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人质的极限操作,当着上万武装分子的面还能给人质报信?

SME科技故事 2021-04-08 23:52


不管是在影视作品中还是在现实中,绑架受害人的家属都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是否服从绑匪的要求。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不要报警”,如果寻求警方的帮助可能解救无望,如果报警惊动了绑匪也有可能会导致撕票。当然如果真的发生了绑架报警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台湾最著名的绑架案,人质被撕票

然而,如果绑匪不是几个人的小团伙,而是上万人的武装组织,他们手里控制着近百名人质,这种情况下解救人质的突袭行动很难不可能制服所有匪徒,残余分子就会屠杀人质。
 
如果你是行动的指挥官,现在有一场为期六个月的军事行动,将与武装组织展开游击战,如何能够既保证人质的安全,又尽可能解救他们呢?
 
这不是一道智力题,而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哥伦比亚的何塞·埃斯佩霍上校就面临这样一道难题。
 
2010年,上校当年已经在军中服役了22年,马上就要退伍,但他心里却忘不了那些被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囚禁的数百名人质,他们有的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家人了。
 

部分被哥伦比亚武装革命力量绑架的人质

埃斯佩霍上校很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就在这时候,军队的通讯专家收到了一段武装组织发来的录像,可以发现镜头下的人质们生存环境恶劣,饱受丛林中的蚊虫叮咬,有的还得了坏死性筋膜炎,可能危及生命。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以下称哥革武,西语简称为FARC),这是一支成立于1964年的反政府武装,早期宣扬农业主义和反帝国主义,但在冷战结束后,由于失去了苏联的支援,他们为了筹措经费开始贩卖可卡因和绑架勒索,逐渐成为了一个恐怖主义组织。
 
哥革武在一次军事轰炸行动后躲入丛林中,与政府军常年打游击战,除了贩毒外最臭名昭著的行为便是绑架,2010年的时候哥革武的成员规模可以达到1万人,却在过去的十年里绑架了6880人。
 

哥革武全民皆兵

总之,埃斯佩霍上校也明白哥革武很难对付,想从他们手中解救人质非常难,毕竟有人质才能拿赎金,与其被解救不如趁早撕票。
 
基于以上所述,硬闯哥革武营地解救人质的风险很高,甚至可以说是不值得冒险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质们没有机会,因为接下来将会有长达六个月的突袭行动,哥革武成员忙于应对的情况下,人质是很有机会逃出来的。
 
可是人质又怎么能知晓军方的行动计划呢?面对难题,埃斯佩霍上校找到了熟悉哥革武的风云人物胡安·卡洛斯·奥尔蒂斯。
 
奥尔蒂斯可是个狠角色,早年制作了一支大获成功的禁可卡因的广告,因此收到了哥革武的威胁,毕竟贩卖可卡因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之一。
 
此后奥尔蒂斯老哥就彻底跟哥革武杠上了,2008年的时候他调用了7架直升机、3架飞机,花了960个小时的飞行时长和17800加仑的燃油,往哥革武基地所在的丛林里投放了700万个奶嘴。
 


听起来确实有些不太环保,不过想法是好的,他希望通过奶嘴来鼓励那些怀孕的女哥革武成员叛逃,重新回到文明社会中,理由就是在深山老林里物资匮乏,连婴儿用的奶嘴都没有。
 
此外,奥尔蒂斯还曾将有关和平停战的信息印在足球上,让他们顺着河流漂到哥革武营地,试图用足球的力量感化他们。
 
不说奥尔蒂斯的奇怪点子到底奏不奏效,但总归是个有想法的人。听完埃斯佩霍上校的情况介绍,他也大致明白要做什么了,就是在完全不惊动哥革武的情况下,隔空告诉人质们:政府军来了,你们看准时机逃跑吧!
 
这样的剧本让史泰龙来演,那就是突突突杀穿整个营地解救人质;如果让阿汤哥来演,那就是秘密潜入给人质留下口信,帮助他们逃跑……
 
显然以上都是不实际的,不过现实反倒是比电影更加有创意。传递信息的办法有很多,比如奥尔蒂斯可以故技重施,用空投物资的方式给人质报信,但那也同样会引起哥革武的警觉。
 


另一个突破口在于收音机电台。由于哥革武常年的绑架行为,催生出了一种特别的电台——“绑架之声”,电台会播放人质亲友的声音。
 
一方面,哥革武认为给人质听这些声音有助于安抚他们的情绪,一方面人质的亲友们也能与人质进行单向的沟通。那能不能直接用电台简单粗暴告诉人质们“我们要展开突袭行动啦,你们看准时机逃跑吧!”
 
