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也救不了浪姐2

网易数读 2021-04-09 12:00


《乘风破浪的姐姐 2》(下称《浪姐 2》)成团在即,但从话题热度到综合实力都远不如第一季。


如果说《浪姐 1》是鬼斧神工的惊艳,《浪姐 2》就是浑水摸鱼的乏味。没有了动人的立意、出圈的主题曲、敬业的实力选手,只留下一地的八卦热搜,女性互助的情谊也被“茶艺大师”彻底消磨殆尽。


曾经被寄予厚望,“打破女团定义,为选秀创造无限可能”的《浪姐》系列终究没逃过高开低走的命运。姐姐们也救不了的内娱选秀,问题出在哪了?



《浪姐 2》有多糊



2020 年,没有宣发,只有微商赞助的《浪姐 1》横空出世,带着三十而骊、活出自我、拒绝年龄焦虑的价值观为内娱选秀注入了新意。


在此之前,人们对于女团的印象还停留在年轻活力、整齐划一上,30+ 女性如何成团,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也正因为这份未知,姐姐们火了。


然而,一年后《浪姐 2》带着同样的套路回归,观众却不买账了。



从周播放量来看,《浪姐 2》首期周播放量达到 5.1 亿,甚至超过了第一季的 4.85 亿。借助第一季的流量红利,《浪姐 2》从广告资源到曝光度都上了一个台阶。


广告变长了,口播变多了,但《浪姐 2》 的质量并没有达到浪花们的期待。前两期节目中,论资排辈的尴尬社交、实力下降的初舞台和姐姐们“以家庭为重”的价值输出,都让这档强调女性逆龄追梦的选秀变了味。


即便有那英“拒绝装 X”的耿直人设和张柏芝“梦回柳飘飘”的美貌加持,也无法挽回节目口碑滑落的事实。


从第二期开始,《浪姐 2》的播放量就开始接连下降,直到第九期中,第一季姐姐回归助演,才大幅刺激了播放量的上升。



和同期网综对比,《浪姐 2》的处境也十分尴尬。根据艺恩数据,《浪姐 2》的播映指数分布在 59-60 之间,难敌《创造营 2021》和《青春有你 3》,只能勉强和《奇葩说第七季》《吐槽大会第五季》打个平手。


同样都是唱、跳、Rap,忙着看 200 来个弟弟展示“世界参差”的秀粉们,已经无暇顾及 30 个姐姐如何兴风作浪。


其实,《浪姐 2》网络端同期竞争的综艺数量并不比《浪姐 1》多。第一季播出时,《创造营 2020》尚未完结,《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中国新说唱第三季》《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等同期竞争压力更大,但姐姐们还是凭实力站上了网综的顶流,稳坐播放量冠军。


《浪姐 2》 的糊,真不能怪对手太强。



这届浪姐输在哪了



比不过同期年轻的弟弟,也比不过上一季同样 30+ 的姐姐,《浪姐 2》为什么不香了?


我们统计了知乎上“《乘风破浪的姐姐 2》姐姐们的表现为何让人如此失望?”的回答,浪花们对《浪姐 2》的吐槽,主要集中在选手实力、评委赛制、节目立意和姐姐心态上面。



比如,《浪姐 2》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实力不足,敷衍有余。不仅节目组急着再捞一笔,姐姐们也试图轻松翻红。张柏芝的划水技能,让不少人想起了大学里做小组作业划水的那个他/她。


就像一位观众说的,“三十而奕的主旨浮于表面,根本没有第一季开篇那种由内而外迸发的、蓬勃多彩的生命力。初舞台太垮太枯萎,愧于展现自己不完美之处的姐姐们,连面对和接纳自我的坦率都没有。大家期待的是阅历美的绽放,而不是遮遮掩掩、精致包装下的完美形象。”


除了初舞台上堪比公司年会水平的歌舞表演,台下评委的反应也堪称社畜的职场活命指南。


面对咖位大的姐姐,导师们的点评无一不是高情商说话的典范,面对十八线姐姐,又能猛敲痛点一阵奚落,每个评分背后,都藏着“圈内生存宝典”的门道,节目改名为《乘风破浪的咖位》也不为过。


和第一季相比,《浪姐 2》输在哪了?


在《浪姐》两季的豆瓣短评中,我们对好评(4-5 星)和中差评(1-3 星)做了分词比较,发现两季评价的落点有着明显的差异。



《浪姐 1》带给观众的印象,是一帮有实力、能吃苦但缺少机会的姐姐们,朝着一切未知的成团路勇敢前进,展示拥有丰富阅历的成熟女性带来的不同魅力。


而到了《浪姐 2》,选秀和隔壁创、青系列一起踏入了“欢乐喜剧人”模式,搞笑、欢乐成了高频词,那英的耿直可爱、姐姐们的颜值成为好评的主要原因,浑然不见 30+ 女性的独特之处。


中差评方面,关于《浪姐 1》的吐槽围绕在节目的不合理赛制以及“皇族与祭天”的剧本猜想。然而,这些争议在第二季并没有得到改善。不少辛苦打投的观众发现了“票数差值守恒”的 BUG,“《浪姐 2》成团名单已内定”的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


