑CP是一场人设丰富下的再创作,围绕打榜签到、修图,甚至开启同人、剪辑视频,粉丝由一个简单的接受者变成传播者和创作者。这类情感共鸣威力,并非大面积营销曝光所能比拟的。


值得一提的是,泛娱乐的加持下,CP“嗑学”早已不是盘踞在同人作品的小众文化,也脱离了“野蛮生长”的阶段,走入主流人群。 


以泛娱乐内容的主要阵地微博为例,在微博2020年用户发展报告中,90、00后占比已接近80%,女性用户规模高于男性用户,他们对热点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影剧综及游戏领域。而互联网早已渗透到当代男女之间的社交场景,就会有越来越多人通过嗑CP来填补情感空白,并会用一句名言回怼:我可以不谈恋爱,但我的CP一定要在一起。


这就不得不提到“嗑学圈”的一大名场面:《山河令》刚起势走红时,主演龚俊就被问到,如何看待嗑CP?他非常坦然地说,嗑呗,爱咋嗑咋嗑。



瞧瞧,这觉悟。


山人们怕是很难不上头吧。



CP量产?但也要体面“尊重爱情”

平台、制作方、艺人在炒话题、吸粉尝到甜头后,CP营销痕迹越发明显。 


就说耽改预备顶流《皓衣行》,从剧集开拍起,各种物料、路透频繁流出,并时不时就窜上热搜。去年年末的腾讯星光大赏,陈飞宇和罗云熙一步三回头,最后来一个击掌堪称经典。飞云系CP仅靠草蛇灰线的物料在微博阅读有16亿阅读,已然有冲击大热CP的架势。



CP营销前置,在一开始制作时就在会策划案中标好艺人会进行CP营销并后期进行加工剪辑。嗯,提前备好艺人片场互动的花絮或采访,早已成为标配。比如,《长歌行》中的民选CP皓嫣,正片内容不够,剧粉大多投放花絮嗑糖的同时来找故事线。


由此,限定、营业性CP越来越常见。还记得倪妮和刘诗诗在《流金岁月》剧播出前疯狂营业,“为妮写诗”在COSMO红毯上一鸣惊人,剧播完之后,两人便鲜少互动,后续,两位主演还分别为对方的粉丝送上一封律师函。


嗑CP的宿命大概就是花絮开始,剧播达到高潮,之后解绑,最后彻底BE了。大部分粉丝还来不及痛心疾首,视线便会被下一批工业运作的新CP来填补。博君一肖CP在占领微博CP榜单2年榜首后,眼下已经被浪浪钉CP超过,而下一个CP美帝,又会诞生在哪部耽改剧中呢?



各方深谙,CP粉来得如疾风骤雨般的情感既充沛又脆弱。只要另一对面容尚好、暧昧氛围浓厚的新CP登场,情感转移自然也就随之转移,类似的情感乌托邦就会被不断重演。借用还没有荧屏初吻的彭昱畅的话来说:下一个更好、下一个更乖、下一个更听话。


娱sir始终认为:“嗑CP”本质上是一种文化消费,它更像是偶像娱乐产业延伸出来的附属品。粉丝们在这条路上氪金并获得精神愉悦,而剧作方、平台还有艺人们,只有体面并“尊重爱情”,或许才不枉这段限定情感吧。


注:内文配图源自微博百度等平台




近期热文

请回答2020 I艺人们的魔幻图鉴

请回答2020 | 网络电影「奇幻漂流记」

请回答2020|爱优腾芒B站西瓜综艺混战

请回答2020|视频平台巨头垄断是未来?

请回答2020|带货主播刷单、造假引争议

编辑部Reaction&周也专访|梦醒不再见顾湘


商务合作 请联系:

18510712046(微信ID)
约稿/寻求报道 请联系:
tingting1521380492(微信ID)
转载/加入社群 请联系:
HDCYW1979118(微信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