当然是不行的,人家哥革武也是听电台的啊,这无异于打草惊蛇。不过,电台是个可行的方向。这次行动的核心在于不惊动哥革武同时通知人质,但这不意味着不让哥革武与信息隔离,还可以“加密”。
 
那么最简单的就是摩尔斯电码。在救援这件事上,摩尔斯电码就没有输给过别人,最经典的当属“SOS”,它源自“··· --- ···”所对应的英语字母,是摩尔斯电码中一种不易混淆的组合,而并非“SOS”本身有什么含义。
 


虽然摩尔斯电码的主战场是无线电报,但由于它长短组合的方式类似于二进制的编码,具有简单、抗干扰能力强等特点,可以发展出多种形式,比如声音的起伏、光线的明暗、图案的变化都可以编入摩尔斯电码。
 
其中最传奇的莫过于1966年美国海军少将耶利米·丹顿作为北越战俘参加的电视新闻发布会,他一边回答记者的提问,一边通过眨眼的方式,用摩尔斯电码向美军传达了“T-O-R-T-U-R-E”(酷刑)的信息。
 


总之摩尔斯电码是一个可行的方案,考虑到被囚禁的人质大多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或者本身就是警察军人,受过一定的训练,大概率会有人懂摩尔斯电码,反观哥革武的成员,大多都是乡野村夫,几乎没有接触过摩尔斯电码。
 
于是奥尔蒂斯制作了一首暗藏摩尔斯电码的电台广告歌曲,名为“Better Days”,歌曲的主题意象比较模糊,很多关于思念与团聚的话语既可以理解为亲情也可以理解为友情。
 
摩尔斯电码以电子伴奏的方式藏在歌曲的间奏中,就在“听这条信息,兄弟”的歌词之后,摩尔斯电码对应的是西班牙语,大意是“19个人质已经获救,你是下一个,不要失去希望”。
 


这句话中的19个人并不是真实的数据,而是虚指,19这个数字不会让人觉得逃脱是小概率事件,也不会太大让人觉得马上就引起哥革武警觉的程度。
 
然而,歌曲的制作并不是那么轻松,因为摩尔斯电码的声音与歌曲的节奏并不是相吻合的,很容易就显得突兀,但藏得过深又可能无法让人质注意到。
 
另外摩尔斯电码的速度也是需要考虑的,一个熟练的无线电报操作员大概能以每分钟40个词的速度读出编码的信息,但人质不一定有这么高的熟练度,要降速至每分钟20词,此外还会随间奏重复多次。
 

2010年9月,歌曲在电台播出了,然后就火了。在哥革武控制的地区,人们非常爱听这首好日子,甚至成为了当地的流行神曲。根据不完全统计,歌曲在230多个小电台播出过,累积收听的人数超过了300万,显然武装分子并没有发现其中的摩尔斯电码信息。
 
可是受困的人质们听到了吗?确实有人听到了信息,随着哥伦比亚军方的“变色龙”行动实施,越来越多人质被解救,当中也有哥革武主动释放的。
 

原曲没听出来了可以看视频揭秘

一位被解救的士兵重获自由后,向埃斯佩霍上校讲述了他如何听到摩尔斯电码,并把当中的信息解读出来分享给其他人。歌曲的信息也确实帮助了一些人质成功逃脱。
 
不过,解救人质的功劳当然更多地要归于军队的努力,这首藏着秘密的歌曲更多地是给到人质们坚持的希望。
 
总之,结果是非常令人欢喜的。2012年春季,最后10名警察和军人被哥革武释放,解救人质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到2017年6月27日,哥革武终于解除了武装,将武器移交给联合国,换来的是成为合法政党。
 


不过,大约还有2000-2500名残余分子继续走原来武装贩毒的老路,各种摩擦纠纷还未停歇,只希望快200岁的摩尔斯电码在无线电爱好者圈子里发光发热,不再需要又一次挺身而出担起重任吧。


Jeff Maysh. The code: a declassified and unbelievable hostage rescue story. The Verge, Jan 7, 2015.

Al Williams. ANOTHER REASON TO LEARN MORSE CODE: KIDNAPPING. Hackaday, April 13, 2018.

Paul Dancstep. The Great Colombian Morse Code Song. Exploratorium, Feb 8, 2017.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 Wikipedia, Mar 20, 2021.

Morse code. Wikipedia, Mar 18, 2021.

Jeremiah Denton. Wikipedia, April 4,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