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岁秃头少女胃内查出巨大肿块,开腹后竟取出 4 斤头发团

丁香园 2021-04-09 10:57
本文作者:Well.J
 
13 岁的女孩正在沙发上看书,全神贯注于故事之中,幻想成为着其中的某个角色。
 
直到她的注意力被自己的头发分散。
 
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寻找、抚摸、拉扯。随后,她咬住了自己的头发末端,用力拖拽,任由头发掉落在地毯上。
 
等女孩将书放下,才惊觉地毯上的头发已经团成了一个团。
 
 
拔除头发、撕剥皮肤
遍体鳞伤的少女
 
「摸到『合适』的头发后,我的手指尖会发麻,我必须将其拔除。这不是一种『执念』,而是一种正确的感觉,一种正确的做法。」
 
克里斯念高中的时候,因为像这样经常拔除自己的头发,被母亲带去了医院。
 
一位医生宣判了她的「死刑」。
 
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病,医生「建议」她辍学休养,这使克里斯的生活和学习同时被压缩到一个狭小的空间,空间里只有自己。
 
「强迫性拔除头发,控制并扭曲了我的生活。」
 
辍学之后,克里斯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只有在拉扯自己的头发时,她才感觉到自己在做必要的、正确的事情。而这种状态,渗透了每分每秒。
 
除此之外,她还喜欢从脸、肩膀或者腿上撕剥自己的皮肤——这使她遍体鳞伤。
 
这些行为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由于害怕暴露自己的秃顶,克里斯变得不爱出门,害怕别人的议论;到后期,她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企图避免自己对头发的抓狂行为;甚至,克里斯会捆绑自己,来抑制这些强迫行为。
 
具有相同问题的人分享自己的经历
图源:YouTube截图
 
直到 30 岁,克里斯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她开始振作。
 
同一时期,她的母亲偶然从广播电台中听到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一项研究的报道。母亲告诉克里斯,「你以前的那些行为,有个名字!」
 
克里斯的行为不是个例,这种疾病被称之为拔毛癖:「那时,我才发现我不是孤身一人,其实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默默苦苦地挣扎着,遭受着同样的强迫行为!」
 
 
揭开头发的迷雾
 
正如有人喜欢撕扯死皮,有人喜欢扣痂,也有许多人,从拔除自己头发的这一行为中获得精神的愉悦和放松。
 
拔毛癖,又称冲动控制障碍(Trichotillomania, TTM),被认为是一种反复拔除毛发的强迫行为,是一种以身体为中心的重复性行为,经常会导致大片的光秃。
 
在 DSM 的第五版中(DSM-5),拔毛癖被纳入强迫症(OCD)的范围。
 

Trichotillomania (TTM,别名 hair-pulling disorder)

图源:YouTube 截


这种疾病的患病率大约在 0.5~2.0%,以青少年时期(10~13 岁)发病居多。在成年人里,女性与男性发病率比大约为 4:1。
 
相关研究表明,这不是单纯的心理问题,可能与基因有关。
 
在小鼠模型中,拔毛癖样行为是由于某些基因失活而产生的,其中包括 SAPAP3 基因,该基因编码突触后递质系统中涉及的蛋白质。
 
同时,环境因素也发挥了很大的影响。一般来说,这类疾病均与「忽视」有关,尤其是当缺乏情感关怀时,会更容易发生。
 
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可能对身体任何有毛发的部位进行牵拉,但头皮是最常见的部位(占 72.8%),其次是眉毛(56.4%)和耻骨部位(50.7%)。
 
目前,医学上 TTM 的诊断标准包括:

  • 反复拔出头发,导致脱发;

  • 反复尝试减少或停止拉扯头发;

  • 拔发在社会,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领域引起临床上的重大困扰或损害;

  • 拔发或脱发不是由于其他医学状况(例如皮肤病)引起的;

  • 其他精神障碍的症状(例如,试图改善身体变形障碍的外观上的缺陷的尝试)不能更好地解释拔毛现象。


触发这类行为的因素有很多。有专家表示可能是感官,例如头发的厚度,长度和位置以及头皮上的感觉);也可能是情绪,比如焦虑,无聊,紧张或生气等;又或者是认知,例如关于头发的想法。
 
甚至,也可能只是一些外观上的刻板思维和认知问题。
 
 
拒绝社交、吃下头发
拔毛癖的不良后果
 
疾病的影响从来不是单一的。除了拔毛本身,TTM 还容易导致严重的生活困扰和功能障碍。
 
有许多患者表示,他们在某些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撕扯行为。而相比之下,有意识的撕扯通常会发生在患者看到或感觉到「不正确、不规则、粗糙」的头发时。
 
这之后,许多患者会因拉扯行为和脱发而感到羞耻,竭尽全力隐藏脱发,避免社交,也会为此花费许多时间与金钱。
 
某项互联网调查发现,在患有 TTM 的成年人中,有 43.5% 的人会为了掩饰自己的疾病,而避免亲密关系,而 16% 的人报告说在过去一周内,TTM 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表现。在 TTM 儿童样本中,有 55.6% 的父母表示,他们的孩子会明显表现出抗拒参加社交活动。
 
也有研究发现,有超过一半的 TTM 患者会并发其他严重的心理疾病。
 
除此之外,TTM 在医疗上也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超过 20% 的患者拔出头发后会选择将其吃掉。由于胃肠无法消化头发,又很难将其排出,这就可能导致胃肠道阻塞,在极端的情况下,不可避免需要通过手术干预。
 
