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笑的人都去哪儿了?

Ifeng电影 2021-04-09 09:00


可能无人在意,《吐槽大会》第五季悄无声息地收官了,冠军是大张伟。


这不是大老师今年参加的第一个总决赛,一个月前,隔壁《奇葩说》总决赛,他也在。

 

大张伟在《奇葩说》总决赛上


这也不是《吐槽大会》和《奇葩说》今年第一次撞嘉宾。


Rapper乃万、女企业家杨天真、老喜剧艺术家蔡明,以及笑果文化的脱口秀演员程璐都同时出现在了这两档节目上。


同时参加两档节目的乃万


第一次看到同样的嘉宾,我们还能亲切地问候一句:how are you?


但总是看到同一波人,同时穿梭于两个节目时,不免疑惑:how old are you?


怎么老是你?


作为我国硕果仅存的俩头部语言类综艺,《吐槽大会》和《奇葩说》在选手和嘉宾的重合度上,格外高。


笑果文化绑定《吐槽大会》,米未传媒绑定《奇葩说》。


《吐槽大会》永远是李诞、王建国、庞博这些脱口秀演员最有梗,曾经还有池子、卡姆。


《奇葩说》则是肖骁、颜如晶、傅首尔、陈铭这些老奇葩独当一面。


实在没有人了,俩公司互相串门。


早在2016年,第一季《吐槽大会》开播时,“奇葩”姜思达就担任过吐槽役选手。肖骁、臧鸿飞、范湉湉、大王也都在这档节目里奋斗过。


姜思达参加《吐槽大会》第一季


另一边,作为《吐槽大会》的灵魂人物,李诞早早拿下《奇葩说》导师宝座。


节目主持人张绍刚,在《吐槽大会》还未开播时,就上过《奇葩说3》。



李诞去了《奇葩说》之后,池子、卡姆、程璐、庞博,都客串过辩手。


程璐参加《奇葩说》第五季


除去选手,俩节目在明星嘉宾的重合度上,更为夸张。


至少有26位明星嘉宾,同时上过这两档节目。从正统喜剧人贾玲、蔡明、吴宗宪,到演员张雨绮、马思纯、张歆艺,再到网红papi酱等,都有重合。


还有几位《奇葩说》的嘉宾,诸如撒贝宁、柳岩、大鹏,虽然没有参加《吐槽大会》,但也参加了同为笑果出品的《脱口秀大会》,杨幂参加的则是《脱口秀反跨年》。


参加《奇葩说》和《脱口秀反跨年》的杨幂


众所周知,《吐槽大会》其实是明星的《朗读者》,稿子都是笑果编剧输出的。但能把稿子念出效果来的也是凤毛麟角,这么多年尬住的远超出彩的。


好笑的、能出综艺效果的明星不多,发现一个就使劲薅。


大张伟老师,被综艺之神眷顾的男人,过去5年一共上过3次《吐槽大会》、3次《奇葩说》,和2次《脱口秀大会》。



好笑的人去哪儿了?


无论是《奇葩说》还是《吐槽大会》,无人可找都是个问题。


米未的联合创始人COO牟頔曾表示,他们已经把整个辩论圈都翻遍了,现在提到任何一个跟辩论相关的人,他们的选角导演都能一个电话打过去,问要来吗?


邱越,企鹅影视自制综艺业务部副总经理在采访中也曾表示,对于脱口秀节目而言,写手和编剧团队人才稀缺。


王建国是笑果的编剧,也是脱口秀演员


中国会搞笑、能表演的人在哪?


