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再心动》总导演谈熟龄女星的爱与怕:她们在感情上挺可怜的|贵圈

贵圈 2021-04-11 20:52


                                                                    
文 | 杨溪
编辑 | 向荣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明星恋爱综艺《怦然再心动》敲定嘉宾时,演员王琳问了总导演徐晴一个问题:“我是来做节目,还是来相亲?”徐晴回答,“你负责相亲,节目的事情交给导演组就好了。”二人曾在《声临其境》第二季中有过合作,出于信任,王琳接下了这档新节目的邀约。

 

等到招募素人男嘉宾的阶段,徐晴请身边的朋友推荐合适的人选。对方也好奇:“不就是录个节目吗,难道还真的相亲?”徐晴只好又解释一遍,“是很认真地在相亲。”

 

作为国内首档熟龄女性相亲节目,《怦然再心动》也是徐晴从业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触碰女性情感类题材,“不知道拿捏到什么地步最合适”。有广告商听说她以前做过《变形计》,担心这会是一档“几个女人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节目,吓跑了。这更让徐晴觉得有必要展现出女性的情感成长。

 

这档1月底开播、4月初收官的恋爱综艺,找来了王琳、王子文、黄奕、白冰、蔡卓宜5位女明星和素人男嘉宾相处。节目预热阶段,“离过婚的女明星”一度是网友讨论的关键词。节目播了五六期,一对对CP的情感走向渐渐清晰,《怦然再心动》才有了徐晴口中“爆”的迹象——连她朋友圈里卖衣服的代购都说,又看到她的节目上热搜了。


▲ 《怦然再心动》最终请到了五位年龄不同、背景各异的女明星


“她看得津津有味,尤其喜欢王子文、吴永恩这一对。”徐晴说话声音很轻,带着湖南口音,眼角的笑意从黑框眼镜后面透过来。《怦然再心动》最后一期审片当天上午,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毛衣,点缀着几朵色彩清新的小花,侧身坐在沙发上,和《贵圈》聊起了镜头之外,关于这个节目的故事。

 

以下是徐晴的口述:


1

 

这档节目可以说是来之不易。我就像是打游戏闯关一样,一关一关去说服所有人——台领导、广告部、客户、嘉宾、观众,让大家相信其中的美好和真实。

 

节目播出以后,很多人都说我们女嘉宾选得好,年龄、性格、经历都不一样,各有各的色彩。其实最难的就是这件事。选角策划的时候,我们给自己提的要求也比较高,不光要有愿意来的女明星,还要有观众想看的阵容。这就更难了。


最早敲定的女嘉宾是黄奕和王琳。黄奕是主动找过来的,王琳是因为我们在第二季《声临其境》合作过,比较熟了,我就跟她经纪人说有这样一档节目。去年9月招商会之后,王琳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导演,我后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了。

 

但是大部分女艺人,我们把PPT递过去,人家马上就拒绝了。她们觉得这就是一个通告,还要消费她的情史,甚至可能会被归类为“离婚女明星”,所以不愿意参加。包括王琳也问过我,这档节目要消费她多大比例的情史。

 

后来我觉得解释也没有用,还是要当面跟她们聊。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外面飞。只要是经纪人有松动的,我就飞过去约艺人本人见面,就是为了打消她们的顾虑。我告诉她们,这不是一档离婚类的节目,也不是一档猎奇和窥探隐私的节目。我们会认真地处理她们的情感问题,绝不是她们想象中的八卦狗血。

 

那时候王子文刚拍完一部戏,经纪人和团队也希望她能改变两点一线的生活,谈谈恋爱,尝试新的生活方式。她平时除了拍戏,就是在家带孩子,基本上也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我就跟她聊,我说其实你也需要有自己的社交和生活空间。聊了两次,经纪人同意让她上节目了。

 

白冰也是第二次才被我们说动的,她跟王子文一样,生活里除了工作就是孩子,几乎没什么社交。聊了一圈下来,我发现女明星的生活半径其实很小,她们真的是没有时间也没有途径去寻找另一半。王子文和黄奕聊天时就说,自己有5年没有正儿八经、全身心投入地谈过恋爱了。

 

在大家的认知里,女明星长得漂亮又有钱,好像什么都不缺。她们被众星捧月般对待,其实是活在身边人构筑的虚幻世界当中。这个世界只有好话,没有坏话,甚至没有真话,她们很难相信身边还会有人真心地追求自己。

 

说服她们上节目需要时间。说实话,在见到具体的人之前,她们有顾虑和心防也是正常的。王子文在节目里就说,“我就不信了,我在这20天能找一个。”

 

