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首富”遭法院悬赏!800亿帝国一夜倒塌,40年打拼转眼成空

首席商业评论 2021-04-13 12:19



若论真正白手起家,草根逆袭,非周晓光莫属。


作者:甜瓜瓜

来源:北国小甜瓜(ID:LoveChina16666)


提到中国女企业家,很多人第一会想到董明珠。但若论真正白手起家,草根逆袭,恐怕非周晓光莫属。




2017年,曾有部连续剧《鸡毛飞上天》热映,张译、殷桃主演,再现了几代浙商的奋斗史,“鸡毛换糖”的精神,更鼓舞了很多人。“站在时代的风口,即便渺小如一片鸡毛,也有一飞冲天的希望。”




这部剧的女主角原型就是周晓光,她从穷山村走出,靠摆地摊起家,一路商海拼杀40年,以330亿身家位居胡润百富榜第65位,成为了浙江女首富。


▲周晓光


然而,谁能想到,人前华美的长袍,内里早已千疮百孔。


女首富还未坐稳一年,周晓光便债务四起,价值800亿的新光商业帝国,迅速崩塌,最终,她背负300多亿债务,盛宴散场,只剩一地鸡毛。


1


1962年11月,浙江诸暨一个小村庄,周家的第一个孩子呱呱坠地,父亲给婴儿起名:周晓光。

很快,初为父母的喜悦很快一扫而光,因为,他们盼望的是一个男孩。



为了得男,他们只能再接再厉,接连为周晓光生下了五个妹妹,直拼到第七胎,才终于梦想成真。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生活的重担就扑面袭来,一家九口大人孩子都要吃饭,本不宽裕的家庭,更加难以为继。

作为家中老大,周晓光从小跟着父母“鸡毛换糖”,铺满青石板的街巷,遍布了她小小的脚印,风雨无阻,收入微薄,“进四出六、开四门、交朋友”年幼的她不知,自己在贫寒中耳濡目染的,正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生意精髓。




16岁那年,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周晓光望着父母日益劳累的背影,含泪放弃了高中学业,回家务农,但一年过去,家中未有任何起色。 

此时,村里刮起了外出务工潮,周晓光一咬牙,决定到上海做地摊绣花。

临行前,母亲拉过她叮嘱:会做的,不如会算的。

▲周晓光和母亲

2


孤身勇闯上海滩,少女的热情很快被残酷的现实粉碎。40年前,上海就已经有了城管,日夜与收费的人周旋,初出茅庐的周晓光终日提心吊胆,最后无功而返。

挣扎着回了老家,还没进门,她就一头栽倒,惊吓、高烧不退,她病倒了。

幸运的是,生活并未压垮她的最后一棵稻草。养病期间,她偶然得知东北绣花样的生意很好。

于是,她决定再次出发,那年冬天,瘦弱的少女一人扛着六十斤行李,揣着母亲借的20元钱,又踏上了外地务工的列车。临行前,母亲告诉她:有计划不盲目,看准机会勇敢上!

▲周晓光在齐齐哈尔火车站

那是一段异常艰辛的旅程,东北天寒地冻,周晓光连御寒的棉衣都没有,零下40度的冬天,她穿着一身单衣,在街头吆喝着卖绣花。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趟,周晓光用一个多月,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带着钱,她喜滋滋地回了家。

此后,周晓光摸到了门道,开始辗转全国各地,从北到南,这一走就是7年。一张被磨烂的地图和装货的麻袋,就是全部家当。

白天摆地摊、晚上坐火车赶路,她用7年,走遍了大江南北。期间艰辛自不必说,甚至差点被拐卖,但凭着坚毅,她始终没有放弃,日积月累,对各地的饰品款式、价格了如指掌。

2190个日夜的闯荡,她积累了2万元,要知道,当年“万元户”在中国还是个稀有名词。
1985年,在南征北战的人群中,女孩遇到了一个同样卖绣花的小伙子虞云新。




1985年,二人喜结连理,决定告别奔波,就在浙江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爱美的强烈欲望与囊中羞涩的尴尬,一齐构成了当时中国女性消费的基础条件。一时间,各种仿真头饰、首饰流行开来。

