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本,放弃幻想!

酷玩实验室 2021-04-08 23:12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当我们在家中或者办公室安然生活的时候,世界已经一片汹涌。


2021年4月5日-7日,美日澳印法五国又在孟加拉湾展开了联合军演,为期3天,很明显这是针对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推特甚至直接表达:“美日印澳法,还没八国”。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暗指当年的“八国联军侵华”。


而早在3月份,美日举行了“2+2”会谈,并发表了联合声明,这一声明罕见地4次提及中国。


他们提到了中国东海、南海,以及香港和新疆问题,指名“中国是破坏印度太平洋地区稳定的对象”,并且明确表示这次会谈的目的就是“牵制中国”。



没错,他们就是在明目张胆地干涉中国内政。


日日担心别人超越的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已经持续了2年之久,这么做毫不意外。


但去年还口口声声喊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日本,竟然堂而皇之地搅和了进来,并且站在了美国一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罕见地表示:

美日联合声明无视有关问题的历史经纬,罔顾事实和真相,只不过是美日狼狈为奸,干涉中国内政的又一明证和污蔑抹黑中国的恶劣例证。


日本为满足阻遏中国崛起复兴的一己之私,甘愿仰人鼻息充当美国的战略附庸,不惜背信弃义破坏中日关系,不惜引狼入室出卖本地区整体利益,这种做法令人不齿、不得人心。


狼狈为奸、仰人鼻息、背信弃义、引狼入室......这样重的词汇,罕见地出现在了外交领域。


而这一系列事实都在表明,无论这些年中日表现地有多友好,日本从中国捞到了多少好处,我们以前对日本抱有的幻想都错了。


日本为什么总是在仰美国的鼻息?他们真的别无选择吗?




01



要控制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他的精神。


控制一个国家,亦如是。


1944年,二战即将结束,德、日败局已定。


如何处置德国?很了解德国的美国心中有数:和纳粹打到底,让盟军占领德国,粉碎旧的统治机构,由盟军直接管理。



那么如何处置日本呢?面对这个国情和文化完全不同的日本,美国陷入了沉思。


于是,美国政府找来了各方面的专家,包括一位叫本尼迪克特的人类学家,对日本展开了研究。


从未踏足日本的本尼迪克特靠着对战时在美国拘禁的日本人的调查,以及大量的阅读,用人类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并出具了一份报告。


其结论是:日本政府会投降,美国不能亲自直接统治日本,要保存并利用日本的原有行政机构。


因为如果像对待德国那样,日本人会拼了命打到底,而且不会服气。


2年后,这份报告被整理出版,取名《菊与刀》,并被尊为日本学研究的鼻祖,风靡大江南北。



“菊”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士道文化的象征,二者揭示了日本人的矛盾性格: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等。


这本书的质量如何,我们不做评价。


但在当时,美国政府采用了报告中的结论,麦克阿瑟以书中的原则开始了对日本的精神征服之路。


他们忍下了二战中那口恶气,平和地进入了日本。


彼时,能控制日本民众的只有日本天皇,因为在日本人的眼里,他就是神。


了解到这一情况的麦克阿瑟保留了日本天皇,只是剥落了他身上神的光环,把天皇推向民众,让民众意识到,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切水到渠成后,1946年,日本天皇发布诏书《人间宣言》,诏书中称:

朕和诸等国民之间的纽带,是依靠互相信赖互相敬爱所形成

并非是单靠神话传说而生出

而说朕是神,日本民族有比其他民族更优越的素质,拥有能扩张统治世界的命运,这种架空事实的观念,也是无根据的


“天皇是神”的概念,被彻底粉碎,举国哗然。


与此同时,麦克阿瑟开始在日本实施一系列的举措:制宪、土改、拆散财阀与特权阶级、从海外运送粮食救济日本本土、把流落海外的近600万士兵接回日本并妥善安置工作等。


日本人曾经对天皇的敬爱全部转移到了麦克阿瑟身上,他离开时,日本人民写给他的信中,有许多人称他为“神”,并对美国人的好感大增。



一个人的影响力始终是有限的,如何才能一直控制日本?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一群特殊的人——二战中的日本战犯。


这些人是战犯,因此全部都有把柄,容易控制;很多人面临审判,甚至可能会被死罪,救了他们,他们定会感恩戴德;最重要的是,他们绝大部分人在日本都有广泛的影响力,可以影响日本国民。


于是,一批日本战犯没有得到审判,直接回到了日本,分布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重要领域的关键部位,充当美国的喉舌。


你可能无法想象,根据日本学者披露,日本第一大报纸《读卖新闻》、第二大报纸《朝日新闻》、第三大报纸《每日新闻》、第四大报纸《日本经济新闻》《产经新闻》,以及各大电视台都存在高层和美国CIA通话或者直接收了CIA的钱。


