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新恋情曝光:男女关系的3个真相

五道口读书 2021-04-09 07:00

点击标题下方五道口读书,关注后即可查阅所有精美文章


●●●


很久没见文章的新作品,但总是听闻他的新恋情。

 

这个清明长假,文章的新恋情曝光了。

 

之所以说,因为自从他和马伊琍一别两宽,类似的花边新闻,隔段时间就会冒出来一波:

 

娱记们不仅对明星出轨离婚津津乐道,而且对浪子新欢旧爱穷追不舍。

 

话说这一次,昏暗的灯光下,晃动的镜头里,媒体拍到文章和神秘女子约会,两个人手挽手地黏在一起,甜蜜得羡煞旁人,幸福得犹如烟花。

 


“当天晚上,文章还带着该女子和朋友见面。整个过程中,女子始终挽着文章的手,两个人甚是亲密。

 

女子手上的包就价值14万元。


聚餐结束后,两个人还一同乘车回家。”

 

爆料文章新恋情的媒体,这样写道。

 

寥寥数语,透露出诸多信息:

 

已经见朋友;


看来不差钱;


早已住一起。


当然,这个消息经互联网传播后,马上就有了二次三次效应:

 

有人喊话马伊琍,有人提到姚笛,还有人想到文章和马伊琍的两个女儿。

 

作为一个研究情感样本的作者,我不太关注和文章约会的女子到底是谁,也不太知道姚笛今天幸不幸福,更不会替马伊琍担忧——她是个有定力的女人,会活出自己的骄傲。

 


但,在我看来,文章今天的处境,道出了男女战争的3个普遍真相。

 

或者说,道出了男人出轨后,男人、原配和第三者之间,最具有代表性的情感样本——

 


1.
出轨后的男人:
离婚可以,
但不会娶第三者。


在百度百科中,文章的高光时刻,至今仍停留在2017年。

 

2017年3月,他凭借《少帅》获得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年度表演剧星;

 

2017年9月,他凭借表白马伊琍的谐音梗电影《陆垚知马俐》,获得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处女作奖。

 

此后,他便再无可圈可点的作品。

 

两年后,他再次火爆全网,是因为他和马伊琍离婚了。

 

离婚宣言里,他这样写道:

 

“吾爱伊琍,同行半路,一别两宽,余生漫漫,依然亲情守候。”

 


马司令遥遥回应:

 

“你我深爱过,努力过,彼此成就过。此情有憾,然无对错。往后,各生欢喜。”

 


此情有憾,什么“憾”?

 

最大的憾,就是全国人民都知道,在马伊琍二胎待产期间,文章大摇大摆地牵起了姚笛的手,闹了个足以载入娱乐史册的著名出轨门。

 

这是2014年的旧事。


但这桩旧事,是文马情事里无法躲避的暗疮,也潜伏了那段关系里三个主人公的命运。

 

东窗事发后,马伊琍像很多发妻一样,选择了“且行且珍惜”的顾全大局。文章也如很多出轨男一样,表示痛改前非,回归家庭。

 

为此,他们用5年时间,去缝合情感,去破镜重圆,去通过公众人物的示范效应,给遭遇婚外情的夫妻们,试图当重新来过的典型。

 

不管是当众再次求婚的秀恩爱,还是借助作品一起飞的新尝试,他们都竭力向唱衰他们的人证明:


“我们很幸福。”

 


只是,他们忽略了:

 

这证明本身,就是一种底气不足,就是一种创伤再现,就是一种用力过猛,就是一种尚未治愈。


因为,真正的治愈,无需证明。

 

果然,5年后,他们决定放过彼此,面对诚实的自己。

 

文章和马伊琍离婚后,曾有人预测他会和姚笛复合。

 

怎么可能!

 

且不说姚笛是不是有婚约,就算姚笛单身,文章和她结合的可能性也极低。

 

为什么?


想想你们家隔壁老王就知道了。

 

月薪8000+的普通男人老王,出轨后被老婆逮个正着,然后被发妻告到了单位,弄得人尽皆知,满城风雨。


他在人言可畏和发妻要挟中,不得不离了婚,但最终他也没有娶那个人尽皆知的第三者,而是和崭新的女朋友们,谈起了一场又一场快活的恋爱。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坏蛋?


不尽然。


最隐秘的真相是:


男人一旦因出轨离婚,落个里外不是人,他内心里其实也是恨第三者的


这种潜意识里的,会驱动他宁愿再觅新欢,也不会再牵第三者的手。


直男普遍把利益和脸面看得比天大,他们多欲也理性,对把自己的形象和事业尽毁的婚外情,同样怀着羞耻、怨憎或悔恨。

 

这种不堪回首的复杂心理,会让他们把第三者当成破坏者,予以排斥,果断远离。


除非,他实在没有选择。

 


咨询中,我见了太多这样的男人。


他们迫不得已离婚后,大多数人(不是绝对)都不愿当第三者的接盘侠,反而在婚姻破裂那一刻,也彻底放弃了第三者。

 

所谓“逼宫的小三,原配的命”,说的就是这种幽暗的人性:

 

凡是导致或见证我最羞耻往事的人,我必远之。

 

我要在崭新的关系里,当个轻松自在的自己。

 

当然,具体到文章和马伊琍的战争里,故事还有B面——

 


2.
决绝的发妻:
狠心离婚的是她,
痛不欲生的也是她。


我一直比较欣赏马伊琍,觉得她身上有雌雄同体的一面。

 