周晓光敏锐抓住了大众释放的审美需求,她说动丈夫用积蓄在义乌买下了摊位经营饰品。

这小小的摊位,成了梦想开始的地方,周晓光销售,虞云新跑广东等地进货,凭着之前积累的经验,生意越发红火。



不出几年,他们就在义乌买了房,开了一家小工厂制作饰品。

1992年,周晓光费尽周折,终于被台湾一家饰品选为了代理商,厂子也越来越红火,工人人数翻了3倍多。可敏锐的她发现台湾饰品仍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他们的产品一度供不应求,为此流失了很多客户。那个晚上,夫妻俩彻夜长谈,最后在丈夫的支持下,周晓光拍了板:投资700万创建“新光饰品有限公司”。

名称源于虞云新、周晓光两人的名字,从广东招来400多名台企的熟练工人和技师,新光饰品,就这样红红火火地开业了!

同时,这一举动也开创了义乌饰品的生产先河。周晓光,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仅仅一年多,生产规模扩大到700多人,夫妻两人夜以继日,周晓光不断引入新款式、新材料、新工艺,甚至成立了自己的饰品设计学校。

她还利用饰品流行的地域差和时间差,采取自南而北循序渐进的阶梯式产品销售法,攻城略地,让中国饰品行业为之一震。

仅三年,新光饰品,已成为行业领头羊。当年站在东北街头买秀华的少女,成为了中国的“饰品女王”。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领头羊就会被“瞄上”,新光只要一推出新品,马上就被多家仿制,眼见着行业整体利润越来越低,周晓光急了。

期间,她想去施华洛世奇取经,但因公司知名度低,而被拒之门外。为了打响知名度,周晓光绞尽脑汁。

终于,在千禧年,她等到了机会。2000年5月,香港国际珠宝展开幕,38岁的周晓光带领设计师和工人加班加点,那段时间,整个厂房都是她们通宵达达的身影。

最终,她竟然制作出了6000多件新品,当周晓光带着璀璨的饰品出现在香港国际珠宝展,她,终于一战成名了!



这次展会,新光饰品一炮而红,来参展的客户排起了长队,有些来不及现场下单的,纷纷追到义乌来洽谈。

此后,新光饰品在国际上打开了知名度,趁热打铁,2001年她借势打入了美国高端市场,连美国总统小布什,都戴过新光的领带夹。

这一次,换成了施华洛世奇主动邀约,周晓光坐着对方派来的专机,飞到奥地利,受到了掌门人的亲自接见。



此后,周晓光又引进了职业经理人,加快了家族式管理模式的瓦解。很快,“新光”成为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民企。

而此时的周晓光又将目光对准了另一个地方。

3


2004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如火如荼,房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疯传超1000亿体量的温州炒房团杀奔全国。而此时的饰品行业已进入了白热化血拼:低门槛、低利润,已触碰到了天花板。

于是周晓光决定:进军房地产,再拼一把!理由很简单:赚钱快。

2004年,周晓光夫妇并购了万厦房产,建立新光建材城,自此一头扎进了房地产深水区。为扩大商业版图,她又创建了新光房地产。

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周晓光迅速出手:快准狠地收购了浙江万厦,一口气直接注资了义乌7家资金链断裂的企业,保住了近万名员工的饭碗。

接着,她又开发了义乌世茂中心、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和东阳新光天地,埋下了“新光圆成”的资本根基。

此后,周晓光干脆将饰品业务全甩给儿子,亲自执掌新光集团的投资板块,她打出了一个豪情万丈的宣传语:

新光梦很美好,千亿梦很宏伟!