你敢不听话?美国果断地控制了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掐断那些不听话媒体的营收来源。


没钱,再能写,也是死路一条。

在民众的眼里,这些媒体也许政见不同、立场不同,但他们却无一例外在说美国的好话。


通过不同的媒体传达给民众,美国的文化、制度、经济、人民,似乎都是那么美好。


曾经,美国对日本投下了两颗原子弹,但2013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日本人对美国的好感率高达69%,对中国却只有5%。


至此,大部分日本人已经成为了“精神美国人”,而日本也成了美国在亚洲名副其实的“傀儡国”。




02



若要说美国对日本最大的帮助,那便是经济。


凭良心说,二战后,在美国的帮助下,日本经济的确迅速崛起,并于1978年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最强盛时,日本的经济总量达到了美国的70%。



照此势头发展下去,未来不可限量。


但是不要忘记,美国扶持日本的初衷,只是为了对付中国和苏联。


日本经济再强大,也不过是美国的傀儡,命脉必须握在美国手里。


而当傀儡的发展威胁到了宿主,宿主决不会手下留情。


美国对日本的绞杀最知名的便是1980年代的半导体制裁,但美国对日本的经济制裁早就开始了。


1950年代,靠着从美国借钱买机器设备,日本的纺织业开始大力发展,纺织品也开始成为主要出口产品。


但因为部分产品过于便宜,比如1美元的女式衬衫,占据了美国销量的很大部分,美国纺织业的人不高兴了。


于是,美国纺织品行业协会提出了“逃避条款”申请,意在限制日本进口。


但美国觉得,这样有违贸易自由,于是决定和日本谈判,让日本进行为期5年的自愿出口约束,日本自然别无选择。此后,这样的制裁在美国纺织领域断断续续,时有发生。


纺织业只是个开始,1960年代,美国觉得,进口的日本钢铁占到了总进口的40%,有点太多了。


于是,1969年,又是一个为期3年的自愿约束安排。



之后,美国钢铁业又对日本钢铁提出了一系列反倾销申诉,结果自不用说,又是自愿约束安排。


到了1970年代,因为石油危机导致汽油价格上涨和美国经济衰退,原本喜欢开大

型车的美国消费者,开始转向消费小型车,日本进口车开始急剧增加。


甚至连美国排名第三的汽车制造商克莱斯都濒临破产,整个汽车相关行业65万人失业下岗。


面对此情此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发起了一场限制日本汽车生产商对美国贸易与投资的政治运动,有人发表“仇日言论”,有人开始打砸日本车。



1981年,不得已的日本人又开始宣布执行自愿约束安排,将对美国的出口量限制在每年不超过168万辆。


而最出名的便是1980年代开始的美国对日半导体制裁,那时,松下、日立、索尼等日本电子产业龙头迅速崛起。


感受到危机的美国半导体行业及商务部展开了调查,认为日本半导体的成功是因为廉价倾销,并开始着手打击日本半导体产业。


到了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芯片生产国。


整个美国芯片行业风声鹤唳,他们坚信,美国再不采取严厉措施,整个美国芯片业将会消亡。



更何况,芯片这种高科技产业,只有美国才可以保持垄断地位。


于是,美国果断展开了301条款起诉,矛头直指日本政府。


步步紧逼之下,1986年9月,美日两国签署了《半导体条约》,规定大致是两点:

第一、日本必须立即停止倾销,公开成本,并且确定“公平价格”;第二,美国企业要获得日本20%的市场份额。


自此,为了生存,日本芯片企业开始自相残杀,产业链上的企业互相倾轧。


日本政府对出口规定了统一的最低价,美国政府直接反击,来了个3亿美元进口限制。



总之,日本一有对策,美国必定反击,同时成立“美国半导体制造技术战略联盟”,大力发展芯片产业。


1993年,美国再次成为世界最大的芯片出口国,日本半导体却一落千丈。与此同时,韩国和中国台湾半导体产业趁势崛起。


那些年,日本崛起一个产业,美国就制裁一个产业。


“正解局”统计了美国对日本历年进行的制裁,可以看到,今天美国用在中国身上的手段,当年几乎全是拿出来对付日本的。



但美国给日本的致命一击是联合英国、法国、德国,逼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推动美元贬值,日元大幅升值。



1985年9月,1美元还可以兑250日元,此后急剧下降,最低时,1美元只能兑120日元。


日元大幅升值后,日本出口价格必然提高,出口量受到极大影响。


与此同时,日本国内泡沫急剧扩大,房地产彻底崩溃,经济发展停滞。


至此,政治上被美国控制的日本,经济上也在美国的一手操控下,迎来了失去的20年。


但美国对日本的制裁并没有停止,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之后。


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就多次表示,如果日本和韩国不大幅提高它们所承担的美国驻军的费用,将从这两个国家撤回美国军队。


