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无罪!她不必感到耻辱

口袋电影 2021-04-09 11:00

每个男人心中都藏着一位性感女神。


毕竟,在青葱岁月、懵懂时期里,她就是缪斯,是白月光的存在。


而这之中,相信一定有倪虹洁的名字。



话说,在座的80、90后有谁没看过这则内衣广告的?!



它在当时也算是风靡大街小巷,电视台滚动播出的节奏。


倪虹洁作为广告片的女主,她面带笑容,眼神灵动,外加吸睛的凹凸有致的身材,甭管过去多少年都让人印象深刻。


甚至有人说,“她是小时候的初代性感女神”。



然而......


路人不知“花”的脆弱。


这则广告在包括她姐在内的很多人看来,是童年记忆,哪怕用现在的眼光看,也觉得是让倪虹洁一夜成名,进入演艺圈的好机会;


谁曾想,对倪虹洁来说,这曾是耻辱,一度让她抬不起头。


这层伤疤,直到最近在一档节目里,她才揭开给公众看。



  1  


谈起拍摄契机,倪虹洁说纯属偶然——


当时她正读高中,最初是陪朋友面试广告,后来她因为外表出众,被化妆师推荐给导演,成为模特。


这之后,她接到“婷美”的合作。



看合同时,上面写着“保健修身内衣”几个字,倪虹洁并没有多想,便签了字。


结果到了公司,她看到穿着文胸四处走动的模特,彻底傻眼。


顿时她就坐到地上哭起来,化妆师见状,连忙安慰她,“我给导演说给你找个替身”



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慰话。


第二天到达片场,机器一切就位,全体工作人员待命,她不上也得上。


况且,她也不敢撂挑子不干。


因为合同已尘埃落定,一旦违约就要支付巨额赔偿。



当然了,现在看,广告空前成功,新人倪虹洁,甚至被评为全国十大广告明星


但,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


性感一词,搁现在的女生是褒奖是赞美,但在1999年,那个尚且保守的年代,则有“性暗示”的意味。


广告被外界指责低俗、露骨,靠卖肉博眼球。


她被人带着有色眼神衡量。


在家里,倪虹洁的家人嘴上不说,却身体力行表现出满满的介意。


饭桌上,当倪虹洁的广告跳出来,全家立刻全部低头吃饭,一片安静。


至今回忆起那二三十秒,倪虹洁都忘不掉那份尴尬、煎熬,和羞耻。



不过,倪虹洁对此并没有埋怨。


她了解父母的知青背景,成长经历和社会氛围造成他们观念上的刻板严肃,再外加双方在沟通上的不当,曾经造成过一些误会。


“虽然不善于表达,但我知道爸妈是爱我的,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虽然他们的教育方式并不完美,但是从他们的角度应该也尽力了。”



如果说,外界的舆论,她可以不在乎;


家人的不理解,能通过时间来化解;


那么后来摆在她面前最难的,则是在娱乐圈的摸爬滚打。


  2  


祝无双。


《武林外传》中一个天真、灵动,有些任性和痴情的女孩。


虽然人设不如姚晨饰演的郭芙蓉讨喜,戏份也不多,她本人演技也稍显青涩,但她一亮相,就散发着一股真实的劲儿。


让人愿意去相信。



该剧播完,闫妮、姚晨、沙溢都火了。


至于倪虹洁呢?


似乎在这之后,消失无踪了。


当被问到有没有压力的时候,她回答的很坦诚——


他们做好了准备要干这一行,并且付出了努力,但是我没有。



是的,熟悉倪虹洁的人都知道,她很随性。


包括她也吐槽自己,是个成长很慢,比较滞后的人。


对未来没有规划,也没什么野心,被推着、懵懂进入娱乐圈这个花花世界,她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是一脸懵的。



非科班,什么都不懂,倪虹洁盲目的辗转在各个剧组。


据她回忆,当时她看剧本,都不知所云,包括一些剧组也很混乱。


比如灯光组扛着灯架,满大街追着录音组打架。


因此,在如此大环境下,她一度像个玩偶,听导演指挥,背台词做表情做动作。


“来,大家走一遍”

“好,全景”

“你坐着,那个机器给镜头”


只是,当时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她甚至窃喜自己记性好背词快,拿到片酬后会高兴的屁颠屁颠的。


因为倪虹洁的心思不在拍戏,她对“演员”两个字,更没有深入的了解。



几年间,她没有签公司,自由又快乐。


有戏找来,就拍;


拍完,她就跑到云南、四川,买个面包,带着帐篷,与一群不相识的驴友结伴,过着游牧民的生活。


最夸张的一次是,因为爱上云南的慢生活,她愣是真的在当地开了家客栈。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很快,高昂的水电、管理费,繁杂的服务工作,就让她不堪重负。



倪虹洁一度很迷茫,很焦虑。


时间一晃到了09年,《武林外传》导演尚敬召集原班人马筹拍电影版,看着曾经的搭档,她感受到差距和失落。


尤其在镜头前,她表演时的生疏,让她感到羞愧。


“你怎么没有灵气了?”


