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推文2096】二元劳动力市场下的增长与发展

香樟经济学术圈 2021-04-09 07:25


作者简介:Anne Villamil是美国爱荷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曾在Econometrica,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等顶级期刊发表多篇论文。王晓兵现就职于曼彻斯特大学经济系,邹宇翔在曼彻斯特大学经济系获得博士学位。

期刊简介:The Manchester School是阿瑟·刘易斯发表其著名的1979年诺贝尔奖获奖论文《劳动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增长》(1954年发表)一文的期刊。作者把文章发在这个期刊上,也是因为该期刊在二元经济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

文章引用:Villamil, Anne., Xiaobing Wang, and Yuxiang Zou, 2020, “Growth and Development with Dual Labor Markets”. The Manchester School. 88(6): 801-826. https://doi.org/10.1111/manc.12341

这是一篇公开获取的文章,可以在期刊网站免费下载。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01 引言



刘易斯(Lewis)1954年发表的论文《劳动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明确提出了一个以现代工业部门与传统农业部门分离为特征的二元经济结构理论模型。二元经济是指不发达经济由两个部门组成,一个是大量维持基本生计的经济部门,以农业和乡村为主,另一个是比例很小的资本主义部门,主要是以城市工业部门为主。这两个部门有几个主要的区别,第一是劳动生产力差异,传统部门比较少的使用资本,生产率较低,现代部门由于技术进步较快,大量使用资本,生产率较高。第二是生产目的和行为不同,传统部门以小农经济为主,主要是为了生存和自给自足,而现代部门则是受资本家追逐利润驱使。第三是分配的原则有所不同,传统农业的边际生产力低下,他们的工资水平不是由其边际劳动生产率决定而是根据农民的平均产品确定,而资本主义部门主要是资本家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使得各个生产要素的报酬达到其边际生产率来决定的。


经济发展可以理解为一个结构转型过程,它涉及劳动力和经济活动份额从农业部门重新分配到制造业部门。传统部门的人口足够多,能够提供无限的劳动力供应,在一定时期内以维持生计的工资转移到现代部门,而不降低农业产出。传统行业劳动力的无限供给使现代行业的工资率保持在较低水平,确保现代行业的资本积累能够长期持续,从而导致经济转型。然后工资开始上涨,经济进入新古典主义阶段。


实质上,刘易斯二元劳动力市场划分即传统部门是古典经济学的范畴,而现代部门是新古典经济学的世界。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古典和新古典的融合问题。虽然刘易斯二元经济模型的总体框架是有见地的,但其基本概念和微观机制(特别是剩余劳动力的定义、传统和现代部门的工资决定机制以及两个部门之间劳动力流动的动态)缺乏足够的细节,有必要正式界定这些概念和机制。


02 文章概要



本文发展了一个开放经济环境下具有二元劳动力市场的正式增长模型,该模型反映了劳动力市场的双重特征,使我们能够比较不同劳动力市场结构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同增长路径。作者认为,已有许多关于经济结构转型问题的研究都忽视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劳动力市场的巨大差异。而实际上,剩余劳动力在解释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不同的经济增长路径和结构变化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一个拥有新古典主义劳动力市场的发达国家和一个拥有刘易斯劳动力市场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在资本积累的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工资水平会提高,但在发展中国家则保持不变。在这种情况下,发达国家使用更多的资本而非劳动力来扩大其工业生产,它的工业生产变得更加资本密集。


然而,在发展中国家,传统农业部门的劳动力市场不是新古典的(工资由边际生产力驱动),而是古典的刘易斯式(平均生产率是工资率)。农业部门的剩余劳动力足够大,可以为工业扩张提供无限的劳动力供应,因此,与发达国家相比,从农业部门向工业部门转移的劳动力在该国引起了更大的结构性变化。工业部门使用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来增加生产。劳动力过剩的发展中国家资本积累较快,而制造业工人人均资本保持不变。在每个制造业工人的资本增长率一定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产出增长较快。当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开放贸易时,这两种剩余劳动力的影响就会放大,因为这为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商品提供了更大的市场,从而使该国能够利用比没有贸易时更多的剩余劳动力。


作者形象地展示了一条不同于其他新古典主义模型的刘易斯增长路径。在这个框架下,制造业剩余劳动力可以转化为制造业的总产出增长。剩余劳动力在形成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同的增长路径和结构变化方面所起的作用,可以用来更好地解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进程,以及这些国家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格局。



03 理论模型



该文的模型建立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劳动力市场结构存在差异的基础上,虽然许多发达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往往具有相对的竞争性,但许多发展中国家存在严重的劳动力市场分割和大量剩余劳动力。具体的模型细节请参见原文。


