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口罩猎人,如今折戟山东

青年横财发展会 2021-04-09 13:22

编辑:抽象性富二代


纪录片《口罩猎人》上线时,我的脑海中霎时涌现出三个想法:
 
第一,林栋,真晋江在逃霸总;
第二,果然要像花总一样多出远门才能碰见好题材;
第三,国贸学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教育片?
 
 
每年浩浩汤汤投身于商学院的年轻人中,约有半数幻想过自己在金融圈大杀四方的场景,剩下半数则误认为自己是商业奇才。
 
某不才,是后者。
 
当年在“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nd Trade”这个专业按下确认键时,一直以为自己将来会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游走于全球贸易场,笑傲各类商业谈判局。
 
所以,日常穿梭在模拟联合国的游戏中,一本正经地搞搞模拟商务谈判时,更平添了几分盲目。
 
可惜,国贸系不知怎么搞的,上着金融系的课程,放着华尔街的纪录片,快毕业了才扔来一本枯燥的贸易实务,硬生生地把我们这些商业奇才拐成了金融圈韭菜。
 
 
当年要是有《口罩猎人》这部职业先导片,好歹我的中二梦还能多延续几年。
 
毕竟,住着7千欧一晚的酒店,坐着私人飞机,谈着上亿的业务,请军火商护航,与诈骗团伙周旋,这种集电影元素于一身的主人公,谁看了不想带入?
 
 
这部以疫情为背景的纪录片,循着商人林栋的工作主线,短暂但真实地记录了国际市场上惊心动魄的熔喷布(口罩核心材料)收购混战,画面隐隐透出的焦躁令观众都跟着肾上腺素飙升。
 
尤其是林栋对着镜头看似玩味地说出那句:“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谁能不在心里声声嚎叫。
 
 



2020年3月,国内疫情刚过拐点,世界疫情处于爆发前夜,林栋和waker在当地保镖掩护下游走于土耳其“黑市”。
 
这对临时搭档,一个是在医疗行业摸爬滚打了9年的中国商人,一个是拥有多年银行风控经验肩挑翻译任务的女助手,两人皆是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风暴席卷入局。
 
彼时,口罩骤变成各方虎视眈眈的物资,其核心材料熔喷布的价格跳动堪比华尔街股票暴动,三四月的土耳其“黑市”,熔喷布价格一度从一吨2万暴涨至90万。
 
 
整个市场中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来访者,投机商人、诈骗团伙、黄牛党、军火商,以及窥伺着买家巨资的绑匪混作一团。
 
林栋与他那不足十人的购销团队,身负国内巨额订单、手持上亿资金,试图跨越重重障碍,触及令人心脏加速的高额回报率。
 
而在这次采买中,林栋无疑是惹眼且高调的,居住在豪华酒店,出行乘坐私人飞机,毫不掩饰自己雄厚的资金实力。
 
这样做的好处是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都流传着他的消息,香格里拉酒店挤满了携样品而来的造访者,林栋有了足够的消息源流,但风险也随之而至。
 
 
只不过,当时意图绑架这位富商的团伙眼神不佳,错将一位“帮他跑腿的小弟”劫走,幸好警方及时出手解救。
 
这个意外令林栋心惊不已,意识到自己身处异国他乡在生意上和生命上的潜在危险,随即雇佣了1米9几的雇佣兵当保镖,并选择了一名军火商为自己的生意保驾护航。
 
在这个混乱的市场中,落入骗局总是防不胜防。
 
线人介绍的货源,一群人大费周章地找到对方藏得神神秘秘的验货地点,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堆无纺布,不承想对方爽快承认货不对板,证书是为出口而造假。
 
当事人林栋只能笑笑说:“去吃个BBQ吧!”
 
 
骗子多得令人有些麻木,陷得比较棘手的局也不在少数。
 
合作方同时接受多方客户订单,但其发货量根本不足以按时交货给林栋,这个局是团队将录音带回去给翻译听才发现的。
 
要想从当地颇有背景的企业手里追回30万美金的货款,对于一个势单力薄的外国商人来说几乎不可能,而军火商的出面让问题至少没有陷入绝境。
 
在比原定期限晚一个月的时间里,林栋团队终于追回了这笔货款。
 
 
在整个纪录片视角中,最为浓墨重彩的是一笔价值上亿美金的谈判局,林栋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微笑以外的凝重表情。
 
对手是土耳其最大的熔喷布生产商,此时熔喷布市场价格已经高达45万元/吨,显然,生产商只想从暴涨的价格中短暂牟取一笔利润,对于林栋的长期合作案兴致寥寥。
 
尽管林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连我们祖传的画饼技能都用上了,但对方几乎是岿然不同,直言对于品牌价值和长期销路没有兴趣。
 
