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亿罚单震惊网络!佛山的这个摄像头,太绝了……

功夫财经 2021-04-14 06:30

■文 | 维克多☞财经专栏作家

给维克多老师打 call

在一个地方如果只有少数司机违章,我们可以说是司机的问题,而同样地点如果出现大规模同性质的违章,不能不说是设计问题

能够创造天价罚款的摄像头,远不止佛山这一个。
权力一旦为私利所用,就会让社会治理陷入不可名状的混乱,人心也会被侵蚀污染。

01

佛山最出名的,当属无影脚。黄师傅一套腿法踢出来,那真是神鬼辟易,无人能挡。

最近,在黄师傅之外,一套全新的“无影脚法”在佛山上演,让大江南北善良的国人,再度“震惊”了一把。说佛山广台高速上有个摄像头,堪称中国最牛印钞机——过去一年,在这个摄像头之下产生了62万个罚单,按照每个罚单200元计算,就创造了1.24亿元的现金流,2019年我大A股上市公司平均现金流也不过2.44亿元。也就是说,一个小小摄像头就能替代半个平均水平的上市公司。

多一些这样的摄像头,佛山也不用搞别的经济了,也不用弄大力发展什么上市公司了。有报道说,佛山争取在2021年有100家上市公司,何苦呢,费这功夫做甚,搞200个类似的摄像头,省心省力妥妥的,净利润绝对比上市公司高多了。

事件曝光后,当地交警部门言之凿凿,说是为了司机好。但真是为司机好,早就应该研究这里为什么违章如此之多,是否实线设置不合理等问题了呀。因为在一个地方如果只有少数司机违章,我们可以说是司机的问题,而同样地点如果出现大规模同性质的违章,不能不说是设计问题

对于网友质疑的罚款去向问题,佛山交警的最新回应里指出交通违法罚款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当事人交纳后直接上缴国库。另外表示,业主单位将立即对该路段标志标线集中进行优化改进。
具体优化改进措施为:

透过下边这张俯拍图片,我们再来看看这个路口的标线,这条实线的确很容易给车主造成误导,因为标识都是直行方向,而虚线的距离又较短,如果车主没有提前靠左变道,等到发现岔路口时往往都得压实线经过。

尽管当地交警部门表示,此处标线是经过验收合格后投入使用的,司机有足够时间、距离看见上述的交通信号,应遵循交通信号指示安全行驶,但是18万车主的海量样本已经足够说明这里的标线设置可能并不合理。交警部门设置道路交通标识除了要符合相关规定,更应多考虑实际使用情况。

02

实际上,能够创造天文数字罚款的摄像头,不止佛山这一个,在网上随便搜搜,我就有了如下收获:

上边这个摄像头,位于沈海高速3347km的茂云电白服务区附近,一天创造罚款6.8万,一年收入2500万。

北京最厉害的摄像头排名,第一名一年也能创造好几百万:

2020年,国家督察组专门检查全国道路罚款情况,多地都有类似情况。比如山东聊城某县,违规限高设施达155个;在河南安阳,由于花式限高,进城送货只能靠三轮车“蚂蚁搬家”;在河北石家庄,货车司机为保物流时效,甚至需要花“买路钱”找黄牛进城。

前两年有媒体对18679位车主做了一个联合调查,平均每个车主,每年违章3.65次,在罚款上边花费550块钱。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数据,截至2019年6月,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4亿辆,汽车保有量达2.5亿辆,私家车达1.98亿辆,2020年全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平均每辆车罚款一千多块。几乎没有常开车的人没被罚过,这里面有些是该罚,有些呢就很难说了。

人均罚款天津雄霸鳌头,难道是天津司机普遍不规矩?从排名来看,罚款总额最多的是广东省,全年总罚款231.11亿元,人均罚款201元;第二名是山东省,罚款总额208.78亿元,人均罚款207元;浙江省位居第三,罚款总额199.44亿元,人均罚款341元。

