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重振看湖北|江城繁华依旧,处处烟火气

新民周刊 2021-04-09 10:54
 

美食街上,年轻的武汉市民把街头挤得满满当当,享受街边小吃;夜市中,行人熙熙攘攘,商贩卖力叫卖;深夜,夜店门口不乏等位的人群。

记者 | 应琛


2020年4月7日23时56分,江汉关大楼前,武汉市民自发来到这里。4分钟后,0点的钟声响起,汽车的鸣笛声中,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掌声和“武汉加油”的欢呼声。
一年后,再次来到江汉关,这里已恢复了往日的样子——不时有游客在大楼前拍照留念,更有数对新人在这里留下幸福的时刻。
随着2021年4月8日解封一周年的临近,武汉再次成为全国的焦点。
曾经疫情肆虐的江城,早已恢复了“烟火气”——街道上穿梭的汽车和繁忙的公共交通、餐馆里挤满的食客、各种夜市的吆喝声和络绎不绝的游客,无一不证明这座城市已被唤醒。
江城繁华依旧,市井生活如昨,只有行人脸上的口罩,提醒着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相信这座“英雄之城”,在大浪过后的未来仍会奋勇前进。

汉街上的人回来了


2020年疫情伊始,楚河汉街成了武汉上镜率最高的一条街。封城期间,往日的繁盛变成空无一人,楚河汉街成了全国人民窥见武汉阴霾的焦点。
众多的纪录者选择拍摄这里,是因为汉街承载的早已不仅是一条“商业街”这么单薄的含义,更代表了这座城市的娱乐生活。
B站UP主“林晨同学”在B站个人账号上相继推送三则疫情下的武汉现状视频,用镜头记录下武汉的“封城日记”,火爆全网。
林晨发布于2020年1月24日(大年三十)这天的记录“封城”后24小时武汉生活的Vlog里,汉街已经空无一人,店铺悉数关闭。视频的弹幕里,有网友留言“从未见过这么空的汉街,泪目”、“全部关门,过年时的汉街本该是非常热闹的”,而大多数的留言都在说“武汉加油”。
楚河汉街取名于“楚河汉界”,位于武昌核心城区,是武汉中央文化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全长1500米。
3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汉街。工作日加上下雨,街上的人不多。当记者走进位于三街区的极上馆日本料理店时,店内的服务员正在忙碌地准备午市。等了一会儿,负责人朱仁走了出来,他刚面试完前来应聘新店前厅经理的求职者。
这是记者第一次见到朱仁本人,而他的声音却是相当熟悉了。2019年7月,朱仁辞职到武汉,跟着表哥一起开饭店。去年年初,朱仁负责的新店试运营,营业状况十分鼓舞人心。正准备春节大干一场之际,新冠肺炎突如其来。武汉封城了,而他和表哥经营的几家日料放题店和韩国烤肉店都不得不停止营业。
朱仁至今还记得,大年初一那天,表哥和他召集了员工会。他们有武汉最大的日料放题店,春节期间本来备了很多货,而医护人员奋战在一线,却只能吃饼干泡面。当时,表哥提议,“我们食材、人员齐备,不如联系医院给医护人员送爱心餐,尽一份绵薄之力”。
就这样,朱仁作为支援者为医务人员送餐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2020年4月30日。他自己粗略统计了一下,前后大概送餐32000多份。
“4月8日解封后,我们也没有立即恢复营业,因为还要办理各种证件。所以我们就一边继续给医务人员送餐,一边也做一些外卖生意,稍微补贴一下。”朱仁告诉《新民周刊》,解封第一天,就有老客人打电话到店里来询问有没有营业。一直到“五一”左右,原来的五家门店才陆续恢复了营业,“因为疫情防控要限流,我们汉口三阳路的那家店恢复营业的第一天就排起了长队”。
而记者所在的汉街店则是今年1月才刚开张的新店。说起这家店,朱仁开玩笑地表示,还真是因为疫情才有的意外收获。去年4月25日,朱仁的表哥接到了汉街招商负责人的电话,起初他们还以为是骗子。
“后来我们去面谈才得知,他们有一个2000多平方米的商铺,武汉本地很少有能够接手的餐饮企业。我们楼上楼下都是像徐福海鲜和海底捞这样的全国连锁。他们辗转找到了我们,并给出了一个很优惠的价格。”朱仁说,当时,原来要开的恒隆店因为商场开业延期而停摆,在计算了成本和收益之后,他们最终还是决定拿下。“汉街的人流量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武汉40%的网红店都在这里,陈赫开的贤合庄和薛之谦开的上上谦这里也都有。生意好的时候,这家店的月营业额可以做到600万元以上”。
但生意刚恢复之际,去年6月又发生了三文鱼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阳性事件。朱仁说,这对日料来说可谓是“致命的打击”,“大家都害怕也能理解”。生意一度陷入低迷,原本一天能有八九万元的营业额直接掉到了2万元左右。
好不容易迎来十一小长假,生意总算又有了起色。这时,冷链感染事件频发。“到现在我们自己的冻库还封着不能用,只能把货都放在供应商那里,让他们定期送。这样一来,无形中也增加了我们的成本。”不过,朱仁表示,他还是很看好武汉的商业前景的。
外交部曾表态,今年4月春暖花开之时,将会为湖北举行全球特别推介会,向世界展示湖北浴火重生的新面貌,助力湖北搭建对外合作的新桥梁。仅今年第一季度,武汉就有215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商业巨头纷纷抢滩。武汉恒隆、万象城、大悦城、SKP、江宸天街、万科未来中心等一批购物中心,都已经或将在年内开业。
“现在汉街的人流都回来了。虽然现在是工作日的中午,你看我们的生意也还过得去,更别提天气好的时候和周末、节假日了。”朱仁透露,目前他们位于恒隆的店正在装修,而年底他们计划还要开三家不同类型的新店,“会做西餐,还有高端的日料”。