接着,特朗普又开始实施“美国优先”政策,重要政策之一就是对外加征关税。



这几年,美国频频对中国进行制裁,但是面对他的盟友日本,美国一点也没有手软。


2018年,美国对外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


接着,特朗普不顾日本首相安倍的劝说,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然后,美国又要求日本撤销或降低农产品关税,要享受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同等或相近的待遇;


与此同时,美国又威胁日本要对出口美国的汽车加征关税,并规定货币汇率,防止日本通过日元贬值对冲关税压力。


你看,美国坑起队友来,无人能敌。


又或者说,美国根本从未把日本当过盟友,控制完了政治就制裁经济。我开心了,就给你两个糖吃,不开心了,就拳打脚踢。


其实,一直苦苦受气的日本,早就感到不满了,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中国就是其中之一。




03



1979年12月,中国刚宣布改革开放第二年,时任日本首相大平正芳就渡海而来,见到邓公他说:
 
“对于中国的现代化,日本愿尽可能地进行合作。”
 
同一年,被日本人称为“运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来华,受到邓公接见后,几年内又多次访华。

松下幸之助
 
终于在1987年,别人还在观望中国未来时,松下幸之助豪掷百亿日元赌中国的国运,在北京成立了松下彩色显像管有限公司。
 
这是当时最大的中日合资企业。松下老先生在病重之时还关心该厂的建设情况,当公司领导把建成的工厂图片给老先生看时,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后来的历史会证明,松下这个选择是多么英明!它将与1979年来北京的可口可乐、1985年诞生在上海的桑塔纳、1988年落户大陆的宜家等一大批率先抓住中国市场的企业一样,一起赢得下一个40年。
 
第一批来中国吃螃蟹的松下成功后,给了其它日本企业带来了极大启发。此后日本爆发出三波对华投资的高潮。
 
第一波发生在1985年广场协以后,当时日元被美国逼着升值,日本企业在国内生产的东西不再具有竞争力,开始抱团来华;
 
第二波是1992~1995年,中国基建改善,日本来到珠江三角洲,大投纺织、食品、机械、摩托车、汽车。
 
第三波是2001~2005年,经过20年积累,在中国采购零部件已变得非常方便,同时随着收入提高,中国成为消费市场,以及更重要的我们加入WTO了。
 
日本跟着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不停来掘金,在被美国变着花样制裁几十年后,终于能过上点好日子了。


事实上,如果仔细观察这两年中日经贸数据,会发现一直到去年,中国仍然在努力给日本经济提供帮助。


在特朗普掀起贸易战后,中国提倡内循环,加上疫情影响,去年中国的进口总额是减少的。以2月份为例,进口额几乎腰斩到了前年同期一半。


但是,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额反而增加了。



我查了下增加的具体东西有哪些,其中:


非铁金属大幅度增加63.5%,重机大幅度增加25.8%,汽车增加12.1%,半导体制造装置增加12.1%。


喂到日本人嘴里的,正是本来属于欧美出口到中国的那块蛋糕。


可老话说得好,白眼狼是养不熟的。我们换来的是什么呢?


2020年4月,安倍主持内阁会议,启动了“紧急经济对策方案”,宣布拿出2435亿日元支持日本企业从中国迁出去。


安倍再次站队,那架势就差直接喊“我挺美国爸爸,这次也要跟中国脱钩了”。



可问题是,这些日本企业愿意离开中国吗?以及,中日经济到底谁更倚重谁啊,中国现在还怕你走吗?


对于第一个问题,日本在华的大公司用脚投票。


安倍话音刚落,日本电产株式会社在大连的新工厂就破土动工了。当时正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最吃紧的时候,为了表达对中国有信心,人家直接把原本500亿日元的投资追加到1000亿日元。


日企的全球先锋丰田显然也不给安倍面子,掏出1300亿日元,开开心心就到天津跟比亚迪建厂做电动车去了。



而在中国拥有约5.2万名员工和80多家子公司的松下,即使曾在中国连亏6年,去年6月依然加码2.2亿人民币在广东佛山建了厂。


根据日本商会发布的《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20年白皮书》显示,有43.2%的在华日资企业打算在接下来1-2年扩大业务,50.6%的企业选择“维持原状”。


只有极少数污染重的低端产业从中国搬走了,而且也不是回日本,是去了东南亚国家。


为什么政府给钱支持都不搬走?日本佳能全球战略总监濑口清之说的很明白:


“主张‘脱中国’的都是不懂经济的人,说要‘离开中国’的都是没有竞争力的企业。”



