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震怒!农村改造厕所轻轻一踩就爆裂!糊弄百姓到何时?

魔都囡 2021-04-09 00:36
让央视如此震怒的事情也是少见……感受下央视的标题,这个话说的非常重了……
这个还不够,央视网还发了专题报道:
再说这个事情之前,要了解一下什么是旱厕,可能从小在城市中的同学不知道这个东西,有过乡村生活经历的同学肯定知道,旱厕类似这种:
我们现代厕所其实是有一套完整的东西的,比如冲水,专业的化粪池等等,但是旱厕都没有,说白了,就是蹲坑下面有一个贮粪池或粪缸等埋入地下,用来贮藏粪尿。这种厕所有臭气熏天的气味,会招来蚊蝇和滋生蛆虫。
其实从80年代开始,中国就陆陆续续开始了改造全国的厕所:
2018年全国完成农村改厕1000多万户,农村改厕率超过一半,其中六成以上为无害化卫生厕所。
同时公布相关技术规格方案:
2019年,中央财政投入70亿元资金用于农村“厕所革命”整村推进财政奖补,中央预算内投资30亿元支持中西部地区因地制宜开展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建设。
可以看到,为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环境,国家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可就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央视接到举报,部分农村已经完成改造的厕所不好用、不能用,一些厕所还长期闲置,成了村里的“摆设”。记者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赶赴了河南永城进行了调查。
地点就是这里:
3月下旬,记者来到代王楼村。三年前,这个村庄进行了农村厕所改造工程,刚进村口,记者就看到马路边两个已经废弃不用的厕所。
这个厕所不仅仅没有用,而且浑身长满枯藤,锈迹斑斑:
见到记者来调查厕所改造的问题,村民很不客气地指出厕所的工程质量问题。这个厕所已经闲置2年多的时间了。
村民:石棉瓦不结实。
记者:怎么不结实?
村民:(石棉瓦)时间长它就风化,它能结实吗?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厕所顶部的石棉瓦已经风化变脆,很容易断裂。用手轻轻一掰,就能掰下来一小块。
这些石棉瓦是3年前改造厕所时,村里免费配发的。改造厕所时也只发给了几户村民,其他村民都需要自己购买。
打开这个厕所门,地面一层灰尘,蹲便器颜色已经变黄,看上去很长时间没有使用过。
村民说,这个内部装有弹簧装置的上下按压式冲水器,是用来冲洗蹲便器的,但实际上根本不能用。
村民说,厕所水量太小,根本没法清洁厕所。
而且一到冬天,天气冷,水管就冻住了。所以改造的这个厕所早就成为摆设。
村民仔细的给记者介绍,这些蹲便器、冲水器、管道和安装在地下的黑色大塑料桶,也就是化粪池都由村里免费配发的。
但砖块、水泥、沙子,包括厕所改造时的挖坑、安装等是村民自己掏钱修建的。就这两个厕所,村民自己就掏了1000多元钱。
算起自己的这本细账,这位村民很是抱怨,三年前修建厕所时,村干部曾告诉村民,自己改造厕所后会发放补贴,但厕所改了三年了,村民们一直也没领到过补贴。
花了钱改造的厕所成了摆设,一户两户有可能是个别问题,其他村民家里的厕所是不是能正常使用呢?随后,跟随代王楼村另一位村民来到他家后院厕所进行实地查看。他家改造的厕所也不能用,因为蹲便器和化粪池距离较远,需要四五米长的连接管,用水冲洗的话,很难把蹲便器的粪便冲到化粪池里,改造后他没法使用。
改造的厕所不能用,上厕所又如何解决呢?村民无奈,这两年,他在改造的蹲便器旁边,自己用砖头和塑料桶另外搭建了一个老式的茅坑,这似乎又回到了厕所改造之前的状态。
一到夏天,里面都是虫子。
村里80%人的家里都是这样。
现在村里很多充满恶臭的老式厕所还在使用。
类似没用的改造厕所到处都是,很多从来没用过:
厕所管道都没接:
打开厕所外面的化粪池盖子,全部都是空的,根本没用过。
就在把盖子盖回去,想用脚压一下的时候,砰的一声响:
化粪池的盖子竟然轻轻一踩就踩坏了……
按照标准,这样的产品显然属于劣质产品:
代王楼村总共改造了400多个厕所,那么现在村里有没有人在正常使用改造过的厕所呢?经过多方打听,来到了一户村民家,这位大叔一直在用改造完的厕所。不过,他告诉记者,每次方便时,他都得提一小桶水,
上完厕所后用桶里的水,把蹲便器里的粪便冲到埋在地下的塑料桶化粪池里。化粪池一旦装满了,他就得自己动手用塑料桶、塑料勺子往外掏粪便,一点点清理。
有时候实在恶臭干不了就得花钱找人来抽大粪:

另外一位村民也是这样,厕所距离家里足足20多米,晚上根本没法上,而且化粪池满了也没法抽。
有时候夏天雨水倒灌进去,自己反而倒霉:
村民抱怨连天,反应无门:
村民们说,化粪池装满后,也可以请人用电泵抽取粪便,但每清理一次都需要花钱。
根据央视的调查,基本上村里的改造厕所都是摆设:
但是在一些官方宣传材料上却是这样写的……
代王楼村改造的厕所有没有上级的验收,这些改造工程又是怎样监管的?带着疑问,记者首先来到代王楼村委会,几经周折,找到了上一任村支书,现在担任演集镇农办主任工作的贾海超,他拿出了永城市“厕所革命”录入系统信息表。
记者:这个能说明什么?
贾海超:说明这个村改了,入系统说明这个村改了,也就达标了,通过了。
只要有这些就代表达标了。
记者:上面看不出哪个单位验收,哪些人验收,没有盖章能代表验收报告吗?
贾海超:这个东西有专门部门进行验收。
记者:有没有专业验收报告?
贾海超:这个到时候我问一下,这个不是我负责的。
记者:有没有专门的验收报告?
贾海超:这个不是我负责的,我不清楚。
记者:你看见过验收报告吗?
贾海超:我不清楚。
记者:是谁去验收? 哪个单位验收?
贾海超:不清楚。
全村进行厕所改造,村委会的主要负责人不清楚有没有验收,也不清楚验收的流程,这样的解释似乎很难回答记者的疑问。而村民自己改造厕所补贴何时发放的问题,更是难住了村干部。
贾海超:按照改厕每户补助500块钱。如果是自己改造这个就补贴给各户,如果村里统一做的就补贴给村(集体)。500块钱补贴基本全部发给村里,除了代王楼没发,其他全部都发到,总共是16个村,发15个村。
记者:这个(代王楼)村为什么没有发?
贾海超:中间有其他问题。
记者:什么问题?
贾海超:有点不方便说。
贾海超告诉记者,厕所改造完成后,永城市农办,也就是现在的永城市农业农村局曾经进行过专门检查。
记者随后来到了永城市农业农村局。
李大勇:乡镇自验以后给我们打报告,我们市里边统一验收。当时是这样,我们没有抽这个。
记者:所以到现在没有看到这个村的验收报告?
李大勇:抽取村的时候我们都是随机抽取,所以说我们不可能每个村都跑到。
央视最后的结论也是比较难听了……
很多网友看了报道后非常的愤怒:

而我们发现,这样的案例竟然不是个例,兰州永登就有一模一样的事情:
也是变成了摆设:
没钱,没水,没法用。
冬天普遍会冻住:
一模一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安徽阜阳:
也是变成了摆设:
很多厕所的化粪池都没有安装到位:
也没有及时通水:
很多所谓的化粪池甚至还是假的……
很多村民家里的化粪池要么是干的要么是空的:
记者要拍厕所,当地还来阻拦:
村民都非常气愤:
这是2019年12月份的事情,当时央视就很愤怒:
只不过没想到2021年依然有一模一样的事情出现……而更远一点,甘肃也是一模一样的事情。
2018年改造厕所,总共二十多户,闲置不用的将近一半。而在相临不远的中坝乡上坝村,村民刘洪2018年改造的厕所同样是无法使用,他干脆在新厕所旁边,又重新建起了一个旱厕。刘洪告诉记者,全村当时改造了十来户,情况都和他家大同小异。
居民也是要拿水自己冲:
冬天每次上厕所还得现烧热水,以便冲厕所,这对很多村民来说,难以做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改造后的厕所采用的都是水冲式,但由于农村无法接入排污管网,所有污水及排泄物都会进入化粪池中,沉淀发酵,再定期清理,雇专业车辆清运也是个大问题。
一个月抽一次厕所,大约要100元,花费比村民一个人的养老金还多,这样的厕所长期使用的确困难不小。面对这些问题,无奈之下,村民们又重新用起了旱厕。
很多家里在农村的网友也发出感叹:
老百姓的事情真的不是小事,希望央视的报道之后能起到点作用,类似这样的事情开头很好,结局却不怎么好的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思考。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