这场谈判僵持了一天,双方从中饭吃到晚饭,意见不统一但是难舍难分。
 
两天后,这笔合作正式敲定,合作期两年,价格2万元每吨,每月供货150万吨,保证金1200万元。
 
 
一场豪赌正式拉开序幕,林栋又接着在土耳其待了五个月。
 
马克思有段名言: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林栋形容自己是走在钢丝上的人,镜头中的他永远西装笔挺,最常做的表情是微笑,但满地的酒瓶子无法掩盖在暗处默默叫嚣的焦躁。
 
 
这种感觉,像是在某种巨大的可预见的欣喜面前,你不可避免地战栗,令人上瘾的刺激感。


在土耳其之行前,林栋是个带着PPT到处融资的创业者,领域是“互联网医院”,拿到过2亿的投资也数次面临经营危机,2020春节时个人账户现金只剩下50元
 
在《口罩猎人》爆红之后,对于林栋过往创业经历充满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关于欠薪造假的流言络绎不绝,在一部分人眼里,他是骗子、奸商、博彩老板。
 
但是仅仅从纪录片里看,林栋是个纯粹的生意人,充满着冒险精神地去与形势博弈,在巨大的机会和诱惑面前表现出理智的疯狂。
 
当你的账户只剩下50元,被逼到边缘的时候,赌起来可能就无所畏惧了。
 
 
然而,风口上的机遇常常是转瞬即逝的,当林栋在海外披荆斩棘地收购熔喷布时,中石化、金发、道恩等大企业也在蓄力解决产能问题。
 
等到2020年7月,林栋从土耳其回程时,国内的熔喷布产能一下子扩张了几百倍,市场已经变了天,而他那批8000万的熔喷布则被山东买家拒收,双方陷入了司法纠纷。
 
继被困土耳其之后,又被困在了山东,但市场仍然瞬息万变,林栋不能就此折戟。
 
“比起和他们打漫长的官司,赶紧出来赚钱更重要。”12月底,林栋拿出2000万现金加4600万的担保,换回了自由身。
 
 
虽然在国内市场上遇到阻塞,但丝毫不影响林栋继续前行,全球市场已经发生了大逆转。
 
复盘之前积攒下的货物和商业资源,林栋在土耳其给各国大使馆捐赠口罩,以此来获得其他国家市场的医疗物资销售渠道,并且帮助“有前仇”的金发向海外出货。
 
新周刊的采访发布之后,在大众媒体上对于山东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林栋甚至打开了微博号,亲自下场澄清并维护山东小伙伴们。
 
社会人顿时get到了“在商言商”的真谛。
 
 
在《口罩猎人》这部纪录片中,掌镜人经常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譬如你是不是发国难财,譬如这么做是不是不道德等偏狭的角度。
 
林栋的回应里面虽然也有着急促的语气,但是他对此表现得很坦然,处处透露着高情商,多数看过纪录片的小伙伴不会对其产生厌恶情绪,虽然不明白花总为什么预设大家要唾弃他的立场。
 
但随着《口罩猎人》走红,给林栋带来了困扰的同时,也带来了无数的资源与机遇,名气和实力使得资本对他敞开拥抱。
 
过去,林栋在无序的市场中获得上升的阶梯,如今,他依稀透露出对于秩序的渴望,究其原因是强大了。
 



不知道是谁说过,和平年代想做一个战士,就去做一个商人。
 
但是,好的商人是天生的,一种天生的自信(至少展现给外界是如此),拥抱不确定性,对于冒险着迷的禀赋。
 
 
商学院开门迎客,送走了一批又一批“金融杀手”和“商业奇才”,其中真正敢于游进财富汪洋的鱼没有几条,中二美梦通常在股市或者基金里面浮沉几回就破灭了,还没出校门已然注定韭菜的命运。
 
戏说《口罩猎人》是国贸学子的教育片其实也没错,想把其中如何打造信用背书,如何解决信息不对称,如果营造谈判优势等策略摘出来谈,但是将实操转化成理论去说教又顿觉无趣。
 
懂得好多道理,却仍然踏不上暴富快车道才是常态,毕竟人的本性是避险。
 
 
而在一个充满秩序的财富世界里面,缺乏生产要素的贫穷是常态,偶尔一阵风带来的无序,大部分人只会选择裹紧风衣。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得好是天赋异禀,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召唤横财冲浪手

从一夜亏30万到翻盘,聊聊炒股心得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自贡人吃起了大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