我开车是非常谨慎小心的,但在开车时候也发现,有些地方想避免罚款,真的很难。比如有一次路过某地跨海大桥,上面的车速设置就让我无语,一会80,一会40,一会60。

一座大桥上至少好几种时速,我必须紧盯标识牌以免超速;还有一条高速修的宽宽大大,车流稀少,限速100,稍微一踩油门就超速,必须小心翼翼盯着仪表盘;更有意思的是,老家的一条隧道,原先在里面变道必被拍,有一次不小心变了一下,胆战心惊的等着违章提示却没有,过后打听才知道,由于隧道管理方和交通管理方就分成问题没谈妥,索性不拍了,这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所有的老司机,都明白我在说什么。

所以,很多地方的交通违章罚款,到底是为了纠正交通违规行为,还是罚款本身就是目的,我相信读者自有判断。

03

那么为何会这样?国家的规定,是有防范这种可能的设计的,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有清楚的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实施罚款的行政处罚,应当收缴分离;罚款和依法没收的违法所得,全部上缴国库。

为什么要收缴分离,罚款上缴国库,就是害怕交通部门为了部门利益乱罚款。但上缴国库这事本身,就有空子可钻,因为此国库未必指中央财政,一个县也可以有国库。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金库条例》第六条规定, 国库机构按照国家财政管理体制设立,原则上一级财政设立一级国库。中央设立总库;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分库;省辖市、自治州设立中心支库;县和相当于县的市、区设立支库。支库以下经收处的业务,由专业银行的基层机构代理。

那么当地方财政吃紧的时候,罚款甚至会有任务和指标。2016年,河南南阳两名警察“抢活儿”就上了新闻热搜。一个警员只认地盘界限,其他人不能“撬活”,另一警员说“你开你的,我开我的,谁能拦住是谁的本事,谁也不影响谁,都把任务完成了。”视频曝光,舆论哗然。

河南南阳两名 警员 执勤争执事件的视频截图

罚款地方化部门化还不是最夸张的,更夸张的是罚款商业化。网上早有传言,说某些地方的交管部门连自己装摄像头都嫌麻烦,索性外包给公司,连安装带监控全部交给公司做,然后在罚款里提成即可。

如果此事为真,那么可以说,这些地方的权力,已经彻底被商业化了。如此执法,法律的公正性和公信力就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整件事,获利的是地方少数人,代价却是整个国家“依法治国”的进程,这种危害之大,要远超个别不公正的判罚。

04

交通罚款创收的事,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

2010年有个新闻说,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区一个交通监控摄像头三个月来共拍到1.6万余次违章,产生约200万英镑罚单,堪称英国最“赚钱”监控摄像头。当地大骂这种恶政,之后是否罚单被取消就不得而知了。

2014年,美国密苏里州一小镇发生骚乱,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地“罚单经济”肆虐,两万多人小镇,年罚单将近1.2万,且罚款极高。黑人年轻人交不起罚单,只得变卖家产,最后愤而打砸。最后密苏里州通过法律,将以创收为目的的罚单视为侵权,并对当地交通罚款作上限规定,超额部分由州政府支配发放。

罚款作为手段惩戒轻微犯法者,我认为是合理的,但一旦罚款成为目的,各种乱象频现就毫不奇怪了。这几天刷屏的“义乌公安恳请各地同行手下留情”的文章,就是权力之手去拿钱的另外一个例证。

英国哲学家洛克在他的政府论里有个精确的表述:“权力不能私有”,因为权力一旦为私利所用,就会让社会治理陷入不可名状的混乱,人心也会被侵蚀污染。

好消息是,广东省已经看到佛山摄像头事件并派员调查,相信会给社会一个满意的交待。

功夫财经视频号上线!


了解最新、最全的财经热点新闻,
看懂事件背后的关键信息。
财经大咖汇聚,
把最有价值的内容讲给你听!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功夫财经视频号