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弱爆了!25年前的这部片,才是真的禁忌!

河马电影 2021-04-09 14:01




如果,一个女孩——

从小,父母为得到生二胎的指标,让她装瘸子,扮残疾。

她被寄养在姑妈家,被表哥当沙包打,被姑父偷看洗澡。

考大学的时候,爸妈偷改了她的报考志愿,而她大学四年没拿过家里一分钱。


这些,她都熬了过来。

现在的她成了一个护士,准备一边工作一边考研,美好的未来触手可得。

这个时候,噩耗传来:

爸妈车祸死了,留下了一个5岁的弟弟。


亲戚们说,你是姐姐,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弟弟养大。

尽管她和弟弟从无感情基础,尽管她仅仅只有24岁,尽管抚养弟弟就意味着把大好前途断送。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电影《我的姐姐》给出的结局是,女孩最终抚养了弟弟。


电影题材很好,直白的把女性所遭遇的不公铺在荧屏上。

但是这个结局,让“不公”失了力度,让“原谅”太过轻巧,好像所有的控诉都变成了笑话。

借着这个话题,河马哥想来好好聊聊,在大多数中国家庭,“姐姐”二字意味着什么。

而河马哥想聊的这部25年前的纪录片,力度可要比《我的姐姐》大了不少。

《姐姐》

这是一部1996年的纪录片。

导演是后来拍出了《观音山》《苹果》的李玉。

这部纪录片最初播放是在《东方时空》,虽然时长仅有20分钟,但是上过教材,拿过大奖。

真实的力量总是最能打动人。


故事记录了上世纪90年代一户普通的四口之家。

爸爸是一名警察,妈妈在家照顾一对双胞胎,蕊蕊和峰峰。

值得一提的是,蕊蕊是强行被成为的“姐姐”。

因为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全家人开家庭会议,一致认为女孩可以照顾男孩,便让她成为了“姐姐”。

“姐姐”这个称谓,就这样成为了蕊蕊一生的枷锁。


平常的一天,蕊蕊和峰峰玩起了国际象棋。

因为峰峰多走了一步,蕊蕊不愿意和他玩儿了,峰峰还想继续玩儿,就找来了妈妈评理。

说是评理,但矛盾的争端,妈妈问都没问。

一上来,妈妈就是哄蕊蕊:

“蕊蕊好孩子,来来!”


蕊蕊还在生气,没搭话,妈妈看女儿这样子,先是生气:“蕊蕊怎么回事啊?”

后是道德绑架:“你是个姐姐,你陪弟弟玩一会儿。”

然后是责怪她不懂事:“你爸爸又不在家,妈妈又得做饭又得洗衣服,蕊蕊你懂点事行吧?”


蕊蕊说话了,“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我吗?”

女儿说出这句话来,可以想象心里有多在意妈妈喜不喜欢自己。

可是,当妈的听到这句话后不仅没有反驳,反而沉默了,说自己要做饭离开了。

蕊蕊留在原地,没哭没闹,可能已经习惯了。


这天,经常不回家的爸爸回来了。

因为看球赛还是看《狮子王》,俩小孩又有分歧了。

妈妈对蕊蕊说:“那你就少数服从多数吧,我和你弟弟都看球赛。”

弟弟对蕊蕊吼:“给我杀了!把她杀了!”


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出这样的话来,多恐怖。

但是坐在一边的妈妈没有任何制止,反而怪蕊蕊不懂事,非要闹矛盾。

最后,妈妈叫来了爸爸,让爸爸管管她。

爸爸来了之后,也是哄女儿少数服从多数,“先看评球行吗?”

少数服从多数,听起来好像很民主,可是爸妈真的在乎看什么吗?还不是为了顺着儿子看球赛。


可能是因为爸爸在家,蕊蕊有了依仗。

她一反平时被妈妈训了之后的沉默,有个小孩儿的样子,在地上打起了滚,表达自己的不满。

爸爸把她拉了起来:

“听话,你是姐姐,让人笑话,起来”

“女孩子哪能这样?穿上鞋,起来 ”

挂在嘴边的两句话,表达的意思明明白白:

因为你是姐姐,所以你要照顾弟弟。因为你是女孩,所以你要更加懂事。


但是,蕊蕊只有六岁,她和弟弟明明就是双胞胎。

她的委屈已经堆积了一天,在父亲在家的晚上,全家吃饭的时候,终于爆发了出来。

蕊蕊的话,句句扎心:

“你们老训我。”

“妈妈不喜欢我。”

“妈妈没夸过自己一次。”

“我就知道她光向我弟。”

“她动不动就和弟弟说悄悄话,肯定说我坏话。”


在她敏感的心灵里,早早就感知到了妈妈不爱她。

可是,在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全家人的反应是什么呢?