英国镜报曾有报道,印度一位 16 岁的女孩吃了近十年自己的头发,手术从她的胃肠道中取出接近 4 斤的头发团。这团头发已经形成了一个硬块,占据了女孩胃部 80% 的空间。
开腹手术中取出的头发团
图源:YouTube 截图
 
这种与拔毛癖相关联的食毛疾病,医学上称之为毛石肠梗阻综合征(Rapunzel syndrome),它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称,长发公主综合征。
 
 
治疗现状
 
拔毛癖的患病率应该远不止于此。
 
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会认为只是自己的「不良习惯」,或者羞于启齿,导致没能寻求正规的医学治疗。
 
在未经治疗的情况下,成人的症状缓解率很低(约14%)。但是,只要尽早诊断并适当治疗,至少短期内,多达 50% 的患者可以出现症状减轻的症状。
 
在药物上,目前 TTM 并没有一线治疗用药规范。
 
一项小型的双盲实验研究显示,氯米帕明可以显著改善症状。氟西汀和其他类似的 SSRI 型药物治疗对于拔毛癖也有效果,但是效果有限,有一定的副作用。
 
临床上,医生通常会使用习惯性逆转训练(HRT),来治疗 TTM。
 
这是一种行为疗法,第一部分是自我监控的意识培训
 
患者需要 24 小时记录每次拉扯事件,最好是拉扯以后马上记录下来。
 
日志中需要记录的详细信息,包括时间和情况,任何相关的身体状态(例如疲劳),情绪(例如焦虑,无聊)或拉扯之前的想法(例如头发的对称性或颜色),拉动了多少头发以及拉动过程的位置和持续时间。
 
第二部分是刺激控制。
 
当患者经常在某种情境发生拉扯行为,这种情境可能会成为拉扯行为的触发因素。举个例子,如果患者总是在看电视的时候撕拉头发,那么就可以通过避免看电视之类的行为,部分控制这种行为。
 
刺激控制示例
图源:参考文献 8
 
第三部分是制定一些行为矫正对策。
 
这种对策可以是操纵压力球或弹性橡胶玩具之类的物体,握紧拳头等。目的是取代即将可能发生的行为,并且给患者以心理暗示,类似的冲动是可以被取代的。一般来说,制定竞争性对策时,会选择可以引起患者兴趣的事物。
 
 
抠痘痘、咬死皮
需要引起重视的「小动作」
 
诊断明确后,30 多岁的克里斯决定寻求医学的帮助。
 
她在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强迫症诊所主任科兰博士那里接受治疗。在大剂量的氟西汀配合自我监控后,她的拔头发行为终于停止了。
 
克里斯为患者成立的学习中心
图源:官网截图
 
其实,人群中不自觉拔头发不多见。但是一定会有人喜欢抠痘痘、撕掉嘴唇死皮、撕掉指甲旁边的倒刺,或者时不时咬自己的指甲。
 
这些行为都是 Body-focused Repetitive Behaviors 的表现。
 
某种意义上,这些也都算是强迫行为
图源:Twitter 截图
 
在各种情绪转变或压力的情况下,这些人通过咬指甲、拔头发这种方式形成一种「刺激」,来释放压力,产生快感,最后变成一种习惯,而这种习惯也很有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因此,在遍体鳞伤之前,患者需要注意生活中的刻板行为,医生在接诊过程中也应该密切关注这些。(监制:carollero、gyouza)
 
致谢:本文经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精神科 郜彬 主治医师 专业审核


【注】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精神科医师 郜彬 审核意见:


TTM 的形成是长期性的,和儿童青少年时期情绪处理方式有关。这就要求家长在教育的过程中要教会子女正确的情绪处理方式。鼓励在教育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是我们现代教育中经常提倡鼓励教育的原因。


我们多去体会孩子内心的感受,而不是用成人的思维方式来想当然来决断,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才会学会恰当的情绪处理,避免案例中的行为出现。



题图来源:YouTube 截图
参考文献:
[1].https://www.mirror.co.uk/news/weird-news/gruesome-footage-shows-hairball-size-10787021
[2].https://www.bfrb.org/discover-your-foundation/our-founder
[3].https://www.youtube.com  《Bad Hair Life: A Documentary about Trichotillomania》
[4].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B%94%E6%AF%9B%E7%99%96
[5].Duke DC, Keeley ML, Geffken GR et al. Trichotillomania: A current review. Clin Psychol Rev 2010; 30: 181 - 93.
[6].The Trichotillomania Impact Project (TIP): exploring phenomenology, functional impairment, and treatment utilization. Woods DW, Flessner CA, Franklin ME, Keuthen NJ, Goodwin RD, Stein DJ, Walther MR, Trichotillomania Learning Center-Scientific Advisory Board. J Clin Psychiatry. 2006 Dec; 67(12):1877-88.
[7].Christenson GA, Mansueto CS. In: Trichotillomania: Descriptive characteristics and phenomenology, in Trichotillomania. Stein DJ, Christianson GA, Hollander E, editor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Press; 1999. pp. 1–41.
[8].Habit reversal training in trichotillomania: guide for the clinician. Sarah H Morris 1, Hana F Zickgraf, Hilary E Dingfelder, Martin E Franklin.Expert Rev Neurother. 2013 Sep;13(9):1069-77.
[9].Swedo SE, Leonard HL, Rapoport JL, Lenane MC, Goldberger EL, Cheslow DL. A double-blind comparison of clomipramine and desipramine in the treatment of trichotillomania (hair pulling). N. Engl. J. Med. 1989, 321 (8): 497–501.
[10].Christenson GA, Mackenzie TB, Mitchell JE, Callies AL. A placebo-controlled, double-blind crossover study of fluoxetine in trichotillomania. Am J Psychiatry. November 1991, 148 (11): 156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