第一季“高开低走”的根本原因没有解决,就开始急不可耐地收割第二波流量,不仅延续了老毛病,还出现了不少新问题。


比如,音乐总监赵兆的离开,让舞台选歌和编曲也成了《浪姐 2》的一大槽点。选歌乏味,编曲平庸,直到杨丞琳来了才第一次说了真话,委婉地要求刘卓修改编曲。



音乐跟不上,舞美再好也难出圈。第一季节目留下的《大碗宽面》《兰花草》《得不到的爱情》《傲娇》等经典舞台,在第二季几乎无法超越,有几个舞台甚至让人以为在看主旋律晚会。


相反在社交平台上反响比较好的几个表演,是那英、杨丞琳、容祖儿、周笔畅等歌手站桩唱抒情歌。


有失水准的选歌再遇上迷惑的队友和赛制,想不糊都难。



内娱选秀,真的不行



2018 年,《偶像练习生》开启了内娱的成团选秀新世代,搞选秀俨然成为各大平台的财富密码,按照一年一季,男女团交替的顺序进行。


然而,无论是《创造营》或《青春有你》系列,成团选秀的口碑都不高,豆瓣评分均在 6.5 分以下,《浪姐 1》作为异军突起拿到 7 分,已经成为了近几年内娱成团选秀天花板。


搞团体选秀这件事,内娱从模仿起家,却难以超越原版《PRODUCE 101》一、二季的辉煌。



在韩国,造星产业完整而系统,发展到五代韩团,偶像产业已然成熟。每个团体组合都有回归期,通过回归前综艺宣传、打歌期间上电视台的打歌舞台,配合广播节目宣传、打歌期后承接线下商演、开演唱会等流程获得曝光和盈利。


但在内娱,唱跳型偶像的发展却受限得多。


选秀综艺办得红火,但成团后的资源只有几台晚会的商演、几档综艺节目的通告。限定团解散后,只有转型演员、综艺咖和独立音乐人的路可以走。


于是,在选秀节目里痛陈唱跳理想的艺人,转头又可以进入演技综艺坚定自己的演员梦。


专业不对口?不怕,总有粉丝出来控评撑腰,在流量带来的商业利益面前,作品质量只能让位。


选手们与其说是为了成团出道,不如说是为了获得流量吸引粉丝,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置换更多领域的资源,而非深耕唱跳。


同样的困境,也出现在姐姐们身上。


《浪姐 1》成功出道的 X-SISTER,在 2021 跨年晚会上就经历了“成团即解散”的风波。节目播出时,大家还怀着对“30+ 女团”无限可能的期待,到最后才发现,认真搞团的从来只有秀粉自己。



从这些成团选秀节目里出道的组合,大多是 18 个月或 24 个月的限定团。组合期间,男团的发展空间更大,最多能发行 4 张专辑,开 10 场巡回演唱会。女团如火箭少女 101 只开了 3 场巡演和一场告别典礼,发布 3 张专辑。


其中,最敷衍的当属姐姐团,出道后只有一场合体舞台,0 专辑 0 巡演,没有成团夜当场解散都要感谢团综合约的存在。


在韩国,《PRODUCE 101》制定了一套成团选秀的基本规则,限定团的设置,是出于选手来自不同经纪公司,公司利益冲突,无法长期平衡。选秀团除了活动时间有限,其他方面和一般团体无异。


但照搬了这套规则的内娱,由于缺乏唱跳组合的长期发展路径,限定团的设置更像是把成团当作制造流量的工具和跳板。


在这样畸形的体系下,不努力却想翻红的姐姐们唱歌靠修音、跳舞靠切镜,遇上全开麦就逃不过车祸现场,一放直拍就暴露了四肢不协调。


她们也清楚,爱豆不再需要用唱跳偶像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表演好人设就足矣。

     

对于秀粉们来说,业务能力拉胯也在其次,只要人设立住,房子不塌,还可以再爱一个夏天。


所以,姐姐李菲儿在另一档节目为假唱道歉时,大家已经见怪不怪。毕竟要是真唱出来,折磨的可是观众的耳朵。




中年人热爱酒桌饭局上觥筹交错,年轻人则偏爱午夜前独自微醺。根据天猫新品创新中心《2020果酒创新趋势报告》,低度潮饮酒越来越受年轻人欢迎。


轻饮酒越来越流行,恰到好处的醉酒状态既让身心放松,又不至于失去控制,有网友戏称进入了介于神魔之间的巅峰状态,难怪微醺能成为都市青年的流行风尚。


你是否也钟爱轻饮酒带来的体验,又曾在微醺的夜晚与世界擦出哪些浪漫的火花?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欢迎分享属于你的饮酒故事。



为感谢读者朋友们抽出精力填写问卷,在问卷停止回收后,我们将抽取 5 位读者,每人奖励 100 元人民币。


请在问卷开头填写您的联系邮箱,中奖名单将在问卷停止回收后,于文章发布日在「网易数读」的公众号进行公布。名单公布后,我们会通过邮件联系获奖的朋友,请注意查阅。





网易数读长期招聘数据分析类作者
稿费从优

简历请发至 datablog201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