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打的媒体,死了也就死了,难道不该死吗?用不着风声鹤唳,惊弓之鸟,如丧考妣

南方传媒书院 2021-04-09 11:59


  不能打的媒体,死了也就死了,难道不该死吗?

 ——听说几个电视台频道停播了,如丧考妣,风声鹤唳,到处转发卖惨,求同情,求可怜,贩卖焦灼,你那么矫情、脆弱吗?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作者: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


听说几个电视台频道停播了,就如丧考妣,风声鹤唳,到处贩卖焦灼,你有那么脆弱吗?


说的是,今年以来,已经有山西广播电视台少儿频道、MTV音乐电视台中文频道、湖北广播电视台休闲指南频道、广东广播电视台高尔夫频道等四个频道相继停播。


广电从规模经济,追求大而全,向肌肉型,精干有效传播和创收转型。业务线太长,超过外部市场需求和内部企业能力临界点,不关停才是祸害和累赘!


任何事物都有先陈代谢,这是自然法则,淘汰落后产能,关停并转一些半死不活的频道,没有很高收视率和经营创收的频道,甩掉包袱,轻装上阵,这难道需要大惊小怪,用不着你惊掉下巴,做如丧考妣状。


卖惨,汉语词汇,意思是指故意卖弄惨状,以求得人们的同情心。


从2015年到现在多少传统媒体活不下去,或转型,或关停,三天两头有半死不活的媒体死掉,该死的媒体死了就好,难道没影响力,半死不活的媒体不需要关停? 不需要及时止损?


业务转型、收入缺口,广电媒体关停败因不同,但是结果一样,就是你失败了,失败了就要认栽,就要承担后果,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达尔文法则!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失败者给自己找理由,成功者给自己找不足和经验。


第一次听说广电关停潮,装什么雏鸟,装什么外宾?


对于很多广电媒体来说,过去因传输物理介质不同而形成的报业、广电分离的媒体格局正在被打破。


不同层级间“条块分割”的局面面临破冰,媒体平台的定位和功能亦发生着改变。


媒体的重新洗牌,降薪、裁员,甚至倒闭,已经不是新鲜事。频道关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摆上台面的广电问题,像个瘦骨嶙峋的老人,奄奄一息,半死不活;对媒体人一再减薪降薪,而收视低迷,很多频道、节目名存实亡,对空播出。同时,问题的原因又在于它体型庞大,空有一身肥膘而握拳无力,节目内容同质化,频道定位雷同化,大量资源养着空壳,广电瘦身,精兵简政,去除赘肉,留下肌肉,大势所趋。


关停并转,淘汰落后产能!天经地义,更是市场和自然规律,用不着每次贩卖焦灼,一惊一乍,到今天经历了那么多媒体的生生死死,还在那叽叽歪歪的,有多大出息和定力? 


以往重数量轻质量、重开设轻建设,已经成为不少传统媒体电视台和报社的通病。


日益下降的开机率,上到党政领导、中产阶级,下到普通百姓,对于电视很多时候“充耳不闻”,从家家必买、结婚必送、饭后必看的接往外界,休闲娱乐的媒介变成家庭一角冰冷的机器。


新闻的传播规律依然会发挥它不可忽视的作用,优胜劣汰以及马太效应,依然会在所有可以说话的场合,说出他强有力的决定性的话语。


做强做精融媒体,应是笃定方向,“关停并转”乃是题中之义。


这些被关停的频道,已经丧失了使用及修复价值,形成严重的沉没成本,因此果断放弃,才能够提高效率。


也就是说,盈利和内容竞争力不好的,与其撑着,不如关掉。


传统媒体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抓主要矛盾、突出重点,传统媒体淘汰落后产能,关停并转在所难免。


精简精办,解决节目同质化,雷同化的问题。”改革就是要把五指收起来,攥成拳头打出去,这样更有力量。


一、收入惨淡,资金无法支撑,造血能力不足!


二、收视率低,观众大量流向移动互联视频社交媒体,广电面临舆论场收缩、时效不足、传播力下降、影响力减弱严峻挑战!


三、生存堪忧,没有闲钱养闲人!


精兵简政才能提高效率,媒体是讲求实战的行业,不能打,不能吃苦,没有战斗力终究要被淘汰,如今的广电已经没有闲钱养闲人。


广电媒体怎么办?