这样的女子,如果遇到旗鼓相当又懂得欣赏她的爱人,将会在各个方面大放异彩。

 

但这样的女子,因为自身已强大已丰盈,很容易在某种想当然中,在择偶问题上陷入误区:

 

容易选择比自己弱的男人当丈夫,借此在男人养成记中,获得某种成就感。

 

而忘记了,男人这种生物,一旦养大,翅膀硬起来,逮着机会就会搞独立。

 


马伊琍比文章大近8岁,就如各位所知,他们结合时,她已有大女主的光环,而他初出茅庐。

 

她陪他成长,给他资源,为他撑起娱乐圈的一片天。

 

他一开始感恩戴德,言必说爱,后来慢慢觉得太强的她不再可爱。

 

他未必就是人人诛之的渣男。


但,他从小丈夫到出轨男的嬗变,还是道出了亲密关系里,女强男弱、女大男小的凶险:

 

当他不再需要教母,她的存在就显得可有可无。

 

就如舆论所说,他们的离婚,是马伊琍提出来的,太累的她,决定不再陪他演戏,而是放他单飞。

 

只可惜,放手后,原本就是大女主的前妻,在舆论同情和流量热捧中,越飞越高。


而戴上出轨男帽子的前夫,却在众人唾骂和资本嫌恶中,渐渐销声匿迹。

 

那么,女人就胜利了吗?

 

未必。

 

马伊琍离婚一年多后,终于面对镜头,袒露了自己的脆弱:

 

她曾失眠,跌落抑郁,对孩子发火,动不动就哭泣。

 


“马司令”,终究是人们强加给她的头衔。


她到底是坚强也脆弱的女人,搞钱也养娃的单身妈妈。

 

但,马伊琍袒露自己的暗伤后,我反而更喜欢她:

 

10多年的相识相恋和唇齿相依,岂能是一句轻飘飘的“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就能结束的。

 

那个不再爱的男人,即便放了手离了婚,曾携手走过的岁月和往事,也构筑成她骨肉和血脉和一部分。

 

离婚,之于每个女人,都相当于刮骨疗毒,断臂求生,有着撕心裂肺之剧痛。

 

这剧痛,并不会终止于离婚那刻起,而是要分散到离婚后的日日夜夜里,一寸寸化身成孤独的隐痛。

 

她捱过一日又一日的隐痛后,才能在心理上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离开。

 



马伊琍离婚后,搞事业,带俩娃,有困境,更有成长。


她总让我想起我的很多女读者:

 

她们曾在情爱里腹背受伤,她们曾在离婚时杀伐决绝,她们也曾在人们不知道的角落里,黯然哭泣,再独自站起。

 

她们终将穿越暴风雨,变成不一样的自己。

 

因为,对于雌雄同体的女子来说,一切经历,都是为了找到更舒展更豁达的自己。

 

相比马伊琍这样的发妻,曾为第三者的姚笛,就显得一言难尽了——

 


3.
第三者:
分手不可怕,
标签才可怕。



想走远路的女子,就要走大道,不要走小路。

 

种种小路中,沦为不光彩的第三者,是最常见的一条。

 

2014年,出轨门后,原本被赞星途灿烂的姚笛,出演了几部不温不火的电视剧后,就渐渐沉没于风起云涌的娱乐圈里。

 

更可怕的是,不管她演什么,说什么,人们都能从她那张脸上看见这么一个标签:

 

小三儿。



某种程度上说,越是舞台中央的女人,越是有流量加持的女人,一旦被贴上了“小三儿”的标签,就越难撕下来。

 

就像琼瑶阿姨,功成名就这么多年了,最后还成功上了位,仍挡不住在古稀之年,被出书的原配,指桑骂槐地暗讽她当年是绿茶,存心插足别人家庭。

 

这是原罪。

 

何况,向来对女性不宽容的舆论字典里,也没有“既往不咎”的词条。

 

和文章分别后,姚笛传出几次恋爱的新闻,最终都没有被证实。

 

也是,38岁的她,已错过了事业的黄金时代,赶不上了流量的末班车。


因为之前那个国人皆知的标签,她不管最后牵手了谁,不曝光对方就是最好的保护。

 

事已至此,我们忍不住这样想:


如果当年,姚笛没有错爱有妇之夫的文章,而是谈了场清白之恋,那么凭她不错的起点和资质,就算不会大红大紫,好歹也能守住一树花开吧。


但,人生没有如果,傻姑娘更没有后悔药。


只有那些疼痛的教训,明晃晃地刻在浓稠的岁月里,诉说着这样的真相:


时间和教训,就是最好的老师。

 

它们联起手来,用一遍遍的因果论和现世报,向姑娘们发出这样的警告:

 

命运馈赠的那些礼物,果然暗中早就标好了价钱。

 

往往还是不值得的那种。

 


行文至此,不禁感慨,不管是明星,还是素人,在男欢女爱的问题上,只要一犯浑,就会栽跟头。

 

相比素人,靠口碑和形象吃饭的明星们,代价更大。

 

果然,男欢女爱上不了台面,但毁得了人生。


多少人历经足够多的跟头和伤痛,才能把这道理,刻入灵魂和生命,践行这样四个大字:



持戒而行。


有戒才有畏。


有畏才有敬。


有敬才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所不为,本身就是难得的修为。


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后老女孩,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