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雯丽和猫眼三姐妹不为人知的异色往事

BIE别的女孩 2021-04-09 17:30

蔡 菜

没人不知道《猫眼三姐妹》,这部诞生于日本漫画家北条司笔下的漫画,于90年代风靡中国,片尾曲中三姐妹跳健美操的剪影犹如一枚性感核弹轰然坠落在90后尚且天真的心中。
成熟脸庞、浓密大波浪、超紧身皮衣……猫眼早已变成了开启大脑皮层洪泄闸门的性启蒙开关 —— 即便当时带着看动画片心情的我们无法预料到这一点。
多少年后,大姐仍活在无数表情包里,充当着无数都市渣女的精神图腾
也没人不知道蒋雯丽,如果上个世代也有 “国民媳妇” 这样的名号,那海清一定是从蒋雯丽那里继承了衣钵,自《牵手》、《中国式离婚》、《金婚》后,一个跟老公在婚姻围城中互相厌倦,但内心仍有激情和幻想余烬的中年发妻,就成了蒋雯丽的半永久人设。
经常忍辱负重,偶尔歇斯底里
但却鲜有人知道,年轻时的蒋雯丽曾在日本东宝出品的《猫眼三姐妹》真人电影中出演了一位来自中国的反派妖后。
时逢消沉的事业期,身处异国的客场,蒋雯丽得以毫无顾忌地释放着从未被人们熟知的狂野、魅惑,和疯癫,甚至将作为主角的猫眼三姐妹衬托得黯然失色。
没看过这片,就等于从未了解过女演员蒋雯丽的另一面,但有幸一睹的人却总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烂片

《猫眼三姐妹》是猫眼漫画的唯一一部电影改编,主角团由日后在影坛大放异彩的三位日本国民女神:藤原纪香 、稻森泉和内田有纪出演,上映前三人特地拍摄皮衣写真造势,但谁也没想到,卡司阵容如此豪华,上映后却毫无波澜,接着便被迅速遗忘。
在蒋雯丽的百度百科主页,你甚至看不到这部影片的名字,中文互联网范围内,没有一个视频网站可以在线观看,只有那些抱着恶趣味的考古家,还在搜索着一个尘封的网盘链接。
1997年参演的《猫眼三姐妹》消失了
可如果你真的看过它令人迷惑的剧情,就会觉得电影折戟得理所应当:在电影中,猫眼的死对头匪夷所思地变成了来自中国的犯罪团伙黄龙田,他们流窜到日本横滨,想伺机复辟前朝,核心人物是一个自称皇帝的横滨老头儿,以及,蒋雯丽饰演的中国妖后 —— 王娘娘。

最邪典の动画改编

比起前朝皇帝的亲信小队,黄龙田更像是一个以东方为噱头的民间杂技团体,连飞机都要画上龙。

虽然我已经在不少电影中看到过各种形态的中国龙,但飘在横滨上空的这条绝对是最诡异的
几个全身涂着白粉,梳着长辫的群众演员群魔乱舞了一会,蒋雯丽才穿着旗袍款款走了出来。

后边跟着的,是被两个长袍里穿着运动背心儿的辣妹用轮椅推出来的皇帝。

90年代,不少西方电影在描绘中国时都带着妖魔化的东方滤镜,难以想象的是,就连邻居日本也概莫能外,这个最令人意外的中国就这么意外地出现在了原作跟中国毫无关系的猫眼三姐妹电影版里。
他们把一堆中国符号攒在一起,像违章建筑一样横七竖八地搭建出一场主题马戏。
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下面这个表现皇帝仪仗队的镜头完全可以作为最邪门儿中国刻板印象的视频注释。
而在伪装成中餐馆(又是中餐馆儿!)的朝廷分舵里,王娘娘还豢养着很多前朝臣民,当皇帝的轮椅穿过囚禁他们的铁笼子时,一句中文很清晰地响起:“皇上,快放我们出去,我受不了这种生活了,我家里还有一瓶没开的红酒呢!快点吧成吗”。
即便蜗居在中餐馆后厨,每天也要坚持上朝
在动漫原作中,猫眼三姐妹白天的父亲是一位有着德国血统的画家,三姐妹从各大博物馆中窃取父亲的画作,希望集齐后能得到父亲失踪的线索。而在电影版中,父亲是中日混血,隐藏身份是前朝帝王流落日本的私生子,政变之后,抛下三姐妹,被王娘娘召回中国当傀儡皇帝,从此每日穿着旗袍在深宫作画。
王娘娘此次日本之行,明面上为了偷取收藏在当地博物馆的龙珠,但心里的小算盘则是除掉三姐妹,她希望自己的儿子是唯一的皇室后人 —— 没想到吧,蒋雯丽是猫眼三姐妹的恶毒后妈,而猫眼三姐妹是流落异乡的中国格格。
影片的高潮是蒋雯丽与猫女的对手戏,蒋雯丽先调戏了一番孤身落入陷阱的三妹:
蒋雯丽,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对三妹说:“你真可爱!可爱得,跟一玫瑰似的”
接着跟前来营救的二姐展开了假模假式的静态搏斗:
两人一人身紧身胶衣,一人穿旗袍,像漫威系 coser 和中餐馆迎宾员在斗法,
蒋雯丽一颦一笑都在眉目传情,反观对面的东瀛猫女,面色紧张得像个怕被掰弯的直女。
在最后的大决战中,二姐劫持了黄龙田的飞机,威胁蒋雯丽说出父亲的下落,蒋雯丽笑着揭开了皇帝头上的面纱,二姐这才发现皇帝就是自己的父亲。
 最终,老头儿一狠心,亲自从轮椅上站起来,把女儿推了下去。
一个长得像村上春树的横滨老头儿,最终放弃了自己的女儿们,选择成为中国人,去担负先帝留下的复国大业;三个以寻找父亲为终极目标的女孩,最终被面目全非的父亲所放弃,完成了经典的 “精神弑父” 桥段后,得以重建对自己的认识。
看到这里我明白了,这部变成了烂片的《猫眼三姐妹》绝不是导演林海象的胡闹之作,而是借着猫眼的故事设定在践行着跟原作毫无关系的创作野心,循着蒋雯丽的履历,我发现由她出演如此邪典的王娘娘,绝非一次偶然。

