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车门夹碎了自己的手指骨,还自行掰下了指甲

果壳 2021-04-09 15:00

我是一名儿科医生,年逾不惑,健康活泼。2018年11月的一个周六,下夜班的我应邀赶去一个小学给家长做科普讲座。精神抖擞(晕晕乎乎)的我下车后发现忘了拿电脑,于是左手拉开车门,右手拿出电脑包挎在胳膊上,再用左手关上车门——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除了两手发生了速度差——我右手食指被死死夹在车门缝里,而左手居然还随手一按,把车门锁上了。


想把手扽(dèn)出来,发现车门关得可真紧,下雨完全不用担心漏水。我只好先打开车锁再拉开车门,然后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指头——血从指甲周围各个缝隙里渗出来,甲根发紫,指甲有点要漂浮的趋势。


我预感这指甲是保不住了,但和给家长们做儿童科普宣传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于是,我用几张纸巾包住流血的手指头,愉快地走进校园,为家长们奉献了一堂生动有趣的科普课。课后也没有忘了各种摆拍和合影。


眉飞色舞讲课的我丨作者供图


它红得发紫、紫得发亮


离开美丽的校园,看着逐渐肿起来的手指头,我突然想指甲要不要拔,去医院问问吧。于是开车返回医院,直奔急诊。


急诊外科医生看了看我和手指头,我痛快地说:“你不用担心,骨头肯定没断,你就说指甲要不要拔吧!


医生说:“看你的样子问题也不大,等指甲自己掉吧。”于是简单包扎后,我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下夜班很困,但是手指头有点疼,一跳一跳的那种,吃了一片止疼药我还是睡不着。既然睡不着,就带孩子出去玩吧。微信群里几个妈妈一拍即合,带着孩子们去嗨了一晚上。


周日手指头更加红得发紫、紫得发亮,各个缝隙还是不停渗血渗液,偏偏包扎的纱布套还掉进了厕所。肿大的食指暴露在外,特别不美观。我搞了点紫药水抹上,希望能抑制渗出,然而并无效果,反而更加难看。要说感觉呢,有点疼有点木,但是并不影响我吃喝玩乐以及做数独。


一直渗血的手指头丨作者供图


“哈哈哈,碎了啊!”


周一上班了,家里阿姨肩周炎犯了,我忙里偷闲陪着阿姨去了趟骨科。生命中的一切就是这么巧,如果阿姨不犯肩周炎,我也绝不会走进骨科诊区。骨科主任看了看阿姨的肩膀,说待其自愈就好,然后扭头看见了我的手指头,眉头一皱:“你这个肯定骨折了,去拍片子!


我说:“呵呵,不会哒!”


主任说:“会会会,赶紧去拍片子!”


于是我一脸问号地去拍了片子,然后发现自己手指前端的骨头,分成了三块


X光检查。看不懂没关系,总之就是手指前端的骨头,断成了三块。丨作者供图


事到如今,我最担心的是这位主任会批评当时的急诊医生,所以咬紧牙关没说出自己看过急诊。


凭借在医院工作的便捷优势,我找到康复科主任。康复科主任看着片子,爽朗地大笑“哈哈哈,碎了啊!”,然后为我的手指头量“指”定做了一个特别可爱的托儿。自此,我只能支棱着食指,心中暗道:阿弥陀佛,幸好受伤的不是中指。


可爱的指托丨作者供图


疼痛感消失以后,麻木感一直存在,我仿佛看见了水肿的神经。不过工作生活没有受到影响,甚至为了和孩子比拼,我还练就了中指快速旋转魔方的技能。当然在医院工作也不都是“好处”——晁大夫关车门把自己手指头夹断这件事,像笑话一样在医院里迅速传开。那段时间大家看我就像看智障一样,盈盈笑意。


唯一不便的是,医院的早会学习需要指纹认证,机器识别不了我肥胖而苍白(炫紫之后变成了苍白)的右手食指,这让人很郁闷,更不要说后面排队的同事们还笑得那么大声。


由炫紫变成苍白的右手食指丨作者供图


朋友们纷纷和我讨论

渣滓洞、白公馆、霞飞路76号


1个多月后,一枚新指甲冒了出来,坑洼不平但鼓鼓胖胖、油光锃亮。旧指甲慢慢从根部翘起来,不过前部和肉连接还很紧密,仿佛故交不肯分离。某日中午,路遇骨科友人,对方看了一眼说这指甲自己掉不了,肯定要拔的:“你有空找我拔一下就行。


