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教师“不会教”难题不妨从“治超”开始|中教评论

中国教育之声 2021-04-09 10:49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中国教育之声”

在基层学校跟教师交流时,很多老教师抱怨“不会教了”。即使超量布置作业,加班加点上课讲课,也教不出好成绩、考不出高分数,“唯分数”之下,可不就是“不会教了”?

笔者认为,老教师们并非完全“不会教了”,而是被“唯考试”“唯分数”磨得失去了教学自信。超课标命题考试,超课标教辅出版物,“超前、超标、超难”校外培训,乃至超出学生学习能力的教材、读本,都是教师不能撼动的教学之重。以“不会教了”自嘲,是对教育之“超”的不满,也是对区域不健康教育生态的质问。帮助教师找回教学自信,要强力推进教育治“超”。

一是考试命题“治超”。教育行政部门命制的期中、期末考试题是区域教育评价的“指挥棒”。即便不排名、不评比、不与教师绩效考核挂钩,考试成绩也是教师教学情况的“晴雨表”。因此,严格依标对本命制检测试题,是教育质量检测的应有之义。市、区教育行政部门在命题前,要组织命题人员学习课程标准,熟悉教材教参,经过充分会商研讨,准确把握试题数量、类型、难度系数、表达形式及答题预设,命制出符合学段年级课标要求的试题,不能命制超出课标的“加强版”“奥赛版”试题,更不能照抄照搬劣质出版物原题。

二是教材、读本“治超”。当前,除了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非常规教材、读本及地方推荐教辅用书过多占领了学生书包,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国家教材教学时间,是教师过重负担的重要来源。正确汲取这些教材、读本的精华并有机融入学科教学,远比机械地进课堂、进书包更有价值。基于此,对于非常规教材、读本,要准确定位,规范使用,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同时,教材编写、审定、出版等部门,要尽量删减不必要的章节,给教材“瘦身”“减肥”。教学之“本”少而精,教师负担减轻,方能恢复教学自信。

三是教辅资料“治超”。目前,市场上的教辅资料鱼龙混杂,利益作祟之下乱象丛生。冠以“密卷”“金牌”“状元”噱头的教辅类试卷 “偏、怪、难、多”,误导了学生、家长,助涨了部分教师的“懒教”行为和教辅依赖,破坏了学科教学生态,也是教师“不会教了”的重要原因。教辅资料治“超”,出版机构须严守出版操守,严格对标对本,把好“书号关”;学校、教师要摆脱利益裹挟,依标对本选择教辅资料;家长、学生要掌握一定的教辅资料“防忽悠”常识,谨慎选择。

四是校外培训“治超”。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陈宝生部长指出: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这个难题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态就难以形成。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要重点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等行为。其中,“超前、超标、超难”学科培训更是校外培训治理的重点、难点。“三超”不仅违背了学生的成长规律,还严重影响了学校正常教学和教育生态。校外培训治“超”,要坚持源头治理、系统治理、严格治理,对在职教师参与校外培训“零容忍”;对于无证经营的校外培训机构,要坚决取缔;对于取得合法经营许可的校外培训机构,实行办学条件、培训内容、教材教案、收费管理、营销方式、教师资质等全方位监控。

抓住七寸,强力“治超”,帮助教师恢复教学自信,教师教育教学才能回归正常状态,才能“教得了”“教得好”。


文章来源丨蒲公英评论网站
作者|吕建,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责任编辑丨王贾嘉

怎么成为蒲公英评论评论员?

  1.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蒲公英评论网站

  2. 右上角点击“注册”,实名申请成为蒲公英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