吴永恩是一个惊喜。


2


 

吴永恩是在大街上被“捡”来的。那天我们在拍王琳和男嘉宾约会,正好选了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那里消费人群偏高端,我们就派了一组导演去巡街。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恰好看到他从地铁站里出来,气质跟别人很不一样,就拍了他的视频,留了联系方式。

 

他平时在南京工作,那天是来上海过生日,约了朋友聚会,半路被我们截了胡。因为他姐姐在美国也是做制片人的,所以他对这行并不陌生,跟我们导演聊得不错,觉得很新鲜,可以来试试。但他当时还说,不要影响他工作,周一他要回南京。

 

结果跟王子文第一次约会之后,他就说,我不回南京了,你们录到什么时候,我就待到什么时候。

 

其实在女嘉宾基本敲定之后,我们就开始按照她们的条条框框去找男嘉宾。

 

比如黄奕,就对“学霸”感兴趣。为什么呢?因为她父亲就是个“学霸”,做事很有条理。疫情期间,父亲帮她打理上海的家,后来交给她一个Excel表格,里面详细标注了水费交到哪一天,电费还有多少……黄奕就很崇拜她父亲。

 

但是你会发现,一旦遇到具体的人,那些条条框框就都不成立了。

 

王琳说她不喜欢特别讲究穿着、喷香水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就是咋咋唬唬的人,不想再找一个咋咋唬唬的人。但你看她约会的男嘉宾,不仅衣着精致,话也不少。

 

王子文原本说她喜欢懂音乐、有才华、痞帅痞帅的男生。严格来讲,吴永恩不在她的条框之内。他属于比较乖的,有点才华,但也不是王子文描述的“理想型”。可是你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就是有化学反应。两个人接吻的时候,摄像也好,导演也好,哪个不尖叫啊。


▲ 吴永恩为王子文表演钢琴后,两人甜蜜拥吻


随着这两个人的情感发展,到后面我越来越觉得摄像不能跟得太近,还是要远一点。

 

那天在饭桌上,王子文跟吴永恩说起自己有孩子这件事时,把摄像师赶走了,只留了机器在那里拍。关于要不要在节目上公开自己有孩子,她之前也跟导演组沟通过,说这些年一直生活在传言中,也不知道该不该澄清。我们当然不会强求,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说了。

 
▲ 王子文在节目中坦承自己“确实有个小孩”

为了尽可能找到合适的男嘉宾,我们在网上发过招募贴,也收到一些简历,但是靠谱的不多,大部分一开始就淘汰了。

 

我们还联系了猎头公司,想找一些事业有成的男性,见面聊聊看成不成,跟面试似的,挖出来一个见一个,不合适就淘汰。合适的也有可能被劝退——我们会把最严重的后果告诉他,比如上节目之后,他原本不想被曝光的事情可能会被网友扒出来。

 

后来我们干脆就从自己的社交圈下手,发动身边所有的朋友报名、推荐。导演组几乎掏光了朋友圈,钻山打洞地找,甚至跑到高档写字楼地下停车场,去寻找潜在的男嘉宾。

 

前前后后找了不下两百人,最后筛出来的也就是节目里那几个。每一位男嘉宾,我们都委托背调公司做了调查,没想到还是让黄奕受了委屈。背调只能查到公开信息,涉及个人隐私的部分,我们没有权力去查。

 

做情感节目都会遇到这种风险。我们只能尽量去避开,和每位男嘉宾签协议——如果因为他们的原因出现问题,需要他们承担责任。

 

前几天,和白冰约会的男嘉宾又在网上引起了争议。我说人家是体制内的新闻播音员,政审多严啊,他一定信得过。


3

 

男嘉宾在节目里和女明星约会、给女明星送礼物,都是要自己掏腰包的。那他们为什么还是愿意来?我觉得是被女明星本人打动了。

 

首先她们都很漂亮。我们前期去采访方磊的时候,他听说女嘉宾里有王琳特别开心,那种开心不是演的,他觉得可以跟女神约会了。

 

黄奕第一次去崔伟家里就进厨房做饭,一点明星架子也没有,特别接地气。这是超出男嘉宾预期的,以前他不知道这个女明星是什么样的人,接触下来发现还挺好的,那为什么不继续呢?就像崔伟在节目里说,人生最怕的不是失败,而是后悔没有去尝试。我觉得他说得很真实。


▲ 黄奕在崔伟家下厨
 

能找来上节目的男嘉宾,一定都是我们眼中的优秀人士。他们身边也不缺追求者,生活中很少还要费劲去追一个女生。可他们和女明星约会时,都觉得自己很普通。我当时还想,要是黄奕没看上崔伟,节目组干脆内部消化算了。