2016年,几番周折,“新光圆成”终于成功借壳安徽的方圆支承上市了!新光集团成了控股“新光圆成”79%的实控人。

自此,新光集团发展成了集饰品、高端制造业、地产、互联网、金融、投资,甚至还有农业等行业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司,旗下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40多家参股公司,资产高达800亿。

2016年,周晓光夫妇以300亿财富在胡润百富榜排名53。

2018年,周晓光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26名。

商海沉浮40年,她成为了浙江女首富。

一时间,社会荣誉纷至沓来:

“2004年中国十大经济女性年度人物、2005年十大风云浙商之一、2007年全国十佳巾帼建功标兵、浙江改革开放30年功勋企业家、2010年卓越华商民企新锐、2010年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2011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国际女性创新奖……”



2017年12月,周晓光的儿子大婚,杨澜主持,董文华献唱,施华洛世奇接班人致辞,马云、王健林、张近东等都成了座上宾,此时的周晓光,早已不再是那走四方的少女。

母亲多年前的劝诫:“有计划不盲目,看准机会勇敢上”,在膨胀的周晓光面前,成了耳边风。

她站在挥金如土的巅峰露出笑脸,却不知命运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

4


巅峰之后,便是迅速摔落。

不知何时起,坊间开始流传一段话:“拜托大家多买新光的房子。如果房子卖不动了,新光圆成就要现出原形了。不过也不要紧,100多亿市值的股票一抵押,什么窟窿都填上了。”

此时,新光控股风光的背后,早已危机四伏。

2011年,央行加息,房地产行业遭遇寒流。接连两个地产项目资金周转不灵,新光集团发行了第一只债券。

此后七年间,一共发债170亿,其中绝大部分用于“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的短期债务。

此时,不断“高杠杆扩张”的新光集团,盘子越来越大,现金流却已臻干涸,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债务如同滚雪球。

2016年后调控趋严,央行收紧房企银根。而周晓光却依然在“资本豪赌”中一往无前。为了借壳上市,她和上市公司签下了对赌:万厦地产和东阳建材城,必须在3年内,实现40亿利润,然而,她赌输了。

房子真的卖不动。

于是,她使出浑身解数,出售资产、收缩战线、四处招揽战略投资,可是469亿负债已泰山压顶,挥之不去。




2018年7月2日,已陷入债务泥潭的“新光圆成”发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准备付出83亿-136亿杠杆收购高科技公司中国高速传动,从而转型高端制造。

但这项豪赌式收购还没完成,就爆雷了。

2018年9月22日,新光集团发生了两笔共30亿债务暴雷,坐实了外界关于其流动性危机的传言。

此后,新光圆成的股票开始高台跳水:2018年11月1日开始“天天跌停板”,股价从15元跌至1.5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新光圆成又因违规担保、被大股东占用资金问题严重,被监管部门关注。 仅仅半年,新光集团对外披露未清偿债务225亿,所持新光圆成的股票也抵押殆尽。

2019年3月,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公司申请破产重整。股份轮番冻结、多处房产查封,子公司欠薪,周晓光也被法院列为了“老赖”。2020年1月7日,夫妻二人双双辞去所有职务。摆地摊、挑糖担,摸爬滚打四十年的家族基业,只剩一地鸡毛。

此时,距离周晓光登上胡润女富豪排行榜,仅仅6个月。

2020年春节前夕,大众沉浸在喜悦中,而周晓光夫妇、儿子等4人却被法院公开执行悬赏令。



黄粱一梦,倾厦而醒。

“中国最励志女企业家”,一代商业传奇,就此落幕。

曾有段采访让甜瓜唏嘘,那是18年9月30日,周晓光父亲的“四七”忌日,她的母亲黄仙兰老人,现身岭北镇祭扫。

当时面对媒体,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说:“我女儿走路走得太快了,她很想做大的,我早就叫她不要去搞那些东西了,其实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扎扎实实,就挺好的!”

一声叹息,那未及出口的叮咛,消散在风里。



过载者沉其舟,欲胜者杀其身。多言数穷,不如守中,这是处世的智慧。多欲则贪,不如节制,这是成事的根本。


本文首发于北国小甜瓜(ID:LoveChina16666),一个宝藏公号。


- END -

首席商业评论推荐阅读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hreview.cn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