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亿!令投资人“一见倾心”的60后创业者刚刚敲钟,腾讯连投三轮与蚂蚁、京东较量

创业邦 2021-04-09 12:01

大龄创业者为何备受资本青睐?


作者丨解夏
编辑丨及轶嵘
封面图丨联易融官方


4月9日,联易融科技在港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9959,意味着“供应链金融科技第一股”诞生。联易融以19.32港元/股的价格开盘,较发行价上涨9.9%,截至发稿时,总市值达到362亿人民币。

联易融科技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也是腾讯To B战略生态圈的核心成员之一,聚焦于ABCD(AI、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在供应链生态的应用,以线上化、场景化、数据化的方式提供创新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联易融三位创始人都是金融老兵,宋群和周家琼是60后,冀坤是70后。在金融领域,年龄反而成为加分项,也因此吸引了优质资本。

联易融的投资方背景豪华,上市前共经历五轮融资,腾讯、中信资本和正心谷资本不仅是A轮投资方,而且在B轮和C轮进行追投,C+轮引入战略投资方渣打银行。此外,投资阵容还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BAI资本、普洛斯、创维集团、泛海创投、微光创投、招商局创投等。

联易融融资历程


招股书显示,腾讯、中信资本、正心谷、GIC、渣打银行和BAI资本持股比例分别为18.89%、12.03%、11.92%、9.20%、3.61%和3.6%;联易融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宋群直接持股15.36%,总裁冀坤持股2.55%,副董事长兼首席风控官周家琼持股0.98%,宋群等为代表的10名员工组成的股权平台Shirazvic持股4.34%,股权激励平台Equity Incentive Holdco持股9.64%。

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金融科技总裁、联易融董事林海峰在敲钟现场表示:五年时间,腾讯持续支持联易融的发展,陪伴联易融成长为中国领先的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祝贺联易融完成香港上市,这既是里程碑,也是新征程。

联易融为何会让多家机构持续追加投资?


投资人一见倾心的大龄创业者

2016年2月,联易融正式成立,这一年,宋群50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周家琼55岁,冀坤40岁,很少有人在这个年纪开始创业。

创业前,宋群有着一份相当漂亮的履历。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他先后于澳新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工作,2003年到汇丰银行任职,最后做到信托及贷款代理服务全球主管,2010年成为珠海华润银行首任行长,在他任期内,华润银行资产规模短时间内实现超高速增长,从不足百亿到突破千亿,2015年,他又担任腾讯集团战略顾问,负责就金融科技业务提供建议。

出身传统金融机构,历经30年摸爬滚打,宋群见证了金融领域的跌宕起伏,也因此获得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对金融行业有非常深入的思考,尤其是在供应链金融方面。

华润银行的控股股东华润集团,体系内各公司都存在大量供应链业务,而宋群在华润银行时,就做了相关工作,此后,在腾讯做战略顾问时,宋群也获得了腾讯的支持,有了更明确的创业念头。

宋群有一种天然的人格魅力,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为之“倾心”。

2016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宋群在正心谷二楼的茶室里,与正心谷资本创始人林利军、董事总经理赵永生第一次见面,三人聊了半个下午。

正心谷资本董事总经理、联易融非执行董事赵永生向创业邦回忆,彼时宋群创业不久,正在寻找战略股东,团队就几个人,没有精美的商业计划书,只有几页纸的融资材料,上面涵盖了联易融的长期愿景和商业模式。

那天下午,他们讨论和确定了三个方面:一是要做什么事,即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做供应链金融;二是怎么做,即围绕价值更高、安全性更高的核心企业来做;三是做成什么样,即线上化、平台化。