“拔指甲”这词听得我一哆嗦,脑袋里飘过了《红岩》。当日晚上,准备出夜诊的我在医院地下超市吃盒饭,遇到了一次性筷子中的残次品——筷子头略微分开,后面只有印痕。这能难住我吗?我气运丹田,双手发力,“咔”就把筷子掰开了。几乎同时,我觉得手指头有点疼,仔细一看,不知道这个力道怎么偏了,其中一根筷子直接插进残甲,把它掀开,现在只剩一点皮肉相连


快速思考了一下,现在去急诊呢,也不过就是请医生更优雅地把皮肉剪开,过程虽然斯文卫生,但太浪费时间,毕竟冬天的儿科走廊里还有那么多小病孩在等着我。于是,我左手一发力,直接把皮肉撕开,把指甲彻底掰下来。出血不多,“术后”自行消毒,完美!(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能用一根筷子解决的事情,就不麻烦别人了。丨作者供图


骨科朋友已然不想理我,毕竟人家曾说“你要怕疼给你打麻药再拔,不怕疼就直接拔”,选项里并没有“自己拔”这一项。其他朋友听说以后,纷纷和我讨论渣滓洞、白公馆、霞飞路76号。


事情过去两年多,除了右手食指有一点歪,指端触觉略有不同外,其他都很好。一切仿佛回到从前,除了再没有人相信我对疼痛的评价。当我说“打这个针一点儿都不疼”的时候,大家说“别信她,她骨头断了都不知道疼”。


医生点评

肖勇兵 |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骨科 主治医师

手指门夹伤在临床上很常见,病人以小朋友为主,因此有小孩的家庭最好安装防夹门条。像本文作者遭遇的成年人门夹伤则纯属意外,往往发生在精神注意力不够集中之时。在此,向下夜班后还要做科普教育的同行前辈致敬!


手指被夹时,作者做了很多人会做但是错误的做法——想把手指头拉扯出来。发生骨折的时候,拉扯肢体可能会导致骨折的移位,加重损伤。


门夹伤严重时可能导致手指远节的血管损伤断裂,此时手指有缺血甚至坏死可能。因此,当手指张力快速增加(剧烈肿胀)或者降低(干瘪)、手指颜色变紫黑色或者花斑样改变时,需要立即前往医院。


除拇指只有近节、远节指骨外,其他四指均有三节指骨——近节、中节和远节指骨。丨zh.wikipedia.org


骨折的分类有很多种,根据伤口可简单地分为开放性骨折和闭合性骨折。骨折部位有皮肤伤口的为开放性骨折,没有皮肤伤口的为闭合性骨折。


手指骨折的诊断可以根据:1.明确的外伤史;2.体查:手指畸形、指骨活动异常或者出现骨摩擦音和摩擦感;3.影像学辅助检查:通过X线及CT来明确。


一般来说开放性指骨骨折比较好诊断,而闭合性指骨骨折在未行辅助检查的情况下可能存在漏诊。本文作者是远节指骨闭合性骨折,因远节指骨小,手指肿胀掩盖了骨折其他体征,在未行影像学检查的情况下更加容易出现漏诊,所以也不能太过于怪罪当天的急诊医生。


在治疗上,开放性指骨骨折往往需要通过手术来进行骨折复位及固定,而闭合性指骨骨折为石膏或治具外固定等保守治疗提供了条件。但并非所有的闭合性指骨骨折均可行保守治疗,对于那些不稳定、保守复位困难的或者关节内有移位的闭合性骨折,也需要手术治疗。


手指血运较丰富,因此保守治疗只需要外固定4周左右,即可拆除外固定行屈伸指功能康复锻炼。手指骨折外固定时间不能超过6周,否则影响关节功能。手术治疗时,指骨骨折常予以克氏针或者钢板螺钉固定,这种内固定为术后早期康复锻炼提供基础,可以更好地恢复手指功能。


另外,门夹伤即便是没有造成手指骨折,仍可能造成甲床损伤、肌腱损伤或者血管神经损伤。作者指甲不平整考虑为甲床损伤所致,有甲床损伤的患者应及时修复甲床,使后期长出来的指甲更加光滑平整。而作者至今指腹感觉减退说明指神经也有损伤,需要长时间的康复等待感觉神经的再生。


作者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精神注意力不集中时做事宜缓不宜急。一旦发生门夹伤,不要大意,立即前往医院检查评估手指的血运、感觉、运动情况,并行X线等影像学检查,做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晁爽

编辑:黎小球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health@guokr.com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