便利店成了刚需


与朱仁告别,往汉街二街区走去,记者来到了Today便利店(楚河汉街店)。店里客人不多,两个女生刚进门买了热干面和自热小火锅。正值樱花季,记者看到店内外会有一些特别的樱花装饰,货架上也有樱花口味产品的限定发售。
门店负责人邹志平正在盘货。他告诉记者,这家店是今年2月新开的门店,“作为汉街唯一一家便利店,天气好的时候或是周末,我们这里的客流量一天接近2000人次”。
说起去年的疫情,邹志平记忆犹新。封城前一晚,他上夜班。“平时夜里都没有什么人,但23日凌晨2点左右,一大批人涌了进来,把店里的水、面包、巧克力等产品都买空了。”邹志平回忆道,当时应该是已经有人知道了第二天要封城的消息,“但我那时还不信,就一直等。直到第二天,确认封城”。
当时,街头巷尾和社区里的便利店,成了封城后武汉民众的“诺亚方舟”。得知附近小区居民没有办法购买到基本生活物资后,Today便利店的员工纷纷向公司主动请缨,希望能够恢复门店营业。
其中也包括邹志平。他立即打电话给徒弟和几个熟悉的同事,问他们愿不愿意回来上班。人员配齐之后,那时邹志平负责的四家门店全部恢复营业。自此,每天早上6点,邹志平先是开着电瓶车分别将同事送到店里。接着就是盘货、接单、送货。
“每天电瓶车不是在前往小区的路上,就是在充电。”邹志平表示,还有不少志愿者也会来他们店里拿货。
据了解,Today便利店是武汉最大的本土便利店品牌,门店数量突破300家。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Today便利店还推出小程序、团购、云店、社群、外卖平台等线上售卖渠道。通过线上下单的形式,配合无接触配送方式,解决了辖区居民外出采买不便的难题。
而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解封。
“一开始店里还不允许进人,客人都是站在店外点单,然后我们取好货送出去。”慢慢地,限流条件下客人可以进店,“差不多8月底,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整个疫情前后,Today便利店的营业额不降反增,一来是满足刚需,二来在疫情中的表现赢得了口碑。据邹志平透露,解封后新开门店的速度也超过了往年。截至目前,已经新开了126家门店。
在Today便利店,经理有个亲切的名字叫“家族长”,因为企业希望通过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让新员工迅速成长。经过疫情一役,在邹志平这个“家族长”的帮助下,徒弟们也都当上了门店店长。
如今,邹志平本人直接运营的是汉街店和省委店两家门店。在邹志平看来,疫情好像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超市或许离你很远,但总有一家便利店在你身边。不少老人都愿意来我们这里买东西,他们有时甚至会提出买整袋冷冻包子、饺子等这些以前在超市才买的东西”。