听到导演这样说,倪虹洁当晚回到酒店房间就哭了。



“我”是不是不该继续拍戏?


崔健的出现,给了她苦恼已久的答案。


  3  


你没看错,就是歌手崔健。


他没看过《武林外传》,也不知道“祝无双”,找到倪虹洁拍戏单凭她几秒钟的广告。


找上门来的女主角,让她感到惊喜万分。


《蓝色骨头》被她称作是“救命的稻草”,是推她继续前行的动力。



尽管这部影片褒贬不一,但在特殊的时间,让她感受到了当演员的满足感,有人给她认真说戏,让她无所畏惧的沉浸在角色里。


她饰演的施堰萍,眼神透着倔强,光站在那,就散发出越过岁月的力量。


“慢慢和这个行业结合成一体了,觉得自己要当一个好演员。”


入行十多年,倪虹洁才后知后觉。



然而,机会不等人,尤其在“不听旧人哭”的娱乐圈。


倪虹洁大不如当年,能接的好剧本、好角色几乎没有。


她笑称“只能自食其果”,没有资格抱怨,只能好好练,重新铆足了劲儿打拼。


据她回忆,为了争取一个角色,她曾用两天时间把一部80集的剧本看完,把人物关系捋清楚。


完事儿,去找导演聊。


结果试了一遍又一遍的戏,人家明面上认可,可回去便没了消息。



这个不行,投另一个,接着试戏。


碰壁无数,倪虹洁一如既往的豁得出去,这点,从她在《演员请就位2》的舞台上就能看出来。


最初,她和胡杏儿搭档《误杀》,在排练时,被导演质疑十个母亲,十个都她这么演。


边哭边琢磨,正式竞演,倪虹洁脱胎换骨,表现张弛有力。



最后她饰演的花木兰,陈凯歌更是给出如此评价——


用眼睛演戏,非常有说服力,不再是那么用力地去做,但是收到的效果却非常好。


走过的弯路,自己错过的,失去的,会一点点找回来。


现在的她,珍惜每一个角色,每个很小的角色,于她都是一次学习,一次历练。


回望倪虹洁近几年的作品,她确实做了很多尝试。


有民国戏:



有现代酷飒风:



比如2018年的《灵魂摆渡之黄泉》,她饰演孙尚香一角。


片中,她造型夸张,甚至有丢丢雷人——



但看过剧的知道,台词肉麻归肉麻,她的表演却让人百感交集。



此外,同样是饰演母亲,却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比如《过春天》里的阿兰,她就将湘妹子的大大咧咧和母亲身份的温柔善良,演绎的恰到好处。



再比如《摩天大楼》里最出彩的女性角色之一钟洁。


钟洁一生坎坷,原生家庭苦,几段婚姻不幸,她饱受家暴的毒害,之后又为了养活女儿去舞厅当女郎。


一张美丽迷人的面孔下,冗杂着多种复杂的人性。


倪虹洁将这个在阴沟里艰难求生的女人,每一面都表现的很贴切。



其中,她姐最难忘的就是她在跳完舞的笑。


那个笑容干净,不掺杂任何杂质,幸福之余,显得更加悲剧。



写到最后,她姐看着倪虹洁这一路,感慨良多。


看到她,就像看到自己,以及身边的朋友,年轻时面对机遇,不知道抓住,在迷茫时,又经历浑浑噩噩;


待到被现实敲醒,才惊觉已经掉队了一大半。


但正如倪虹洁所说——


我觉得我这辈子只会干一个事儿了。


因为我喜欢演戏,我会一直当演员,我觉得我可能会拍到八十岁,然后真的哪天身体不行了,某个片场我就倒下去了。


是啊,梦想不怕迟,努力不怕晚。


最怕的是,一事无成,却还安慰自己大器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