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种族灭绝”:英美搞臭中国的冷战舆论

陶太郎 2021-04-09 13:21
摘要:当英美扩张的时候,他们就鼓吹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为自己的扩张屠杀背书;当英美瓜分完毕、维持现状的时候,他们就鼓吹民族平等、人类关爱,为其遏制后发强国扩张的政策背书。看似进步,其最本质不过是刘邦式逆取顺守之道,毫无廉耻之政治道德也。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凡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其他种族的土地,都会毫不愧疚地将这片土地据为己有”
——托克维尔
“人类的荣耀,在于尽情劫掠并品尝敌人的哀嚎”
——15世纪盎格鲁撒克逊霸权开创人、人类史上最强的海盗统帅弗朗西斯科 德雷克Sir Francis Drake,人称大西洋征服者
从一个一战后欧洲外交界小故事中,可以看出西方列强的策略不同,以及他们后来的国运,故事是这样的:
俄国人入侵土耳其,他会找证据说君士坦丁堡是其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德国人入侵俄罗斯,他会说自己是为了反击俄罗斯尚未发起的侵略(指德国因俄罗斯动员对其宣战)
法国人入侵德国,他会说自己是为了报44年前的一箭之仇(指1870年普法战争失败)
英国人对德国宣战,他会说自己是为了履行对弱小国家神圣不可动摇的义务(1835年伦敦协定英国保护比利时的独立
美国人对德国宣战,他会说自己是为了捍卫全人类的自由(1917年美国总统威尔逊宣战声明中指责德国及其盟友种族灭绝、虐待少数民族、侵略成性)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说明了:
俄国人是憨直,因为他们说出了只能说服傻瓜的理由;
德国人是单纯的,因为他们说出了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法国人是天真的,因为他们说出了一个令人发笑的理由;
英国人是精明的,因为他们说出了一个让各国感激倍至的理由;
美国人是狡诈的,因为他们说出了一个让世界热泪盈眶的理由。
记得当年的越南胡志明听到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时,兴奋异常,认为这是令人感动的伟大时刻,各个的弱小民族无不奔走相告,倾述对美国的敬仰,包括当时的中国——反日五四运动,就离不开美国人大使馆的支持。
实际上,英美做事,向来比较阴鸷狡诈,如果说德国人、日本人和俄国人,在战争中只是注重军事力量,一言不合拔刀就干,那么英美则极为重视或者说善用软杀伤,在与对手作战之前,其往往通过无处不在的宣传机器,将对手描述成无恶不作、人厌鬼憎的超级恶棍,然后才在“道义”的感召下采取行动。
怎么说呢?举一个例子做对比。
如果地球是一个村庄,那么英美就是这样的村民,他在打架之前,先通过手里的喇叭制造舆论,把他在村里的对头,污蔑成性侵三岁小女孩、劫杀八十岁老奶奶、殴打抛弃自己老父的超级烂仔,然后呼吁大家加入自己的队伍,为了伸张村庄正义一起打死这个烂仔。这就是英美的玩法——虚伪狡诈——即英国人打仗,言必称为了欧洲的自由,美国人的打仗,言必称为了世界的正义。
里根将英美对苏联的冷战,描述成为了自由国家对邪恶国家的讨伐,颇能蛊惑人心,这事实上只是美国扩张的托词,但这种软力量却真的可以极大增强盟国的凝聚力,极大削弱对手盟友和国内的自我道义信心,英美是这方面的顶级大师
今天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中国的污蔑也是如此,当英美与中国走向对抗之后,盎格鲁撒克逊人首先做的,就是摧毁中国的名誉,将中国污蔑成堪比纳粹德国那样不堪的恶毒角色,让中国人在全世界被人人喊打。
对于英美来说,完成这一目标并不需要多少成本,只需要凭借其无处不在的宣传体系,再加上几个学者的背书和海外人士的哭惨,以及强势媒体日积月累的狂轰滥炸,就可以将种族灭绝这口巨大的黑锅砸到中国人头上
“你看,中国人都种族灭绝了,你们还好意思跟他混?这就是其在国际舞台上的潜台词。需要说明的是,在这个宣传过程中,英美的情报机器同样无处不在,在《中情局的秘密战争》一书中,记录了英美情报机构对各国舆论的强大渗透和操控能力。
最简单的,就是去年年中,当中美争吵剧烈的时候,海外Reddit上出现一个所谓的中国西域火车站的视频,根本没有任何信息证明这是真实的,但这个视频突然迅速火爆起来,随后英国BBC迅速报道了这个视频,接着这个视频传到了法国、德国和日本,并在这三个国家以惊人的速度点燃了社会舆论:在英法,几乎每一个舆论领袖都关注了这个视频,在日本,多个转发的点赞量都达到数万。
因为这个视频,我当时观察到法国无论左中右各派媒体都在猛烈抨击中国,我推测这种风潮将很快蔓延到法国议会各党,再有法国各党派迫使法国政府作出反应。我立即将这个担忧告知了相关朋友。事实上,正是因为那时候看到这种舆论蛊惑力,我不得不感叹英美对其他国家的舆论影响和政治影响力,于是我才写了那篇文章《走向新冷战:美欧联盟会因中国瓦解吗?》(2020年7月),正告国内绝不要高估欧盟的思维自主力。最重要的是,英美的这种影响力是潜移默化和低成本的。
随后的例子,就是今天的缅甸的排华浪潮。缅甸军方政变,完全与中国无关,但我们看到英美的媒体大肆鼓吹中国支持了政变,这种舆论极大影响了缅甸民间对中国的看法,随后我就看到缅甸民间舆论掀起一股极度恐怖的反华恶浪,当地很多人几乎欲驱华人而后快。后面直接引发我们看到那些的悲剧了。
问题是,英美既然这么讲道德,那她真的有资格站在道德立场上批评别人吗?历史记录得很清楚。
英国人怎么崛起的?