妈妈说,“好不容易一家人吃顿饭了,你还在那儿闹腾”“你这样我永远不喜欢你”。

弟弟说,“你这样爸爸也不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全家人都不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蕊蕊一直拗着劲儿,不愿意去吃饭。

而弟弟挨着妈妈,俩人依旧在吃饭,当听到蕊蕊说自己总和儿子说悄悄话的时候,妈妈甚至大笑了起来。

她怪蕊蕊疑心太大,说蕊蕊不懂事让自己操心,但一丁点都没有去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得蕊蕊那么委屈。


爸爸作为蕊蕊在这个家中最后的依仗,比妈妈看起来更公平点。

但说到底,这不过也是个息事宁人的主儿。

“你都六岁了,这么任性还行啊?你是姐姐嘛不是!”

“你把缺点都改了,爸爸妈妈就不批评你了”

“你和弟弟一样都是爸妈的孩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但你弟弟错比你少,这是事实。”


那么,蕊蕊这么一通控诉,她想得到的是什么呢?

她需要爸妈的认可。

在爸爸说“蕊蕊也有优点,舞蹈跳得好,画画也很认真,脾气得改”时,蕊蕊算是勉强得到了认可。

尽管,这需要她以给妈妈道歉为代价。


她需要妈妈的拥抱。

在蕊蕊被爸爸逼着给妈妈认错的时候,妈妈终于抱住了蕊蕊。

尽管,她在抱住蕊蕊的时候,依旧在埋怨自己忙,自己累,自己教育不了蕊蕊,怪蕊蕊太任性,破坏了全家一起吃饭的时间。


整部纪录片中,蕊蕊几乎一直被训不懂事。

刚开始,她沉默不说话来表达抗议,后来她在地上打滚来表达不满,之后她以不说话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特别委屈。

可能是被训的多了,这个小女孩早早的就习惯了。

但当她被迫向妈妈道歉,被妈妈抱住的时候,她大哭了起来。


这是感动哭的吗?

不见得。

相比较感动,河马哥认为这更多是因为委屈。

她的一通闹什么都没有解决,妈妈依旧没有夸她一句,爸爸依旧认为她不懂事,至于她为什么闹,更是没人问一句。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蕊蕊闹这一通的导火索是什么?

弟弟和自己下国际象棋时,弟弟先走了一步。

弟弟和自己都想看电视时,妈妈让弟弟看了。

弟弟说要杀死自己。

桩桩件件,都和弟弟相关,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指出弟弟的错,弟弟没有受到任何批评。

只盯着女儿闹脾气,对儿子的所有做法都接受,这样下去,当然会觉得是女儿不懂事。


很多人看这部纪录片,说女儿看起来比儿子大。

一方面是女孩比男孩身体发育的更早,另一方面,不被宠爱的孩子总是会过早懂事。

儿子总是在妈妈身上黏着,女儿难得被妈妈抱一次。

儿子所有错事爸妈都看不到,女儿受了委屈反被骂不懂事。

时间久了,儿子只会越来越任性,女儿只会越来越懂事。

但即便如此,河马哥敢把话撂这儿,若干年后,在爸妈心中懂事的依旧是儿子,而不是女儿。


男女平等,这是已经被喊了多少年的口号了。

但每当有这类新闻或者影视题材出现,河马哥总是能看到有人说,“仿佛看到了自己”。

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苦,说这话的,什么年龄段的女性都有。

“姐姐”这个称谓,到底绑架了多少女孩?


就在这两天,一则新闻让人悲愤。

20岁女子跳河轻生,因为她的父母离异,她十几岁就出来打工养活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而就在这样的悲剧一次次上演的时候,在母婴类APP的论坛中,河马哥依旧能看到,许许多多孕妇拿着B超单求人看是男是女,许许多多孕妇在接好孕,求男孩。

女性,什么时候才能不被绑架?什么时候才能不绑架别人?什么时候才能不绑架自己?



可以一起喝一杯奶茶吗?

我们之间的关系最近不甜了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