“宋群对整个行业有极深的理解,对战略方向有深度思考,非常有前瞻性。”赵永生对创业邦说。

这次交谈后,正心谷表明投资意向,此后联易融的成长,也基本按照当时定下来的核心要素发展。

五个月后,正心谷基金年会举办,赵永生和宋群在丽江一家酒店,一致敲定了追加投资的条款。最初积累的信任,也让正心谷成为参与融资轮次最多、连续加注4轮的机构投资者。

联易融成立的时期,正值国内消费信贷、P2P最热的时候,宋群却选择做供应链金融。

“这不是一个很热门的赛道,因为供应链金融小额分散、纸质沟通,都是线下来做,一单只有几万块,银行都不愿意做,所以没有形成平台化的公司”,赵永生说,联易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的交易流程、合同、发票全都线上化,这样无论是分析、风控、资金引入,都便捷可信,有了平台化的基础工作,打包一单可达数亿规模,银行也愿意参与。

2015年上半年,宏观上加杠杆、加风险偏好,进入2016年,宏观开始去杠杆化,这给实体小微企业融资出了一道难题,不少企业融资需求面临较大缺口,资金链紧张,给日常经营带来较大压力。

基于对人、对团队、对商业模式以及宏观产业背景的调研与判断,赵永生判定,联易融的业务方向是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

宏观产业背景也是BAI看中联易融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时一些小微企业融资困难,在To B方向上也有类似挑战。”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对创业邦说,BAI一直关注金融和软件两条赛道,恰好联易融是这两条赛道的交集。

2016年冬天,BAI董事总经理赵鹏岚在深圳储能大厦和乐信团队(BAI投资企业、分期乐前身)开完会后,下楼拜访了联易融创始人宋群。

当时,赵鹏岚还很年轻,刚刚27岁,和宋群相差二十多岁,但宋群非常谦逊,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架子,也不着急介绍自己的项目,而是先向赵鹏岚提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小微金融?

“有一种被面试的感觉,但我很享受这样的交流,”赵鹏岚向创业邦回忆道,宋群面对投资人,不像其他创业者一样侃侃而谈,而是先做一个聆听者,再阐述他对于小微金融的看法。

交谈中,赵鹏岚提到,供应链金融可能是小微企业融资最好的抓手,此观点抛出,双方一拍即合。

“第一次聊完后,William(赵鹏岚)意识到这是个非投不可的项目,非常激动,立刻让我跟宋总见面。”听完赵鹏岚的描述后,龙宇很快和宋群见面,并当场拍板决定投资,这也是基于长期积累,所做出的快速决策。

当时BAI面临的境况是,联易融处于B轮融资阶段,投资额度已被老股东占满。

“在联易融做股东非常幸福,宋总永远都超预期,管理特别好,老股东肯定是不愿意将融资额度放出去的。”龙宇说,当时BAI做了大量工作,在交易架构和交割安排上很灵活地满足公司诉求。

这笔投资在两周内确定具体额度,之后BAI又给了公司一笔无息可转债,此后又在C轮追投。


让投资人“震惊”的风控

即便是金融老兵,创业中也曾遇到过困惑。

2017年初,由于监管环境变化,联易融产品依托的底层架构受到挑战,因此业务发展受挫。宋群与腾讯咨询对话时透露:“那个时候眼前一片黑,部分团队成员对方向和生存都产生了怀疑,有人离开去传统的业务,觉得太创新的东西,监管方向太难把控。”

在这个关键时刻,宋群没有冒进,没有被其他金融业务方向诱惑,重新复盘战略后,他得出结论:商业模式依然是将资金对接到资产,只是资金来源不再依托于一种模式。

BAI董事总经理赵鹏岚对创业邦说,年轻一代创业者的成功,往往处于顺周期的环境,创业途中会经历周期波动,但联易融三位创始人,已经经历过好几个周期,无论对公司、产业,还是整个中国经济环境,都很笃定,不为市场风口所动,这和其他更年轻创业者有很明显的区别。

宋群曾公开过联易融的团队人员结构,有五种不同背景的人:一是资深金融背景、懂金融懂风险的,一般40岁左右;二是纯IT背景、做系统实施的,活要干得漂亮,思维有点儿“一根筋”;三是有互联网背景的,思想非常活跃,相对年轻;四是从企业端出来的,有行业洞察;五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占1/3左右。