00年代,德云社崛起,赵家班份量不减,海派清口独树一格,一个段子能传着笑好几年。


后来周立波深陷丑闻,赵本山渐离春晚,沈腾带着开心麻花,贾玲带着大碗娱乐强势进场。


马东离开央视,加入爱奇艺打造米未。李诞离开《今晚80后脱口秀》,加入腾讯入股笑果。


加上打通粉圈的德云社,中国搞笑人就这么几股势力,外加零星散户。



短视频风靡后,抖音、快手也成为喜剧人基地。


李雪琴、东北老四,都是笑果在短视频挖的人。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的李雪琴


门派不同,但练的都是一种功。


德云社那边绑着《欢乐喜剧人》,这边也可以“选送”闫鹤翔参加《吐槽大会》。


《吐槽大会》第五季上的阎鹤祥


李诞一支穿云箭,确实领着志同道合者搞红了脱口秀,散户也能获得生态继续发展。


比如成立于2017年的单立人,今年就为《奇葩说》输送了3位选手——小鹿、毛冬和刘旸,小鹿还拿到了亚军。


单立人的脱口秀演员小鹿


但池子就这么大,一时半会起不来,行业对人才的消耗量和需求量却是巨大的。


《奇葩说》办了7年,《吐槽大会》办了5年,跟偶像选秀差不多,人不够薅。


《奇葩说》是比赛模式,先海选。前6季进入初选的总人数超200人,还不算海选阶段被淘汰的。


最新的第七季,第一期之前还有一集前传,是海选部分,节目组开场说他们这次找了一千人。



《吐槽大会》往年每期有一个主咖,嘉宾数量不固定,一般都在7-8人左右。每年10期节目,5年下来,在泛娱乐圈淘换了400多人


琢磨琢磨,我国娱乐圈真有400个口条好的嘛?


要知道,《吐槽大会》的原版,美国喜剧中心办的那个,频率是一年一场。


其他语言类的节目,如《非正式会谈》、《火星情报局》、《花花万物》等等,也在市场上薅人。


蔡康永手握《奇葩说》《花花万物》等多档语言类节目;陈铭是《奇葩说》的BBKing,同时也是《非正式会谈》的常驻嘉宾;金星曾是《奇葩说》的导师、《吐槽大会》的主咖,去年又上了《火星情报局》;马薇薇也曾是《非正式会谈》的主席团成员。


虽然咱们人少,但咱们节目多。


金星上《火星情报局》



雪上加霜


笑果文化内部也出现巨大的动荡。


除了李诞,节目里最出圈的池子,去年和笑果解约;把爆梗王一顿爆当的卡姆,刚从局子里出来。


一年损失两名大将,本不富裕的脱口秀行业,雪上加霜。李诞自己调侃:“我的海外巡演票已经全卖光了,后来疫情就全取消了,我当时以为,那个就是笑果文化2020能遇到的最大的挫折了。”


而且俩人出事之后,脱口秀又办了一季,吐槽也办了一季,找了一批熟人新脸,但能匹敌池子卡姆的,没有。



米未也一堆糟心事。有人由于言论问题离开了;范湉湉重心放演员上了,去年和米未合约到期,没再续约;姜思达、马薇薇都奋力搞自己的事业。


内忧外患,请嘉宾也难。


都说《吐槽大会》是洗白大会,有人来了越洗越黑。



我怀疑在粉圈文化、言论警察兴起之后,我国艺人基本不怎么会说话了。网友深夜回味10年前明星微博时,痛心疾首感慨时代无法挽回。


《奇葩说》《脱口秀大会》能不能逗笑观众、引发思考还在其次,俩首要任务大概是教会内娱艺人重新说话;教会内地观众接受,人可以说人话。


那些话不说出来,你都不知道我们的观众现在是啥样。


杨笠就说了一句“他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几乎成为中国一半直男的敌人,被举报、被辱骂、被威胁。哦,你知道了,我们的观众是这样的。


很奇怪,笑果在这个过程中,似乎也没有做什么明面的保护措施。一个有单位的脱口秀演员,独自承担巨大争议,这是严重的风险信号。


显而易见的结果,在《吐槽大会》,杨笠的段子明显没有之前犀利了。



另外,和中国电影一样,《奇葩说》和《吐槽大会》都有过技术问题。


《奇葩说》第一季的半决赛上期下线,那期的议题是《为了成功潜规则放在面前用不用》,后面二、三、四季都有类似情况。


这两年节目、辩题越来越颓,越来越不中用,是否和这相关呢?


《吐槽大会》更别说了,第一季的传奇早在江湖流传。最新一季范志毅炸场破圈之后,节目停且跳了一期。



我们本身生活在尊教重礼的儒家文化圈,又恰巧处在情绪对立、饭圈狂热的时刻。说话,说人话,说幽默的话,要面对的东西太多了。


同时大家如此压抑、疲惫,愿意给逗笑我们的人送上一切荣誉。


辩题越来越温和,吐槽也越来越无力。而当你想要冒犯时,唯一的选择可能就是出走。


池子一度被认为是《吐槽大会》里最敢说的人,在和笑果文化分道扬镳的微博中,他写道——


“我做脱口秀的朋友们,我心疼你们,因为脱口秀内核的那个东西,我们知道是什么,还要被逼装做不知道,这很可悲。”


往期内容


Ifeng电影【设置星标】
你就能更快的收到我们的消息啦♥️
分享/在看/评论/点赞
都是对原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