说白了,是当海盗,在整个16世纪和17世纪,在英国政府的支持鼓励下,大批的英国商人把自己的商船改造成武装舰只,暴力劫掠行走在大西洋上的别国船舶,杀人无数,从中抢夺巨额财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大英帝国是建立在海盗船上的霸权,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极端暴力、狡诈、凶残、好战的征服者而已。
《加勒比海盗就是今天英美吹嘘自己海盗祖先劫掠之能的虚伪之作,其代表了一种恬不知耻的世界观和贪婪好斗的冒险狂热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海盗领袖德雷克劫掠西班牙船只,杀光船员后,清点财物,这是当时英国素描画对德雷克功业的歌颂
美国人怎么崛起的?
说白了,是杀戮印第安人。在美利坚合众国在西方推进的大迁徙运动中,白人移民最著名的民兵领袖米拉波·拉马尔一生征战,砍下了无数印第安和墨西哥人的头颅,为西进移民在他族之土上的渗透立下了赫赫杀功,这位移民英雄甚至主张“彻底灭绝印第安人”,以防止子孙遭到“不必要的报复”另一个杰出的西进统帅、后来的内战英雄谢尔曼将军曾经表示,“(印第安人)就像地里的草,如果我们今年多杀一点,那么明年要杀的人就少了一点”;
盎格鲁撒克逊人在18、19世纪不断对当地印第安人发起残酷无情的屠杀,最终灭绝其种族
当白人移民的大潮停止之后,心满意足的美国政府又将残余的印第安人一批批地送入保留区,任凭这个种族在自我封闭中凋零。此举不但逃避了对印第安人的义务,还可以不流血地灭绝其人口,更能获得尊重印第安人文化的美名,真乃天才的马基雅维利智慧——如此高明的智谋,只有17世纪的满洲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这些所谓的美利坚开国祖先,何其残暴凶狡,以至于那位见惯了寡廉鲜耻的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Tocqueville)在亲眼目睹美国先民的作为之后,都不禁感叹道“凡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进入其他种族的土地,都会毫不愧疚地将这片土地据为己有”(《论美国》)。
什么是英美的道德?
如果你理解历史,就会发现英美的道德是随时变换的。
在16、17、18、19世纪,当盎格鲁撒克逊人极力扩张的时候,他们的思想家鼓吹的,乃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鼓吹对劣等民族的人口消减,毫无廉耻地将自己的杀戮和扩张视为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但是,一旦英美扩张完毕,占据了整个北美、澳洲、几乎整个大西洋和太平洋之后,盎格鲁撒克逊人就开始不断鼓吹仁义道德,鼓吹人类的平等和友爱,坚决反对侵略扩张了。为何英美这样做?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英美已经把世界瓜分完了,现在他们要维持其利益最大化,维持其世界扩张的成果,当然要反对后发强国的扩张了,而这种反对必然要建立在一种“仁义道德、反对侵略”的道德基础上。
所谓的道德变幻,仅仅只是根据英美自己的利益在不同时代的需求不断调整罢了,盎格鲁撒克逊人作为一个世界征服者,怎么可能有道德感?
事实上,不仅仅是从历史,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很早就对英美的道德说辞不屑一顾了。
记得2009年7月5日,西域发生大规模恐暴事件,当地汉人死伤惨重,我愤怒异常,当时浏览了外网,希望看到西方主流舆论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同情声音。结果呢?没有任何西方媒体能够起码地客观报道当地的情况,还说对汉人的恐怖袭击不存在云云,简直把我气坏了,其寡廉鲜耻的程度令人震惊——这种说法在整个西方都是如此,这不能不让我产生幻灭。
今天同样如此,西方鼓吹中国人在西域搞什么种族灭绝,可问题是,数十年来,当地wei族人口数量相比于汉人一直暴涨,这TMD哪里来的种族灭绝?相比之下,北美洲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到来之前,到处都是印第安人,现在呢?这些印第安人就像史前恐龙一样,几乎看不到踪迹了,只能躲在博物馆一般的保留地如宠物般被人参观——这才是真正的种族灭绝。
所以,今天英美将种族灭绝这口大锅扔到中国人头上,只是其冷战之中的栽赃之词,其目标是彻底毁灭中国在世界的名誉,激发起西方世界、伊斯兰民众对中国人的刻骨厌恶,进而为其彻底孤立、联众击寡对付中国做舆论准备。
这是英美历来极为阴狠的地方,即英美不仅仅是要从物质上打击对手,而且也要在道德的原则上否定对手,进而为其种种冷战敌对政策提供政治基础。
我们中国人对此一定要睁开双眼,明辨是非,绝不可随英美的蛊惑而舞,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在冷战开始之后的基本人格原则。不需要想太多,想一想2009年75事件后,西方舆论的凉薄即知。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