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奥秘 | 思维课堂

知无知 2021-04-09 09:36


上一次我们讲到,洛克认为,很容易设想一个王子的灵魂进入了一个鞋匠的身体。只要王子的意识、记忆、性格被原封不动保留下来,不管他在什么身体里,他都是那个王子。洛克的观点反映了很多人的信念:我们的同一性在于我们的灵魂。同一的人是具有同一个灵魂的人。这个理论满足了人们追求不朽的想象。也许我们可以轮回转世,让灵魂进入新的肉体;也许我们可以升入天堂,在那里,灵魂和肉体都得到永生;也许我们可以把灵魂上传到生物芯片,随时植入其他人造的或自然的身体。


尽管人格同一的灵魂理论拥有大量的支持者,但它面临的困难更甚于动物主义,因为没人知道灵魂是什么。灵魂既不能借由它的成分,也不能通过它在空间的位置进行识别,灵魂被看作非物质的。然而,很奇妙,我们似乎能感觉到自己是有灵魂的。虽然我们的身体在一生中会不断新陈代谢,从稚嫩到健壮再到衰老、朽坏,我们仍然确认我们的身体是同一的;同样,尽管我们头脑中那些看不见的意识、情感、思想、观念在一生中也会不断发生变化,我们仍然相信在这些思绪流动的背后,有一个灵魂的实体。这个实体就如河流本身,会保持同一。




中国皇帝



根据灵魂理论,你就是你的灵魂。它是使你之为你的东西。它就是你的本质,你的本性,你的真正的自我。只要你的灵魂存在,你就存在着。这是真的吗?莱布尼茨不这样认为。他提出了“中国皇帝”的思想实验:

道德和宗教所要求的不朽并不仅仅包含这种永恒的实体,灵魂,因为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自己曾经是谁的记忆,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很难说是值得欲求的。假设某人可以一举成为最有权势的中国皇帝,但条件是他失去关于过去的所有记忆,就像重新出生一般。这其实意味着他死了,而另一个中国皇帝诞生在他的身体里。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人显然没有理由想去这么做。失去了记忆以后,留下来享受荣华富贵的是否还是他本人,这是值得怀疑的。

需要说明的是,记忆不同于灵魂。灵魂是支撑记忆的实体。记忆会变化、扭曲甚至遗忘,灵魂则保持不变。莱布尼茨的这个思想实验相当于是说,把你杀了,但保证你会转世成为一个皇帝,只不过那个皇帝无论是意识还是潜意识都压根不可能知道他的前世是你,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甚至有可能你转世成为你仇家的孩子,结果他时来运转成为了皇帝。这种情况下,你和他的灵魂相同有何意义呢?你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以此类推,假如你的灵魂上了天堂,但它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那个天堂中的灵魂并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干过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上天堂还是某种值得期盼的事吗?或者假设对一个冷冻悬置的人消除他的所有记忆,当他的身体复苏时,已经没有任何关于过去的记忆了,那么能够说那人被复活了吗?这些例子都表明,你不可能是你的灵魂,除了具有相同的灵魂以外,成为同一个人肯定还需要别的条件。



英雄赫克托耳转世





单单从这个思想实验来看,虽然具有相同的灵魂对于作为同一个人并不充分,但灵魂对于人的同一性来说可能还是必要的。除非你具有同一个灵魂,否则你就不是同一个人。可是这个观念也值得怀疑。当你说灵魂仅仅是实体,在其中思想、观念、意识、记忆等都可以变来变去,那么这个灵魂就类似于一个容器。既然我们的观念和意识在哪个容器里都会变化,那就反过来证明这些观念和意识放在哪个容器里都无所谓。我们的思想完全可以寄住在不同的灵魂实体当中。这样一来,灵魂对于人的同一性来说就没什么实质价值可言。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拥有相同的灵魂,也能保持人格的同一性。以下这个思想实验“英雄赫克托耳转世”证明了这一点:

赫克托耳是《荷马史诗》中保卫特洛伊城的悲情英雄。现在假设我的双胞胎兄弟与赫克托耳具有相同的灵魂,但是他对赫克托耳当年的英雄事迹没有任何意识,那么他能相信自己与赫克托耳是同一个人么?赫克托耳的行动与他有关系吗?他会把赫克托耳的行为归于自身吗?他现在的行为举止可完全是一个平庸的常人。即使寄于赫克托耳身体中的灵魂与现在寄于我胞弟身上的灵魂是完全同一的那个,但他跟赫克托耳仍然不是同一个人。正如即使曾经是赫克托耳肉身一部分的粒子,现在成了他肉身的一部分,也不会使他和赫克托耳成为一个人一样。

我们再接着假设。既然我的双胞胎兄弟的灵魂与赫克托耳的灵魂是同一的,那说明我的灵魂并不是赫克托耳的灵魂。可是不知怎的,赫克托耳当年作为王宫贵族的美好生活,他保卫特洛伊的壮举,他和妻儿生离死别的场景,他最后被阿基琉斯追杀的恐惧,所有这些爱与痛,笑与泪,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深处,我无比怀念那些过往的人生经验,如今虽然环境变了,但正是那些经历,使我能够以更平和更温情的姿态珍惜现在的平凡日子。周围的人都夸我做事得体,从容大气,我只是付之一笑,我的内心清楚知道我是个多么不凡的人。我毫不怀疑我跟赫克托耳就是同一个人。


这个思想实验的原创来自洛克,但我做了很大的改动,以方便我们的理解。在所设想的第一种情形中,不同时代的两个人虽然拥有同一个灵魂,却不分享共同的思想、意识和情感,那他们就不是同一个人。而在第二种情形中,虽然两人的灵魂不同,但只要他们的意识体验是相同的,从而他们的心理发展具有连续性,那么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对于洛克而言,你的意识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因为你的意识可能寄寓于不同的灵魂之中,所以作为同一个人并不需要拥有相同的灵魂。

康德用撞球的类比来说明同样的观点: 一个弹性球沿直线撞击另一个类似的球,把它的所有动能传递给后者,并且因此使后者继承了它的全部状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以类比的方式假定一系列的实体,其中第一个将它的全部状态连同意识传给第二个,第二个实体又把它自己的状态和意识连同前面一个的全部状态和意识传给第三个,以此类推,每一个都把自己的状态和意识与从之前一个那里接收到的所有东西传给其下一个。于是最后一个实体将能意识到前面所有实体的状态,并认为这些都是它自己的状态,因为这些状态在传递给它的时候全都附带着它们本身的意识。

康德认为,就像动能可以从一个撞球传递到另一个一样,意识也能从一个灵魂传递到另一个。如果你的意识占据了一系列不同的灵魂,你仍然会认为你自己是与这个系列中最开始的那个灵魂是同一的,因为你拥有他所有的记忆。因此,拥有相同的灵魂,并不是人格同一的必要条件。灵魂实体与特定人的可辨识的人格特质之间无法建立任何必然的关联。就像我们一生中身体一直在发生变化一样,很有可能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获得新的灵魂。更有可能的是,灵魂并非一个现成的、固定的实体或容器,等着不同的思想和意识填充,反之,当你拥有不同的思想和意识,你就构建了不同的灵魂实体。



我的前世是宫女





其实,如果灵魂实体可以构建,那么人的记忆和意识经验也可以构建。在“赫克托耳转世”这个思想实验的的第一个情形中,如果那个拥有相同灵魂的兄弟通过阅读古希腊的材料,彻底了解了赫克托耳这个人并把有关赫克托耳的记忆全都融入到自己的生命里,也许他就能恢复与赫克托耳的人格同一性。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请看“我的前世是宫女”的思想实验:


假定有一个平民家的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前生是谁。她从小比较安静好学。通过自己的努力,她考上了某大学历史系,后来又考上研究生读清史专业。有一次她查阅雍正时期的宫廷资料,发现一个宫女的传奇一生。她一下就迷住了。随着研究的深入,她对那个宫女的任何生活细节、兴趣爱好、性格特点、情感故事,都了如指掌。她的生命越来越投入,对宫女的一生感同身受,最终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宫女转世。有一天,她到故宫参观,突然抱着金水桥的桥栏放声大哭道:“皇上,我终于见到你了!”