 

吴永恩也说自己是一块白板。每次听到他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我就想起我儿子。从小,我就跟他说“你很普通”,其实他长得还不错,但我怕他大了以后只会靠脸吃饭,所以一直给他灌输那种观念。

 

说回女明星,她们难道对自己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吗?我不这么认为。很多时候是身边的人没有给她们这种可能性——艺人有时候挺可怜的。

 

拍摄期间,导演会很直白地告诉黄奕,你要减肥,你少吃点。黄奕也很信任导演,觉得导演能跟她说真话。

 

这种话,艺人的工作人员可不敢说。你是要靠艺人养活的,哪敢得罪她呢?久而久之,大家就只说好话、漂亮话。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女明星怎么会轻易打开心扉,接纳陌生人呢?所以你看王琳在节目里表现出来的那种纠结,是很真实的——导演组给我找了个男嘉宾,我哪里知道你内心想什么?

 

每个艺人,尤其是已经有一定知名度的艺人,都被保护得很好。你突然给她介绍一个人,她会很自然地联想到,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一开始,王琳看方磊的眼神都是审视的、犀利的,甚至是严厉的。但当她真正打开自己,投入情感,你会发现她还是很少女的。我有时候逗她,只要说到方磊,她眼睛立马就亮了,神情里有娇羞,问“你真的觉得他喜欢我吗?”我说那难道是假的吗?


▲ 王琳与方磊第一次约会时,她接二连三抛出犀利问题

 

王琳决定终止和方磊约会,内心确实很痛苦。她是真的想找个伴侣,但又很纠结,会挣扎,到底该不该那么投入,录个节目而已。之前崔伟就说,人到一定年纪之后,很难认真也很难投入。


4


之前我带跟拍导演去见黄奕,问她怎么看待自己之前的两段婚姻。她没有归咎于前夫,只是在反省自己不应该在婚姻面前那么盲目和冲动。我一下子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又问她,你觉得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是好还是不好——王琳说,黄奕连灵魂都是大大咧咧的。

 

结果黄奕告诉我,这事有利有弊,得分怎么看。得亏她之前大大咧咧的,攒下了很多人脉。现在复出,才有那么多朋友给她站台。包括她在节目里的穿搭,也是以前认识的设计师朋友为她设计的,每一次出场都是不同的款式。她说如果年轻时没有那么大大咧咧,这些人可能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我觉得她想得挺明白的。

 

最早我在湖南台是做新闻的,后来做过研发,也做过《变形计》《一年级》《声临其境》,从来没做过情感类的节目。2018年,我在戛纳电视节看到Netflix有一档全素人的离异女性婚恋节目。回来以后,我就向台里推荐这个模式。当时女性题材还没有现在这么火,而且市场上婚恋节目也已经旗帜林立了,大家都不感兴趣。

 

直到去年,因为有《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超级爆款,有《三十而已》这样的热播剧,熟女题材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和认可,我就又提出想做一档熟龄女性的相亲节目。

 

▲ 因为《浪姐》《三十而已》等节目和剧集的热播,2020年被称为“中女时代”元年


这一次遇到了非常两极化的反应:大部分女领导都觉得这是个好题材,“一看就很有卖点”;而男领导除了个别有过离婚经历的,大部分都认为我们是在蹭热度,是窥私、猎奇。

 

还有很多人压根就觉着这个选题不成立。单身、优秀的圈外男性,怎么会找这些离过婚的女明星呢?他们身边单身、优秀的年轻女孩多了去了。

 

我在想,我们总是说女性成长,如果这档节目能够把女性的情感成长做出来,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这是我做这档节目的初衷,不是说这些人为什么离婚,而是离婚以后,她们怎么面对自己,如何重新出发。

 

前段时间,征爱主理人倪萍说,我们的节目,她先生杨亚洲导演每一集都看,看完以后还认真讨论,说你们把女性在情感挣扎当中表现出来的美好和善良做出来了,这很难得。

 

勾连情感才是这档节目真正的价值。这个社会越来越孤独,因为大家越来越封闭和割裂。我们想试着打破这种圈层之间的壁垒,把它们缝合和串联起来。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阳光,特别有希望的事情,也是我们自己很感动的事情。

 

很多朋友看完节目都说,那5个女人好优秀。现实生活中,一个女人离过婚,再带个孩子,在婚恋市场上好像就掉价了。我们做这档节目就是想告诉观众,离过婚的女人不是怪物,她依然很美。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运营编辑 | 吴楚

本文版权归「贵圈」所有
 回复「转载」获取转载说明
 欢迎转发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