中国拥有庞大且成熟的供应链。以汽车制造为例,整个环节需要大量的零部件和庞大的供应商网络,这些在中国都已经存在,但在东南亚却几近空白。


实际上,由于缺乏本土供应商,很多已迁往东南亚的公司往往不得不从中国进口零部件。


日本是“西方”国家中,对中国产业依存度最高的国家,尤其是电子零部件、电脑零部件、汽车零部件以及相关材料,对中国的依存度都超过了70%。


生产上离不开中国。再翻翻这些企业年报,你会发现市场上依然离不开中国。


2020年丰田全球销量下滑11.3%,中国市场却增长12%;2020年松下全球净利润1.7万亿日元,中国独占1/4;日本全球海外企业7万家,3.5万家依附在中国市场……


只能说形势比人强啊。


想想短短20年前,中国的GDP还只有日本1/4,10年前开始已不分伯仲,如今我们是日本的3倍!



动辄以撤资相威胁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根据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2020年日本对华出口在总出口额中占比首次超过2成,超过了美国,中国成为了日本最大对外出口国。


我们知道日本经济陷入衰退已经很多年了,人口老龄化严重,阶层固化,从昭和男儿到平成废宅,一代代年轻人在绝望的环境中彻底躺平。


以前日本在经济上只有一根拐棍,是美国,而现在他有另一个可以依靠发展的大哥了,叫中国。


去年我们拉群签了RCEP协议,日本甩开美国,扔下印度也要来签,为什么?



因为日本政府估算,加入后日本日渐消沉的GDP马上就能增长几个百分点啊。


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


可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事儿,日本还是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尾声



有人把日本这种“人间迷惑行为”归结为国家需要美国保护,毕竟昭和男儿是把自家安全写进别家宪法了嘛,不敢乱动,可以理解。


所以才由着美国对他脑控、制裁,变着法蹂躏,不仅逆来顺受,还有点上瘾。


可是同样军队指挥权在美国手里的韩国,为什么就没有成为像日本这样的跳梁小丑呢?


其实原因就在于,韩国知道自己只是大国对垒的前沿,是站在前面的傀儡。


韩国总统李承晚,晚年时反复唠叨:鲸鱼打架,小虾遭殃。



面对美国历任政府反复横跳的实用主义政策,韩国这些年找到机会就会反抗。


1979年6月,美国总统卡特以“人权”为幌子,要求朴正熙释放被关押的一百多名韩国“政治犯”。

 

结果朴正熙怒不可遏,态度强硬地说:


有关朝鲜半岛的问题是我们的内政,不能由你们说了算,美国不必关心韩国人权问题,还是管管你们自己的人权吧。



这话是不是听着有点耳熟?


同年十月,朴正熙被刺杀。行刺成功的金载圭,聚集起青瓦台高层,拍着大腿说:总统是我杀的,我背后有美国!


卢武铉上任第一年,美国小布什政府“邀请”韩国出兵伊拉克,共襄盛举。


卢武铉是人权律师出身,对美国的这种“不义之战”深恶痛绝,更不要说还得助纣为虐,派韩国自己的年轻人去打仗。


面对小布什强势施压,卢武铉辗转反侧,做出了一个折衷的痛苦决定:


按最低派兵规模派出3000名非战斗士兵,出兵性质不是参加战斗,而是去支援战后重建工作。


发布派兵伊拉克的草案文本是由韩国外交部拟的,草案上本来有这么一句话:本次战争是为消灭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一场正义的战争。


卢武铉看了之后说,我不知道这场战争是不是正义的,请把这句话删掉。



卢武铉的这段经历,被文在寅写在他的自传里。


反观日本,当初出兵不仅满口答应,还派去不止一只部队到伊拉克大抖“大和民族”的威风。


日本并没有像韩国一样,在大国的夹缝中努力站直身子,反而是腰杆越跪越低。一边吃中国的饭,一边砸中国的锅。


康熙帝晚年曾多次评论日本人。但康熙并不叫他们为“日本国”,而只叫“倭子国”。


康熙说:“倭子国,最是反复无常之国。其人,甚卑贱,不知世上有恩谊,只一味慑于威严……故而,不得对其有稍许好颜色。”


几百年过去了,古人诚不欺我。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金克木,《关于<菊与刀>》,发布于“爱思想”

韩国式悲剧:鲸鱼打架,殃及小虾》,发布于血钻故事

袁征,《"美国优先"论及其国际影响》,发布于《美国蓝皮书2019》

正能量小徐,《被撕裂的信仰,美国是如何一步步控制日本的?》

四月是我的生日,《精神阉割!美国如何一步步控制日本半个世纪,完成洗脑》,发布于b站

《被美国打压40年,日本为什么还成功实现产业升级?》,发布于微信公众号“正解局”

西方朔,《美国是如何摧毁日本芯片产业的?》,发布于“观察者网”

《美国是如何通过贸易打压日本的?》,发布于微信公众号“智堡”


与其裆下做狗,何不挺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