蒋雯丽の异色往事

蒋雯丽在日本拍过两部戏,一部是《猫眼三姐妹》,另一部是由日本广播协会(NHK)和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合拍,全日本耳熟能详的历史正剧《大地之子》。

《大地之子》早于《猫眼》两年上映,这部剧讲述战后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陆一心被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中国家庭收养,最终,他拒绝跟日本的生父回日本,而是选择为中国建设奉献自我,蒋雯丽在该剧中饰演陆一心的妻子江月梅。
该剧在日本创下半年内重播三次的收视纪录,蒋雯丽因此在日本名声大噪,被评为 “日本公众最喜欢的女人” 和 “最好的妻子”。
然而,随着中日蜜月期的结束,这部中日两国都投入巨大的史诗长剧,却未能中国播出,这让蒋雯丽在内地的事业更加遇冷。
于是,97年,蒋雯丽再次受邀远赴日本拍戏,出演《猫眼三姐妹》中的王娘娘,她的丈夫是注定要成为皇帝的日本老头儿,跟陆一心一样,经受着身份认知的折磨,最终选择放弃血肉亲情,留在了自己的宿命之地,从这个角度看,《猫眼》虽然披着动画原作的躯壳,但简直是《大地之子》野心勃勃的异色精神续作,只是最后的成品太过混乱,以至于呈现出一种超出所有人意料的恶作剧质感。
如果以蒋雯丽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1992年为界,往前,是她在北影学习期间被多位导演挖掘,小有名气的事业上升期,1999年之后,蒋雯丽迎来了在中国式婚姻里饰演妻子/母亲的高产期,而在这中间,蒋雯丽因婚后立即前往美国生活,暂时放下了演艺事业,而开启了一段略显沉寂的事业过渡期,但也正是在那个有点无所适从的时期,蒋雯丽放肆地拍了几部并不为人所知的先锋作品。
其一是毕业时,和张国立合作的《杏花三月天》,
熟悉的盗版碟感海报
蒋雯丽饰演的杏花是被旺来(张国立饰)买来的新媳妇,旺来一心想要传宗接代,对生不出来娃的杏花施以各种暴力,压抑的杏花怀上了一名回乡青年的孩子。在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杏花向旺来坦白自己已有身孕,旺来一改往日的暴烈,跪在杏花面前哀求她承认那是自己的骨肉。
煤油灯在晃动,光时暗时亮地投射在蒋雯丽脸上,蒋雯丽贡献了一段令人手心冒汗的表演,她带着格外妩媚的笑意地告诉男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不是你滴,是他滴~”

头晕目眩中,旺来只能连连向杏花许诺自己会挣很多钱抚养孩子,随后冲出屋子,向村头的那座土长城遗址跑去。
传说在长城遗迹下,埋着一个值钱的金蛤蟆,不懂得文物保护的村民经常私自挖掘,旺来挖啊挖,却挖出来一个骷髅头,一道闪电照亮了头骨,长城倒下,旺来就此消失。
只能说邪典极了
《杏花三月天》用一种极其残忍的现实主义手法揭露了农村的愚昧和暴力,更为可贵和大胆的是,该片没有流于让外来的男青年拯救女主角的俗套,在回乡青年和杏花的感情被发现的时候,那个读过书的有志青年懦弱地选择了逃跑, 最后,杏花怀着身孕,一脸麻木地独自离开了这个荒蛮之地。
而上述这些甚至都不是蒋雯丽最大胆尝试,96年,蒋雯丽拍摄了一部名为《木帮》的电影,这部电影没有在互联网上留下一点影像痕迹,在13年蒋雯丽的一次采访中,我们从她口中得知了故事的梗概。
蒋雯丽在该片中饰演一位东北村妇,在丈夫残疾后,她找来一个健全男子,影片讲的是他们三人一起生活的故事。向来云淡风轻的蒋雯丽在那次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强烈的遗憾:“这个故事放到现在来看都挺先锋的,所以根本就没公映,我个人却很喜欢这种有意思的角色,因为我本身性格中就喜欢接受挑战。”
最后一次聊到《猫眼》还是在那次采访上,她说到自己想演 ”一个拿着枪,嘣嘣嘣,很帅气的女杀手”,随即聊起了猫眼三姐妹在戏中的装扮,“踩着高跟鞋,一身黑色紧身皮装,还拿着枪,多帅啊”。
她说自己演的现实主义戏太多,想演古装,话头回到《猫眼》里的王娘娘,蒋雯丽有点不过瘾地说了句,“那里我演的还不是古装,顶多就是一个女黑社会。”
我们不知道蒋雯丽是如何看待自己在这部野性之作中饰演的清宫妖后,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感受到了蒋姐回顾往事时,语气里淡淡的不甘。

// 作者:蔡菜

 // 文字编辑:Alexwood,赵四

// 头图设计:冬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