该文假设在开放经济中,有母国和外国两个国家,母国是发达国家,外国是发展中国家,这两个国家除了要素禀赋和劳动力市场结构外都是一样的。更准确地说,假设母国拥有更大的资本禀赋,而外国拥有更大的劳动力禀赋,即母国的劳动力市场已经进入新古典主义阶段,而外国的劳动力市场则是刘易斯式的。两国都有两个部门:农业部门和制造部门。农业部门生产同质的农产品,以单位为基准价格。制造业生产的差异化商品种类繁多,相互替代,所有品种(可以理解为产出或消费)都是对称的。有三个要素投入,劳动力、土地和资本。农业部门使用劳动力和土地进行生产,制造业部门使用劳动力和资本进行生产。劳动力和土地的总量被假定为外源性和固定的,但资本是可以积累的。劳动力在各部门之间自由流动,但不存在国家间的自由流动,而且各国之间也不存在资本流动。


模型表明,两国的经济增长都是由资本积累驱动的,但不同的劳动力市场特征导致不同的增长路径。当母国有一个新古典主义劳动力市场,而外国有一个刘易斯劳动力市场时,总资本、制造业劳动力、品种和制造业产出在母国以不同的增长率变化,但在外国以相同的增长率变化。两国都发生了从农业部门向制造业部门转移就业的结构性变化,而这种转变过程在外国更快。制造业生产在母国变得更加资本密集,但在国外却保持不变。母国的工资水平提高了,但在外国保持不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国的总资本、品种和制造业产出的增长率将相对高于本国。


在具有新古典主义劳动力市场的母国,总资本的增长率高于制造业劳动力的增长率,导致工资增加,这就阻止了资本积累效应映射到制造业产出规模的同等扩张上。因此,制造业生产变得更加资本密集型,其生产规模也随之曲线扩张。在拥有刘易斯劳动力市场的外国,随着资本积累和剩余劳动力从农业部门转移到制造业部门,经济扩张。总资本和制造业劳动力的相同增长率导致工资不变,这使得资本积累效应映射到制造业产出的等效扩张上。因此,制造业采用相同的投入比例进行生产,其生产规模也随之直线增长。



04 结论与评述



该文使用了新古典主义边际方法来支持古典模型。虽然使用新古典主义框架来支持本质上是一种古典模式的做法可能面临来自两方面的批评。但是,运用严谨的数学方法支持古典二元经济理论可以应用于多个研究,并可以推广到揭示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所发生的变化。


文章的结论对于分析中美贸易战具有一定的启示。根据这个理论来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根本上就是有问题的。中国在发展的初期,有大量剩余劳动力,所以在国际开放的环境下,会有着许多国家所不能具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但是在中国在达到中等发达国家以后,剩余劳动力就会消失,中国就要转变竞争方式。从以物质资本积累为驱动的增长方式,改变到以人力资本和技术为驱动的增长方式。而技术和人力资本的增长方式与物质资本的增长方式不一样,必须进行转换才能够进一步发展。有些国家会被锁入到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因为他们虽然具有适合提高物质资本的制度方式,但是这些制度体系在提高技术和人力资本方面却略显不足。


根据这个理论模型,可以做许多实证文章。比如能够根据这个文章的思路实证检验中国剩余劳动力在中美贸易中的作用和对贸易的贡献率,将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卫奥特(David Autor)教授所做的一系列具有广泛影响的中美劳动力市场的文章与此机制相联系形成新的文章。另外,林毅夫教授所提倡的新结构经济学的结构转型和结构升级都与此有深刻的联系。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自身拥有的后发优势,从而实现比高收入国家更快的资本积累、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从而实现更快的增长和与高收入国家的趋同。


Abstract

This paper develops a formal growth model in an open economy environment that captures dual labour market characteristics. The mechanism involves economic growth driven by capital accumulation in a country with a Lewisian labour market leading to increasing labour participation at a near constant wage. The model shows that surplus labour plays a critical role in explaining different economic growth paths and structural changes in both developing and developed countrie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香樟经济学术圈征稿

“分享”是一种学者的人文情怀,香樟经济学术圈欢迎广大订阅读者(“香粉”)向公众平台投稿,也诚邀您加入香樟推文team。生活处处皆经济,经济处处现生活。如果你或者身边的朋友看了有趣的学术论文,或者撰写了经济政策评论,愿意和大家分享,欢迎投稿(经济金融类),投稿邮箱:cectuiwen@163.com。如果高校、研究机构、媒体或者学者,愿意与平台合作,也请您通过邮箱联系我们。投稿前请在搜狗的微信搜索里搜索已有图文,避免重复。


香樟经济学术圈

本期小编:汉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