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元年:中美难得默契 印度却不服气

吴晓波频道 2021-04-09 00:51

立即订阅▲收听音频

这与意识形态无关。这不是什么政治目标。这不是某一个或两个、三个国家所钟爱的项目。

——美国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放眼如今的国际局势,有什么事可以让分歧严重、关系紧张、日常互呛的国家之间搁置争议,欣然相约?


3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邀请了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40位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参加4月22-23日由美国主导的线上气候领导人峰会。


气候问题算是中美两国在近期唯一没有红过脸的领域。早在今年2月,中美两国还共同牵头并主持了一个二十国集团(简称G20)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金融风险。


个中道理,正如美国美国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所言:


“这与意识形态无关,这不是什么政治目标。这不是某一个或两个、三个国家所钟爱的项目……这是地球母亲每天都在用反馈循环尖叫着告诉我们的现实:完成这件事。”


2019年,中美两国因为利用化石能源所产生的碳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43.7%,其中,中国占比为30.3%,美国为13.4%,牢牢占据世界第一、第二的位置。


因此,若少了中美,地球母亲要我们完成的事,根本执行不下去。


只可惜,中美难得有这默契,印度却涨红了脸。



要发展还是要环境


4月1日,在由国际能源署和联合国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共同主办的净零峰会上,印度能源部长R·K·辛格措辞强烈地指责一些国家(其实就是中美)在2050年或2060年的减排目标其实是“画大饼”。


净零排放峰会


他的原话如下:


“2060年很遥远。到那时,如果人们继续以现在的速度排放,世界将无法生存。所以未来5年你们打算怎么办?……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排放量降到世界平均水平,或者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印度是除了中国、美国、欧盟+英国以外,全球第四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看这语无伦次的,显然是被“隔壁家孩子”逼急了。


但细细想想,印度这样也情有可原。


最早提出对全球进行气候治理的,主要是发达国家。


在1990年,包括德国在内的9个欧洲国家就已经碳达峰,1991年英国也实现了;随后是美国和日本,分别在2007年和2012年实现碳达峰。


发达国家之所以这么“优秀”,一定程度上与一些高耗能产品生产的全球转移有关,这一现象又被称作“碳泄漏”。


还有一种与碳泄漏相似的情况是“贸易内涵碳”,指的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某些产品的生产国因为出口贸易的缘故,实际承担了产品消费国的部分碳排放量。


无论是碳泄漏还是贸易内涵碳,其本质就是碳排放从发达国家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


因此,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想法是,发达国家的环境问题一定程度上是通过“甩锅”解决的,现在又要求被转移的国家努力减排,这一点都不合理。


更何况,排污权即发展权,面包和绿水青山相比,自然是面包更重要一些。


但中国的决心,或多或少让这脑回路有些站不住脚。


中国于2020年9月令人意外地承诺,将于2030年实现碳达峰,承诺当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占GDP的比重,要比2005年下降65%以上,到2060年则实现碳净零排放,即碳中和。


非营利性机构气候行动追踪组织兴奋地指出——仅中国的这一举措就能将全球变暖预测拉低0.2至0.3摄氏度。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几十年来就是“碳泄漏”和“贸易内涵碳”的主要承载方之一,巨大的发展背后有不少是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


图源:《华尔街日报》
黄线:中国 蓝线:全球去掉中国部分


如今,中国背负着沉重的历史负担,却下狠心提出了极为艰难的目标。


而印度目前的目标,是承诺在2030年,实现碳排放量占GDP比重下降33-35%,仅为中国的一半左右,一比较,就显得印度在减排方面特别不给力。


但是,就算全球各国把力往一处使,就算因为疫情,2020年全球碳排放量下降了约7%,人类距离最优目标,依然很遥远。




时间不多了


让我们翻开《巴黎气候协定》。


这一协定是世界上诸多气候协定历经迭代后的最新版本,协定本身没有对缔约的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出具体标准,只要求缔约方以“国家自主贡献”的方式,自主上报减排目标。

*碳中和:排多少温室气体,就必须消除等量的气体。
*碳达峰:碳排放量到达一定峰值后不再增加。


但终极目标还是有的,那就是在本世纪末,将全球气温的升幅控制在2℃以内,力争控制在1.5℃以内。


《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会场


1.5℃的目标有多重要?


