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离开北上广的年轻人都去哪工作了?

DT财经 2021-04-09 12:04






















“不想再待在北京了。”当远在小城市的朋友聊起自己靠工资在当地买好房准备结婚的瞬间,小艾看着电脑屏幕上的PPT,灵魂出窍般地产生了这个想法。
 
曾经被这座城市的繁华和高收入鼓舞,小艾在京坚持奋斗了三年多。但眼见自己从热情满满的应届毕业生,变成在职场上疲于奔命的螺丝钉,存款却还是摸不到大城市的房价,小艾发现自己被现实击溃的瞬间越来越多。
 
一线城市不好留,这一点越来越显而易见。随着二三线城市在人才引进政策和硬实力上的双双发力,每年都会有人离开北上广深,奔赴这些城市寻求发展机会。

从城市吸引力的角度来看,到底是哪些二三线城市用实实在在的工作机会,接收了最多的北上广深打工人?哪些城市最能满足他们的发展需求?DT财经和联通大数据一起研究了这一问题,希望给同样考虑这些问题的年轻人一些参考。

不在北上广深打工
哪些二三线城市最受欢迎?


想要知道哪些二三线城市用工作机会吸引了那些离开一线城市的人,我们采用的统计方法如下:2个月内,用户(年龄限定为23岁及以上)如有超过20天的白天都呆在某地,则认为该用户在该地工作;如果某个用户年末(2020年11-12月)与年初(2019年12月-2020年1月)的工作地不同,我们就大致认为这个用户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工作。

按照联通在不同区域的市场占有率情况进行调整校正后,我们发现,2020年离开北上广深去往二三线工作的人们,最偏爱的城市前十名依次是:

①东莞 ②苏州 ③佛山 ④重庆 ⑤天津
⑥杭州 ⑦郑州 ⑧合肥 ⑨长沙 ⑩武汉

可以看到,前五名中的东莞、苏州、佛山和天津,都紧紧挨着一线城市,拥有距离上的绝对优势,打工人们坐一站高铁就能到新的工作场所报到。当然,经济实力的不俗,也是它们吸引力的重要来源。尤其是东莞、苏州和佛山,虽然只是地级市,GDP排名却超过了许多省会城市。
 
前五名中,只有重庆与四座一线城市的距离都不算近。

令DT君意外的是,近年来实力突出的杭州、新晋网红城市长沙和一直在互联网上声量很高的成都,都未进入前五名,排在天津之后。其中,成都甚至未能进入前十的行列。

 
具体来看,不同一线城市的人,分别更偏爱去哪些二三线城市工作呢?
 
离开北京的人最多去了天津,上海是苏州,广州是佛山,深圳则是东莞——地理距离近、生活习惯差异小、第一时间享受一线城市的经济溢出,都是显而易见的优点。
 
DT君特别注意到了广州和深圳,人们从这两座城市离开之后,选择都大同小异。离开广州选择了二三线城市的朋友中,有4成奔向了佛山,深圳同样也有超过4成选择了东莞。重庆、长沙和武汉则是离开广深的第二梯队选择。

向右滑动查看接收上海、广州、深圳人口的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离各地都不算近,但在离开上海、广州和深圳前往工作的TOP5城市中,都占据一席。
 

哪些二三线城市
吸引的人口最年轻?


盘完哪些二三线城市最能用工作机会吸引北上广深打工人,我们还想看看哪些城市对年轻人最有吸引力。
 
和年龄稍长、成家立业的中年人不同,年轻人往往更加看重一座城市的发展潜力和就业机会。而更高比例的年轻人选择在这里工作,也是在为它输入更多年轻力壮的生产力,未来形成更强大的竞争力。
 
从离开一线城市到当地工作的人口年龄结构来看,东莞、厦门、武汉、西安、长沙等城市年轻吸引力强劲,42岁及以上中年人口比例最低,而年龄段在23-32岁的人口占比较高。
 
我们也注意到,以人口年龄比例的标准来衡量,吸引人口规模十分突出的天津和苏州,对年轻人口的吸引力在一众二三线城市中比较一般。

 
为了更直观地看到哪些二三线城市对年轻人更有吸引力,我们计算了一座城市吸引年轻人口和中年人口之间的比例差异,以次作为该城市的接收人口年轻指数(具体算法:某城市的年轻吸引力指数=城市接收的离开一线城市的33岁以下人口在总接收人口中的比例 - 42岁及以上人口所占比例)。如果这一指数为正值,则说明该城市接收离开北上广深的年轻人比例高于中年人;指数为负值则反之。

