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影响了疫苗接种率?

冯唐 2021-04-09 16:00

我是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参加了社区组织的疫苗接种,三周后接种了第二针。

接种前有些忐忑,但有科学实验数据,尤其是想着接种后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又是未来自由出行的必要一步,也就没有太多犹豫。况且接种那天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当时觉得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应该还挺多的。

最近看到官方数据,目前我国新冠疫苗的接种率仅为4%,低于英美国家。尤其是距离产生群体免疫所需要的70%-80%接种率的目标,更是遥远。包括钟南山、张文宏在内的专家,近期都在极力呼吁公众主动接种新冠疫苗。

乍一看这么低的接种率的确让人费解。因为新冠疫情一年前突然来袭时,人们曾对疫苗如此渴望。全球各地实验室中关于新冠疫苗研发的一举一动,都能瞬间成为舆论焦点。毫不夸张的说,疫苗是人们恢复正常生活的最大希望。

然而,仅仅一年后就发生了这样的转变。有关新冠疫苗接种率低的关注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几周之前网上就流传着一张图:


内容是虚构的,但不是全无边际。至少我自己就从身边真实接触过2、3、6、7这四种声音,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人们对新冠疫苗的复杂心态。

新冠疫苗接种率低的弊端,钟南山、张文宏都说得非常清楚,无法实现群体免疫,未来打开国门无法实现自我保护。从各大媒体对于疫苗接种的宣传力度就可以看出,提高接种率非常迫切。

新冠疫苗如此高的知晓度和接种必要性,看起来快速普及应该不是问题。但事儿确实没这么简单。

稍微翻阅一下新闻就可以知道,与新冠疫苗类似防范呼吸道疾病的流感疫苗在我国的接种率,过去十几年里大概也就在2%左右。要知道流感是每年都会来一波,每年都会宣传普及一波,但接种率仍然只有2%。

究竟是什么因素在影响疫苗的接种率?

三年前,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曾经发表过一个旨在评估北京市老年人和年轻成年人流感疫苗接种率和影响因素的大型人群调查研究,很有意思,也可以为我们观察这一问题提供些参考。

北京市流感疫苗接种率远高于国内其他地区。2014-2015年,北京市流感疫苗接种率是20.6%,远高于国内2%的平均水平,与欧洲一些国家接近(英国25%、德国27.4%、法国24.2%等),但美国的接种率高达39.7%。

具体而言,北京6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率48.7%,60岁以下则为16.0%;小学及以下学历接种率43.8%,大学及以上学历为18.7%。

这恐怕跟大多数人的直觉不一致,年轻人、学历越高,流感疫苗的接种率反而越低。这种现象在调查中似乎得到了解释。

认识到流感是一种严重疾病(我国每年超8.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的呼吸道疾病)、认识到流行季节易感染流感、认识到疫苗有保护作用,以及能理性对待且不担心疫苗副作用,相对于没有认识到这些的情况,对流感疫苗的接种率没有明显改善。

也就是说,认知水平的高低对疫苗接种率的影响不大。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高学历并不意味着高接种率。而且高学历意味着接收信息更多,更容易受到疫苗负面信息的影响。

相比之下,有慢病史和有医务人员建议,对提高流感疫苗接种率有明显帮助。研究提到,老年人慢病高发,能更多接触到医务人员,提高了流感疫苗的接种率。与此相关,年轻人健康更好,更少接触医生,接种率更低。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研究提到,40%的被调查人群并不害怕感染流感,但是有60%的人担心流感疫苗产生的副作用。而且对副作用的担心对无论是60岁以上,还是60岁以下人群,都是降低接种率的负面因素。

此外,从北京市的经验看,疫苗免费确实对提升接种率有明显帮助。2007年起,北京市向老年人免费提供流感疫苗接种服务。该人群的接种率从2000年前后的1.7%,提升到了2014-2015年的48.7%。

成效虽然显著,却花费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即便如此,接种率也依然没有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75%的接种率目标。况且,新冠疫苗的接种显然不可能给我们这么多的时间。

当然,我们国家的疫苗接种也有非常成功的案例,比如针对适龄儿童的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就一直在90%以上。除了完善的接种服务体系,入托入学的刚性要求应该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不管怎样,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10亿人的疫苗接种都将是巨大的挑战,当然也会是了不起的成就。

为什么这次聊到了疫苗的话题,是因为我发现是否选择接种疫苗特别能反应人们面对疾病时的状态,也就是往往外部压力(慢病、发热史等因素)的冲击下被动采取行动。

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的奠基人兰安生有句名言,一盎司的预防胜过一磅的治疗。恐怕没有人会质疑这句话的正确性,但就像书买了就已经读过了一样,人们似乎觉得记住这句名言也就做到了预防。

我其实是通过来到九号院咨询的患者,获得了对这个问题更清楚的认识。

他们不仅希望更详细了解仔细的病情,更充分的把握可选择的治疗方案,甚至开始尝试规划治疗过后的康复。这些患者正在努力变被动为主动,并开始考虑的更长远。既着眼于确定合理稳妥的治疗方案,又在尽最大努力让自己尽快回归生活的常态。

同样,预防要求的更是人们对自己身体积极主动的干预,而且要求更高。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冯唐老师的一篇文章《做一个真猛人》。人们都渴望成为一个猛人,在职场上获得更大的成功,在人生中取得更大的成就。要成为这样的人,首先一点要做到的是“对自己狠”。“对自己真狠,长期对自己真狠,才能成为一个真的猛人,才能在职场上获得真的自由。”

能在疾病预防上做出主动尝试的人,至少某种具备了成为猛人的潜质(为了避免自卖自夸的嫌疑,这里谨慎的使用了“潜质”,毕竟潜质是大多数人都可能具备的)。

因为预防是在风险尚未发生时,而收益则可能是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比如四十岁拒绝油腻,可能要到六七十岁才能享受到降低心梗、脑梗发病率的收益,真的是需要对自己狠,并且长期对自己狠。

当然了,对现在的自己狠点儿,对未来的自己就会好点儿。

参考文献:
吴双胜等,《老年人和年轻成年人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的影响因素:一项在中国北京的大型人群调查研究》,载《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2018,21(2)

若隐若现的分割线


目前九号院的咨询服务已经覆盖了近30个专科:

外科
基本外科(结直肠、甲状腺等)、骨科、泌尿、神经、胸外、心外、肝脏、血管、乳腺、整形
内科
呼吸、风湿免疫、肾内、消化、心内、血液、肿瘤
神经科(帕金森、脑血管病等)
妇产科(包括妇科肿瘤、妇科内分泌、辅助生殖等)
变态反应
内分泌
心理医学科(抑郁、焦虑等)
儿科
眼科
耳鼻喉
口腔(颌面外科)
麻醉疼痛
放疗
皮肤医美

更多关于九号院的内容,可关注我们的服务号:

↓↓↓ ↓↓↓ 了解九号院会员卡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