如果你不想在未来看到更多极端天气、森林大火、物种入侵、干旱,不想遭遇如新冠一般不可知的疾病,不想经历6%的昆虫、8%的植物、4%的脊椎动物和70%的珊瑚礁灭绝,那么最好把地球未来的升温控制在1.5℃以内。


要实现这个控温目标,全球碳排放量必须在2030年之前迅速降至25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并于2050年实现全球碳中和。

*二氧化碳当量为度量温室效应的基本单位,文中所提亿吨皆以此为单位。


图源:联合国《2020年排放差距报告》


这个任务并不轻松。


2019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为591亿吨(范围:±5.9,包括土地利用变化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自2010年以来,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年均增长率为1.4%。若要在2030年做到碳排放量减半,需要立刻马上开始大幅度的减排。



图源:联合国《2020年排放差距报告》


然而,即便是各国都完成了自己承诺的目标,要全球碳排放量降到250亿吨也非常困难。



2030年计算题


我们以中国、美国、欧盟+英国、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等碳排放量排名靠前的国家为例做个估算。


美国目前尚未给出2030年的碳排放目标,仅有之前承诺的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不过,在美国宣布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后,美国环保协会(EDF)发布名为《重拾美国气候领导地位》的报告。


报告指出,如果美国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那么,它在203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较2005年减少44%-50%。


以此为参考,美国到2030年碳排放量将降至30-40亿吨之间。


图源:EDF《重拾美国气候领导地位》


全球第三大排放地区是欧盟+英国。


欧盟的最新目标,是在2030年,实现碳排放量较1990年减少55%以上,1990年欧盟的碳排放量为55.74亿吨,对应到2030年,这个数值就要降到约25亿吨。


刚脱欧的英国,最新承诺是2030年英国的排放量比1990年(5.8亿吨)减少68%,估算下来,数值约为1.7亿吨。


俄罗斯,将降至10亿吨,日本,降至9亿吨。


中国和印度比较难算,因为它们提供的目标,是基于碳排放量占GDP的比重,属于相对量,需要首先对未来GDP的变化做测算。


而中国更特殊的一点是,2005年并没有官方或权威公布当年的碳排放量。


为此,小巴找了一些权威数据。


中国在这方面的线索是,4月2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30·60目标的实现路径和经济金融影响”研讨会上发表演讲,其中提到。


2005年并没有官方或权威公布数字,对未来10年GDP的平均增长率也有不同假设,这样算下来,各个机构对2030年碳排放峰值绝对量的预测很不一样,从101亿吨到112亿吨,各种数字都有。


这一数值仍需推敲,但不妨碍我们暂时作为参考。


而根据2018年印度权威智库the 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简称CPR)的研究,印度若要实现承诺,2030年的碳排放量将在38亿吨-53亿吨浮动。


综合以上,我们取较大的数值相加,如兑现现有承诺,这些排放大国在2030年的碳排放量最多为:


112+40+25+1.7+10+9+53=250.7亿吨。


几乎省不出多余的“碳预算”给其他国家和地区排放了。



此消彼长


更何况,最近还出现了一些新变数。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20年,为降低煤炭的使用量(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中国加大了对天然气的进口。这使得它这一年一举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


日本约三分之一的电力来自于天然气发电,叠加疫情导致供应减少,日本因为进口天然气不足,只好恢复使用煤炭、石油和其他老式发电手段。


此刚消,彼又涨。


有人说,气候危机是人类第一次为了未来而战,但历史反复告诉我们,人类最大的敌人,始终还是自己。


参考资料:

①《2020年排放差距报告》联合国环境规划总署

②《Fossil CO2 emissions of all world countries - 2020 Report》 JRC

③《全球升温1.5℃特别报告》 IPCC

④《巴黎气候协定》

⑤《India’s energy and emissions future: an interpretive analysis of model scenarios

⑥《周小川:夯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数据与计量基础》 财新网

⑦《Recapturing U.S. climate leadership with a bold new commitment to the Paris Agreement》 EDF

《美中两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初步接触》 华尔街日报

⑨《中国天然气需求搅动市场,并导致邻国供应紧张》 华尔街日报

⑩《日本のNDC(国が決定する貢献)」の地球温暖化対策推進本部決定について》



作者 | 徐图 | 当值编辑 张文龙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主编 | 郑媛眉


碳中和之下哪些产业将迎来变局

如何把握这个“C位”投资机遇

点击下图▼订阅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