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与录制三期播客了

小道消息 2021-04-09 12:11

前几天,我参与录制的一期播客发布了,是和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的作者 Jade 录制的。你们先关注她公众号:

这一期播客是远程录的,我的本地设备是 Jade 寄来的一只收音话筒,插在电脑上,录了一轨录音,手机上打开会议软件。


录播客,能不能聊出有意思的内容,感觉也和我个人状态有关。这一期聊了三个多小时,到后半段,我终于比较放松了一点,说了很多话,时候想起来,有些话或许会冒犯一些人。可以参见 Jade 对这一期的内容介绍,把我夸的…挺好。


每当我不得不听自己录音的时候,总是对自己的声音喜欢不起来,觉得实在是太难听了……而且,当听到一些表达上的问题或是口头语的时候,也会比较惭愧。在录播客这件事上,我完全是个新手,还有很多细节要学。


这其实是我参与录制的第三期播客。


去年我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内容:

听了几期播客,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还没参与过播客录制,准备找个机会去当个嘉宾啥的,体验一下。
来自·我的朋友圈
发这条朋友圈的时间是去年的 8 月 31 日,当时就有做播客的朋友预约要录一期。


第一期播客是和刘飞录的。刘飞当时人在杭州,见面很方便。都谈了什么内容?用刘飞的话说,我们聊了聊时代变迁中的感触


他的播客名字叫「三五环」,在各播客平台上都可以找到。


第一次录播客给了刘飞,我完全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弄。刘飞也不用什么复杂的设备,一只录音笔,一部手机而已。我们俩在我的办公室聊了好久,后来剪辑出来了,发现自己说话时候毛病真不少,剪辑的时候想必费了不少事。


刘飞的公众号:


第二期是和老编辑、潘乱的三人座谈。他们来杭州做活动,老编辑顺便把设备带来了:整整一行李箱的设备。把我吓了一跳。


这一期主要谈什么内容?钱塘江边,西子湖畔,难以避免的聊了聊阿里。录这一期的时间是去年 10 月底,当初根本没想到两个月之后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后来我忍不住听了其中的一段儿,惊了一下。


老编辑的播客名字叫「老talk消息」,和公众号同名:


为什么我对播客感兴趣了呢?起因是在疫情期间,听了很多播客节目,越听越觉得有意思,就有了想参与录制的想法。我自己倒是没有计划单独做一期播客节目,实在是能力不允许。倒是给了微信公众平台一些建议,希望他们能在音频上更新一下基础能力,更好的支持播客内容。


八个月的时间,录了三期,并不算多,好在总算有所行动,计划今年还可以再录几期,如果播客节目找我的话。对了,第一个留言说要找我录节目的朋友,还没录呢。


感谢几位播客主盛情邀请,感谢辛苦的剪辑工作。我当然是他们播客的听众,也是他们公众号的读者,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先关注起来。




题图:Pixabay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