从接收人口年轻指数来看,尽管厦门吸引的离开北上广深来当地工作的人口规模小,但年轻化程度是最高的。
 
吸引一线城市人口年轻化程度排在第二、三名的则是东莞和武汉。两座城市接收的33岁以下人口比例都比42岁及以上中年人口超出12个百分点。此外,西安和郑州则紧随其后。
 
从区域分布来看,除了佼佼者东莞代表的珠三角区域和厦门代表的华东地区,华中地区的年轻化表现也意外地突出。来自华中的城市占据了前五名中的两席,第六名的长沙也来自这一区域。

 
接收人口年轻程度相对较低的二三线城市,则有沈阳、宁波、天津、大连、青岛等城市。其中,沈阳和宁波接收的42岁以上离开北上广深人口的比例超过年轻人口15个百分点。
 
除了宁波,这些城市大多是北方城市。近年来,关于南北经济差距逐渐明显的讨论不断,从这些离开一线城市的年轻人群去向似乎也能看到些端倪。
 

哪些城市的吸引力
辐射范围最广?

我们知道,城市的区位对Ta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当在一线城市的朋友们想要选择新的城市工作和发展,地理距离是一个关键性因素。地理优势对于一些城市来说是如虎添翼,但也有城市能够依靠自身实力最大程度地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才。
 
那么,有哪些城市能同时打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人群,具有较广的辐射范围呢?
 
我们进一步计算了上述二三线城市流入工作人口中,最大来源一线城市的占比,以此来评估它们接收一线城市人口的集中程度;同时结合城市吸引四座一线城市来当地工作的总人口数量,得到4种不同特质的城市。


A类:广泛吸引型,这一类型城市不仅吸引了较多的离开北上广深来当地工作的人,并且不同来源地的流入人口比较平均,没有特别强的地域偏好。这说明这类型城市辐射的范围更广,在一众二三线城市中具有比较亮眼的综合竞争力。在所有二三线城市中,只有重庆属于这一类型。
 
B类:精准吸收型,如杭州、苏州、佛山、天津、东莞等城市。Ta们对不同一线城市的吸引力不算低,吸引的整体人口数量较高,但从最主要来源城市流入的人口比例尤其偏高。比如苏州、杭州等城市精准吸引了离开上海来当地工作的人口,天津、东莞等城市则是集中接收了大量离开北京和深圳来当地工作的人口。
 
C类:距离优势型如南京、合肥、宁波、无锡、哈尔滨等。Ta们比较吸引离开某个特定一线城市来当地工作的人,但在其他城市中优势不明显。和B类城市相比,C类城市对距离较远一线城市人口的吸引力相对更弱一些。
 
D类:博而不专型,有更多的城市聚集在这一类型,如郑州、成都、福州、青岛、济南、厦门、大连等城市。这些城市没有很强的地域偏好,对从不同一线城市离开来当地工作的人口的吸引力比较平均。同时这几位选手的整体吸引力相对其他类型城市弱一些,综合实力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总体来看,珠三角的东莞、佛山在吸引人口规模和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上都表现出色,对于离开广深另谋发展的年轻人来说极具魅力。

 

对于上海的打工人来说,在城市群高度协同发展的长三角,可选择的心动城市不少。苏州、杭州、合肥等城市都吸引了不少人口来当地工作,但这些城市在对年轻人口的吸引力上目前还不及广深周边的东莞、佛山。

 

而对于在北京奋斗的年轻人来说,能选择的“退路”就比较有限。天津虽然吸引了大量离开北京来当地的工作人,但年轻人口占比较低。想要获得更好的发展前景,坚守二字或许还是北漂们最大的座右铭。

 

和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一线周边城市相比,华中、西南地区的省会城市表现不容小觑。长沙、郑州、武汉、成都对年轻人口的吸引力可圈可点,重庆更是少见的对不同一线城市人口都构成诱惑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几年华中、西南地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效应正在凸显。

 

城市化进程的飞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现,安放理想的目的地已经不止一线城市这一个选择。更多的二三线城市逐渐成为大家的心动目的地。

 

不过我们也发现,在不同一线城市打拼,人们选择离开的代价和成本差异,也影响着大家最后的决定。而能够兼顾更多发展空间和生活空间的城市和城市群,或许才能成为这场人口争夺战的赢家。



作   者 | 何书瑶、倪可扬
编   辑 | 唐也钦
设   计 | 戚   
今日互动

你在哪座城市,更看好哪座城市呢?欢迎和我们聊聊。

这是DT君2021年第 29 篇走心原创。拜托大家每次看完文章,文末的【转发】 + 【赞】 + 【在看】顺手点一遍,让微信知道你爱DT君,才能第一时间收到推送。

走心原创,需要铁子们的支持,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