1、提升资金、人力等要素的有效配置效率、效益的要素结构优化。


2、推进业内资源资产重组,提升广电产业集中度和规模化集约化。


3、推进传统广电实施“互联网+”战略、新兴媒体全方位融合的产业结构优化,适度压缩在产、拓展播出渠道,盘活内容存量的库存优化。


广播电视行业面临——如何化解产能过剩失业人员再就业


 媒体融合不是“新瓶装旧酒”,而是“新鞋走新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达尔文法则,也是天演论的现实隐喻。


面对数字化浪潮,传统媒体不妨从“加、减、乘、除”上进行探索,也就是从增加技术研发投入、削减传统落后项目、发挥品牌的倍增效应、破除理念与体制的束缚等四个维度发力,这四个维度中最鲜血淋漓的是淘汰落后项目和落后产能,这是砸人家饭碗,改革的阻力之大可以想象。


但是,如果继续耗着,最后会拖死整体,当断不断必自乱,耗不起,烧不起钱,就要果断熔断,及时止损。


但是在这些淘汰平台之下,要警惕逆淘汰,避免把能人,能打的人淘汰掉。并不是说,需要砍掉的频道和栏目里面,就都是人浮于事的,打酱油的。有的人也有能力,奈何无力回天,这个也和栏目和频道的定位和大环境有关,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任何时代都是成王败寇,胜者为王。面临被淘汰,需要的不是埋怨和怨怒,总要有人为失败埋单负责。此一时,彼一时。也不要重提当年之勇,被时代和趋势打败了,就要认。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否则,你可以继续活下去。既然被淘汰了,肯定有很多地方没做到位,怨天尤人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多从自身找找原因吧。


到底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还是有能人,底下的兵配合不好,最终都要向结果负责。是非成败,多给自己复盘,不要总是把责任推给别人。


媒介进化论,决定了电视的未来命运。电视业的这张病危通知书,希望各大电视台的领导,提前看看也无妨!早打个强心针,总比温水煮青蛙,西湖歌舞几时休,天天盲目自恋自嗨,浑然不知自己已如履薄冰,身处险境要好。


电视的媒介仪式感没了,边缘化危机越来越凸显,中国人客厅里的媒介进化,正在悄无声息地嬗变,不要装作视而不见,不要再妄自尊大了,要看清趋势,不要与趋势为敌。


功能定位不清晰、发展跟不上时代形势,不能与时俱进,经营创收不给力,发展良莠不齐,有努力突围后死的,但也不排除有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关停并转”也是大势所趋。


过去的,无论是争论还是争吵,无论难忘还是难舍,都已成为过去。


不成功变成仁,失败了就不要总是给自己矫情的找理由,内心脆弱不如做点实事,贩卖焦灼,不思进取不还是一样会死。


电视剧亮剑里,李云龙有一句话很喜欢,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突围的路上,不能被几个坏消息吓死,风声鹤唳的几个坏消息,看把你怂人的胆子,吓破了!就这点出息?呵呵,呵呵哒!


当下应对新兴媒体的挑战,既不可浮躁不安,一味跟风,被传播新技术、媒介新跨越牵着鼻子走,舍本求末,也不可抱残守旧,囿于传统而裹足不前。


当然知道你们内心焦灼什么?恐惧什么?


对于广电媒体来说,很多现在混的不如纸媒了,纸媒意识到媒体转型和融合的危机感比广电强,广电是和纸媒比是重资产,设备贵,视频生产成本高,采编成本投入也大,纸媒船小好调头,比电视台容易转,现在动辄一个城市的电视台五六百号人,但是报社最多一两百人,有的省级电视台动辄几千号人,这么多人吃大锅饭,也确实该精兵简政了。


多数从业者认为,当前的广电媒体从业生态,迫切需要得到较大改善!


从业者对工资收入和收入公平程度等薪酬福利问题和绩效考核问题,存在诸多不满意之处;从业者职业培训机会较少,培训内容与经费存在不足,从业者职业发展机会小,职业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相当部分从业者认为所在单位没有职业发展空间,所从事的工作较难或非常难以发挥自己的特长、展示自己才能。


广电从业者对广电媒体工作的社会地位、工作价值、工作满意度等涉及职业满意度与忠诚度评价偏低。


从业者生理心理健康状况堪忧,相当一部分从业者认为,自己身体和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从业者对广电媒体职业竞争程度评价较高,认为职业压力较大。


因此,当前从业生态,迫切需要较大改善。


增加工资、提高福利待遇和提供职业发展空间,是广电媒体从业者对改善从业生态的三大迫切需求!


广电媒体单位内部制度与管理文化、宏观体制和新技术新媒体影响,是影响出从业生态和从业者内心心理脆弱的三大因素。


担心自己收入下降,担心自己没有饭吃,担心自己无用武之地,担心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样继续混日子,这些顾虑对自己的工作生活影响很大!


在新的媒介环境中,不可简单地陶醉在“内容为王”的满足中,当随时瞭望前沿,洞悉传媒的新趋向,顺应时代发展和公众需求,与时俱进地创新传播观念、传播内容、传播方式等,否则便会成为传媒的落伍者,最终被新的新闻传播浪潮所淘汰。


不能打的媒体,死了也就死了,难道不该死吗?


用不着那么风声鹤唳,做惊弓之鸟状,如丧考妣状,还是那句话,不能赚钱的媒体,没有影响力的媒体,淘汰才是天经地义,不淘汰才是天理不容!矫情个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多从自己找找原因,突围!起而行动才是真英雄,锐意改革才是真英雄,垂头丧气,贩卖焦灼,有个锤子的用!


(传媒智库—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陈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