这个思想实验是我杜撰的。其实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宫女转世,或者她的灵魂跟那个宫女的灵魂是不是同一,思想实验中故意没有做出交代。重点在于这个女孩把宫女人生中的那些经历真的当成了自己切身的记忆,她千真万确地相信她跟宫女是同一的。但实际上这种人格同一性完全是她构建起来的。

人格同一性居然可以构建,这多少是令人吃惊的结论。你也可以说这恰好证明了人性的独特能动性。但另一方面,正如前述,不同的思想和意识能构建不同的灵魂实体,可见思想变动不羁,灵魂也变动不羁,那就很难说人具有同一性了。有人会因此质疑:那我们怎么能辨识不同人的个性,进而确认每个人独特的存在地位?这里我们且借用一句话来解释。《罗马书》说:“患难生忍耐,忍耐生性格,性格生盼望。”这里所谓的患难,可以概指一个人所遭遇的所有事情。显然,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不同情境下应对这些事情的方式和观念都会有所不同,但随着他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就会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他如何处理问题的思维模式、性格倾向,这就形成了他的稳定的同一性。这里的性格犹如灵魂,并不是人生还没展开就提前规定好的东西,相反,它是逐渐生成出来的,但它有比较一致的生成轨迹。这条轨迹才是灵魂实体或人格同一性的标志。我们后面在讲人格的过程理论尤其是叙事理论时还会对此做进一步解读。

虽然灵魂理论无法对人格同一性做出充足准确的说明,并且灵魂作为实体不可以被直接观察到,但如果它们能够为一些现象提供最好的解释的话,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它们。科学家也常常通过假设不可直接观察到的理论实体来说明一些令人疑惑的现象,例如原子这一实体直到不久前才被直接观察到,但之前它一直被设定来解释为何元素能以一定比率结合。弦理论所预设的宇宙最小单位——弦也是无法感知的,但弦理论可以为宇宙宏观微观现象提供统一的解释。

然而,越来越多的哲学家和科学家相信,我们不需要用作为实体的灵魂来解释人类个性的任何方面,因此,并没有理由去相信它们的存在。比如,许多基础人格特质过去被假定为是灵魂的属性,现在则被相信是我们遗传基因的一部分。另外,正如我们刚才提到,人所经历的事,人的外在环境因素,也能塑造个体的性格特质。“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我们没有必要设定人格特质是来自不朽的灵魂或更高的存在。也就是说,定义我们的同一性特征不需要再寻求物理因素之外的超自然起源。

问题在于,当我们说一切都可以用基因和环境来解释的时候,我们又陷入了前面讲过的因果决定论的误区。我们已经证明,决定论并不能否认、也无法解释人所拥有的自由意志和道德责任的问题。恰恰在康德看来,人的道德实践理性的能力证明了灵魂不灭的设定是非常必要的。康德认为,在人认识自然现象,或人为自然立法时,要遵循因果规律;而在人认识自我,或人为自己立法时,就要发挥人的道德自主的纯粹理性能力。而道德的最高理想是至善。为了实现道德至善,就需要三大设定:意志自由、灵魂不灭、上帝存在。意志自由的设定使人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上帝存在的设定使人相信上帝能惩恶扬善,实现人的德福一致;而灵魂不灭的设定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前面引用的《罗马书》中的三句话中的最后一句“性格生盼望”,说的就是灵魂不灭的设定的必要性。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不可能在有生之年达到至善目标,因此,必须有灵魂不朽,让我们的一生对美好前程充满盼望。所以,对于人格的提升和完善而言,灵魂实体的存在是必要的。

注:本文选取自《谌洪果·思想实验五十讲》第二十讲。

上期回顾:身体or灵魂?哪个才是你?| 思维课堂



课程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以购买收听 

 感谢支持知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