回归繁华,成为网红



2020年12月,路透社发布一条视频短片,标题为“武汉夜生活如火如荼”。短片一开始,画面中一群年轻人在酒吧里尽情欢畅,画外音道:“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仍生活在疫情封锁期间的人来说,他们做梦也想去一个中国武汉的派对。”
在常态化的疫情防控措施下,楚河汉街之外,武汉城市社会生活也早已全面回归正常,城市回归繁华。
武汉人过早全国出名,但武汉早餐的种类可不只有热干面。虽然已是上午10点,还下着瓢泼大雨,位于前进四路的严老幺烧麦店前,仍旧排着几十米的队伍。听说这是当地有名的老字号,加上又是大众点评上必吃榜的上榜餐厅,因此在撑伞排队的人群中,既有武汉本地人,也有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其中,不乏拖着行李箱的人。
本地人小恒告诉记者,这里最出名的是三鲜豆皮和重油烧麦。他人生挚爱的三鲜豆皮就出自这里,笋丁与肉丁的神仙组合,自己在家很难复刻。而重油烧麦的那一口猪油加上浓郁的胡椒味,也是咸香可口。
“因为全是手工制作,豆皮每锅的份数有限,以及出锅耗时较长,所以想要吃上至少排队半小时。”小恒表示,武汉解封后这家店的生意很快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早上6点一开门就已经门庭若市了,“有时路边还有乱停放的私家车被抄牌,但我们武汉人的精神就是被抄牌也要来过早”。
一位游客要买一份“油饼包烧麦”,收银的阿姨显得有些无奈:“我们这里没有,你们是从哪里看到的哟,怎么老是有人问?网上的人搞错了。”或许,这就是甜蜜的负担。
白天,武汉各大旅游景点亦是游人如织。
早前有一组数据表明,疫情后的武汉在文旅发展上实现了新突破——2020年8月8日至12月31日,纳入“惠游湖北·打卡大武汉”活动的44家景区共接待游客2148.74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27.47%,黄鹤楼景区人气指数位列全国第一;星级旅游饭店营业收入从10月起实现正增长,四季度同比增长17.1%。2020年全市游客接待量和旅游综合收入分别恢复到2019年的81.23%和81.39%。
随着樱花季的到来,武汉更成为春游市场的热门目的地。统计显示,仅3月20日至21日,东湖樱花园游客量达11.5万人次,约六成为外地游客;相邻的武汉大学樱花又成为国内春天看花的“人气王”,不仅现场看花人流如织,而且各路云赏樱直播大吸流量,热闹非凡。
到了下班的时间,脱掉职场外衣, 换上运动服, 武汉熟悉的健身场所内,那些熟悉的健身人群正在慢慢回归。
在位于武昌区徐家棚附近的一家健身工作室内,晚上7时,音乐中夹杂着杠铃砸地的声音,七八个年轻人正在教练的带领下做着当天的训练。
负责人陈教练告诉记者,去年疫情期间,这家店关了四个多月,一直到去年6月才开始恢复正常营业,“当时,我给会员都做了停卡处理。确实挺难的,在家也没什么收入,好在后来相关部门给我们减免了场地租金”。
在陈教练看来,疫情对健身行业的冲击挺大的,尤其对私人工作室影响更甚,“我身边好几个相熟的店都倒闭了”。而他的店恢复也不容乐观,“生意好的时候,我这里一个时间段可以同时开两节课。但直到现在,在籍会员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重新开卡回来”。据他观察,疫情过后,人们似乎更喜欢在室外运动,“像跑步、自行车等运动都比以前更受欢迎了”。
现在,场馆外的马路因修建地铁正在进行封闭改造,加上所在的大楼马上要进行拆除,陈教练表示,他现在只能卖月卡,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场地,“想要搬到市中心一点,但又担心场地太贵,只能尽量找吧”。
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陈教练坦言,他或许就要转行了,“找个工作去上班”。他说,这家店开了快六年了,和很多老会员也都成了朋友,“大家都很舍不得,我也希望能继续开下去,但生活总还要继续”。
随着夜幕降临,敞开肚皮饱餐一顿是大部分人夜生活的开始。作家池莉笔下的吉庆街是武汉人夜宵的名片,但如今武汉人吃夜宵的足迹遍布三镇。
美食街上,年轻的武汉市民把街头挤得满满当当,享受街边小吃;夜市中,行人熙熙攘攘,商贩卖力叫卖;深夜,夜店门口不乏等位的人群。
正如路透社在短视频中所说,在全球许多因疫情卷土重来而焦头烂额的城市,这幅景象是难以想象的。这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的城市是新冠疫情最初的“震中”,如今,它的夜生活回来了,并进行得如火如荼。
都说夜经济是城市商业发展的晴雨表和城市活力的直接体现。疫后重振,武汉全力支持夜购、夜食、夜游、夜秀、夜娱等消费模式,接连推出多项活动。“武汉夜游菜单”包括了光谷步行街、楚河汉街、户部巷、吉庆街、黎黄陂路、新天地、江汉路步行街、汉口北奥特莱斯等三镇的24个重点夜游区域和项目,涵盖夜间餐饮、美食、购物、观光游览、休闲、娱乐等业态。
根据去年底百度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城市活力研究报告》,武汉人的夜间社交生活和娱乐活动也恢复往常,夜生活指数较去年同期已恢复87.81%。另据瞭望智库联合腾讯共同编写的《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20)》显示,武汉首次上榜2020夜经济影响力十强,排名提升2个位次。
虽然武汉的复原不是简单地按下重启键,沉重的心理创伤和经济损失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修复,但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努力去习惯,努力在生活。商业的回暖,更是加速了本土经济的复苏。

现在的武汉,是一个安全的城市,一个充满希望的城市。

欢迎点击“此处”购买!





· 寻物 | 博物馆文创又上新了!
· 武汉回访|快递小哥汪勇要组更大的“局”
· 中国疫后发展的风向标,竟在这座城市!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