他认为,产品和技术容易被对手复制,但人才队伍的搭建很难连锅端走。

“联易融跟年轻的互联网公司没有二致,很多企业都没有他们做得这么极致。”龙宇向创业邦透露,联易融团队有一种年轻的气质,宋群至今也没有独立办公室。

龙宇还提到,供应链金融公司里,目前联易融一枝独秀,没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团队是根本做不出来的。“供应链金融无法大力出奇迹,需要非常深入地切入业务场景里,对上下游的每一个切片,如账期、风险控制、执行层面非常熟悉,这是绕不过去的经验积累,只能尊重行业规律,通过技巧性的创新解决问题,单纯靠颠覆式创新、靠热情是做不到的。”

不仅如此,宋群、冀坤、周家琼三人的配合也让投资人心生佩服。

联易融总裁冀坤早年在建设银行和上交所任职,2012年担任华润银行总行行业金融部总经理及公司金融部总经理,同样拥有深厚的金融背景。

正心谷资本董事总经理赵永生对冀坤用了三个“非常”:业务非常熟悉,执行力非常强,非常靠谱。

首席风控官周家琼是一位让赵永生“震惊”的女性。

在一次尽调过程中,赵永生问周家琼:“你有没有这单业务的基础资料?”周家琼随即从身边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厚厚的一沓材料,大概有一两百页,涉及到这单业务所有的原始凭证、合同、发票等。

“有点像财务存档发票,每年年底打单子时候,财务都要贴上去,跟那个一模一样。”赵永生说,“虽然这是一家创业公司,但公司的底层文件、所有的风控、盖章都是双重用印,防止萝卜章,不仅要对比,还要机器再扫描一遍,从细节就能反映出他们的风控意识。


联易融前景如何?

创业早期,联易融主要服务核心企业及上下游供应商,承担资产服务方的角色,收取资产服务费,从2018年开始逐步转变为平台化、软件化、云化,以金融机构云为主,转为以“核心企业云+金融机构云”双驱动模式。

招股书显示,2018、2019与2020年,联易融营收分别为3.83亿元、7.00亿元和10.28亿元,2019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83%、47%。

联易融收入主要由两大业务构成: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和新型解决方案。其中,2018到2020年,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贡献收入分别占比达95.56%、86.0%和89.59%。

制图:创业邦

2018到2020年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412.5万元、3650.5万元、1.923亿元。

在费用方面,联易融基本保持稳定。联易融2018到2020年研发费用分别为4129.3万元、5987.6万元和1.0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10.8%、8.6%、10.1%;其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4279万元、6814.2万元和8620.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到2020年,联易融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0.6%、51.9%和61.3%。其中,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低于新兴解决方案。

制图:创业邦

联易融招股书援引灼识咨询数据称,联易融在2020年处理的供应链金融交易额1638亿元,按交易量计算,联易融在中国供应链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20.6%。

联易融虽居第一,但这场竞争依然激烈,其竞争对手不容小觑,市场第二三名分别为蚂蚁集团和京东科技,市场份额分别为19.8%、15.9%,三家差距并不明显。

不过,联易融所在赛道天花板极高,根据灼识咨询数据,按融资余额计量,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15万亿元迅速增长至2019年的人民币23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3%。

“国内供应链领域的市场规模非常大,联易融目前的比例还非常小。”正心谷资本董事总经理赵永生向创业邦分析称,联易融的客户留存率非常高,看好联易融能够以SaaS为手段,来降低交付和使用的双边成本,服务更多的中小微企业,也是公司实现规模效应的最佳路径。

BAI董事总经理赵鹏岚也持同样观点,他认为联易融的第二曲线至少有两条,一条是国际化路径,服务海外供应链,另一条是票据业务,拥有庞大的市场规模。



一年从0到2000万单,又
一商界奇才站上富豪顶流

MORE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