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灭门案,凶手竟是两个儿子!频发的人伦惨案背后隐藏着什么问题?

环球人物 2021-04-09 11:46
  



一家六口死于枪下,究竟是哪些因素最终酿成了这场悲剧,人们已经无从得知,但从亚裔美国人面临的普遍困境也能看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作者:二水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我太爱我的家人了,所以只能让他们和我一起死去……”


没人想到,一个19岁的少年会说出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话,甚至将这句话变成了现实。


美国当地时间4月5日,得克萨斯州艾伦市一户亚裔六口家庭惨遭灭门,而警方初步判断,行凶者正是这户人家的两个儿子法尔汉和坦维尔,兄弟俩早前暗中定下计划:先用枪将其他家庭成员杀死,再自杀。


据当地警察局警官表示,经过排查发现,两人在生前都是抑郁症患者,且患病已久。法尔汉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过寻短见的文字,称希望通过自杀前枪杀家人,来减轻家人的悲痛”。


由于案情过于特殊,办案的警察都被震惊,一位办了20多年案的老警察也直言此案是少见的惨案


·当地警察在凶案现场。


四年的自残生活

 

当地时间4月5日凌晨1点,一警局接到报警电话,报警者请警方对一处住宅进行检查。


这名报警者是法尔汉的朋友,因在社交网站上看见法尔汉发布的疑似寻短见的帖子,担心法尔汉有自杀倾向。


·法尔汉发在网上的“遗书”。


警方随后迅速赶到现场,但为时已晚——房屋内躺着六具尸体,分别是19岁的法尔汉,以及他77岁的祖母、54岁的父亲、56岁的母亲、21岁的哥哥、19岁的妹妹。


据邻居介绍,法尔汉一家在原来在纽约居住,最近几年才搬到这里。


他的父亲在信息技术行业工作,母亲则一直在家照顾孩子;妹妹刚获得纽约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即将开始大学生活。他们全家都是孟加拉裔,祖母每年都会从孟加拉国老家到美国探亲,她原计划上周回国,但航班因新冠肺炎疫情取消,就推迟了回国计划。


·尔汉一家人合照,从左至右分别为法尔汉的父亲、哥哥、法尔汉本人、妹妹、母亲。


在外界眼中,法尔汉有个幸福家庭,但对他来说,想走出抑郁症实在太难了。他对生活越来越绝望,觉得唯有死去才可以解脱……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抑郁症是在2016年。那时的他正就读9年级,已有自残倾向,经常幻想用剪刀和刀片割自己的手腕。他很害怕,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连忙带他去看心理医生,进行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


一段时间后,法尔汉的情况明显有了好转,还在学校里交到了朋友。然而好景不长,抑郁症复发,法尔汉的生活逐渐失控。2017年8月的一天,他把幻想变成现实——用刀片割了手腕。


不巧的是,此时他最好的朋友选择离开了他。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将自残视为让自己忘记痛苦的方式,自残频率从原来的几周一次变成一周几次,最后变成一天几次。


而这回,法尔汉没有将自己的困境告诉父亲。他试图自我调节,积极参加学校活动,主动去结交朋友,但这些都无法将他从抑郁的深渊中拉出。


2019年,法尔汉进入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他满怀希望,以为换了环境会有一个新开始。可事与愿违,他渐渐地莫名其妙在深夜大哭,我有尝试过将药物剂量加倍,但这都是暂时的。


同宿舍的室友们发现了法尔汉的不正常表现,但以为他只是不开心,提出要帮他克服。然而,当法尔汉向大家倾诉自己的病情时,室友们被吓坏了。没多久,校方也知道了这件事,并告诉法尔汉,室友们不想再和他住在一起。就这样,他被迫离开了学校。


·法尔汉


法尔汉在遗书里写道,人们都知道没有脚就不能走路,可大家对抑郁症患者却显得很特别,总是一厢情愿地要求他们好起来,这如同强迫一个没有脚的人走路一样。


令人恐惧的极端手段


离开学校后,法尔汉彻底把心门关上,不愿再与外界交流,成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哥哥一起看美剧《办公室》。


·兄弟俩每天看的美剧《办公室》。


但糟糕的是,他的哥哥也有抑郁症。


两个对生活绝望的人凑在一起,不断向彼此传递负面情绪,任何一点小事——比如美剧《办公室》中最喜欢的人物离开了——都会让他们倍感痛苦


今年2月21日,哥哥来到法尔汉的房间,告诉他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年底还治不好抑郁症,就和其他家人一起“自杀”吧。


法尔汉很认同哥哥的想法,他在“遗书”中表示,家人会因为他们的离开而痛苦、绝望,所以要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可是,抑郁症让他们等不及了,“我们最终意识到,现在只是在浪费时间,一年的时间太久了,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进行这个计划。”


两人很快开始行动了。


21岁的哥哥在一家枪店以防身为由购买了手枪,店家没有要求他出示心理健康证明等文件,直接将枪卖给他。


4月3日,法尔汉把自己的患病过程和整个灭门计划发到网上,然后和哥哥一起趁家人不备连开数枪,看见爸爸、妈妈、妹妹、祖母全部倒下后,两人开枪自杀。


案件发生后,周围的邻居都非常震惊。一名邻居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位母亲总是喜欢谈论自己的孩子,说他们学习成绩很好,考入了好学校、拿全额奖学金。还有一位邻居表示,这是无法想象的悲剧,这个家庭平时看起来非常快乐、和睦,孩子们也很听话


·邻居聚集在法尔汉家门前。


许多网友在看过法尔汉写满人间不值得的遗书后愤怒不已,认为法尔汉和哥哥太自私,明知自己有抑郁症却不去咨询心理医生,反而把自己封闭在家里,最后走了极端,酿成悲剧。


其实近些年,发生人伦惨案的美国亚裔家庭并不止法尔汉这一家


2018年4月,美国加州橙县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一个亚裔家庭中,彭某因无法忍受“虎妈”的教育方式,与父母发生家庭纠纷,将母亲当场刺死,父亲刺成重伤。


2019年12月,美国纽约州威斯特彻斯特郡,一家四口被灭门。警方调查认为,是46岁华裔男子刘传凯(Chuan-Kai Liu音译)在家用刀杀死了42岁的妻子和7岁的儿子、4岁的女儿,随后用同一把刀自杀。


一个个血淋淋的案子,让人们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在亚裔群体的生活。


不为人知的心酸


在美国,亚裔一向被视为“模范少数族裔”。在外界看来,亚裔不仅人数增长快,也是受教育程度最高、最富有甚至最幸福的群体。然而,“亚裔美国人”这一群体背后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一面。


尽管亚裔的受教育程度较高,但其贫困率仍然高于其他群体,不少人只能通过洗盘子、按摩、摆摊来养家糊口。


而由于“亚裔美国人都很成功”的刻板印象,贫穷的亚裔美国人所面临的困境一直被忽视。非营利机构亚裔美国人联合会的一位执行董事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纽约市至少1/4的亚裔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亚裔家庭便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泰和泰华盛顿律师事务所主任、美国执业律师程绍铭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在美国,因虎妈”“狼爸”教育方式导致孩子走上极端的案子就有很多。


有研究显示,虽然亚裔学生取得了高水平的学业成绩,但他们的心理调节能力表现不甚理想。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是亚裔学生比例较高的大学,1964年至2000年,其本科生的自杀人数是同期美国校园平均自杀人数的3倍。


比贫穷更隐性的困境是身份迷茫。


对于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那些亚裔来说,他们对父母成长的地方所知寥寥,没有太多的感情和认同,但在美国,他们又被视为“永久的外国人”和“他者”。


他们一生中可能会被问无数次同一个问题:“你来自哪里?”也正因如此,亚裔美国人时常迷失在他者的认同中:在别人看来,自己到底是谁?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即便是为美国“卖过命”的亚裔,也依然逃不过身份认同带来的影响。


家住俄亥俄州西切斯特镇的黄先生今年69岁,50多年前从马来西亚移民到美国生活,曾在美军部队服役。前几天,在一场谴责对亚裔社区的仇恨的演讲中,他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演讲中,他一边脱下衬衫一边说,“人们质疑我的爱国主义,(因为)我看起来不够美国,他们无法忽视这张脸。我想给你看些东西……我要告诉你爱国主义是什么样子的。”当他露出身上的伤疤后,大声质问:“这够爱国吗?



美国社会对亚裔的歧视从未停止,更可怕的是,如今正一步步发展为仇视。


程绍铭律师表示,最近一年,许多亚裔在美国被莫名攻击,让亚裔群体的生活环境遭到严峻挑战,不少有小孩和老人的亚裔家庭都不敢随意出门。


4月6日,在被问及美国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激增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你的问题让我想起《纽约客》最新一期杂志的封面。在这幅名为《晚点》的画作中,一位亚裔母亲牵着女儿的手在地铁站候车,急切期盼着地铁到站,眼神谨慎地望向别处,站在一旁的女儿则紧紧抓住母亲的手,警惕着另一边的动向。本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车站候车,却让这对亚裔母女时刻担忧自身的安危。这样的场景发生在美国,令人心酸。


·《纽约客》最新一期封面,《Delayed 晚点》。


法尔汉一家已经去世,究竟是哪些因素最终酿成了这场悲剧,人们已经无从得知,但从亚裔美国人面临的普遍困境也能看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血案过后,比悲痛更重要的是反思与行动。


连日来,美国亚裔不断走上街头进行反仇恨、反歧视的抗议。不少亚裔人士表示,亚裔要摆脱歧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的真实生存状态与维护人权的强烈诉求,需要被更多人看见和听到。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